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 用药之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知道你比较擅长西医,但是这回没法子了,那几位老同志说没有见过这么顽固的关节炎。http://.beijingaishu.com”老人家难得的一脸无语表情,那几位给迪恩主教都是燕京最老资格最有名望的大夫,也是老人家自家的御用大夫,知晓这些大夫性格,说没法子那是真没法子了。

    这看着徐泽,听得自己的言语之后,脸色渐渐地有些郁闷了,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为难的表情,老人家却是笑了,知晓这小子怕是有法子解决这问题。

    当下便呵呵笑道:“据说老李的那个冠心病也是你小子用针灸治好的...这会没法子了,你不行也得去,至少你得让那老神棍走路稳当一点,给我们华夏挣点面子,要让他们明白,西医某些方面或许咱们赶不上人家,但是这西医治不好的病,咱们中医却能治好,明白么...”

    看着老人家笑得那欢喜的模样,徐泽的嘴角扯动了一下,然后无奈笑道:“您这是赶鸭子上架呢,明知道我最擅长的也是西医来着...”

    “这我不管,反正你不能用西医的法子,只能用中医啊针灸之类的,你就算不给他全部治好,但是也得让他大大好转才行!”老人家这会早已经看透了徐泽,知晓这小子是在卖乖,当下是毫不理会,只是嘿嘿笑着下达死命令。

    徐泽自然也知晓自己方才露了底,当下便也不做什么伪了,这又要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的事情,咱可不干,至少得把这几日亏的钱钱给收点本回来;

    虽然说现在年进斗金,但是能省一个是一个;人家大卫同志说得好啊,别的干部都是公款消费,还中饱私囊,一个个赚得被盆满钵的,咱自个虽说还算个好人,但也不能总自己亏钱不是?

    当下便看着老人家嘿嘿地笑道:“主席,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为了党国,我可是豁出去了...您看您让我接待外国友人,包玩好,吃好,让他们领略我们华夏大国的繁华,这几日口袋里的钱啊,那是流水般的花出去...您看我这为国做事,立功又无赏,这咱也不在意,您总不能让我自个亏钱吧,你说是不是给我报销一点?”

    看着徐泽这一副小守财奴的模样,老人家终于是忍不住笑了,摸了摸下巴,似乎是很随意地念叨道:“啊,那个徐泽啊...听说那天上人间的美女很漂亮?轩尼诗也很好喝?那学学小流氓打打人什么的也很爽啊?好像有家报纸似乎想要报这个消息,你说这个到底是报还是不报啊...”

    “啊...哈...哈哈...开玩笑,开玩笑的...您别在意啊,别在意,您忙,您忙,我这赶紧去办事了,保证完成任务...”徐泽一听这个,这脸上的汗就下来了,当下赶忙打着哈哈,一溜烟地便出去了,再没敢提报销的事了。

    虽然都是老熟人了,但是前去给迪恩主教瞧病的徐泽,可不是一个人去的,政务院的那位副总亲自陪同前往。否则,徐泽这要是自己开口说是来给迪恩主教治病,这确实是有些太儿戏了,虽说有执业医师证,但谁信啊...

    你这一天天当陪玩的家伙,天天看人家大夫治病,看到后来只怕是手痒了,想上场试试...这算个啥事不是?

    要是普通大夫,这外交部弄位副部长陪同前往介绍也就好了,不过没法子,徐泽的这级别,还有这几日一直在这里,非得有个重量级的人物出场介绍和解释才行。

    听完副总的介绍解释,这当场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僵,大卫等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徐泽,如果开口的不是华夏副总,只怕是他们真会以为是徐泽没事来开开玩笑。

    而几位在场的大夫,虽然知晓今儿有人来接手治疗,他们要在一旁协助,但是却没有想到来的竟然是这位;这小子这几日游手好闲地在这里瞎胡混,这回竟然真站到自己等人的领域上来指手画脚了。

    这中医可不比西医,什么学个七八年便能挂个博士头衔来唬人的玩意,而是真正要靠几十年经验来考验功夫的玩意,自己等几十年的老江湖了都治不好,你让个毛头小子来?

    这简直就是胡来,这么大的事情,又是事涉外国高官,要是反倒坏了事,那就是大问题了,而且还连累了咱们的名声;而这要是被他弄真见效了,那也是打咱的脸啊,让咱们这些老家伙脸往哪里搁?

    如果不是政务院副总出言介绍确实是主席指令前来治疗的,只怕这几位脸色阴郁的老大夫就要先呸徐泽一脸口水了;

    这政务院副总客套了几句之后,便先行离去了,留下了徐泽在这里,给迪恩主教治疗。

    迪恩主教倒是接受能力相当强,对于徐泽,他自然是了解的,至少来华夏之前,徐泽的一些资料,他们都已经做过了相应的熟悉,也知道徐泽似乎在颅脑神经外科方面有一手,但是被华夏最高领导者派来给他治疗关节炎,这也实在是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

    不过,迪恩主教除了稍露讶异之色外,倒是也并没有如同大卫等人一样,露出那等愕然的表情,而且很快便向着徐泽展颜笑道:“徐将军,想不到你除了身手高明之外,竟然对中医也有如此造诣,我倒是走眼了。”

    “哪里哪里...主教大人客气了,大人的病情比较麻烦,我也只是奉令前来,集思广益,为您的关节炎想想办法而已!”

    徐泽早已经注意到一旁那几位老大夫脸色不太好看,所以这言语之间也是相当的谦虚,并没有直说这几位老同志不行啊,我这来接替他们给你治病之类的,要是这样一说,徐泽很清楚,只怕是那几位眼高于顶的老同志,只怕当场就会拂袖走人,甚至可能还一口唾沫吐到这家脚下,那可就难看了。

    徐泽这话一出,几位老同志原本有些阴郁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而大卫拍这徐泽的肩膀,脸上满是感叹之色,虽然在某些事情上,大卫团长同志很有些不靠谱,但是正事他可是一点不糊涂,出于对这个国家的了解,他很清楚,如果徐泽不靠谱,那么华夏这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将徐泽派过来给迪恩主教治疗。

    只是,大卫依然有些难以接受,拍着徐泽的肩膀,满脸感叹,却是不好怎么言语了,身为超级高手,竟然还会这般强悍医术?

    任由众人如何的狐疑什么的,对于迪恩主教的治疗,还是很快便开始了,按照老人家的要求,徐泽能够使用的,除了针灸推拿之类,便只有中药了。

    而对于迪恩主教的治疗,那更是有些要特别注意的,在治疗的时候,或许别人不会注意到,但是徐泽却清楚的很,自己在使用生物电能量或者某些特殊能量的时候,作为教廷枢机主教的迪恩铁定是能够感觉到的。

    不过这些徐泽倒是并不在意,如果要是普通手段能治得好,那就不用自己来了。就算自己用电什么特殊能量之类,这迪恩主教最多也就以为自己是用华夏内功之类的辅助治疗而已。

    徐泽装模作样地在几个老大夫的围观下把了把脉,且不管怎么的,这场面功夫还是得做出来,否则徒惹几个老大夫们笑话,那就太不值了。而且传统中医望闻问切四诊,那确实是诊断一个病情的不错手段,除了徐泽这样可以直接使用各种功能探查手段的家伙之外,其余中医大夫们,非得用这个不可。

    左手食指中指五名指轻轻地搭在迪恩主教的右手腕脉之上,聚气凝神地小心感受了一番那脉象,然后又换了右手把了把迪恩主教的左手腕脉,如此用心感觉了数分钟之后,再示意迪恩主教将舌头伸出来瞧了瞧。

    脉弦,舌苔稍黄腻...按照中医来说,有些湿热,但是西方人,多食用肉类,体质偏热那却是正常的,这一点却是不与华夏中医理论相同。

    徐泽稍稍地问了几句迪恩主教的病史,然后便点了点头。表示病情大概了解了。

    旁边围观的几位老大夫,这会都看着徐泽,这几位老同志都是眼高于顶的人物,在杏林之中也是属于泰山北斗级的,向来也只为几位副国级以上的干部们服务;这会有个年轻人被上头指派来取代他们的位置来给他们没法的病人来看病,这怎么都心头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就等着看这位传奇的战斗英雄能使出个什么特殊的招来治疗这个病。

    对这几位平均年纪都上七十的老同志,徐泽还是相当客气,抬头看了看那位一直给迪恩主教开中药的老大夫,缓声笑道:“罗大夫,请借个处方给我吧!

    这罗大夫脸色虽然有些不太好看,但依然还是朝着旁边自己的徒弟点头道:“送一份处方给徐将军!”

    那徒弟应了一声,赶紧将手头的处方给徐泽送了一份过来。

    “多谢!”徐泽接过处分之后,便龙飞凤舞地在上边开起药来,不过半分来钟,徐泽便停下笔,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将处方交给罗大夫徒弟道:“按这个方子,六剂,每日两服...”

    那徒弟接过,看了看,然后又赶紧递给自己老师。

    这罗大夫接到手中开始仔细地看了起来,而旁边那负责针灸的白老大夫也赶紧凑了过去看了看,都想看看这徐大将军能开出什么特殊的方子来。

    不过两人一看,都是脸色一僵。

    只见这处方之上写到:“羌活、独活、防己、全蝎、南星、半夏、炒僵蚕、天麻、陈皮、酒当归、生地黄、木香、沉香各15g,炒巴戟天、薏苡仁、酒牛膝、川芎各10g,乌头4片...”

    这上边的这些药物,与前两日罗大夫自己所开的药物,基本没有太多的不同,只是多添加了一味全蝎,其他药的用量加重了三分之一,还有就是乌头的分量加倍。算起来差不多就是一个原方子一般。

    看到这里,这两位老同志自然是脸色难看的很,这算什么,就是同一个方子加一味药,以为是师傅教徒弟么?这样的情况只有以往徒弟开了方子交给师傅看,师傅觉得还行,稍稍调整一两味药,然后再给病人抓药...

    徐泽在一旁看得两位老同志那难看的脸色,这心头也是苦笑一声,他可早预料到了会这样,这可没法子,这迪恩主教的类风湿性关节炎,还真就是这个方子有一定的效果。

    只是这位罗大夫往日下药实在是太小心了,分量不够,所以疗效也不算好,有这个方子下点猛药,添上味全蝎通经活络,加上自己的针灸和生物电能量治疗,那应该会效果不错,只是这会就把这罗大夫给得罪了。

    那罗老大夫深吸了口气,倒是并没有其他言语,只是抬头看着徐泽,看了几眼之后,眼中神色变幻了数次之后,终于出声道:“徐将军,这药分量颇重,迪恩主教年老体衰,是否能够经得起如此分量的药效?”

    听得罗大夫这并没有太多怪意,反而是提醒的话语,徐泽心头倒是一震,对这罗大夫却是多了两分的敬意。只是却是不太好解释迪恩主教并非常人。

    当下只得笑道:“罗大夫有所不知,迪恩主教身处西方之地,体质偏于燥刚,就有如我国南方与北方人之区别一般,只是更甚几分,所以所需药物需重用几分,方可达到疗效。罗大夫您所用之方,本是对症,所以我加全蝎一味,更添了几分药物份量,借用一番而已!”

    这罗大夫和白大夫两人面面相觑,徐泽这话是有些许道理,但是却似乎有些牵强。不过他们却也不好怎么反驳,只得点了点头,反正这该提醒的也提醒了,既然这徐将军如此有把握,那自然不好多说什么,等着看具体情况便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