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八百六十四章 小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丽丝卡尔顿的早餐还是很不错的,当然…只是作为无肉不欢的徐某人来想,是这样的。http://.beijingaishu.com

    体力消耗了不少,虽然说他现在不太需要靠进食来补给能量,但是肚子空空的感觉,依然让徐泽吃下了烤鸡肉、香肠什么的一两盘子,看得旁边的莱丽是一脸的羡慕:“你这么能吃,而且吃的都是高热量的,为什么身材还能保持这么好呢?”

    徐泽端起牛奶,喝一口,然后看着莱丽那较之昨夜明显清丽了许多的俏脸,微微一笑:“生命在于运冇动,多运冇动自然就不会发胖!”

    “运冇动厂这个词让莱丽一下便想起了今儿的早间运冇动,脸色一下又微微地红了起来,低声羞骂了一句:“流氓!”

    “呃”徐泽脸色一僵,实在是没弄懂,这什么跟什么,怎么一下自己又成流氓了。

    “莱丽…吃好了吗?我们该走了……不远处和大卫坐在一起的珍妮这时站起来朝着莱丽挥了挥手,倒是打散了徐泽的某些尴尬。

    听得这叫声,莱丽抬头应了一声,然后一双大眼睛定定地看了徐泽数秒之后,闪过了一丝不舍,不过却是很快地站起身来,看着徐泽笑道:“那我先走了,……

    “啊?就这么走了?!”看着转身欲走的莱丽,徐泽愕然地道。

    “怎么?”莱丽转过头来,可爱地偏了偏脑袋,疑惑地看着徐泽突然笑了掏出钱包,然后从里边掏出一百块,放到桌上,看着徐泽点了点头,甜甜笑道:“哦谢谢你给我的愉快一夜,我很开心,虽然这小费有点少,但是我相信你不会在意的!”

    说罢,便转身朝着珍妮她们走了过去没有挥手,但是云彩也没有带走一片“留下徐某人愣愣地看着桌上红艳艳的一百块钱,嘴角艰难地抽动不已;这脑海中还一直在纠结自己就这样被抛弃了咩?

    自家昨天晚上加今天早上,累死累活的,就换来这一百块钱?自家可是还耗费了不少的能量,给你调理伤处,才让你今儿走路走得顺畅,没留下一点后遗症,你就这么丢下一百块,连个号码都没留就这么潇洒地走鸟?

    “what?!”旁边的大卫走过来看着桌上的这一张红红的钞票,愕然地伸出两支手指,小心地捏起桌上的那张钞票,然后研究了起来;嘴巴里不停地嘀咕着:“没什么特殊啊?应该就是一张普通人民币吗,上边也没有联络号码什么的啊!”

    这大卫研究来研究去,后边过来的波利和皮特也好奇地跟着研究了起来。不过很明显。他们都没有研究出名堂。

    大卫这时终于忍不住疑惑的看着徐泽道:“徐,这张钞票有什么特殊吗?不是给你留的号码?”

    “no...这是她给的小费!”徐泽无语地道。

    “小费?!!!”大卫霎时瞪大了眼睛,愣得一愣之后,赶紧转过身去朝着身后张望,直到发现珍妮等人已经走了,这才转过头来,郁闷地道:“珍妮没给我小费!”

    一路上,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大卫,这时依然喋喋不休地向着明显有些郁闷的徐某人问道:“徐你们这边有这个习惯?女性要给小费的吗?那珍妮怎么不给我?”

    ……徐泽无语,不过为了打断大卫的喋喋不休,还是问道:“大卫,你们的教义规定神职人员不允许结婚,难道允许你们一夜情?”

    “我们不是神甫也不是苦修士,我们是守卫光明的骑士,是允许结婚的,……

    解释了一下神甫和光明骑士的区别之后,大卫接着很是鄙视地看着徐泽继续道:“徐,我要纠正一下你的误解,你刚才说的那个词,是阴暗的,你完全扭曲了我们的行为和想法;神说要人互相友爱,给予对方温暖,给予对方觅我们只是在寂寞的夜晚里,与一位美丽的女士互相温暖,给予关爱而已,……

    “而且我们教义并不禁止,所以徐我对于你的某些阴暗而不健康的观点,表示相当的遗憾……

    徐泽眨了眨眼睛,又看了看旁边一脸严肃的光明骑士,终于沉重地点头,表示明白道:“OK...LAEEL”

    回到国宾馆已经是十点多了,某位老中医同志正领着徒弟正在为迪恩主教做针灸,而另一位老中医正在指点着学徒在一旁用最为原始的陶罐给迪恩主教煎熬中药,将那中药一样一样地检查好,将下药先后,还有药物品质都是控制的相当严格。

    “场面真大”看着这阵势,徐泽不禁地摸了摸鼻子,这上头对迪恩主教看来是相当重视,这种待遇差不多已经是正国级别了。

    “哦徐将军你好!”见得徐泽和大卫等人进来,迪恩主教脸上露出了笑容,对着徐泽挥手道。

    “迪恩主教您好感觉好些了吗?”徐泽颌首微笑问候道。

    “嗯…感觉稍稍好点!”迪恩主教微微地笑了笑,然后又看了看旁边的大卫等人,却是脸色沉了沉,终于出言道:“大卫…昨天去哪里了?怎么没有回来?”

    “迪恩大人昨天徐将军知道我们是第一次来华夏,所以很热情地招待我们,陪同我们游览了华夏的夜景……说到这里,大卫满脸感叹地转头,看着徐泽,一脸感激地道:“华夏的景色实在是太美了,所以我们有些流离忘返,由于夜色太晚,又出游的远了一些,徐将军就安排我们在附近的酒店休息,实在是麻烦徐将军了!”

    听得大卫的话,迪恩主教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徐泽,客气笑道:“那就真是麻烦徐将军了,我们梵蒂冈已经许久没有来到华夏大地了,而大卫他们年轻好动,对于这里可能确实是感觉十分的新鲜,还请徐将军多多担待”,

    “迪恩主教客气了,华夏有句古话,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徐泽当然要尽地主之谊,让几位骑士多多感受我华夏风貌!”徐泽这暗暗腹诽着大卫的厚脸皮,但脸上倒是丝毫没有暴露出来,只是微笑地客气应道。

    稍稍客套了一番,徐泽便将注意力放到了那些正在给迪恩做治疗的老中医们身上;

    看了看正在给迪恩主教针灸的老中医,这位老中医虽然不熟,基本上没有什么交往,但徐泽还是识得,是专门为昏国级以上领导人进行针灸和理疗的老医生,差不多也就是等于是大内御医级别的。

    徐泽在一旁看了数眼,这位老中医的手法确实是相当的娴熟,弹挑之间极为老到,穴位的选定也相当不错,足三里、三阴交…几个穴位都是针对下肢痹症的有效穴位。继而用艾叶加生姜温安,去湿化寒通痹,端得是一番好手法。

    不过徐泽看着暗暗点头,但是却叹了。气。这类风湿关节炎,哪里是这么好治的玩意,迪恩身为教廷高层枢机主教,基本上什么药没用过,加上本身还具有教廷神力,都没有法子的东西,单凭这些个手法,只怕是难以有太大的疗效。

    “乌头要先下,分量不可多,久煮一刻钟,再下其他药…后边当归只用归尾,要将头身去掉,以强祜风除湿之效。”旁边准备中药的那位老中医,一边念叨着,一边小心地从徒弟手中,挑起了一片乌头丢回旁边的药箱之中,沉声道:“这分量就多了,两片足够!”

    看着那徒弟小心翼翼地将两片乌头丢入药罐之中,徐泽这会是也暗暗摇头,忖道:“沉稳有余,攻伐不足啊!”

    这位老同志为领导服务久了,下药相当的稳重,习惯了宁愿效果弱点也不能出问题的做法;只是这稳重是没错,乌头有毒不能多下;但是这却犯了一个错误,这乌头两片怎么够?起码三片到四片才能达到效果。

    这般用药犯错是不会,领导们吃了药也不会又太多的雷作用,但是这药量不足,又怎么治得这迪恩主教的腿好?

    当然,对于这些,徐泽自是不会乱说的,这行医一行,除了师徒或上下级之间,否则最忌他人插手;对方又是六七十岁的老医生,更是忌讳这些。这要是被个二十来岁的小子出言指点,那只怕是会当场呸徐泽一脸的口水。

    徐泽这在旁边转悠着,侄是也引起了两位老医生的注意,他们倒是也识得徐泽,也听说过这小子除了打仗不错,什么手术刀开人家的脑瓜子也有一手,倒是也没做声;

    只是后边看着徐某人在旁边不停地看着转悠,还不时地摇头晃脑似乎还叹气的,这就有些恼火了,这小子懂不懂尊敬前辈,难不成你还能看出什么不成?在这里摇头晃脑的,这是做什么?

    渐渐的老同志们,脸色有些不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