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四十八章我回来了

    徐泽静静地站在大门边不远处,悄无声息,就连一丝丝的气息都没有,有如一团寂静的空气一般呆在那里,丝毫不引人注意;

    就算中间的吴强走下来时,看到了门边站着的徐泽,也只是视线一掠而过,他只是发现那里有个人站着,但是却一点都不引起他的任何注意力,一丝一毫都没有。牛bb小说网{手.打首发}

    而就算是同为天位的吴元堂,坐在那旁边不过是二十余米远之处,也一样丝毫没有警觉到徐泽的到来。

    徐泽并没有刻意地去通过某些特殊功能来收敛和隐匿自己的气息,他只是静悄悄地走进去,然后不太愿意引起人注意,那么就自然而然地将自身的某些气息收敛了一丝不露,就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只是比普通人更不引起人注意。

    一身磅礴强大的力量收敛得丝毫不见,而他的精神力存在,也几乎是如影随形,随身隐化,他不愿让人注意到他,那么绝大多数在他附近的人,都会悄无声息地受到某些影响,就算看到徐泽,也不会注意到他,只会以为他只是一个极为普通而却是该存在在那地的人。

    唯一不会受到他那随意散布的精神力作用的,就只有刘长锋和吴元堂这等级以上实力的人,而其他人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些影响;这就是达到七级之后徐泽的真正实力;

    中间的吴强一脸不忿地走下台来,心里还在暗想着,自己方才要是再小心上一些,那么只要那一个晃身顺利而过,便能一脚将那刘云礼给踢出去圈去,却是没有想到被那小子给钻了个空子。

    看着吴强在吴元堂的言语之下,这才不甘不愿地下台来,刘长锋眼中一丝厉芒一闪而过,心头冷哼了一声,暗道:“这吴家的小子们还真是越来越张狂了,吴元堂这老小子趁着徐泽不在燕京,也越来越过分,开始在部里搞东搞西,莫不是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不成?”

    刘长锋想的很清楚,这吴元堂还有吴家这般动作,不过就是为了打击自己这个正印部长的威信,只是现在自身还没有进阶天位,所以也只能是忍了,否则这吴元堂要是不要脸起来,那只怕是什么都做得出。

    吴元堂这时看着自家这个侄孙,心头也满是忿怒,他这是恼自家这个侄孙不争气,这又败了一场,弄得好好一个监察组长的位置还是让刘家人给占了。

    不过他也知晓,自家这个侄孙虽说实力与刘家那小子不相上下,但是性子却是明显浮躁了许多,否则也不可能被对方这般轻易抓住了那破绽去;

    不过不管怎么的,这吴家的面子不能丢,只是这时候,他顾不上去教训自家那个不争气的小子,心头很是有些郁闷,这刘吴两家,向来在这华夏之地,实力在伯仲之间,原本自己进阶了天位之后,便能让吴家力压刘家,成为华夏第一修炼家族,第一监察世家;谁知道这突然冒出一个该死的徐泽来,将自己一切给打乱了。

    而眼下,这和刘长锋抢几个位置,却是胜多败少,生生有两个燕京的重要位置给丢了,这位子丢了也还是小事,但是这他这面子到底往哪里搁?想起这便更让他恼火了几分。

    吴元堂终于忍不住地冷哼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朝着那还站在场中的刘家小子望了一眼,淡声道:“赢了就下来,还站在上边显摆啊!”

    这刘云礼不过是b级,被吴元堂这么望得一眼,那天位的威势直压而来,这心头无由来地便是一颤,当下脸都白了,赶紧走下台来。

    看得吴元堂吓唬自家小辈,一旁的刘长锋终于是忍不住了,自家身为特殊监察部部长,要是被吴元堂这欺负了自家小辈,还不敢吱声,那自己这部长的脸面也实在是没地搁了。

    “老吴...你这吓小孩子做什么?”刘长锋眉头一挑,哼声地道:“你都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跟晚辈一般见识?”

    吴元堂倒是没有回刘长锋的话,只是在场中站定,然后才转头看向刘长锋,突然却是笑了,摇头叹道:“我当然不跟晚辈见识...老刘,咱们要教导这些小子们可不容易,你看看刚才咱吴家的那小子吧?傲气的很啊,明明是大意输了,却是偏偏不服气,唉...”

    刘长锋眉头微微一皱,倒是没有明白这吴元堂是什么意思,正待言语,却是突然发觉吴元堂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戏谑之色。

    这正暗叫不妙,便听得吴元堂在中间场上道:“老刘们上来过过手,也让我家这个小兔崽子学习学习,顺便知道什么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让他们以后别以为自己学了点东西,就一个个鼻孔朝天的!”

    听得吴元堂这话,刘长锋在稍稍地一愕然之后,眉头一下便拧了起来,而脸色也渐阴,他自然知晓吴元堂的想法;自家的实力虽然只比吴元堂的天位低那么一级,但是这一级却是天差地远,如果与吴元堂过手,那完全只有被揉虐的份。

    吴元堂这般动作,目的不过是一个,那便是利用他的实力在场上羞辱自己,打击自己的威信,如果自己威信大跌,那么部里靠向吴元堂的人必将大增。

    想到这里,刘长锋心头怒火直冒,但是却也只能强忍着,轻吸了口气,定了定神,对着场中的吴元堂,缓声笑道:“老吴,我们两个就算了吧,你可是天位,我离天位还差临门一脚,等过些日子我突破了天位,再过手不迟!”

    刘,咱们只是给那些小子们示范示范,比划比划,你就别推脱了,赶紧上来吧!”吴元堂可是不愿这般放过刘长锋,当下便哈哈大笑地催促道。

    见得吴元堂不依不饶,刘长锋这眉头更加紧皱了两分,旁边的几个刘家子弟,这时脸色也难看起来。

    而旁边吴家几个子弟,却是都纷纷笑呵呵地起了哄来,道:“刘部长,您就上去给我们示范示范吧!”

    至于其他一些监察部的成员们,这时看着刘长锋,有些脸露担心之色,有些却是隐隐有些兴奋。

    听得那些人的起哄声,刘长锋脸色有些阴沉,但却知道不能再推却了,如果坚持不上去,那自己这脸也就丢大了,这回只能是豁出去,就算自己拼着受些伤也不能退却。

    当下深吸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正待言语,突然旁边却是传来一声熟悉的沉喝之声:“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这一声沉喝之声传来,除了刘长锋和吴元堂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僵,这声音虽然不算大,但是却是如同就在耳边响起一般,让所有人心头都是一紧,霎时演武厅中一片寂静。

    那场中的吴元堂虽然没有受到这样的影响,但是这心头却是也一跳,他稍稍一愣之后,便听出了这声音是谁;当下脸色有些僵硬地和脸露喜色的刘长锋一起,转头看向了演武厅的门口。

    看着站在门口,一脸淡然之色的徐泽,刘长锋那原本还有些阴郁的脸色,霎时便烟消云散,轻轻地松了口气,看着徐泽微微地笑道:“徐泽...你回来了!”

    看着刘长锋那已经明显好转的脸色,眼中露出的一抹欣慰,还有那明显松了口气的表情,徐泽的心头突然无由来的一颤,不管怎么样,这是自己有着不可摆脱的血缘亲情的父亲,但是却要被吴元堂这儿老家伙给欺压...

    徐泽的眼神微冷,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回来了!”

    这是旁边的那些监察部的成员们,终于回过神来,或许有些人看到徐泽脸色并不是很好看,但是众人依然恭敬地朝着徐泽微微鞠身行礼道:“徐师!”

    徐泽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在脸色开始明显有些阴郁的吴元堂目光中,朝着场中走了过去。

    “吴副部长今儿看来兴致不错,竟然想找人过过手,刚好我心情也很好,相请不如偶遇,既然如此,那我就陪吴部长过过手吧?可好?!”徐泽嘴角含笑看着吴元堂,呵呵地道。

    吴元堂看着在旁人看来俊脸含笑,温睦至极,但是眼中却满是淡笑冷冽之色徐泽,这心头无由来地打了打鼓。

    他在徐泽手底下吃过两回暗亏,但是以后却是再没有动手过,他从来也只认为徐泽比他强上那么一点点,只是一点点而已;

    但是这次他却是心头有些发虚,因为徐泽那缓步走过来的气势,或许别人感受不到,只是他却感觉的很清楚,随着徐泽的一步步走进,一股连他都觉得极为压迫的气息扑面而来,而且越来越重,越来越重,似乎都要压得他都有些喘不过气。

    “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这小子这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吴元堂脸色阴沉惊骇地看着徐泽,他怎么都想不到不过短短半年,徐泽竟然能给他如此大的压力。R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