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八百七十四章 捡宝乐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泽还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可以碰到熟人,仔细看了两眼,虽然对方没有注意到自己,但是那斜对面那个略小的厅中,坐在那地的六、七十岁的老头,确实是前军方某位大佬,徐泽虽然与他没怎么太过交道,但这偶尔撞上还是打过一些招呼的;

    而旁边另一个小厅里的三个人中,那坐在中间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白发老头,徐泽竟然也认出来,他也曾在某杂志上看过这杨老头子的照片,乃是某著名大财团的幕后老板

    见得果然都是来头不小的人物,徐泽有些好奇地看向这两个小厅中间的另一个小厅,这一个小厅里也有两人坐在那地的,倒是一男一女两今年轻人,男的同样也不过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那女的看起来经是极为年轻,似乎极为的漂亮,这会正巧笑嫣然地依偎着那男的坐着;

    这两人徐泽乍眼看过去似乎是不认识,但是这女的,徐泽多看了两眼之后,却是稍稍有些眼熟,轻皱着眉头一想,徐泽便想起了这女的是谁。【叶*子】【悠*悠】

    张怡呤华夏这两年刚刚冒头但是却迅速窜红,最近更是红透了半边天的新晋玉女明星

    徐泽这些年倒是很少关注这些娱乐新闻之类的,但是这张怡玲却实在是太红了一些,这走到大街上或者看个什么电视什么的,都常常可以看到那张精致的脸孔,所以徐泽这愣得一下之后,却还是认出了这位玉女明星。

    “只是这旁边的这位是谁?吴霄他们都进不来但是这位年轻人却能进来而且身边的女伴还是这位最当红的玉女明星,却不知是哪家的?”

    正当徐泽微挑起眉头的时候,旁边的吴霄却是低呼了一声道:“他怎么也来了?”

    徐泽顺着吴霄的目光一看,吴霄所看的地方,正是年轻人的那个小厅所在。很明显吴霄认识这人。

    “他谁?”徐泽淡声地道。

    “他是那位的孙子…唐柏吉,我们都叫他吉少……吴霄低声地答道。

    听得吴霄这言语,徐泽稍稍一愣之后,便知晓的是谁,当下心头恍然原来是那位的别。子,难怪吴霄他们进不来,但是他却能进来:

    这时对面这位吉少似乎正在和身边的女伴言语着什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对面的这个小厅。【叶*子】【悠*悠】

    对于这位,徐泽倒是没有什么太过看重,虽然是那位的别子,在别人眼中或许真是了不得的人物,但是在徐泽的眼中,这份量实在是轻了一点,所以便没有再注意而是将注意力放到了下边的那伙计身上。

    那位伙计倒是年纪不大,不比得迎客的那些个五六十岁的老伙计,但是口才倒是相当的好,一口纯正的京片子挺起来悦耳之极。

    不一会,这第一个物件便端了上来,便是第一页上的那个清康熙的鼻烟壶儿。

    看得这物件,旁边一个太冇子党便欢声低笑道:“这个我合意,咱老爷子下个礼拜做七十大寿,顺便捡回去大家伙别跟我抢啊!”

    “罗阳,没人跟你抢这玩意,咱们可是等着最后的乐子,谁没事花钱买这玩意……旁边众人都纷纷嘿嘿地笑着,似乎对这玩意一点看不上眼。

    徐泽这会倒是觉得有些好奇了,这些太冇子爷们要说找乐子,应该也不会这一个女的不带跑来这里玩才是,这拍卖会有什么乐子可找的?他们还会对这些老物件敢兴趣?而且这里的东西动辄都是百来万两百万一个的,这些太冇子爷们都是混世魔王一类的,手头大多都没有什么正式生意来钱难不成都手头这么多闲钱?

    徐泽摸了摸下巴,看他们那有些小兴冇奋的模样,倒是很好奇那最后的乐子到底是什么?他这纯粹是打算凑热闹的,虽说现在那个钻石矿的收入都百分百地归自己,但是才收了一年手头自己能有多少钱?

    想到这里,徐泽稍稍地有些疑惑地道:“小刀,咱们到底有多少钱?”

    “嗯…前阵子刚收到了利马转过来的六十三万美金还有你的一些零零碎碎的玩意,加起来总存款合计折合华币是四百九十四万三千……对于这样的统计数值,小刀倒是利索的很,很快地便报出了徐泽现在的家产总额。

    “五百万不到……徐泽轻嘘了口气,看了看手头小册子上的这些玩意,这是苦笑了一声,自己这层次倒是还真低了一点,总家产大概也就够买上边一个康青花的瓷瓶了。

    不过,这些家伙难道真那么有钱?不太可能吧?徐泽看着这站在窗子两边一脸兴冇奋的众人,不禁地摸了摸下巴,眼中满是狐疑

    这个鼻烟壶儿底价是一百二十万,不过出价的人侄是并不太多,毕竟能到这里来的人,一般还真看这玩意不上,这样的开胃菜除了这底下两个散桌稍稍出了两次价,罗阳再插了一手后,便被罗阳这小子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轻松拿下。WWw.YZUU点com

    罗阳这一出价,倒是吸引了一下对面几个小厅的目光,那位前军方大佬朝着这边瞧了瞧之后,看得是一群的后辈子弟,这不禁地是轻轻地皱了皱眉,他倒是没有认出那带着黑框眼镜的徐泽来,只是疑惑这是谁竟然带着这一批小混蛋进来了这里。

    而那位吉少也瞄了这边一眼,认出了是吴霄这一群人之后,脸上倒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继续跟着他身边的那位嬉笑言语着。

    众人对于这种明显被无视的情况,一个个都习惯如常,这没法子,燕京城里的这些圈子就是这么回事,虽然在座的身后都是正部哥国这个级别的背景,但是跟这位比那确实差了那些一些这人家不搭理很正常要是能给个笑意,那都是好大的面子。

    下边的伙计很快地便将那鼻烟壶给恭敬地送了上来,看着罗阳拿着那鼻烟壶的小盒子一脸欢喜的模样,吴霄却是笑道:“罗阳你买了这鼻烟壶等下只怕是乐子就赶不上了吧?”

    “嗯…我总共就一百八十万,一百五十万能拿下已经是运气不错了;算了…你们玩,今天能够买到这个,我已经挺幸冇运的了!”这罗阳明显的对自己买到的这个鼻烟壶相当的满意,转头看着众人得意地笑道:“我家老爷子就喜欢这样的小物件,只是琉璃厂那边都没有什么靠得住的好货我要是告诉他是在宝月楼这里弄出来的,他保管高兴。”

    听得这话,众人都纷纷恍然笑道:“那侄是,要是能讨得老爷子欢心,今儿这乐子倒是没有什么了。”

    看着这帮小子的这番言语,徐泽这会才确认,这帮人来这里,感情目标不是这什么拍卖,而是那最后的什么乐子。

    如同徐泽所想,这接下来整个小厅其他的太冇子党们,对于接下来的物件没一个出手了,都只是在这里看着热闹。

    渐渐地随着后边一些比较珍稀的物品出现,这拍卖会倒是越来越热闹,徐泽认识的那位前军方的大佬出手花了五百多万拍了件战国的虎符。

    而他隔壁的那个财团老板也出了两次手,花了一亿七千多万拍下了明代仇英《赤壁图》和齐白石的一昏小水墨画。

    至于那位吉少,明显的要比这边的这些大少们出手阔绰的多,出手七百多万给旁边那位玉女明星拍下了一枚前朝宫中流出来的翡翠手镯;

    看着那些拍品,还有这两边对面不停地出价那一百万、两百万甚至一下凡百上千万的加价,这底价一亿多的一个物件,不过几分钟便翻了一番,徐泽这心底是暗暗咂舌,华夏有钱人确实是不少,在燕京这地就更是如此。

    自己原本以为有这一年几十万美金的入账,也能算是个小富豪了,果然自己这眼界还是小了…

    不过也是,以前在学校的时候,一个月几百块就能过得去这以后到了燕京什么一般花销的都不大,大的花销都有李老爷子或者李越给准备着,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钱不够花的,以前也常听新闻什么一幅画拍出几亿什么的,那都是太远的事情,没有什么概念;

    直到这会真正看到了这样的场面,真正看到人家出手就是上亿的,这一对比,才晓得了什么叫钱…

    其实,徐泽这首先也在其中看到了一条绿翡的项链,相当的漂亮,想象了一下孙凌菲带这项链的模样那是美极了,正在考虑要不要咬咬牙出手买下来送给孙凌菲,却见得那原本底价一百八十万的项链,在两个中年人的抢夺下不过是两分钟便翻成了三百万,当下便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等东西,看来还真不是自己现在能够买得起的…带着一丝丝的恫怅,徐泽摸了摸鼻子,暗暗地苦笑不已,这钱不需要的时候,还真不觉得,等要用才发现还真是少了。

    不过还好,他倒是很快便摆正了心态,怀看见识的心态,看着这些大老板们出手千万上亿地抢夺着那些物件。

    宝月楼的招牌果然不差,这上了台的物件没有一件流拍的,就算最后那栋底价数亿的四合院,最后还以翻了一番的价格顺利出手。

    随着最后的一件拍品出手之后,那下边的伙计轻轻地一声锣响,然后朝着四周抱拳作了罗圈揖,呵呵笑道:“各位爷,今儿拍品二十八件,托各位爷洪福,渐渐不落空,全部顺利拍出,所以拍卖暂时告一段落……

    “有些爷今儿算是满载而归,抱得了心仪的宝贝;但是有些爷今儿手风儿不顺,可能落了空,有些遗憾。”

    “咱们这宝月楼虽然也算不上什么太好的地方,但可有一条,不能让客人空手而归,所以按照惯例,接下来是咱宝月楼的例行捡宝活动”各位爷有兴趣的都来乐一乐…说不定您今儿就有这喜气,顺手再捡个宝贝回去,……

    这伙计刚讲到这里,这下边一些散桌便是热闹了起来,不少人欢声地道:“都知道了,就等这会了,赶紧开始吧。”

    看着下边这众人兴冇奋的模样,这伙计也乐呵呵地赶紧抱拳道:“几位爷先等等您几位都知道,可还有新来的爷,不知道这规矩,所以我得再讲一遍。”

    说罢,又笑道:“各位爷,等下咱们这台上会上个一百件的玩意,您可以看看,这里边的东西有宝贝也有一般的物件,但绝对不会有假;这价格呢也是随便标的价格,这说不定您花个几十万就能买个千来万的玩意,但也有可能您花了几百万买个几十万的玩意,就看爷您的运气……

    “这趟子买卖,咱们宝月楼是不赚钱的,就是弄个气氛,一切就看爷您的眼力和运气,每个物件过场半分钟,要的爷请叫价,价高者得每位爷最多限购两件你购得的宝贝,如果不要,可以按照我们预先确定的底价直接回收!”

    说罢,这伙计端起旁边的一个茶盏喝了口茶,那手头的长袖子一抖,伸手抓起那落槌,很有气派地扯着嗓子一声喊:“好嘞,捡宝开始…一号宝贝上台...”

    随着这伙计一声喊,下边便有一个旗袍女子,端着一个盖着红绸子的盘子款款地走上台来。”

    这女子款款走到台中冇央,那伙计便伸手小心将那红绸子一掀,露出了盘中一个约半尺高的玉佛一尊!”

    这女子微微一笑,娇声叫道:“盘中宝贝起价八十万……

    “好嘞,玉佛一尊,起价八十万,计时开始……伙计又是一声叫,手中的落槌朝着旁边的铜锣一敲,当是热闹的很。

    看到这里,徐泽总算是明白了这所谓捡宝的意思,大家伙都隔着这台子五六米远,根本看不出那玩意的材质或者什么,就靠运气喊价,运气好低价买了个高价宝贝,或者是运气差就高价买了个低价宝贝。(未完待续

    </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