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 飞赴北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八百九十九章 飞赴北美

    过了元宵,原本孙凌菲是该去实习了,不过她忙着基金会的事,而且又惦记着徐泽答应的年后去m国的事,所以这实习的事情便直接丢到一边去了。

    孙部长也由得孙凌菲去,反正这个实不实习都无所谓的,到时候随便弄个鉴定,毕业证和学位对孙凌菲都不是问题;孙部长其实也不愿意孙凌菲毕业以后还真就去演电影或者什么的。

    虽然女儿先天条件好,但是也没必要真走这条路,反正有徐泽在,这想做什么就做点什么。至于孙凌菲不去实习的事,孙部长也是无所谓的。

    基金会的事情,这过的几日,有四位理事在,慢慢的基本上也算步入正轨了;星大学生会方面,林雨萌也安排了人手,以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批人,不定时地去往云贵川三省进行账目查询和质量督查等。

    而这些派出的执行委员基本上都是外联部的成员,他们大多有一定的社会经验,对于这样的督查也算是人尽其用了。

    至于那些本身便身在三省的常务执行委员们,大多数都是时间相当充足的星大校友,接过了这个任务也相当热心,差不多每个礼拜都会要去抽查一两个学校,提出相关的意见和评价,并向基金会办公室报告,让孙凌菲相当的满意和放心。

    特别是当地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家长基本上都有基金会办公室的电话,在协助监督的同时可以随时向基金会提供建议和意见等。

    如此一来,便算是构建了一个相对完善的监督制度,可以保证基金会的这些资金用到实处,不超标不亏空,保证孩子们能够吃饱吃好…

    而徐泽在这些日子里,倒是大多将注意力投到了利马方面,最近这些日子他通过小刀和祖玛将军进行过相当多次的通话,了解神山区域的情况。

    这一段时间内,各国卫星齐聚利马,进行监控和调查,意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如果一旦发现有任何核设施或者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等,某些国家立即会不择手段地将这些东西进行摧毁。

    当然,利马除了钻石矿和少量金矿之外,并没有太多的资源可言,所以倒是也不会有人有太多兴趣如同对付伊拉克或者伊朗一般,起更多的心思 。

    华夏前些日子派往利马的支援探查队伍,倒是也如同徐泽所料一般,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毕竟等他们过去的时候,那些残余的磁暴能量,早已经消散一空。

    而神山之上的利马神庙等,也都是存在无数年的古迹,且有那些土著部落在,也无人能轻易进入神山区域,更别说是神庙了。

    徐泽也就放了心,只是他现在也没有法子过去神庙那边,所以也就耐着性子,暂时没有去考虑这方面,而是将目光更多的投向了珠峰基地区域。

    珠峰基地并没有太多的异常,自打那个科索光头回到了第三层之后,便在没有特别的动静,徐泽很明白,他也在等待,等待着是否有好运气的到来。

    对于这个,徐泽倒是并不太担心,毕竟小刀已经分析过来,这个几率相当相当的小,而且通过许多国家和机构天文台以及射电望远镜等的监视,这些日子也一直没有在附近的太空之中发现任何异常的痕迹。

    虽然现在地球还没有能真正飞出地球,但是这些太空遥测技术之类的倒是还不错,如果地球附近有什么大型的异常动向,这些机构还是能够稍稍提前一些发现的。

    所以,这基金会基本上已经步入了正规之后,徐泽便已经准备去m国的事宜了,既然孙凌菲想去m国见母亲,那么就一定要满足她的愿望。

    孙部长听得徐泽提出要陪孙凌菲去m国的事情,脸色都不由地一变,从来没有对着徐泽声严厉色过的孙部长,这不由地变色失声喝道:“瞎胡闹...”

    只是这说完之后,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实在是太过了一些,这才稍稍吸了口气,缓声道:“徐泽...你要知道你的身份,你身为军委特参,这说要去就能去的么?”

    “别人避讳还来不及,你竟然自己要去m国,你知不知道这会有怎么样的后果?别人抓你的把柄都来不及,你还自己送上去!”孙部长虽然知晓徐泽这都是为了孙凌菲,但是这样的原则性错误,那是绝对不能犯的。

    作为华夏军方高级将领,而且又有军委特参的敏感身份,这又不是什么官方的军事交流,或者接到对方官方的邀请,这怎么能够私下去m国?没有正式的理由,这可是提都不能提的事情。

    徐泽明白孙部长这般恼火的原因,不过他倒是无所谓,这人的层面不同了,那看的东西也就不同了,在他心中孙凌菲的要求可是比什么都重要,这到底会不会运气太坏,科索人会不会来还不知道呢,这抓紧时间该干啥就干啥...

    而且去趟m国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或许有人会充当搅屎棍在中间那么搅上一搅,这也由他去便是,反正现在徐泽对于某些东西已经不是那么在乎了...

    他现在已经是中将,已经挺惹人羡慕嫉妒恨的了,也升无可升。而且还有隐形的身份是华夏第一天位高手,基本上也不用忌讳太多...一般人想闹腾也闹腾不到他身上,就算真闹上来了,徐泽还真不见得就怕谁。

    所以,徐泽只是微笑着道:“您放心,我心里有数...而且我...也与刘长锋打过招呼,他也没有反对。”

    这个话对孙部长的杀伤力是显而易见的,既然人家刘部长都没有反对,那么自然是没事的。只是孙瑞现在还很有些搞不清楚徐泽和刘长锋到底这关系是怎么回事。

    话说他已经弄清楚了一点东西,但是徐泽还是刘长锋刘长锋的叫,那言语之中丝毫没有什么太多恭敬之色,让他有些迷糊了。

    “唉...既然刘部长没反对,那你就去吧...只是上头会不会批?”孙部长还是有些担心地道。

    “没事...我去怀仁堂说一下...”徐泽一脸的无所谓。

    “怀仁堂...”孙部长摸了摸额头,然后很是干巴巴地道:“呃...好吧,那你去吧...”

    去了怀仁堂,老人家正在挥毫泼墨,写着一副大字,徐泽倒是也没找什么特殊理由,就是说要陪孙凌菲去m国看母亲。

    听得徐泽要去m国,还是这么个理由,老人家的手滞了滞,生生地将一个极顺畅的静字,给多勾出了一笔来。

    “唉...可惜了可惜了,多好的一个字啊...”徐泽在一旁看着是满脸的可惜。

    老人家面色有些发僵地瞪了某厚脸皮的某人一眼,然后将笔搁下,结果旁边秘书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手,倒是没有提徐泽要去m国的事情,只是缓声地道:“听说你搞了个基金会?”

    “不是我...是我未来老婆...”徐泽对这个可是撇得干净。

    “这个基金会还不错,只是动静别闹那么大...”老人家端起茶杯缓缓地喝了两口道。

    听得老人家提起这个,徐泽也随意地在一旁椅子上坐下,脸上淡然,干巴巴地言语道:“我倒觉得动静挺小...”

    “动静还小?三省一市的卫视,加上网上和报纸...这动静还小?”老人家眼睛一瞪,哼声道。

    “我觉得小了...”徐泽端起茶喝了一口,淡声地道:“我就不明白了,这些个学校就那么些孩子,我弄点午饭给他们吃又怎么不好?还要遮着掩着...每年那些官老爷们吃喝两千亿怎么不掩着?”

    看着老人家那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徐泽也知晓自己刚才有些过了,深吸了两口气之后,终于忍住了没有再说话。

    “有些事你不懂...不是那么简单的...”老人家端着茶杯喝了口茶,缓声地道:“有些东西,我们要顾及不是那么一两个地方,而是全国...而且...”

    说到这里,老人家却是疲倦地叹了口气,似乎不欲在谈论这个,而是看向徐泽,淡声言语道:“你想出国,但是难道你不知道高级干部不得随意出国?而且还是m国,这更是有忌讳的!”

    “我这不是随意...我这是去探望岳母娘...正儿八经的事...”徐泽这会也没有在继续提刚才的事情,只是无奈地道:“这高级干部也不能不见岳母娘吧?”

    “见岳母娘...那你还有个m国参议院的便宜岳父呢...”见得这小子又开始胡搅蛮缠的,老人家气哼哼地端着茶杯子连喝了几口,看着桌上自己原本极好的一个静字被弄成了这样实在是郁闷的很。

    徐泽耸了耸肩,然后倒是一点不以为意,自顾自地在旁边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两口,道:“对...我还真就想去那边勾搭几个参议员玩玩...”

    看着老人家和徐泽打着嘴仗,气得七窍生烟的模样,一旁的秘书是看得目瞪口呆的,他跟了老人家十来年,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这般厚颜无耻地跟老人家说话的。

    不过这会老人家倒是不气了,也坐下,端着杯子看着徐泽无奈道:“你可知道这影响不好?孙瑞那家伙不争气,我都想抽他...你堂堂一个中将还为这事去m国,人家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说你!”

    “我老婆想娘了,我这陪着去咋啦?”徐泽耸了耸肩,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文件递过去道:“喏...这里是m国神经外科学会寄过来的邀请函...我去参加国际神经外科研讨会,为国争光总可以吧!”

    “......”看着徐泽递过来的邀请函,老人家不禁头疼地摸了摸额头,堂堂中将去参加医学研讨会,这算个什么事啊...

    “算了算了...去吧去吧...别用什么名头了,我跟办公厅打个招呼,备个案,你偷偷的去,反正燕京也没你什么事,记住别给我闹出什么乱子来,听见没有?这在国内玩玩无所谓,出去要是丢了脸面,别怪回来我抽你...”

    老人家挥着手,一脸头疼地把徐泽赶鸭子一样给赶了出去...

    待得徐泽一脸得意地出了门,老人家这才是坐在那里叹了口气,这小子最近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只是这样,似乎却是又能让人稍稍放心一些...老人坐在那地抬头看了看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从怀仁堂出来后,徐泽还是给刘长锋打了个电话,通知一下接下来的去向,顺便也感谢一些刘家前些日子捐给午餐基金的那一千万...

    听得徐泽要去m国,刘长锋也是有些纳闷,不过徐泽竟然跟怀仁堂那位也说过了,而且那位还同意了,刘长锋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交代道:“华府那边我们也有几家公司在,我给你安排一下,那边让人接待和安排一下,但是要见到孙凌菲的母亲,那只怕是有点麻烦!”

    “没事,你帮我联系一下接待的事,其他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

    “嗯...那好,有时间回来吃顿饭,老爷子今儿还在念叨有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徐泽脸色僵了僵,但还是道:“好...有时间我就过来吃饭!”

    回到孙家,告知了孙凌菲明日便可前往m国的事情之后,孙凌菲高兴得差点跳起来,让一旁的孙瑞看着是苦笑不已,自己这个女儿的性子实在是太跳脱了,也只有徐泽才制得她下来。

    徐泽想了想后,还是对孙瑞道:“爸...我和凌菲今儿就不在家吃晚饭了,刘长锋让我们过去那边吃饭!”

    “哎...好,行行...去吧去吧,帮我问刘部长好!”孙瑞自然不会反对,微笑着点头应着。

    徐泽带着孙凌菲到刘家大院的时候,已经是五点多了,刘云轩在门口迎接了两人。

    见得徐泽带着孙凌菲过来了,刘老爷子那是相当的高兴,他这算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孙凌菲,而且徐泽能带着孙凌菲过来,这也让他相当的开心。

    徐泽虽然对刘老爷子很有些芥蒂,但是看着刘老爷子一脸皱纹都笑开了的那开心模样,心底却是暗叹了一声,对着一旁的孙凌菲道:“叫爷爷...”

    孙凌菲稍稍地一愣,然后便是甜甜地笑着叫道:“爷爷...”

    “哎哎...乖乖...来,来这边坐...”听得这一声叫唤,刘老爷子也是一愣,但是却差点开心的老泪纵横了,赶忙颤着手示意徐泽和孙凌菲过去坐下。

    拉着孙凌菲手,上下开心地打量了一番之后,却是起身从书桌里拿出了一个古香古色的檀木盒子,小心地打开来看了看之后,这才端到孙凌菲面前,笑呵呵地道:“来...来,戴上戴上看看,这是你奶奶留下来的...爷爷我一直留着呢...”

    孙凌菲这会也是猜到了一些什么,她看了看盒子里的那一对晶莹剔透的极为漂亮的翡翠手镯,眼前一亮之后,又抬头看了看徐泽。

    看着刘老爷子小心地拿着那个盒子开心的模样,徐泽在一旁轻轻地点了点头。

    “谢谢爷爷...”孙凌菲这才高兴地伸手拿起那一对镯子,小心的戴到手上。

    看着这一对碧绿又毫无一丝杂色的剔透手镯与孙凌菲的一双雪白的皓腕相应生辉,连徐泽的眼睛都不由地一亮。

    这一对手镯,绝对是帝王绿翡翠材质的,还真是大手笔啊...

    看到这对手镯,徐泽都不由地感叹了一声,一般能够见到一个帝王绿的戒面已经不错的,但是这帝王绿的一对手镯,几乎不怎么好用多少钱来形容了,至少...徐泽知道,这对手镯只怕不会比自己存在银行的那一大块翡翠要便宜。

    晚饭刘家的一大家子人都齐聚了,所有人都知道今儿这么大场面是为了什么。

    所以这一顿饭的气氛也极为的热烈,至少徐泽已经算不清楚自己到底喝下了多少杯酒。

    第二日,徐泽和孙凌菲终于坐上了飞往华盛顿的飞机了,这一段的旅程相当的长,不过还好是头等舱,并不会让人太觉得难受,戴上眼罩之后,睡一觉说不定就到了...

    看着身旁的孙凌菲已经戴上了眼罩,盖好了毯子安静了下来,徐泽抬头看了看飞机的仓顶,然后也拉下眼罩,睡了下去。

    此刻在飞机往上数千米之处,飞鱼号正以与飞机同步的速度,缓慢而安静的前行着...

    只是飞鱼号的机舱内,两只蜘蛛依然还在忙忙碌碌的,那艘被徐泽新缴获的小飞船,已经被修复得差不多了,两只蜘蛛正在将一些金属溶液小心的一点一点喷到刚刚修复的机体之处,进行着最后的补装...

    而此刻的燕京,刚刚接到徐泽搭机离境前往美国的吴元堂,还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收敛,便接到了刘长锋的邀请...

    刘部长今儿很怪异的,竟然邀请他到校场过过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