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一章 我什么都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面对突然之间,那几位老同志的电话连续响起,还有他们接听电话之后,那脸上时红时青的颜sè。

    张大主任和李副部长两人,带着一丝丝的惊疑还有紧张,随着几位老同志那有些沉重的脚步,缓缓地走进了军法部去。

    两人走在后边,不时地朝着前边的几位老同志偷看几眼,四只耳朵支得老高,听着前边几个脸sè难看,但是却不时细声交头接耳说话的几位到底在说些什么。

    两人这又不好意思上去问,只听得这几位老同志言语之间,隐隐地透出了徐泽两字,而且期间的无奈和忌惮之sè,展lu无遗,这更是让两人觉得大事不妙了起来。

    “老张……你说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李副部长这时明显有些忍不住了,对着身边的张良紧张地低声嘀咕道。

    张良这时脸sè也相当的不好看,抬头看了前边几个正神秘兮兮的老头一眼,轻叹了口气道:“你问我,我问谁?我也不知道啊……”

    两人这正嘀咕着,突然前边几位老同志却是突然停住了脚步,几人互相点了点头之后,那吴老将军却是停了下来,其余人继续地朝着前边走去。

    张良嘴巴张了张,终于忍不住地看着吴老将军道:“吴老……,怎么您不进去啊?”

    听得张良的言语,这吴老将军老脸却是稍稍地一红,然后干咳了一声,冷声哼道:“你们先进去,我这还有点事,马上就来……”

    见得这吴老将军这般模样,张良和季从德两人不禁地是面面相觑,这也只能是满心疑huo地继续朝着里边走了进去。

    不过两人倒是也并不太担心,反过来一寻思”毕竟这几位老同志可都是站在自己一边的,而且也已经交代那钱国强了”再说上边那位可是也没有什么偏袒的意思,这回徐泽绝对是得不了好去。

    想到这里,这两人却是又ting直了腰杆,深吸了口气,大步地朝着里边走了进去。

    这后边的吴老将军”见得两人走远,这才示意身边的警卫员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老钱…这事…那个那个……

    “吴老“你这不是开玩笑吧…………”听得吴老将军那明显有些尴尬地言语,钱国强满脸愕然,拿着电话在哪里,却是以为自己听错了。

    “老钱……你听我说,这次你一定要帮忙,嗯……,事关紧要啊”现在这徐泽我们可是得罪不起……必须,“”

    这两人在电话之中很是讲了一气,然后吴老将军这才松了口气,收起电话,继续朝着军法部里走进去。

    张良和李从德坐在一旁的控诉席上,看着坐在那边满脸淡然的徐泽,脸上去满是冷笑,两人想起被徐泽逼着灌酒的那天,这心头就是一阵的憋屈。

    虽说比那位王副部长脸面上好看些”但是这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灌酒,这实在是颜面扫地……

    两人的级别在这华夏之地,已经可以算是万人之上了,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和憋屈,被某些人一怂恿,然后一番串联之后,以两人这才豁出去”将徐泽告到了军法处。

    这等得就是今天,看着徐泽被处罚的一天,反正基本上大局已定,就看徐泽今儿的下场了。而且真将徐泽告倒了之后,这身后的几位高兴”两人也出了口气,那好处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而且两人也清楚,这一场控诉”也关系着整个燕京圈子的一个大博弈,这个时候整个燕京还不知道有多少只眼睛和耳朵正盯着这里,如果这回要是告倒了徐泽,那么不可言喻的,那是皆夹欢喜到场面。

    所以,两人都在期井着,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期待着”

    很快的,作为军法部的主官,钱国强中将,便出现了,在两人希冀的目光中主持这场审理。

    徐泽这事,其实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大了,那持枪威胁政务院和监察部高官的这等事大到天上去了,这要是一个什么大校什么的军官,早就直接下狱了,那里还等现在。

    但往小了说,也就是酒后失态,律己不严,事情也不大……

    众人都清楚,就看这主审是怎么认为,怎么定罪的……,而这边却是早已经打通了关系的,关于怎么定罪,这基本上都已经差不多确定了。

    所以两人都一脸欢喜得意地看着这钱国强中将,等着他将徐泽狠狠地抽上一巴掌。

    只是这两人在这里得意着,却是没有注意到坐在他们身后那第一排的那几位老同志,这事脸上虽说也挂着笑意,但是很明显的,这笑容之间却是带着一丝深深的无奈,还有看向徐泽之时,那无奈的笑容之中甚至还带着一丝慈祥甚至是示好的表情。

    当然,正满心亢奋的李副部长和张大主任自然是看不到这一切的,这时他们正等着审理的开始,等着看这钱国强怎么将徐泽从那云端之上打落下来。

    “你还无所谓,我看你等下就知道是什么滋味了…”看着那边依然一脸淡定的某人,张大主任寒声低笑道。

    审理自然是很快便开始了,〖书〗记官一一地将控诉书还有当时的调查情况报告之后,这李副部长便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对某人进行了愤然地控诉;而一旁的张主任也不时地补充,两人配合的相当默契。

    两人以极为义正言辞的言语还有愤慨的表情,正义凛然地对某人进行了深恶痛绝的批判,还有指责,肆意妄为……,乖张不逊,惨无人ing……将华夏国的某些负面成语是用得淋漓尽致,发挥得是前无古人…………

    看着两人的表现,徐泽这时也是不禁地一边微笑,一边感叹,这两位要不去做个律师或者演员,就凭这个口才、表情还有表现出来的演技,实在是太可惜了…

    等得两人说完,钱国强这时倒是面无表情,然后看向徐泽,沉声道:“徐泽中将,对于张良主任和李从德副部长的控诉你有何辩解?”

    听得钱国强的言语,这李从德和张良两人都一脸冷笑地看向徐泽,看他倒是打算怎么狡辩,反正事实已定,嘿嘿…

    “我吗?”徐泽耸了耸肩,一脸无辜地道:“我那天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