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唐人街风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零二章 唐人街风波

    飞机很快地便在肯尼迪机场降落,纽约作为m国最繁华的商业城市,飞龙集团的总部便位于此,而刘亚安排的一辆前来迎接的加长卡迪拉克也早已经在机场等候了。

    按照徐泽的要求,刘亚替徐泽将酒店安排在了曼哈顿的丽丝卡尔顿酒店。纽约炮台公园丽思卡尔顿酒店是曼哈顿唯一的豪华海滨酒店。这家独具艺术气息39层酒店可俯瞰纽约港、埃利斯岛和自由女神像;

    当然,徐泽住在这里也不是为了真要看什么景致,只不过是这里离孙凌菲母亲所居住的地方比较近而已。

    孙凌菲母亲所居住的那套高档住宅,位于曼哈顿最高档的住宅区上东区,不过小刀这个时候依然没有能确认孙凌菲母亲的行动电话号码,这让徐泽有些恼火。

    因为孙凌菲的母亲似乎很少使用行动电话给格瑞议员打电话,就算打电话也是通过固定电话,面对这个,小刀也很有些为难...

    现在他正在尝试最无奈地办法,费神调出了格瑞议员的通话记录,对他的通话清单,进行一个一个的分析和测试。

    到了酒店,徐泽和孙凌菲安顿好之后,便接到了刘亚的电话,刘家在这边的负责人刘长业请他们吃饭。

    刘长业是刘长锋的堂兄弟,过来m国这百年负责飞龙集团已经有二十余年了,算是刘家甚为得力的人手了,这二十来年在国内的支持下,将飞龙集团打理的是井井有条,规模也直线攀升,甚至国会之中,有两个议员的身后都有飞龙的身影。

    对于这样的邀请,徐泽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且不说刘长业让儿子照顾得他们相当周到,就凭刘长业是长辈的份上,徐泽也得见上一见。

    这时,孙凌菲正站在庞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对面那海面上的自由女神,以及绚丽而繁忙的纽约港,以及海面上将要西坠的夕阳,低叹了一声道:“好美...”

    徐泽缓缓地走过去,轻抱着孙凌菲的纤腰,微微地笑着道:“等过些日子,事情都忙完了,我就带着你环游世界...将这世界上所有的美景都看个遍...”

    “好...”孙凌菲轻轻地点着头。

    “你说我妈妈天天看这样的景色,应该会很幸福吧...”两人看着窗外的美景,突然孙凌菲却是低声地言语道。

    “会的...她一定会很幸福的...”徐泽微微地笑着,道:“说实话,我很佩服你母亲,她既然能够做到与你爸爸离婚,那么她一定是个自信的女人,一个自信的女人一般都能够让自己很幸福...”

    “嗯...”看着窗外的海港,孙凌菲低低地应了一声。

    刘长业的宴请地点,竟然在唐人街的一家酒楼,这是让徐泽很有些意外的地方。

    这时春节刚过,不过唐人街各处挂着的大红灯笼依然崭新,依然可以看出前些日子是怎么个喜庆的气氛。路上穿梭的大部分都是熟悉的黄皮肤黑头发的脸孔,而两旁的街道上,那些招牌也都是中文字,只不过大多都是繁体而已。

    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美国,或许徐泽会以为是来到了老上海的某条老街道...

    一旁陪同的刘亚微笑着着道:“徐哥,如果你在元宵之前来这里,那这里可热闹了,天天有舞龙舞狮的,还有祭祖大典,那可是相当的热闹,可比燕京要热闹多了...”

    徐泽笑着点头道:“嗯...现在燕京各方面都控制相当严格...除了某些固定的场所之外,比如地坛庙会等等,已经很少有那么热闹的地了。”

    “是啊...只是我都很多年没有去过那边了...”孙凌菲这时似乎也被徐泽勾起了小时候的一些回忆,现在看到这番场景,还有徐泽刚才的那些言语,都让她有些感叹了起来。

    三人一路沿着唐人街一路缓行,很快地便到了一家叫做“仙客来”的酒楼门口不远处。

    这酒楼看起来相当的古香古色,而且是以大红色为主,柱子上描龙绣凤的,看起来似乎有些俗气...

    但是徐泽却是知道,这是这些身在异乡的人们,怀念家乡的一种体现,这些古香古色的大红色、龙凤,能够让他们记起自己血脉的根源,自己家乡在哪里...

    走到离门口不远,便有一个身着红色描花唐装的中年人和中年妇人站在那地迎接,而旁边还有不少头发白花的老头子和年轻人...

    这见得刘亚陪着徐泽两人走了过来,这旁边一个年轻人赶紧笑着走到旁边,拿起一根香,点起了一挂长长的鞭炮...

    徐泽却是不知道这刘长业搞得这么大的场面,但是这会也只得硬着头皮,在一片“噼里啪啦”鞭炮声中,随着刘亚朝着酒楼里边走了过去。

    徐泽一看,那与刘亚很有些相像的中年人,便知是刘亚的父亲刘长业,当下便赶紧上前两步伸手与对方相握,谦恭地道:“长业伯伯好...”

    “好好好...”刘长业双手紧握着徐泽的手,也很是高兴地激动地道:“徐泽...我已经听说你的名字许久了,却是一直因为身在国外,没有机会能回来见见你,今日一见,果然是器宇不凡,我刘家有福...有福啊...”

    孙凌菲在后边,也亲热叫了两声伯伯伯妈...让刘长业夫妇两人是相当的开心...

    而这会,那些老头子也一个个地站过来,热情洋溢地与徐泽握着手,而刘长业也在一旁一个个介绍。

    这些老头子都是唐人街极有声望的宿老级人物,就是这些老人组成了唐人街的维护会,基本上唐人街上的一应事宜都由这些老人主持。

    这回这些老头子们听刘长业说徐泽来了m国,这一个个都是要过来给徐泽接风,见见这位炎黄子孙中的翘楚人物。

    这时,酒楼内早已经摆满了几桌丰盛的菜肴,而且桌上摆的都是有些年头的国酒茅台,看这气势,徐泽便知今儿自己来这里,还真是莫大的荣耀,要知道在国外,要找上两瓶茅台,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今儿这几桌之上,都是陈年的茅台酒,徐泽便知道这些老同志,还真是不吝啬,把珍藏的老酒都掏出来了。

    众人在桌上按老幼辈分坐好,徐泽这一桌除了刘长业两夫妇之外和一个看起来精神不太好的中年人外,其余竟然五人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头子,而其余中年人和年纪轻点的小伙子们,连带刘亚都是坐在另外几桌。

    不过还好都是圆桌,否则徐泽这铁定要被让到上位坐下,只怕是在这么多老同志面前,徐泽是铁定不愿意坐的。

    这桌上,杯盘交错的,这些老头子都纷纷一个个轮着端酒敬徐泽,徐泽这如何好意思,只好一饮而尽之后,便又一个个回敬;而刘亚的母亲便在一旁照顾着孙凌菲,不时与孙凌菲低笑言语,倒是相当的周到。

    徐泽这敬了五个老同志的酒之后,便又端起酒杯敬那位精神似乎有些不佳被众人称之为李师父的中年人。

    这李师父虽然精神看起来不是很好,但是却也相当的豪爽,见得徐泽敬酒,这也是端起酒杯,客气地仰头喝了下去。

    不过他这一喝酒,旁边的几位老同志却是眼露担心之色,当然徐泽有些疑惑的时候,却见得那李师父这一杯酒下去,便捂着嘴巴,转到一旁开始咳嗽了起来。

    “唉...李师父...你这伤还没好,今儿就别喝酒...吃点菜吃点菜...”旁边一老头这赶紧是凑过去,轻轻地在这李师父的背上拍了拍,劝道。

    旁边几人也纷纷应是,要这李师父今日莫要饮酒。

    这李师父倒是不以为意,咳嗽了几声之后,脸上涌起了一股红潮,然后豪爽地笑道:“别人敬酒我可以不喝,但是徐将军敬酒,别说是一点小伤,就算是我吐两口血,也是要喝的...”

    徐泽这会倒是也看出些异常来了,这李师父似乎是肺腑受了不轻的外伤,这才导致喝了点酒,刺激了一下之后,便肺气上逆,引发咳嗽。

    当下便不禁地关心道:“李师父这怎么肺腑受了如此重的伤?还真是徐泽鲁莽了...待得等下吃完饭,我与李师父推拿一番,应该会好转一些...”

    “啊...那真是多谢徐将军了...”听得徐泽这话,那李师父脸上却是一喜,欢声地应道。

    而旁边的那些老头子们,这时也都纷纷脸露喜色,其中一个老头子更是笑道:“久闻徐将军不单是武艺超群,乃是杀敌高手,也是杏林神医,今儿李师父倒是遇上福星了,等李师父的伤好了,改日那些黄毛小子要敢再上门,非得好好教训他们一阵不可!”

    听得这里,徐泽这才知晓,这李师父似乎是被人打伤的。当下稍稍一注意,才发现这李师父也是练家子,一身内力似乎还相当的不错,不过由于没有身体接触,徐泽无法探查对方的真正实力,但是看起来实力应该也不弱才是。

    这么的实力,竟然也会被人轻易打伤,这倒是让徐泽有些好奇了,当下便问道:“我看李师父一身功夫似乎不弱,却是为何人所伤?”

    见徐泽问起这个,这旁边几个老头子脸上都冒出了一丝忿色,其中一个老头子,愤然缓声道:“徐将军有所不知...我唐人街向来尚武之风颇浓,加上这些外人为我们那些武侠电影之类的所吸引,倒是有不少人来我唐人街武馆拜师习武。李师父在我们唐人街也是一等一的好手,教出来的徒弟也是一个个手头不弱,所以这李氏武馆在唐人街也是霍霍有名的...”

    “不过前几日,却是有几个黄毛蛮子,说什么我华夏武术都是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问到了李氏武馆的名头之后,便闯进来就打...不但是将李师父的徒弟打伤了不少,李师父以一敌二,却是也一时不敌,被对方打伤了...”

    这老头子愤然地道:“当时,那黄毛蛮子却是厚颜无耻还说过几日等李师父伤好了,还要上门领教...今日等徐将军将李师父治好,改日也好叫那些蛮子有来无回...”

    “对对...一定要让那些黄毛蛮子知晓我们华夏功夫的厉害...”这旁边的几个老头子也是纷纷愤然道。

    听得这些老人这般言语了由来,徐泽这会心头也是一阵火起,当下便点头道:“好...今日定然将李师父伤治好,改日好好教训那些蛮子一阵...”

    有徐泽这放出这话,众人都是大喜,那些老头子们这又纷纷端酒前来敬酒了,徐泽这会也豪气起了,他何时又是怕喝过酒的人,面对这些热情的海外华人长者,这自然也是来者不拒;

    看着徐泽这般气派,一旁的刘长业也是脸露自豪之色,虽然他还未亲眼见得自己这个堂侄的厉害之处,但是这传闻便是已经听得不少了,似乎曾有过一人镇住整个军区的事迹,今日一见,果然是了得...当下心头高兴,便也端着酒杯上阵,加入阵容一起喝了起来。

    这众老头见得徐泽以一挑六,竟然脸未见红,淡定自若,当下满脸惊佩赞叹的同时,又是朝着旁边一声招呼;

    有这些老头子们一招呼,旁边几桌的那些中年人和年轻人们,这一个个排着队上来敬酒,华夏族***多能喝酒,古便以能饮为豪,这对能喝酒的人都是佩服的...

    特别是徐泽又是众人景仰已久的华夏国民英雄,这众人更是热情...

    徐泽一杯一杯酒地下去,看得旁边的刘亚母亲却是暗暗咂舌,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孙凌菲,却见得她一脸的微笑,似乎丝毫不担心一般,这倒是有些愕然了。这做女朋友的,男人喝这么多,难道就不担心?不劝劝酒?

    看着刘亚母亲那有些担心的模样,孙凌菲便笑着低声解释道:“没事...阿泽喝酒,好像从来没醉过,我看见他好几回一个人喝倒了十几个,都没事...而且他说过,酒精对他没有任何影响的...”

    “真没有?”刘亚母亲这也有些相信了,她是刘家媳妇,虽然不是嫡系,但是却也知道徐泽是天位高手,一般的毒物都无法影响到,这酒精只怕还真对徐泽造不成什么影响,当下便也释然了...

    众人这正热火朝天地喝着酒,突然这外边却是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个年轻人,这跑进来便喊道:“师父...师父不好了,那天的那些黄毛蛮子又打上门来了,而且还来了更两个厉害的...”

    听得这年轻人一喊,这酒楼中这正热火朝天的气氛,一下便悄然无声了起来。特别是那些中年人和年轻人,脸上更是愤怒之色更起...

    那几个年轻人,便要往外冲,一个个愤怒地叫着要去狠狠教训那群黄毛蛮子。

    不过这在场的中年人和老年人却是沉稳一些,忙将这些年轻人拉住...

    这其中一个年纪老些的王姓老头,皱着眉头道:“今日李师父伤还没好,大家又喝了不少酒,这要上场只怕是占不了上风,要不今日且不理他...打电话给张警官,先将他们赶走...”

    这其余几个老头子,互相对望了一眼,这也都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旁边的刘长业却是朗声笑道:“几位叔伯不急...那日我们都不在这里,所以才让那些黄毛蛮子占了便宜去了...今日我刘长业也在,还有我徐泽侄子,大伙今儿就一起去看看,定然不让那些黄毛蛮子在咱们占了便宜去,还得把那日的场子找回来才是!”

    “对...今日各位叔爷爷还有李师父都休息,这里有我刘亚...还有我们徐哥,一定把那群黄毛蛮子好好教训一顿。”这旁边的刘亚这喝了几杯酒,脸色泛着红,满脸振奋地道。

    这听得刘长业如此之说,而且徐泽在一旁也一脸的淡然笑意,但是却两眼冒寒,并无反对的意思,这几个老头子精神也是一振,齐声道:“好...今日就去教训那群蛮子,让他们知晓我们华人不是好欺负的!”

    “好...好...”

    有这几个老头子振臂一呼,这众人便齐齐地起了身,用着徐泽和刘长业等***步出了仙客来,朝着李氏武馆大步走去。

    这一路行去,这路上不少人都知道那日那些黄毛蛮子们又来踢馆了,而这回刘家几位似乎要出手,这路上的华人们,都一个个精神振奋地随着后边,朝着李氏武馆而去。

    李氏武馆离仙客来并不太远,不过是三四百米的路程,不过这一路走过去,后边却是跟上了一两百人之多...

    等到得李氏武馆门口,只见得这门外已经拥了一大堆人,而门内院子里,几个武馆弟子,正抱着手脚,在地上一个个惨哼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