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人情冷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六百七十五章 人情冷暖

    海水如同煮沸了一般,渐渐地开始沸腾了起来,而且从中心不过是数十个平方米的范围,开始朝着四周快速扩散了起来。

    看着这幅画面,徐泽轻吸了口凉气,转头看向了一旁正在快速跳动的数据。

    “88、89...93、94......”小刀这时的语气也渐渐地凝重了起来,道:“现在所爆发的能量已经超过了一枚小当量核弹的数值了,而且还在快速增加...”

    随着小刀的说罢,光屏上的画面快速地转换,呈现出了海底的情况…

    这时的海底,早已经不再是首先那般的平静了,也开始出现了一层层的细微波浪,而且画面也并不是十分的清晰,开始出现了不少的干扰波了…

    “能量爆发点在哪里?”看着越来越不清晰的画面,徐泽的眉头轻轻地拧了起来,现在似乎已经开始接触到魔鬼海域的秘密所在了,但是能不能确认,却是个未知数。

    “能量爆发点就在魔鬼三角的中心位置,只是能量爆发是突然出现,就算监控器也没有发现能量出现时的具体情况,因为能量爆发太过强大,监控器无法在中心位置停留…”小刀遗憾地道:“但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能量的爆发越来越强大,监控器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很快它的讯号就会消失,而且不排除有被能量摧毁的可能…”

    “呼…”徐泽轻吐了口气,心头一片黯然,倒是没有想到,已经接近了秘密的所在,但是却无法去发掘…这让他十分的郁闷。

    “还有其他的办法么?”

    听得徐泽这不甘的言语,小刀沉吟了一下,然后道:“除非我们现在进入能量爆发的中心区域…但是这样持续增加的能量爆发强度,如果再增强数倍的话,进入中心区域,飞船的防护罩可能会受损…而且我们无法确认这种能量爆发会达到那种程度…”

    得到了小刀的答案,徐泽也只能是轻叹了口气,眼前这种能量的爆发,实在是太可怕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造成的,只是希望能量的爆发不要太过强大;

    当然,他现在基本上也可以想到,这种能量的爆发,应该是不会受人控制的,否则没有人会愿意在这里浪费这般大的能量,造出这种几乎是毫无意义的能量爆发,还有引起如此多的注意,这趟也不算是白来。

    光屏之上的数据依然在快速地跳动着,135、135…148、149…

    “开始起雾了…”小刀缓声地提醒道:“根据以往的某些资料显示,不排除有异变产生,建议退后两百公里以上…”

    看着光屏之上切换回海面的图像,看着上头那些被突然而来的浓雾笼罩的海面,徐泽缓缓地点了点头。

    随着徐泽的点头,飞船尾部一阵气流快速喷射,然后便迅速远去,直到三百公里之后,才缓缓地停了下来。

    看着那被浓雾笼罩的海面,徐泽缓声地道:“探查继续…将各种探查设备开启到最高功率!”

    “好的…”

    看着光屏之上,那边被浓雾笼罩的海面,还有光屏之上依然在快速跳动的数据,徐泽轻轻地叹了口气。

    浓雾只维持了数分钟,然后便快速地消散,海面之上也早已经恢复了平静,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探测并没有发现太多的异常,只是在期间检测到了一次怪异能量的突然爆发…能量性质不明…”小刀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报告道:“似乎与虫洞的能量波动近似,但是差异性很大…”

    “虫洞?”徐泽扬了扬眉,想起了一些传说,嘴角路出了一丝苦笑,摇了摇头,然后道:“监控器的情况如何?”

    “监控器已经在能量爆发中推出了中心位置,而且大部分被损坏,只剩下最简单的视屏和能量波动监控功能…现在从海底传来的画面显示,海底已经恢复了平静,并没有什么特殊!”

    “那好吧…反正也也查不出什么…这里也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徐泽轻叹了口气道:“走吧…就让它丢在这里,随意监控一下便是…”

    飞船快速地掉头飞去,朝着华夏而去…

    离此万里之远的西太平洋底,在某条深深海沟的岩壁之内,有着一个极小型的基地存在,两个面色惨白的中年人这时正在一间怪异的房间之中,看着一个屏幕之上显示的某些数据和不停波动的波纹。

    “细末流嘎的呃…”

    “埃莫顿的大的呃啊的…”两人叽叽喳喳地以某种怪异的语言在讨论着什么,上边显示那些波纹的波动,却是与小刀检测到的能量波动一模一样。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吴老将军拍着桌子,对着吴军怒声吼道:“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治好我孙子…”

    吴军一脸淡然地坐在办公桌之后,看着对面一群脸露心焦愤怒之色的老头子们,毫无畏惧之色。

    “你…你给老子说话,否则老子毙了你!”吴老将军何时被人这般无视过,这被气的胸口快速的几次起伏之后,便一脸怒容地伸手摸出腰间的手枪,直接地顶到了吴军的眉心之处,怒声喝道。

    感觉着眉心传来的那冰凉的感觉,吴军的眼神才稍稍地有了些变化;这一年多时间来,吴军自从被某人打断了一条腿之后,这性情却是明显的沉寂了许多,这要是一年前,早已经是与这些老家伙翻脸了,但是现在却是一脸不为所动的模样,只是嘴角又多了几丝的讥讽。

    他缓缓地站起身来,然后伸出一根手指,缓缓地拨开顶在眉心之处的那根冰凉枪管,轻声淡笑道:“吴将军…你孙子现在可还是嫌犯,不知道是否参与过危害国家的事情,现在我们已经在全力治疗,而且控制住了情况,你不觉得你拿枪指着你孙子救命恩人,似乎有点过分呢?”

    说到这里,吴军突然脸色转寒,然后冷声道:“而且,你们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不是你们能够倚老卖老的地方!”

    “你…”听得这话,吴老将军脸上露出了一丝羞怒之色,但是这两条花白的眉毛耸了几耸,终于是狠狠地吐了几口气,将顶在吴军额头上的手枪缓缓地收了起来。

    他深知对方说的没错,而且他刚才举枪也不过是气急了而且,这里是特事所,不属于国内任何已知编制,是只向主席一人负责的地方,他就算是军中元老重将,也没有权力在这里举枪。

    而他那孙子确实是也不争气,被那些来路不明的人陷害成这样,却是还要背个与外敌勾结的嫌疑罪名…

    吴老将军深知这种罪名的可怕,如果这几个不是他们这些老家伙的孙子,只怕是早已经被抓了直接做试验去了,那里还能在这里得到稳妥的治疗…而且这治疗却是还要靠眼前的这人还有他的那些属下,可是不能往死里得罪的。

    当下,深吸了几口气,狠狠地将心头的愤怒收敛了进去,老脸上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看向吴军道:“吴主任,对不住,请多多体谅,你也要理解一下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心情…如果是换着…”

    看着这老东西服了软,吴军这才淡笑了一声,道:“好了,刚你们也看过了,情况暂时是这样,如果有什么变化,我会通知你们…我们也会尽力,请吧!”

    听得这逐客令,吴老将军眉头稍稍地一挑,但是却是强自忍住了,深吸了口气然后道:“好,一切就拜托吴主任了…”

    除了这特事所的大门,那几个跟随着吴老将军身后出来的几个老头,这时也是脸露不忿,其中一个老头走在吴老将军身侧,却是怒声道:“老吴…咱们去找主席去,这个小东西还翻了天他!”

    听得老头这话,这身后的其他几个老头,也都纷纷怒声附和着,其中几个已经是叫嚣着立马就要去怀仁堂。

    “老钟,你们就别吵了…算了算了,咱们这次可是不占理,那几个畜生实在是不争气,这次能够让他们在这里治疗,已经是主席给咱们几个老家伙的面子了…这实在是不好再去找主席说了…”吴老将军这时轻哼了一声,却是无奈打断众人道。

    被吴老将军这般一说,这众人都是一脸的无奈,甚至这老吴说的没错,当下都是一下瘪了,再没有人做声。

    一群老家伙们,在这里一脸的无奈,而孙部长这时也是相当的头痛,自打徐泽报病休被批准之后,这部里的风向就有些开始变了;而且这其他部门的一些政要再看到他之后,却是也没有了以前的那般热情。

    这都也还在其次,但是部里的事情,却是越发的繁杂了起来,以前都极为恭顺的两个副部长,这回却是又开始联起手来了,在一些事情上与他这个正部长开始较起劲来。这让他在某些事情上,不禁地有些举步维艰。

    孙部长自然知晓这两人身后的势力,很明显的,已经是开始对他进行试探了,如果渐渐地他开始掌控不住整个情况之后,那么他将在部中失去了大部分的威信,这说不定大半年之后的调整,就会有他的份。

    只是虽然他在部中亲信不少,但是两个副部长身后势力不小,那里是易与之辈,而且一些墙头草这时却是开始摇摆了起来,这回要真较量起来,也就是能和两人平分秋色的样子;

    所以,这孙部长最近回到家中,脸色都不是太好。

    徐泽从外海回来,这回倒是没有弄出什么结果,而且那艘小飞碟却是怎么着都再找不到影子,加上飞船的智能系统已经将要完全掌控,还有飞船的导弹仓的改造也已经到了最后罐头,只能是暂时搁下了这事,打算先休息一阵。

    所以,这便是回了燕京,打算与孙父打个招呼之后,便回星城去休息一段时间,这已经有些日子没有回去了,对孙凌菲还有爸妈他们倒是有些想念了。

    让保姆做了几个菜,徐泽这边在家等着孙父下班,吃上一顿饭,喝上几杯酒。

    只是这等了半响,却是并没有等得孙父回来,打了孙父电话,却是秘书小王接了,说是还在陪客喝酒。

    徐泽与孙父这秘书倒是相当熟,听得小王那言语中的语气有些无奈还有些沉重,徐泽眉头皱了皱,他自然知晓最近孙父可能遇到什么麻烦,当下问了问地方,便驾着车出去了。

    燕京酒店徐泽来的倒是不少,而且也比较熟悉,不过是小半个小时便进了城,到了酒店。

    进了酒店,那包厢门口倒是有两个保卫在,不过这两人自然认得徐泽,见得徐泽过来,自然是不敢有任何的阻拦。

    徐泽推门进了包厢,便见得里边做了几人,一屋子的淡淡酒气,轻轻地扫了两眼,便认出了几人,其中只有两个人不熟悉,其余两个便是孙父属下的两个副部长。

    眼镜视界之中,这时却是快速地显示出了那两人的资料,其中有政务院某位极有分量的张主任,还有一位监察部的李副部长,都是位高权重的人物。

    这包厢相当的大,几人倒是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了,那张主任这时正哈哈笑着要孙父喝酒,孙父这时明显已经是有些过量了,连连拱手讨饶道:“老张…老张,我是真不能喝了,再喝就要倒了…”

    看的孙父这模样,那张主任哈哈大笑道:“老孙你这可不够意思,今天我和李部长难得与你喝顿酒,你就这般模样,你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李部长难得来,你这不喝实在是说不过去。”

    那李部长听得这话,却是也嘿嘿一笑,道:“孙部长,早听说你可是海量,怎么今儿和我喝酒不够劲?难道是觉得李某不够意思?”

    “啊…不敢不敢…李部长你这话就严重了…”听得这李部长这般言语,孙父心头也是一苦,往日他自是不用畏惧这李部长,但是现如今这情况,这李部长自是不能得罪,当下只得苦笑道:“好好…我喝我喝…”

    看得这一幕,徐泽眉头却是一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