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八百八十章 谁抽的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起来,唐柏吉吉少往日也是比较自重身份的人,不会这般没有品位的乱发脾气,当然一般人不会惹他,也没有资格惹他不高兴。

    只是今日,吉少真的很不高兴了,特别是今天刚刚把这个玉女明星勾到手,带她出来玩玩,见识见识老燕京的这个上层圈子,谁知却是被人给大大落了面子。

    现在眼前这个让自己厌恶至极的眼镜男,突然吐出这般似是退让和解的话语,倒是让吉大少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这个首先胆敢跟自己抢东西阴了自己一手的家伙,这回在威胁了自己一把之后,竟然又退让想要和解,还想让自己把手头的石料转让给他?

    旁边的玉女小明星这会看着对面这个有些不知死活的清秀眼镜男,眼中倒是闪过了一丝同情,眼前这个男子鼻子坚挺、嘴巴相当的有立体感,就算是那镜片之后的那双眼睛,似乎也很帅气,但是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力劲,竟然敢惹吉少,这不是没事找事么?这会就算是退让,但是也留不下什么面子了。

    “一个乡下土包子,惹了我,这会知道怕了?”唐柏吉吉大少心头这冷笑了一回之后,那下巴是抬得更高了几分,一双原本还算周正的眼睛,冒出了一丝浓浓的嘲讽之意,斜斜的瞄了徐泽一眼,冷哼了一声,吐出几字:“你是什么东西,还想跟我握手喝酒,滚…”

    这话一出,这场中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在场的都是有些身份的人,听得这话,这脸上都是一僵,这位小爷还真是够嚣张的,能够进这儿来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就算你现在身份尊贵,无人敢与你为难,但是这话一出,那便是完全撕破脸皮,而且还将人至于无可转圜之地了。

    这等与人不留后路之事,这在场之人都相当忌讳,这都不禁地看向那位眼戴黑框眼镜的年轻男子,眼中闪过了一丝同情,遇上了这样不讲理的主,这还真是运气不好;以这位的身份,在这华夏之地,还真没有谁能怎么着他。

    毕竟在燕京这地,基本上没人敢动这位吉少,这真正身份高的,也不可能和这样一个后辈去计较,而年轻的要找个能与他比身份的,这还真没有几个。

    旁边的众太子党们,倒是没有这些人那些想法和表情,只是一个个强忍住笑,互相对望了两眼。吉大少这回还真走了眼,敢让徐将军滚的,只怕华夏还真找不出几个人来。

    徐泽的眉头挑了一挑,似乎很有些难以置信自己听得的这句话,嘴角扯了扯,终于出声道:“这般随意出口伤人,难道你家长辈没有教过你什么叫做礼貌和尊重?”

    “我让你滚,难道你没听见?”吉大少眼睛一瞪,寒声道。

    他实在是觉得有些不耐烦了,只要这土包子乖乖滚了,先出了这口气,回头再收拾他,毕竟这里还有几位算是长辈的人在,拖久了这传出去也不好听。而且自己这么久还没搞定一个土包子,这旁边的美女看着,自己也没面子。

    “我不知道你家大人怎么教你的,但是我想告诉你,不要仗着自己有什么身份,就在外边乱来,别给家里丢脸!”徐泽似乎并没未发怒,依然一本正经地告诫道:“而且在外边乱耍横,还很容易被人扁!”

    看着徐泽那一脸严肃地教训道,吉大少这会已经是一脸铁青,除了家里几位长辈,谁敢这般教训自己,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而且还敢威胁自己,这一股邪火直冲脑际,当下手一抬便朝着这眼镜男抽了过去。

    今儿要是不抽他一个鼻青脸肿的,我他妈就不姓唐;看着对方已经没有什么准备的模样啦,吉大少眼前似乎已经浮现一幅画面,这厮的那副王八眼镜被自己抽得七零八落的凄惨样子,想到这里,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

    “啪...”一声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吉大少还的手还没碰到对方,便觉得自己眼睛一花,而然后脸上一疼一热,两眼直冒金星,晕乎乎的被那股大力,抽得连退了两三步。

    随着这一声脆响,场中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中间的两人,这吉少抽人没抽到,竟然还被反抽了?

    旁边的那位玉女小明星这会一张樱桃小嘴张大得几乎可以塞下一个苹果了,看着吉大少脸上的那只五指印,那一只粉嫩嫩的小手虽然作势要捂嘴,但是却捂错了位置,搁在了脸颊上,似乎也在替吉大少的脸颊感到疼痛一般。

    场中这会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声音,都死死地盯着场中的两人,特别是看着吉大少脸上那个泛红的五指印,一个个眼中的神色由震惊变为了惊骇...这盯着徐泽的眼神也有些古怪了起来。

    而几位跟徐泽一起来的几位太子党,这虽然刚刚都震惊了一下,但是反应过来之后,却更多的是惊喜和惊佩。

    “太厉害了...偶像啊...”

    “我跟定了你了...我们的徐将军,徐老大...”

    众太子党们看着这场面,一个个捧着胸口佩服的是只差没有眼冒红心了。

    吉大少满脸不可置信地摸着自己那麻辣辣的脸颊,又看着对面依然一脸微笑的徐某人,这两眼瞬间地红了起来,这回算是理智全失了,可怜他出身尊贵,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侮辱,竟然有人对他动手,这嘶吼了一声之后,又朝着徐泽扑了过来。

    “啪!”徐泽冷笑了一声,但是却毫不留情,一扬手,吉大少又被残酷地抽了一巴掌。

    这会,旁边一直退在一旁的宝月楼的那位伙计,终于赶紧冲了过来,拦在了两人中间,抱住了那“嗷嗷”嘶叫着的吉大少,不让他再冲上去找抽。

    而台下其余几个伙计也都接到了指令,赶紧围了上来,挡住几人之间。

    吉大少被那伙计抱住了,冲了几次没有冲出来,这终于渐渐地从那羞怒之中冷静了下来,看着对面依然一脸淡然的徐某人,通红的两眼之中满是怨毒之色,沙哑着声音寒声道:“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我说过,在外边耍横乱来,是要挨抽的...”徐泽缓声地道:“而你想抽我...你还不够资格!”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吉大少这会终于是完全冷静了下来,他看了看旁边那站得远远的几个燕京太子党们,却没有一个过来插手,终于明白了一些什么,然后死死地看着徐泽咬着牙道。

    徐泽缓缓地伸出手来,然后取下了自己的墨镜,静静地看着吉大少,道:“我叫徐泽...”

    “......”

    看着那张很面熟的脸孔,还有这个熟悉的名字,吉大少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有说话。

    而旁边的那些人们,这会眼睛也都跟着鼓了起来,竟然是这位...难怪会出手抽吉少...只是他又怎么敢?难道他真不认识这位吉少,吉少可是...

    “明天,我会打电话给唐院长,向他致歉!”徐泽的这句话,很快地便又打破了这旁边诸人的狐疑,让旁边的诸人一个个在震惊的同时,这心头开始快速地转了起来,看来这位比想象之中更不简单...

    徐泽说罢,没有再理这位目瞪口呆吉少,只是伸手推开挡在身前的伙计,然后走到那台子旁,伸手端起了那块引起争端的石头,轻轻地摸了摸,然后又吹了吹那石料上的灰,似乎再没有理会对方的心思。

    吉大少这会却是僵在了那原地,很有些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确实,他现在心头是又羞又怒,但是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做,现在这颜面问题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而要紧的是对方刚才的这句话。

    虽然他只是唐家一个还不太受重视子孙,但是他很清楚徐泽的身份和某些能量,还有在爷爷眼中的重要性,至少他知道就算是父亲,也绝对不会为了自己而找徐泽麻烦,反而可能会因为自己在外边乱来,而且还给唐家丢了脸,而狠狠教训自己一顿;

    而爷爷...如果知道了这件事,那只怕是更会因为自己给唐家丢了脸,而对自己不再有任何的重视;至于会不会对徐泽做什么,这也是不一定的,毕竟这徐泽也是爷爷一手提拔起来的,在他眼中这徐泽可是比自己重要得多才是。

    所以他这飞快地思考着,该要怎么给自己找个梯子收场,或者叫顺驴下坡;而且就算自己想办法忍着屈辱私下与徐泽沟通,不要真给自己父亲打电话道歉什么的。但是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自己挨打,这要是传了出去,只怕家里还是会知道的。

    正当他铁青着脸,正咬着牙,准备暂时抛下脸面的时候,终于来救星了...

    “咳咳...我说是谁啊,原来是徐特参...今儿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怎么和柏吉闹了这么个误会...”一个老头笑呵呵地缓步走上台来,然后脸色一板,看着吉大少沉声道:“柏吉...你也是的,这么大个人了,耍什么小孩子脾气,还好是自己人,快跟你徐哥道歉,不然看你爸不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