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七章 又见故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九十七章 又见故人

    徐泽想要这么一只小飞船已经很久了,飞鱼号那宽达八十米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弄得只能是潜伏在近海之中,这每次徐泽要上飞船,都不知道有多么的耗神和麻烦。

    如果这次不是飞鱼号从海底起飞,远远地跑过来接徐泽浪费了这十余分钟,那么说不定早半路上就吧光头拦截下来,哪里还会有让这光头去碰运气的纰漏出现。

    反正光头已经飞回珠峰基地去了,徐泽也就懒得理会了,先把这艘小飞船给收到手中才行。

    小飞船的智能系统并不如同珠峰基地或者飞鱼号的智能系统这般高级,只有自动巡航和战斗以及初级分析等功能,所以在小刀的支持下,蜘蛛很快地便将小飞船的智能系统完全掌控在手中,只是小飞船的左后翼和尾翼被击碎,修复需要一定的时间。

    正当徐泽头疼这小飞船是暂时丢在海底,还是怎么处理的时候,飞鱼号下腹处的却是打开了一扇徐泽从来未见过的数米宽底舱门;

    然后两只蜘蛛小心地抬起小飞船,停入了这个底舱之中;看得徐泽是又惊又喜的...

    “我怎么不知道飞船还有这么个底舱?”徐泽惊喜地看着小刀言语道。

    小刀耸了耸肩,然后道:“飞鱼号是一艘可以在太空中飞行的巡航飞船,它自然配备了更小型的侦测和逃生飞船,只是以前这种小型飞船当初在飞鱼号坠毁的时候,便已经被人驾着逃生去了而已。”

    “不然...你以为飞鱼号这八十米长的体型,难道里边的空间就是你看到的那么些?”

    徐泽爽了,这下彻底地爽了,原来这小飞船还是跟飞鱼号配套的存在,当下不由地兴奋道:“咱们的飞鱼号可以装几艘这样的小飞船?”

    “呃...两艘...”

    “好...那光头手里起码还有一艘,咱们一定还要再弄一艘来才行...嘿嘿...”徐泽满脸的兴奋和期待,这好东西可是不嫌多的。

    这话刚说完,徐泽突然惊疑地道:“小刀...你说这艘小飞船是不是在神庙里边的?那光头不可能驾了两艘小飞船过来的吧?”

    “不...我刚分析过了首先的那些残余能量流,他确实是驾了两艘小飞船过来的,只是两艘小飞船是进行的重合飞行,所以显示出来的能量流就如同一艘一般,我手头虽然有这些相对特殊残余能量流的数据,可以通过你们的卫星来侦测这些能量流,但是却无法分辨到底是一艘还是两艘!”

    “但是我刚仔细对比过了刚才航向珠峰基地的那些新发现的残余能量流,明显的要比首先的能量流强度要弱...”说到这里,小刀郁闷地无奈道:“所以可以肯定,这个科索光头这来之前便已经做好了以防我们发现的准备,准备好了两艘小飞船用来脱身的。”

    徐泽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然后还是道:“行...不过我们也要去神庙那边探查一下,以确认是否还有其他东西的存在。”

    “当然,不过现在不能去...现在神山附近范围的天空之中,起码有上十枚的卫星盯着,在对方正在利用卫星进行监控的时候,我可没法子掌控这些卫星,而完全不让他们发现!”小刀笑呵呵地道:“反正神山可是在利马,有祖玛将军在,还有那一群的土著,我想没有人能够发现神庙的特殊异常来!”

    面对小刀的建议,徐泽只得接受,等过些日子风头过去之后,再去神庙那边查探一番。

    飞鱼号再次地从海下起飞,然后开启了隐身功能朝着华夏回程而去,由于时差的关系,这横跨了大半个地球,徐泽再次感受了天明到黑夜的感觉。

    不过还好,回到陈塘的时候,不过是燕京时间凌晨五点不到,在这样的冬夜里,凌晨五点正是一天之中最黑暗的时候,飞鱼号在半空之中将徐泽丢下,然后便到飞向近海进行潜伏。

    而徐泽同学再次启动了反动力功能, 轻飘飘地窜入了阳台之上,回到了房间再次地补眠,并顺便进行一下能量循环的修炼。

    这些天,他对能量循环的修炼已经放松了不少,毕竟他现在的级别已经是相当的高了,而要再次进阶,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就算有龙丹的辅助,这也需要相当一段长的时日,所谓欲速则不达,所以徐泽现在并没有将时间和精神全部放在修炼之上,只是在有时间的时候,才会对能量循环进行修炼。

    徐泽睡得相当的安心,而此时,燕京军方某个会议室中,军方几个大佬正聚在一起,召开一个紧急会议,评估着利马电磁爆发事件。

    这件事情说来可大可小,但是如此大强度的一次朝向外太空的电磁发射,却是不得不让人注意。

    这种类似通讯行为的电磁发射以前并不是没有人做过,像m国就曾经数次地通过类似的手段向外太空发射过一些讯号,用来寻找外星人。

    但是这次的发射地点却是在利马,而利马是不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技术能力,还有这么强大的能量发射的。这自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特别是华夏,利马与华夏的关系相当的紧密,如果利马什么时候具备了如此强大的能量发射装置,但是华夏却一无所知,那么这对华夏和利马之间的关系绝对是一次强烈的考验。

    这关系着华夏是否能够如同以前一般,保持与利马之间的那种紧密关系。

    “祖玛的答复我们不能完全相信,这种情况,不能排除祖玛是否和某些国家私底下达成了某种协议,从而获得了这些国家的某些技术支援,或者更严重的...比如利马允许某国在该国建立秘密研究基地之类的...”

    几位大佬就情报部门分析出来的情况进行了相关的讨论,一直认为华夏需要派出一支技术队伍,对利马进行支援,帮助祖玛将军对这件事请进行彻查。

    只是,在最后的领队人选上,发生了较大的歧义。

    有人认为应该让与祖玛关系最好的徐泽中将带队过去,这样可以力保祖玛那边对华夏的配合,而且徐泽中将现在身上并无重要司职,他抽空过去一趟是最好不过,并且他对利马相当熟悉,就算利马方面对华夏有所隐瞒,徐泽中将也有能力将此事彻查出来

    但是也有人反对此事,认为徐泽中将身份不适合参与这样的行动,最多派遣一位上校领队才比较合适。

    而且还有人认为现在利马那边可能出了问题,而作为与祖玛将军私交极好,并且每年还在利马国拥有钻石矿收益的徐泽,已经不适宜与祖玛将军再进行更多的联系,甚至还隐晦地提出徐泽中将似乎曾私下从总装和总后勤两边,弄走了一些特殊材料,甚至还可能有某些特殊技术,不排除更有其他的可能...

    虽然这种言语,当即被主持会议的杨广连部长直接驳斥和警告,但是很明显这位的言语勾动了一些人的神经。

    最后会议决定,由情报局一位上校带领着一支小队连夜飞往了利马国...

    会议结束之后,杨广连部长一人坐在办公室中,脸色很有些阴沉和担心...

    对于这一切,徐泽是不清楚的,他在家呆了两天,实在是忙的很,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其他,因为这两天每天上门来拜年的亲戚和一些以前治好了病的病人都不知道有多少,弄得他是头晕脑胀的。

    而林雨萌的父母也领着林雨萌亲自地上门来,给徐泽拜年致谢,坐下来喝了杯茶,看着和林雨萌极为亲***密的孙凌菲,两位家长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是暗暗地苦笑了一声,对于稍稍有些尴尬的徐泽,两人倒是并没有过多的言语什么;

    林雨萌这会也被孙凌菲所说的那个午饭计划给吸引了,两人搬着笔记本在一旁聊得热火朝天的。

    林雨萌的父母稍稍地坐了坐,并表示了感谢和亲近之后,看着和孙凌菲谈得正热烈的林雨萌,两人笑了笑后,便留下林雨萌在这里陪孙凌菲一起玩,先行告辞了。

    徐泽送着两人出了门,转头看着凑到一起的两个女孩子,无奈地耸了耸肩,也只得让两人去,自己找了把椅子趁着难得没有吵他,坐在门口半眯着眼睛晒着太阳,打算歇息歇息。

    不过,他并没有能得到什么清净,因为又有人上门来拜年了...

    连阳县新任才几月的刘县长和陈塘镇镇长带着一票人热热闹闹地走过来了。

    对于这连阳县刘县长和陈塘镇长,徐泽的感觉还是不错的,至少这些日子来,这两位对徐家可谓是极为关心,逢年过节的这两位都会或者亲自或者派人上门探望,徐家父母提出的一些问题,或者是有什么事需要政府帮忙解决的,这两位都还是记在心里,帮着镇子里做了不少的事情。

    比如老街的这条破旧石板路的修复,还有徐泽当年找人捐建的新学校的一些设施并没有能完全完善,以及这镇子附近一些孤寡老人的生活困难或者生病却又无钱住院之类的,都是徐父徐母偶尔随意言语,这镇长解决不了的,县长一般都会帮着解决。

    虽然知晓对方是看在自己的身份上,但徐泽还是挺感激的;客气地和对方握了握手,然后请到屋内用茶...

    而徐父徐母自然是也赶紧出来帮着上茶招待之类的,忙得不亦乐呼。不过老两口的脸上却是满脸的欢欣和骄傲的。

    旁边的邻居们这倒是对这样的情况见怪不怪了,在门口笑嘻嘻地看看热闹,毕竟这县长可是不容易见到的,这上门来给徐家拜年,众邻居们也是觉得沾了光。

    徐泽陪着这几位领导在堂屋里坐下,随意地言语几句,刘县长说了几句吉祥话给二老和徐泽拜年之后,也很亲近地向徐泽简单地言语了一些连阳县整个的情况,还有来年的一些规划...

    徐泽也很用心地听了一听,毕竟他现在也算是上官了,虽然说身处军方部门,与地方政府并没有什么直接联系,但是毕竟是自己家乡,这该关心地还是需要关心一下。

    听得这位县长介绍了一些情况,而后又说了些许连阳县的发展遇到的某些困难之后,徐泽还是点头表示会就某些问题与唐国瑞市长打打招呼,尽量帮助连阳解决,并提供一些帮助。

    原本刘县长也就是得知徐泽回了乡,赶紧过来拜拜年,并也汇报一下连阳的情况,与徐泽亲***近,表示家乡对这位将军的重视,倒是并没有真想就能得到什么好处。

    但是这会得了徐泽的承诺,说会与连阳的上级星城唐市长打些招呼,他自然是欣喜的很,虽然听说徐将军与唐市长家关系匪浅,但是却没有想到两人关系会如此之深。

    看徐泽将军这意思是这打打招呼便能解决,而且有了这一层关系,只怕是能多得些唐市长的注意力,那以后自然是好处多多。当下这刘县长是越发地恭敬和亲热了起来。

    众人在这里聊着,这堂屋门口倒是也还围了不少看热闹的邻居之类的,徐泽随意看了两眼,却是见得门口之处,还站着一个畏畏缩缩的老人和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那老人手里还提着一只老母鸡,站在那里想进来却是又不敢进来。

    徐泽多注意了两眼,突然想起了这老头是谁,又看了看那小孩,这脸上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然后与县长等人告了个罪之后,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老人家,好久不见了,最近身体还好吧,来进来坐,进来坐...”徐泽走过去,伸手拉着那脸露激动之色的老人家的手,客气地道。

    那老人家拉着徐泽的手,见得徐泽还记得他,却是激动地朝着身边的孙子催促道:“小军...快,快给徐将军磕头拜年...当年要不是徐将军救你,爷爷再就没有你了...”

    那孩子挺乖的,听得爷爷这话,这应了一声,赶紧便是跪了下去,就要给徐泽磕头;徐泽这忙不迭地拦着,感叹着道:“哎哎...小军,小军...来起来起来,咱不当这样的...有心就好,有心就好了...”

    当下将俯身将这小军抱了起来,满脸感叹地看着这几年不见的小家伙,这小家伙现在已经长高了许多,只是还是瘦瘦弱弱的。

    “小军...这几年不见,你长高喽...”徐泽一边感叹着,一边请着老人到里边坐。

    这老人原本见得里边县长什么的都在,这是不敢进来,只是将手头的一只鸡塞到这旁边也迎出来的徐父,鞠着身子恭敬地对着徐父道:“徐医生,老倌我来给徐将军拜年,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这只鸡是我自己养的土鸡,特地送过来给徐将军尝尝...”

    看着这老人一脸穷苦的模样,这土鸡怕也是养着生蛋养家的,徐父这哪里愿接,当下客气地笑道:“老人家,您意思到了就好,不用带什么东西,来来...先到屋里坐,喝杯茶...”

    “对...来进屋,进屋喝茶...”徐泽这一手抱着这小军,一边笑着拉着老人进屋。

    那边的刘县长这会也已经站起来,知晓那老人家不愿进来的原因,当下便很识趣赶紧迎过来,热情地道:“老人家..来来...一块坐,一块坐...”

    看着这县长大人也是一脸的笑容和欢迎,似乎并不介意,这王老人家才小心翼翼地提着鸡跟着过来坐下。

    徐母也记得这位老人,当年自家儿子就是因为这老人送的锦旗,才在这陈塘出了名的。而且似乎是那件事以后,儿子的运气就越来越好了,直到今天...

    这也赶紧沏了茶,送过来,欢喜地道:“来来...老人家喝茶喝茶...”

    这王老人家赶紧起身接了茶,这才又小心地坐下。

    看着这老人家双手端着茶有些紧张的模样,徐泽便笑言语道:“老人家,这几年不见,还好吧!”

    “劳烦将军关心啊,现在还记得我这个老倌子,现在有吃有穿,还有小军陪着,我老倌子这都是托您的福啊...”老人家喝了口茶,这也没有那么紧张了,伸手拉着小孙子依偎在自己身边,感激地看着徐泽点头道。

    “哦...婆婆身体还好吧,还有小军的妈妈呢?可都还好啊...”

    听得徐泽提起这个,老人家感叹道:“托您福,我老伴身体也还算好,在家养些鸡鸭的,她昨儿听人说您回来,这今儿就赶紧催着我带小军过来给您拜年...”

    说罢,这老人家又提着那放在椅子下的鸡,道:“将军,这可是我老伴自己喂出来土鸡,也是我们老两口的心意,她说让您尝尝鲜...请您一定给收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