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 感悟天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林琳父林母弄术宗成回到病房之后,很快在罗医生的申请下,骨伤科的医生便上来会诊了,对林父林母的几处骨折伤,进行处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YZuU.CoM)

    急诊科当时所作的一些检查还是相当到位的,至少胸片和肱骨正侧位片之类的都已经完成,这那几个拿过来的片子上,徐泽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上边的骨质断裂。

    这位来会诊的骨伤科医生。倒是以为主治级的医生,稍稍地看了看片子,又稍稍检查了一把之后。便决定复位了。

    这复位倒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而这位医生能够混到主治级”经验还是相当丰富,带着一个实习生,两人忙活了近两小时,总算是将两人的几处骨折复位固定。

    徐泽在一旁看着,确庆复位还算不错,便也就没有插手,低调还是低调最为重要。

    这边骨伤科的医生忙完,眼见着便到了傍晚吃饭的时候,这有林雨萌和徐泽在,几番推让,这林二叔和林二婶便下楼去吃饭了,这两。子从午忙到现在,可是连饭都没有顾着吃上一口。

    徐泽和林雨萌在这里陪着。趁着林雨萌去上厕所,徐泽缓步地走到了林父林母床头,伸出手去,缓缓地按在两人的头部,然后微微地一眯眼,调集了少许的生物电能量,缓缓地透过手心,朝着两人的头内输入了进去。

    生物电能量并不同于普通人的能量,虽然说没有那个小球那般神奇的力量,但是这些生物电能量依然能够对脑细胞的恢复起到极为有效的效果。这也是徐泽有信心让林父林母两人在几天之内醒来的根本原因。

    生物电能量并不需要太多,稍稍地透入了一些之后,感觉到脑细胞受到了能量的刺激开始渐渐地活跃了起来。徐泽便赶紧停了手。

    如果将大量的能量持续输入就算是让两夫妻再过几小时便醒来也不是难事,只是那样就太惊人了徐泽倒是没有那么鲁莽。

    至于那些骨头的愈合,徐泽暂时可没打算出手,这个东西要是什么十天半个月的就长好了。那只怕是会为林家父母招来一大堆看小白鼠一般的目光。

    林二叔二婶没过多久便回来了,带上来两个炒菜和两盒饭。

    徐泽倒是没有客气和林雨萌两人坐在外边阳台上的小椅子上吃了起来,虽说他现在几天不吃东西都没有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好吃者。这少吃一顿,肚子也是会觉得挺不爽的:林父林母颅脑出血的情况通过手术目前已经是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只是通过导流管将可能产生了一些余血或者渗液导出,然后使用一些护脑和抗生素以及相应营养支持治疗,等待大脑的恢复然后静待苏醒。

    相对来说,林父的大脑受损较之林母的情况要严重不少,虽然通过徐泽的手术,将受损的情况降到了最低,但依然受损不轻:林二叔询问过医生们,医生们也并不是算是太乐观,对于这样严重的楱况。他们第一个目标是保住生命第二个便是能够苏醒,第三个便是能够尽量的恢复记忆还有相关的肢体活动能力目前的情况,命是保住了。但是苏醒的话,就连主刀的王主任似乎也不能保证,只是说应该在慢慢的日子会醒来,成为植物人的几率并会太大:但醒来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这个暂时还无法预料,是否会丧失记忆,或者肢体的活动能力恢复都还是个问题所以林二叔这时心头很有些焦虑,自家大哥家家境只能算是一般,但是这次两口子一下遇到车祸那肇事者似乎背景很大,而且又没抓到,这可怎么办?

    这要是住个十天半个月的慢慢恢复了还好,这几万上十万的自己还还能负担的起但是万一要是没有能恢复,这以后那生活或者继续治疗的费用,那就不是一点点能够解决的:自己这打拼了十几年也算是挣了点钱,但是刚把以前一直租用的店面盘下来,手里并没有多少流动资金。这维持得这一段,慢慢也供应不起啊。

    这正头疼的时候,徐泽这时刚好吃过饭。走阳台外边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椅子上满脸愁意林二叔,徐泽大概猜到了一些,当下便也拉了一把椅子在旁边坐下,然后道:,“林叔叔,伯伯他们到底车祸是怎么回事?”,听得徐泽的言语,林二叔抬头看了看徐泽。这眼睛倒是稍稍地亮了一下,自己倒是忘了,雨萌这个男朋友似乎来历很不简单,说不定可以帮上一些。

    当下便叹了口气道:,“阿泽,这说来也是运气不好有两个小王八蛋喝多了,在路上飙车闯红灯。你林伯伯和林伯母还算好,至少保住了命,这还有一个小孩和一个老人当场就没有了;另外还有一今年轻人也被撞成了重伤,现在正住在楼下!当时听说有个交警把车子拦下,但是结果倒是被人扇了一巴掌,给跑了……,。。

    ,“什么?,。徐泽眉头一挑。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事竟然还不止这么简单。还不但是林家父母重伤。还死了一大一小其他路人。

    ,“是啊唉当时等我赶到的时候,那场面惨啊。。林二叔感叹了一番,然后才将这事细细道来。

    今天午的时候,这林家夫妻二人到连阳县城刚办完事,便打算去林二叔的钟表店坐坐。结果这走到离林二叔的钟表店百来米的红绿灯时,这便出事了。

    两夫妻等了绿灯然后便和几个人一起过马路,谁知这刚走到路上,便被一辆疾驰而来的军牌宝马小车给撞得跌回了路边,而这走前边一点的一个老人牵着一个小孩,便当场被撞飞了。

    当时那车停了一下,正好一个交警在”这跑上前去拦车,却是被人一巴掌给扇倒在地,然后车子便逃窜而去;据当时跟着跑过去的人讲。那车里传出有一股浓浓的酒味,而且那坐在副驾驶上下车扇交警的那今年轻人十分的嚣张。似乎还骂了一句:“瞎了眼吧,连老子都不认识!”

    面刚才在下边吃饭的时候。打电话去交警部门询问,那边却是称线索不足。还没有追查到那辆肇事车听得这里”徐泽眉头一皱”他瞬间便找出了其丰几处疑问,沉声问道:“不是说是军牌车么?这大街上那么多人。难道就没有记下那车牌号码?那交警也没记下?他难道不认识那车里的人?”

    林二叔苦笑了一声,摇头道:“车牌号码旁边有人记住了,但是交警部门说已经与相关军方部门联系过,部队没有那辆车,那牌照是假的!”

    “牌照是假的?”徐泽想了一下”然后哼声道:“那打交警的人,既然他敢这么嚣张说那话,难道那交警不认识?”

    听得徐泽这话,林二叔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那交警当时说不认识车上那人,但是那红绿灯街口附近店老板跟我相熟,私底下跟我说,他当时看了一眼”那人好像是吴大少!”

    看着林二叔那表情,徐泽知晓这吴大少只怕是来头不小,只是这个来头小不小,倒是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只要有线索,那么要抓出这辆车来。那就不难。

    “这吴大少是谁?”徐泽淡声问道。

    “吴大少是”说到这里。林二叔小心地看了看外边,然后低声道:“他是吴县长的独生子,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咱们可惹不起!”

    徐泽轻。多了一声,他想都知道”这什么吴大少定然是连阳的太子党一类。只是这个对他自然是没才任何压力,这连阳县的太子党他也见过不少。那副县长公子也被他亲手拿下过一个”事后那位王公子老子也因为这事受了牵连下了台:管他是谁,犯到自己手里”谁也别想跑听得徐泽这一声轻哼,林二叔抬头看了看徐泽,看着他脸上那不屑的意味颇浓,这迟疑了一下,但是却欲言又止。

    徐泽这时倒是想起了这吴县长是谁,虽然他很少在连阳,但是对于连阳这头号父母官徐泽还是有点印象的。

    因为当初老爸提起过这名字,当年徐泽重伤归国,举国宣扬之时,这吴县长还带着一批人屁颠屁颠地代表县政府去家里慰问过。

    这看着林二叔满脸希冀,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模样,徐泽倒是笑了,然后道:“没事,林叔叔。明天我去查查。这事不难!”

    见得徐泽这轻描淡写地说这事不难,林二叔脸上一喜又是一惊。正打算提醒一平徐泽那吴县长在连阳的强势。但是看了看徐泽手上那块手表。又看了看徐泽那脸上还有些不屑的模样,还是将话语又收了回去。

    看来这阿泽的来历,只怕还真是不简单。至少在星城怕是也是横着走的人物,否则也不会对这个这般无所谓的模样。

    慢慢的夜也开始深了,看着时间已经不早,徐泽便劝着林二叔和二婶先回去休息了,自己和林雨萌在这里陪着。

    有徐泽在,林二叔和林二婶自然也放心。两人这忙了一整天”也确实累了。便先回去了,约定明儿早上再过来。

    送着两人出了门,林雨萌回到病房,看着躺在床上的父母,却是又悲从心来,这眼泪开始又止不住的留下来了。

    徐泽在一旁心疼地看着,递过去一张纸巾安慰道:“雨萌别哭了,伯伯他们一定会好的!”

    “唔”被徐泽这么一安慰。林雨萌忍不住地却是一下扑到徐泽怀里,搂紧了徐泽的腰,嘤嘤地哭了许久之后。这才道:“阿泽哥哥。我爸爸妈妈真的很快就会好么?”

    “会的一定会的!”感觉着那软软的胸脯这般顶着自己的上腹部,一股股诱人的少女幽香不是传来,徐泽深吸了两口气,很是有些尴尬地稍稍地将自己的臀部往后边收了收,然后才轻轻地拍着林雨萌的肩膀,微笑着道:“你要相信我!”

    “嗯”,单纯的林雨萌同学抬起头来。看着徐泽胸口的衣服却是被自己哭湿的一大片,这终于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她还是有些不愿意松开徐泽的手。

    徐泽倒是能够理解,一个女孩子家”这父母突然一下双双重伤昏迷,这种无助感自然是不可避免的,当下伸手拉着林雨萌在一旁坐下,道:“来徐泽哥哥的肩膀借你靠靠你先休息一会吧!”

    “嗯”,原本就不愿放手的林雨萌,听得这话”脸上害羞地点了点头,但是却很开心地随着徐泽在一旁坐下,小心地将头在徐泽肩头上靠着徐泽伸手轻轻地搭在林雨萌的肩头上”看着那轻靠着自己肩头的那张绝美的小脸,这时依然泪痕依旧,长长的睫毛还在轻轻地扇动着:心头轻叹了口气,手指不经意间便划过了林雨萌那粉嫩的肩部,一道细微的能量准确地透入了进去。

    很快”那原本还才些急促的呼吸,便渐渐地缓和了起来徐泽小心地抱起林雨萌,然后伸手在林母的病床边轻轻地一拉。然后便拉出一张两尺宽的小床来。将林雨萌放到小床上,然后又去给护士要了床被子,轻轻地替她盖上之后,这才轻轻地松了口气。

    自家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被这小丫头身上的气息,稍稍地诱惑,便才些胡思乱想的,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这到底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小刀这时却是在虚拟空间之嘿嘿地偷笑了起来,暗暗地笑道:“那颗小球的能量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你吸收多了”要是没有这种反应那才叫奇怪……嘿嘿……,。。

    看了看两个监护仪,上边显示的数据都还正常,而且夜已经深了,两个病床床头的药水瓶也是刚换上的五百毫升的大液体,这般慢慢滴”没三四个小时也滴不完,徐泽便推开阳台上的门,缓缓地走上阳台。再小心地关上这小玻璃门,在阳台上坐下。

    这时的天气已经是很有些冷了”这傍晚吃饭的时候,太阳刚下山,倒是气温不低,但是这晚上走出去,一丝丝的夜风吹来,却开始很有些寒意。

    当然,徐泽是不在意的,他在阳台上的小椅子上缓缓坐下,看了看远处楼上闪耀的那些细微的灯光,深吸了两口气,然后缓缓地闭上了眼晴。

    他晋升七级医护兵,却是卡在了精神力的关头,除了那日刚回来不久,便稍稍地有些进展之外。这两日倒是没有怎么修炼。

    精神力的修炼是多方面的。最简单的便是通过冥想还有音乐的陶冶等等。其次便是感悟天地自然冥想的话,一般徐泽修炼能量循环的时候,也会锻炼到精神力,但是这种锻炼的话。进展极慢,所以当初小刀的那个世界,却是通过对乐器的使用和感悟,来促进医护兵们的精神力的增长。

    只是现在徐泽自然不可能通过什么乐器之类才锻炼了,只能是通过一些冥想来锻炼,如果他不去靠精神力推动体内能量循环的运行的话,单纯通过一些感悟,却走进步要快得多二这些日子,徐泽却是体会到了一些关于精神力的东西,这一切体会,其实都来自额头眉心之内的那颗淡金色的小球。

    原本这颗小球似乎是没有的,似乎是当初纳玛小活佛给他一些很大好处之后,才现有这个东西;而这个小球独立于能量循环之外。它不停地吸收和运转着一些精神力,帮助着徐泽的精神力壮大,这也是徐泽能够这般快便轻易突破到六级顶峰的一个极大因素之一。

    而纳玛小活佛当年给他的好处之时,他便看到了狂风暴雨,看到了无尽星云,看到了海面上在暴雨翱翔的雨燕,看到了在地下泥土之缓缓蠖行的蚯蚓看到了无数平日都没才注意到一些东西。

    而这些东西却是给了他莫大的感悟和震撼,这才似乎在那一刹那让精神力得到了极大的增长。

    而且他也数次地在莫名其妙的时候,通过了对某些东西突然之间的感悟,而让精神力大增的情况:所以徐泽这时安静宁和地坐在这里。坐在这阳台之上,微微地闭着眼睛,放松着去体会着这夜空的一切。

    他没才奢望就靠这样就能让精神力大幅进步,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就能突破到第七级”但是既然没事,闲着也是闲着”那么就放松冥想一下吧,不去通过运转能量循环,而仅仅是放松。嗯象放飞在虚空而已夜空之寒风微送,夜渐渐地越来越深了”远处的灯光也在缓缓地一盏一盏的熄灭,而唯有医院的这几栋大楼,依然亮着一些灯。

    随着徐泽似乎半睡半醒之间,那空荡的思绪开始随着精神力的播散,而缓缓朝着四处蔓延着。那眉心之间的淡金色小球,这时也随着徐泽思绪的播散。而开始缓慢而又坚定地转动了起来。

    这些精神的思绪,神秘能量的弧线”在四处弥漫。在这静谧夜空之慢慢的延伸着徐泽那渐渐空明的脑海之,似乎开始听到了一点点声音,。。

    在这静谧的夜空之,那些声音开始缓缓地响起不应该是被他听到……,在不远的地方,一些低低的呻吟声渐渐传来在这宁静的夜空之,缓缓清晰,徐泽静静地靠在那小椅子躺着,精神的思绪却是随着夜空慢慢弥散,追寻着那些呻吟声的来源。

    他循着这些呻吟声缓缓前去”穿过了一扇又一扇的墙壁看到了或者说是感觉到了,“哦是他们。。徐泽那微闭着的眼睛。似乎在眼皮之下缓缓地转动着。他看到了离他数十米远隔了楼板还有许多扇墙的人们这些呻吟的人们,正是一些伤科的病人们,在昏睡之,却依然因为伤处的痛苦,而低低出的呻吟声一一一这些呻吟声极为的低微”低微到甚至连他们床边那些服侍的陪人,也无法听到但是徐泽却是能够听到。而且还能够体会到他们的那些痛苦,。。

    徐泽的眼球在眼皮底下缓缓地转动着”而精神力却是在微微地颤动着,出了一些奇怪的动作。或者声音,或者是其他轻轻地触摸着这些人们所散出痛苦感觉的精神。

    在徐泽的这些精神力的奇怪作用之下”这些正在低低呻吟的人们”终于缓缓地沉睡了进去,进入了那极深度的睡眠之”再也感受不到那些伤处传来的痛楚……,随着这些呻吟声的消除,徐泽的脸颊之上似乎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然后他又开始在周围盘旋了起来,凝听着那些遥远而又似乎听不到的声音,。。好奇的追寻而去。

    ,“呜呜呜呜呜爸你不要死啊你不要死啊。。这是楼下很远的一个楼层传来的声音,徐泽追寻着这个声音,然后精神思绪缓缓地飘荡了过去……,穿过一扇扇墙。一层层的楼板,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个房间之,一今年轻人正捂着嘴巴站在房间的角落里低低地哭泣着,无助地看着两个医生和护士正在围着一张病床上的老人”在抢救着。

    医生这时正在费力地做着胸外按压,一下一平用力地按压着那老人的胸廓,让老人的心脏压缩。然后又膨胀。意图激活那个窦房结。再次跳动起来。

    医生额头上的汗珠,一颗一颗的浮现”晶莹剔透随着他用力的按压,在一颤一颤着。

    徐泽甚至还能听到在那医生的按压之下。老人那有些疏松的肋骨骨质,正在出痛苦而细微咯吱声或许在下一次按压,或者再下一次的按压,这个肋骨就可能会断裂了。

    同时,徐泽也看到了那颗正在被反复压缩的心脏,感觉到了那颗心脏的衰弱,这颗心脏的细胞,这时正在缓缓地失去了生气,那个窦房结的位置。这时却是完全一片死寂,丝毫没有任何的动静和升息,“死了死了……这颗心脏已经完全死了。。救不活了……,。。徐泽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这颗心脏不可能再复跳了。

    心脏不跳了,那人也就是死了徐泽的精神思绪轻轻地叹了口气,看向了老人老人这时双眼紧闭着,口鼻之间时断时续地似乎有些气流通过。

    徐泽却是知道,这些气流不过是医生按压胸廓,所引起的肺部舒展收缩所引起的而已。而且这个时候,他也已经感觉到了整具身躯的生气也在渐渐地消失他感觉到了老人脑海的某种神奇波动,也在缓慢的减弱,直至完全消夫,,“没了完全没了。。感觉到那脑海的那种波动突然如同断了的弦一般。突然崩断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灰白。徐泽的思绪也是一颤这就是死。这就是死亡……,以前他虽然手下送走过无数的生命,但是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这般清晰地感受到,一今生命消失了……,霎时之间,他的精神有些黯然了,生命果然是如此的脆弱啊随着他的黯然,那眉心之,原本正转的飞快的淡金色小球,也随之慢慢地开始减缓,甚至停顿……

    只是此时,突然,“哇。。地一声清脆的声音,在徐泽的精神思绪、脑海之爆响。

    这一声是那样的清脆,那样的活泼,那样的充满了生气,充满了无限的生机,,“哪里?哪里?。。原本因为感受到死亡的气息而萎靡的精神和思绪,在这,“哇,。的一声,突然清醒,振奋然后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飞翔而去。

    ,“是这里。是这里了。”听着那越来越清晰的,“哇哇。。声,还有那正逐渐散的勃勃生机,徐泽的精神和思绪振奋地朝着前边的那间大房间飞了过去。

    ,“好了剪断脐带,这小子不错,面色红润、哭声洪亮、肤色未见青紫紫绀,评分八分。。随着一个欢快的年女声响起,旁边原本紧张的气息一扫而空,满是开心放松还有兴奋徐泽的思绪静静地浮在这间大房间的上空,看着下边那个正挥舞着皱巴巴的小手。在几双大手之哇哇大哭的小东西,突然轻轻地笑了,“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花开花谢,春去秋来,斗转星移本就是如此呵呵哈哈哈哈哈”。徐泽的思绪和精神力在虚空之快地震颤着,如同突然解脱明了一般,无声的大笑在空气弥漫而此时,眉心之的那颗小球却是如同飞旋的陀螺一般,以全所未有的度旋转了起来,甚至化为了一团虚影。虚空之,无数肉眼不可见的淡金色光芒穿越而来,朝着这团虚影扑了进去,被浓缩到了其,直到这个淡金色虚影逐渐变成浓郁的金黄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