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九百零六章 急诊女医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零六章 急诊女医生

    装逼看起来很帅,但其实是很辛苦的事情,可惜徐泽现在才发觉这一点。

    以前他很少装逼,是因为他不需要,也没这想法,但是这回,却是没有法子了,不使出王霸之气这怎么能震得住这些爆发了嗜血野性的狼人们。

    徐泽不想动手,是因为不能动手,就算他是天位,要将这五个已经将要狂化的狼人,在他们完成狂化露出异象之前,将他们制住,这是没有办法的。

    唯有这等直接用庞大的精神力和气场加杀气形成直接的威压,将这些狼人从嗜血野性中唤醒过来,镇压当场,才能避免出现大的乱子。

    只是要是这等威压气息要达到足够的效果,那可是相当的不容易,所以徐泽可是耗费了不小的力气,才维持住了这么个气场。

    在这旁边的人看来,徐泽站在哪里稳如泰山,给人一种沉静但是却宏伟的感觉,其实这会他额头之处已经开始冒出了淡淡的汗意了...

    不过虽然辛苦,但还是有效果的,效果还不错,将这五个狼人给镇压了下去。

    这在一旁围观的华人和fbi探员们,倒是感觉不到这样压力,只是一脸震惊地看着站在众人面前,但却是让那几个原本野性大发的黄毛蛮子如同老鼠遇到了猫一般地的这个年轻男子...

    徐泽的身高在华人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但是在这些欧美人面前,却只是普通而已,这对面几个狼人起码有三个明显比他还高;

    这会,看着这清清瘦瘦的徐泽,站在几个蛮子面前,却是似乎是在轻蔑地俯视对方一般,众人现在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清楚哪些看起来凶残无比的蛮子怎么会如此地害怕这个他们首先却视若无睹的年轻人。

    而几个知晓徐泽身份的宿老和中年人们,这时看着徐泽却是一脸的崇敬和热烈,这到底是我华夏英雄啊,这只往这里一站,就吓得这些蛮子屁滚尿流的...

    随着徐泽轻轻地吐了口气,那股庞大的威压才缓缓地散去,徐泽这松了口气,那几个狼人也都跟着大松了口气...

    盖伯舒了口气之后,小心地看着对面这个让他恐惧至极的人一眼,然后稍稍地站直了一下,但依然微鞠着腰,紧张地保持着一种谦卑的态度...

    而其余四个狼人,这会才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缩着脖子头都不敢抬,更是拘谨地鞠着身子,发着颤站在那地一动不敢动...

    这时四周都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瞪大着眼睛,看着这院子里的场中,看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接下来会怎么样?

    徐泽稍稍地低了低头,静静地看了看眼前噤若寒蝉几人一眼,没有说话。

    盖伯只觉得被徐泽看了一眼之后,一股寒气便直透头顶,纷身一颤之后,赶紧鞠身颤声道:“大人恕罪,不知大人在此,我等多有冒犯,还大人原谅...我等...我等以后绝对再不踏入此地半步!”

    这其余几人,这时更是不敢说话,听得首领这般言语,众人都赶紧将头一低,表示恭服,对眼前这位但凭气势便差点让他们肝胆俱碎的的人,他们现在是满心胆颤的,生怕对方一个不满意,便将众人抹杀了...

    在他们的这个世界里,弱肉强食乃是最简单的法则,位于顶端的大人们,若是被小人物冒犯,将其轻易抹杀,那是常见的事情,现在他们只求能够不惹怒眼前这位恐怖的人物,放他们离去,保住性命就好。

    这位大人物到现在还没有出手,说明他也不愿意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将黑暗世界暴露在那些平民眼中;而这样,或许众人还可以抱住性命...

    看着几人小心恭服,紧张的全身发抖的模样,徐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看得几人刚刚稍稍镇定了一些的神情,颤抖又开始加剧了起来,这才缓缓地淡声道:“滚...”

    听得徐泽这话,几人如奉圣旨一般,鞠着身子,小心翼翼地退后两步之后,才低着头满脸小心恭顺地顺着徐泽的身侧缓缓地走出院门之外。

    而外边的那些人群,早已经是让开了一条道路,让得几人小心地离去。

    人群中的几个fbi探员,这时也都一脸戒备地看着几人,特别是那位棕发的队长伸手在外套内,还一直没敢拿出来,他觉得眼前几人很怪异,而且很可怕,如果不是身有任务在身,他绝对要追查几人的情况。

    不过这时,他依然不敢怠慢,小心地走到一旁,向上头报告了唐人街的这一事件。

    看着这几个蛮子吓得胆战心惊的,头也没回地大步离开了唐人街,围观的华人们这才大声欢呼了起来;而那李师父和众宿老们这会也跑到了徐泽的身边,感激地道:“将军...您真是我们海外华人的大救星,如果不是您,我们唐人街以后只怕是再没有安宁了...”

    徐泽轻笑了笑,摇头道:“各位长辈,虽然大家身在海外,但是都心系血脉祖根,我们都是一家人,那就不要说两家话了...”

    “对对...将军说得对,我们都是一家人...”听得徐泽这话,众人齐声欢呼道。

    旁边的刘长业和刘亚父子,这时看着众人簇拥着徐泽,这脸上也是一脸的骄傲之色,刘长业转头看着刘亚道:“刘亚...看到没有,虽然你自***来到国外,这些年也少有回国,但是你一定要记住,自己是个华夏人;虽然我们是美籍,但这只是一层壳子,我们的内心之中依然都认为自己是华夏人,我们的血脉之中依然是炎黄子孙的血脉...”

    “是...父亲,我记下了,我永远都会以自己是炎黄子孙而感到骄傲...”刘亚昂着头道。

    这时,外边传来了“乌拉乌拉...”的警报声,急救车终于来了,在人群的骚动之中,几个医护人员抬着两个担架快步地跑了进来。

    领头的是一个金发的女医生,领着几个属下大步地跑进来之后,她很快地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两个重病号...

    基本上几个武馆被打伤的徒弟,都已经被徐泽现行处理了一番,两个肋骨骨折的,已经被徐泽用胶布将断裂的肋骨固定好了,而大腿股骨骨折的那个也被徐泽用夹板固定好了,真正要送往医院的便只剩下脾脏破裂的这个年轻徒弟了。

    那位金发女医生,指挥着另一个男医生去看那被包扎好的只不过还躺在一旁的那个大腿骨折的,而自己便是赶紧带着人朝着那明显伤得最重的一个跑了过去。

    这个脾脏破裂的徒弟叫小罗,虽然徐泽已经暂时替他止了血,但是由于失血过多,这会依然脸色惨白地躺在那地。

    而李师父这会也赶紧走了过去,他对自己的徒弟可是相当的紧张的。

    “什么?这是什么?”这女医生看到病人肚子上的那三枚银针,脸色大变,她这早已经从病人的脸上和精神状态,还有皮肤的温度上判断出病人应该是处于大失血状态。

    不过病人身上表面却似乎未见血迹,那么就唯有可能是内部出血,很明显这种外伤内部出血只有几种情况,病人最有可能的便是脾脏破裂导致的出血。

    但是她现在却是看到病人的脾脏区域,竟然插着几根怪异的不锈钢针模样的东西,这她如何不被吓到了。

    特别是她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三根钢针似乎是被人故意***的...当下不禁地瞪着一旁的李师父惊声道:“这是什么?”

    “啊...银针...这是银针,我们东方的特殊治疗方法...止血的...止血的...”面对这个金发女医生瞪圆了一双杏眼的质问,李师父这连忙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止血?病人现在已经大失血了,你们这时胡闹...这样会损伤病人的内脏,会加重出血的...”这金发女医生这会倒是也想起了这样怪摸样的针,似乎确实是东方的一种针灸治疗法,但是这照着脾脏上边乱扎,这样是明显的会造成脾脏损伤加重,加重出血的...

    当下一边吩咐护士给挂上水一边看着这三枚银针却是犹豫了,到底是拔出来,还是留着到做手术再说。

    这时徐泽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便走过来,看了看,然后伸手过去,又在那三枚银针的针尾上弹了一弹。

    这金发女医生正紧张地看着这三枚银针,却不防旁边徐泽一手伸过来,竟然还去弹了那银针,这吓得是花容失色,这针一被弹,那不是会让创口扩大?

    “你干什么?”这女医生终于回过神来了,怒瞪着徐泽道。

    徐泽笑了笑,却是不理会,只是等这银针颤动了一阵之后,然后便打算伸手将几枚银针给拔出来。

    只是这会这女医生可不肯了,一挥手便将徐泽的手打掉,怒声喝道:“你要做什么?你要再乱来,我会报警...”

    见得这女医生强悍的模样,徐泽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正待言语,这旁边却是围过来那一群宿老们,听得徐泽被这女医生这般喝斥,这几个视徐泽如神一般的老头子,便如同被碰了逆鳞一般,这便一个个围过来指着这女医生教训了起来...

    这些老头子在m国这边都是呆了几十年的人物,一个个骂起人来是麻利之极,几个老头子一围,七嘴八舌地便教训得这女医生膛目结舌,看着这一群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她这想解释都没人听...

    徐泽赶忙挥了挥手,这众老头们见得徐泽挥手,这一愣之后,便赶忙都收了声,才让一脸憋屈的女医生给解放了出来。

    不过,这时这女医生也看出了徐泽在这里的身份似乎相当的高,连这些老头都十分听他的话,这些老头就因为他受了一点自己的指责,便围上来教训自己,这回自家还真是冤枉了。

    见得这女医生满脸恼火地看着自己,又不敢出声了,徐泽这才伸手将小罗身上的几枚银针拔了出来。

    小心收好之后,徐泽这才看了看女医生的胸牌,然后对着紧张地观察小罗情况,并指挥护工将小罗抬上担架的女医生解释道:“罗琳医生,放心...他脾脏的出血暂时已经被我的银针控制了,但是必须在一个半小时之内进行手术...”

    “什么?”听得徐泽的言语,女医生吃惊地看了徐泽一眼之后,便连连摇头不屑地道:“这不可能...脾脏出血,不通过手术,是不可能止住的!”

    徐泽轻笑了笑,然后道:“那您见过外伤性脾脏出血如此严重,但是现在你过来这么久了,但是他却并没有任何继续加重的迹象么?”

    徐泽这话一出,这女医生终于脸色僵住了,她当时只在意了病人的生命体征,确认病人似乎被这个戴墨镜的东方小子一阵胡闹之后,是否有危险的情况出现,但是却没有去考虑过,自己过来这边也有一阵子了,但是病人的情况却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加重情况;

    在一般脾脏持续出血的情况下,病人的情况只会同样是持续的加重,但是确实...如同这个小子所言一样,病人现在的情况并无任何加重。

    而且看这个情况病人受伤也有一阵的时间了,但是这么一段时间内,他虽然确实有大出血,但是现在精神状态依然不错...那么要解释这个,就是他在脾脏破裂出血后不久,这出血的状况便得到了有效的改善,才会出现目前的情况。

    想到这里,这位女医生瞪大着这双碧绿色的漂亮眼睛,很是不可思议地看向徐泽,只是她依然不敢相信地摇头叹道:“这...这不可能...没有通过手术修复,这怎么可能?”

    徐泽笑了笑,道:“罗琳医生,经验中的不可能,但并不等于不存在...”

    “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做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现在,事实在这里...”徐泽轻笑着摆手道:“去吧...止血的时间还能维持一个多小时,你们必须尽快手术,别再耽误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