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助你冲天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五十章 助你冲天位

    看着徐泽那一掌似缓却急的,一下便劈到了自己胸前,吴元堂心头大骇,他怎么着也想不到徐泽这一掌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而且那掌风之中隐带风雷之声,看起来力道绝对不会比自己全力一掌弱,当下脸色一苦,这一掌要避已经是不太可能了,只能硬接,但是自己这正是处于后退的状态,要想接住这一掌可不容易。

    不过这时也没别的法了,不接想闪,那绝对是自找苦吃的事情,以这一掌的速度,绝对闪不开。当下只得双脚猛地往地上一定,同时双臂往前一合,硬生生地挡在了胸前。

    随着掌臂相撞,只听得“砰”地一声闷响,一股旋风在两人之间猛地爆裂了开来,甚至吹得旁边十余米之外的众人,头发衣襟都是一阵飘动;

    而吴元堂这时却是闷哼了一声,然后只听得脚下一阵摩擦之声,被直接撞出三四米远之后,脚下还“蹭、蹭、蹭”地连退了七八步,才算勉强站稳。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一掌便被劈出圈外、脸色铁青的吴元堂,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特别是吴家几个子弟,这时都鼓着眼睛看着场中的一幕,都不敢相信地看着,怎么也想不到刚才还大占上风的自家家主,怎么一下就败给了这小子。

    至于他他人,他们也怎么都搞不明白,刚才徐泽还落入下风,被吴副部长压着打,这转眼便被一掌打成这般模样。

    而刘长锋这时也看得眼呆目滞,虽说他对徐泽相当的有信心,但是却没有想到徐泽竟然能这般轻易便打败吴元堂,这已经不是轻易这个词能够形容的了,简直是...

    刘长锋也找不出什么词来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吴元堂可是天位...天位高手啊...竟然一招便被徐泽击败了。

    想起自己这日夜苦练,就是为了突破到天位,但是眼前这天位高手,在徐泽面前几乎是不堪一击,一击便被击退,这...这是怎么个感受啊。

    不过唯一还好的是,这一掌击退天位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儿子,想到这里刘长锋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郁闷懊恼。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吴元堂愣愣地看着对面还是一脸淡淡微笑的徐泽,他怎么也不明白,徐泽刚才怎么一掌就把自己给逼退了;只是他感受着手臂之处传来的阵阵隐痛,还有胸口之处,被徐泽的内力震得有些隐隐发闷,却是能肯定,徐泽并没有取什么巧,而是实打实的靠着力量,将自己震退了如此支援。

    他想不明白,这只是半年不见,徐泽的实力怎么会暴涨得如此之快,刚才那一掌的速度还有力量,都已经不是自己可以轻易抗衡的了。

    以前还只能说是可能微胜自己一筹,但是现在,他可以肯定,虽然方才自己是没有料到徐泽的真正实力,而落得被轻易击退的下场;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徐泽的实力已经大大超过了自己。

    看着吴元堂那铁青的脸,徐泽这时总算是出了口气,心情舒畅了许多,他刚才一掌可是也豁出了九成的力量,与吴元堂硬碰了一招之后,这手掌都还有些微微发麻。

    这教训了吴元堂一番,而且也狠狠震慑了他一回,以后自然会收敛一些,不会再乱打什么主意,而且那位老人家应该也会对自己更加宽容许多。

    达到了目的,徐泽便朝着吴元堂拱手笑了笑道:“吴部长,你刚才实在大意了,承让承让!”

    “哪里哪里,徐特参客气!”见得徐泽并没有趁机给自己难堪,而是还给自己找了个梯子下,吴元堂深吸了口气,也挤出了一丝笑容,拱手道:“徐特参虽然年轻,但是功力深厚,在下自愧不如!”

    刘长锋的办公室在靠近紫禁城的一栋青砖小楼的三楼,布置的很雅致,在玻璃窗旁还摆着两把藤椅和一个圆形藤桌,徐泽这时正坐在这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紫禁城内的景致。

    “怎么样?这茶比那位的也差不太远吧?!”坐在对面的刘长锋笑呵呵地看着徐泽道。

    徐泽微闭着眼睛朝着那热气腾腾的茶水吸了口气,感觉着那淡淡而清幽的茶香直沁心肺,缓缓地点了点头,笑道:“还是当官好啊...”

    “呵呵...”听得徐泽这话,刘长锋也笑了,叹了口气道:“我这个官可不好当啊,要是换你来,这就轻松多了!”

    说到这里,刘长锋看了徐泽两眼,终于忍不住地试探道:“要不,还是你来吧?你以后天天就可以喝好茶,吃好酒,还有大把的人任你使唤,你觉得如何?”

    看着刘长锋那希冀的模样,徐泽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摇头道:“不行...你知道我的性格,受不了这种约束;而且...”

    徐泽顿了顿,转头看了看窗外,看着窗外那代表着威严与庄重的皇家庭院,轻叹了口气道:“而且我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能困在燕京...”

    “很多很重要的事?”刘长锋看了看徐泽,终于还是没有追问,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有很多的秘密,但是这一切,都不是自己需要过问的。

    “这次还好你回来了,否则...吴元堂最近越来越过火,你这回狠狠震慑了他一回之后,我的日子总算要轻松一些了!”说起这个,想起自己这些天被吴元堂那个压的狠,刘长锋眼中就闪过一丝郁闷,但是也松了口气,笑道:“这也是我想让你来当部长的原因,坐在这个位子,事情虽然不算太多,但是杂事缠身,我也想脱身出去,全意的修炼;否则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我还不知道那一天能够顺利突破!”

    徐泽看着窗外,端着茶杯缓缓地抿上一口,感觉着掌心之处传来的那温热的感觉,突然转头看向刘长锋,道:“你最近忙不忙?”

    “还好!怎么?”听得徐泽的这问话,刘长锋看了徐泽一眼,见得徐泽看着自己,似乎是很认真地问道,而不是随意的言语,这便想了想,然后点头道:“不是太忙!”

    “那好...你抽出一个礼拜时间来...我试着帮你到天位!”

    这话一出,刘长锋一下愣住了,愣愣地看着徐泽,看着徐泽不似开玩笑的,这下一下完全傻了,愕然地道:“帮我到天位...天位?”

    “对...”徐泽放下手中的茶杯,点了点头道:“你这些年的积累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如果你能抽出一个礼拜时间,我试着帮你冲击一下天位...”

    “试着?冲击一下...”刘长锋愣愣地言语道,好一会这才醒过神来,看着徐泽那认真的表情,终于开始难以遏制地兴奋了起来,他自然知道自家这个儿子,虽然看起来不是很靠谱的模样,但是做事言语都是有一句是一句,从来不乱开玩笑的。

    “真的么?你真能帮我冲击天位?”虽然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以前虽然有某些传说中很强悍的天位高手,帮助其他人冲击天位,但是也只是传授一些经验,并在一旁协助,真正还是要靠冲击者本人,但是这已经是让刘长锋极为的兴奋了,毕竟有了一线希望。

    看着刘长锋兴奋的模样,徐泽微笑着点头道:“对...只要你感悟和积累足够,嗯...积累只要不是太差,那也不是特别重要,我应该能够帮你冲击成功!”

    “应该能够帮助冲击成功!!!”

    刘长锋这下彻底的傻了,按徐泽这意思,那就是起码得有七八成以上的把握吧?这可能?不可能吧?

    他再次强抑住心底的狂喜和兴奋,定定地看了看徐泽,良久之后,终于深吸了口气,点头道:“好...我把事情安排一下...明天就可以开始!”

    特殊监察部的成员们,很难得地看着已经许久没有露出过笑意的部长,今天一路微笑地送着徐特参出门,然后还在门口挥手相送良久,回来的时候,一路上极为爽朗地和遇上的人打招呼,看那模样不知道心情有多么的好,似乎是什么时候在路上捡了几百万块钱一样。

    吴元堂站在三楼,看着楼下那极为不寻常的刘长锋,原本从演武场回来之后就一直不好的脸色,这会是更阴沉了几分,喃喃地道:“就算你儿子比我厉害,你老小子也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吧?”

    这说完,想起自己这接下来面对的处境,吴元堂这是又无奈地冷哼了一声,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然后又狠狠摔坏了一只白玉小茶杯,将屋里的一个吴强给狠狠地吓了一跳。

    待得属下将摔坏的杯子小心地收拾走了,吴元堂将吴强赶出了办公室,然后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外边的紫禁城,脸色阴沉地发着呆,从现在开始,他要重新考虑自己的一些动作了,至少要在表面上,对刘长锋退让一些,否则真要惹着那徐泽,那只怕下回徐泽就不会这般给面子了。

    只是这样,这些天好不容易在监察部取得的一些优势,又荡然无存了;

    想了良久,吴元堂轻叹了口气,知晓现在已经是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如此。当下坐到办公桌前,拿起电话,正要做一些安排,突然门却是被敲响了,然后外边传来了刘长锋的愉快的声音:“老吴,是我!”

    “这老小子这就忍不住来我这里得瑟了?不太像他性格啊!”怀着一些惊讶和郁闷,让着刘长锋到旁边坐下,这才缓声笑道:“老刘你找我直接给我个电话就是,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刘长锋呵呵一笑,然后道:“老吴,是这么个事,我这几天要出去一下,大概要一个礼拜左右,这几天你可以多多费心部里的事情!”

    “什么?出去?”吴元堂看着明显的一脸欢欣模样的刘长锋,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强抑住心头的疑惑,呵呵笑道:“老刘你莫不是遇着什么喜事了吧?要出去哪里?你可是部长,这部里可少不了你啊!”

    刘长锋伸手拍了拍吴元堂的肩膀,哈哈笑道:“哎...老吴,有你在,这部里还能出什么事,我这就去几天,你多多费心一些,我过几日便回来了!”

    看着刘长锋的喜色不似作伪,吴元堂只得点了点头,这要是往日,他巴不得刘长锋不在部里,但是这回,他却是还真有些犯疑了。

    两人这言语了几句,将一些事情做了些商量和安排,然后吴元堂便送着刘长锋出来门,看着刘长锋走出门那兴致高昂的模样,吴元堂伸手摸了摸刘长锋刚拍过的自己左肩,眼中满是疑惑之色,暗道:“这老小子到底碰到什么喜事了?能让他这么高兴?难道...也跟徐泽有关?”

    交代完了部里的事情,又交代在部里的一些晚辈,这几天要安分守己,莫要给吴元堂抓住什么小把柄之后,刘长锋这才高兴地回了家,这路上还打着电话回去,告诉家里今天回家吃饭,还要和老爷子还有几个兄弟喝一杯,交代一些事情。

    接了刘长锋的电话,听得自己这儿子话语中的喜悦,刘老爷子这也是满心的疑惑,而刘长林等几人也是疑惑不已,他们自然知晓特殊监察部最近的情况,吴元堂在部里嚣张肆意的很,将刘长锋压得死死的,刘长锋已经许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这回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听刘长锋言语之中的喜色,便知道是好事,当下便都早早地聚在了一起,等着刘长锋吃饭....

    等的不久,刘长锋便回来了,众人疑惑地看着刘长锋,看着刘长锋脸上的喜色,这都微微地笑了起来。

    众人上桌了,刘老爷子端起酒杯,与刘长锋干了干杯之后,然后疑惑地问道:“长锋,今儿是什么事这么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