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九百零七章 惊天小事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安妮?罗琳医生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急诊医学硕士,在曼哈顿医院上班已经有一年多了,是医院急诊科极优秀医生,虽然正式工作才一年多,但是却被急诊科主任赞为医院近年来最为优秀的急诊科医生之一。

    而罗琳医生不但是业务极为精通,而且长得也极为漂亮,拥有金发碧眼还有高挑身材的她,私底下还被医院的男同事们,评为曼哈顿最美丽的医疗之花。

    听着徐泽那似乎是说教一般的言语,罗琳医生眼中闪过了一丝羞恼之色,不过他睁着这双漂亮的大眼睛看了看担架上的小罗之后,又看了看徐泽,似乎想要看透徐泽墨镜之后的模样一般。

    不过,她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扶着担架带着小罗朝着院外的急救车而去。不过徐泽所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不管怎么样,脾脏破裂的病人,都必须要尽快手术。

    至于另外那个还躺在那里的那个股骨骨折的徒弟,在李师父和他本人的强烈要求下,终于没有再往医院去,因为他们都相信徐泽的话,三个月就能好了…

    这股官骨折他们也很清楚,就算是去医院,起码也要开刀植入钢筋,然后通过半年的愈合之后,又需要通过手术将钢筋和钢钉之类的取出来,这样一个过程是相当麻烦,而且还痛苦…

    有徐泽发话三个月就好,他们自然是坚决不会去医院了…

    见得病人已经上好了夹板,这另一个男医生也不好勉强,只得是带着空担架又回到了了救护车上,就这般两辆救护车过来,却是空了一辆回去。

    这是外边围观的人群也被警员们劝散了,而徐泽瞄了眼依然站在街对面的几个戴墨镜的FO四探员,轻笑了笑,倒是没有再去在意他们。然后也给那个股骨骨折的年轻人扎了两针,灌输了一些生物电能量,刺冇激骨质愈合加速之后,便也与刘长业几人在唐人街宿老们的相送之下离开了。

    刘长业并不是住在唐人街,而是也住在曼哈顿中冇央公园附近,而徐泽正好也还有些事,便与刘长业坐了一辆车回去。

    刘长业的车是一辆道奇的商务车,挺宽敞的,至少坐了五个人,一点都不觉得挤

    徐泽看了看还稍稍有些咳嗽的刘长业,然后便微笑着朝着刘长业伸了手过去。

    看着徐泽伸过来的手,刘长业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徐泽眼中那温暖的笑意,突然也笑了,伸过手去,与徐泽轻轻地握在一起。

    刚握上徐泽的手之后,便感觉从徐泽的掌心之中一股温暖的气息循着自己的掌心然后手臂,循着手太阴肺径直透入胸口之中…

    在那股温暖的气息之下,刘长业只觉得胸口的闷痛感,迅速地褪去,然后慢慢消夫十数秒钟之后,呼吸也顺畅了,胸口再没有了任何的不适。

    旁边刘亚等人这首先还有些奇怪,不知道徐泽这是要做什么,但是看着刘长业那原本还有些不正常潮红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而且一直隐隐的咳嗽也渐渐停止,众人这才知晓,徐泽这原来是给刘长业治伤。

    刘亚和他母亲都是内行人,也看出了徐泽这是用内力在替刘长业疗伤,这在欣喜的同时,却是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震撼。

    这达到了一定程度的高手,确实是可以利用内力外放来给人治病,但是像徐泽这样恐怖治疗速度的,那实在是太惊人了,这别说看,听都是没有听说过。

    这种治疗速度,或许只有教廷使用的神祷术,才有可能达到才是。

    至于孙凌菲在一旁,看着倒是丝毫不觉得怪异,反正在她看来,在徐泽手中,什么奇迹都有可能出现的,这个最多也就是算作毛毛雨而已…

    待得徐泽松开手之后,刘长业已经没有任何的不适了,整个人看起来精神气爽的,看着徐泽感激道:“徐羔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在,这次唐人街只怕是要死伤上不少人了…而且只怕以后也很难维持现在的平静!”

    徐泽轻笑了笑道:“长业伯伯客气了,既然是我能出手的,我自然会出手,毕竟维护我海外华人的安全,也是我等所有华人的责任!”

    刘长业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也没有再说什么客气话,只是看着徐泽道:“不管怎么样,你这次算是为了唐人街做出了很大贡献;那个狼人首领的实力不弱,而且应该也有相当的地位,这附近一块应该算是他的地盘!”

    “既然他承诺了以后不会再踏入唐人街,那么以后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扰乱唐人街,唐人街也算是因祸得福虽然咱们是一家人,但我还是要代表唐人街对你表示感谢的。”说到这里,刘长业笑道:“我在你们住的酒店附近,还有一套房子空着,就送给凌菲吧”,

    “啊?!”听得自己的名字,孙凌菲猛地一愣,这连忙摇头笑道:“长业伯伯”不用,不用…”

    徐泽也轻笑摇头道:“长业伯伯,这个就免了,你也知道我的身份不允许我轻易出国的,您这在这里送套房子给我和凌菲,那就是浪费了我以后来的机会极少,您还是自己留着吧!”

    刘长业呵呵笑道:“徐泽,凌菲的母亲张美怡女士好像也是住在这附近,我送套公寓给你们也不算是浪费,你以后不来,说不定凌菲也是要来的,反正我现在也不缺钱,那套公寓空着也是空着,你就别拒绝了……

    听得刘长业提起这个,徐泽眼前一亮,问道:“长业伯伯也知道凌菲的母亲住在这里?那您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吗?”

    “联系方式我不太清楚”刘长业摇头笑了笑;

    见得刘长业也不知道,旁边原本也兴冇奋起来的不凌菲脸色一黯,不过却是又听得刘长业道:“但我倒是知道张美怡女士经常在中冇央公园晨趾”

    “真的吗?长业伯伯?”孙凌菲那原本有些黯淡的小冇脸蛋,霎时又光亮了起来。

    “当然……刘长业呵呵笑道:“我已经让人查过了,只要不下雨,张美怡女士每天早上一般七点过十分左右会准时出现在中冇央公园,如果你们不方便去她家找她,那么这是个最好的时间!”

    “谢谢长业伯伯,谢谢您!”不凌菲连连地点着头,兴冇奋地感谢道。

    徐泽在一旁,也是微笑不已,心头暗暗感叹着,看来自己还是太依赖网络和高科技了,有些时候,人脉或许比这些,起到的作用更好。

    一夜,孙凌菲翻来覆去的,兴冇奋得有些睡不着,还不停地问徐泽,确定明天不会下雨吗?

    徐泽回答了几次确定之后,最后还是用了些镇静安神的法子,才让孙凌菲睡了过去。

    第二日大早六点钟,徐泽便准时地唤醒了孔凌菲,硬拉着慌乱地收拾了一下便要出门的不凌菲吃了早餐之后,这才坐着车赶往了中冇央公园。

    纽约中冇央公园是世界上最着名的城市公园,她是位于纽约第纠街和贴街道之间的一块面积大达馏英亩的土地。本来这里只是一片近乎荒野的地方,但是在PS23年之后,便成了现在这片片田园式的禁猎区公园;

    公园有茂密的树林,湖泊和草坪,甚至还有农场和牧场,里面还有羊儿在吃草。而且,在这个人迹纷繁的地带,公园的地下还建造了公路,这样过境的车辆既穿过了公园,又不打乱参观者的宁静。

    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公园的南部都是适合家人欢乐的地方。在这儿,花几分钟时间穿过哥伦比亚圆形广冇场或大军广冇场,就可以放风筝或掷飞碟、溜冰、晒太阳或者观看动物园的动物。还可以在大草坪野餐,这儿和大都市美术博物馆平行;再往前是水库,那儿常常有人在健身慢跑。

    北部则比较冷清,那儿有范德比特家族捐赠的三个正规花园,还有一些池塘。

    对于这个公园,徐泽也是慕名已久,中冇央公园离徐泽住的丽丝卡尔顿酒店并不算太远,两人责车不过是十余分钟时间便到达了中冇央公园门口。

    下了车之后,孙凌菲便拉着徐泽往里边走…

    不过走进公园之后,孙凌菲却是有些愣住了,这个公园太大了,根本看不到尽头,这要如何找人?

    但是守门口的话,中冇央公园却是有几个大门,根本也没地守着…

    “阿泽怎么办?怎么办?等下妈妈来了,我要是找不到她怎么办?”孙凌菲心急火燎地在地上顿着脚,焦虑地道:“咱们要不要再给长业伯伯打个电话,问问他怎么办?”

    徐泽在一旁笑着安抚道:“没事“我们能够找到的,相信我…”

    听得徐泽的言语,子凌菲这时才稍稍地安心了一些下来,徐泽说的话,从来都是做得到的。

    但孙凌菲还是看了看手表,心焦地道:“现在还有二十分钟,那我们去哪里等她?”

    徐泽摸着下巴想了一下,又看了看小刀传过来的资料,然后笑道:“走我们先穿过这个哥伦比亚圆形广冇场,然后往前边的小湖附近,一般跑步的人都在那附近,我们在哪里一定能等到她的!”

    “好好,那我们快走,阿泽你懂得真多厂有了目标的孔凌菲,拉着徐泽的手,便如同一只穿林的小鸟一般,朝着前边跑了过去。

    一路上的景致很不错,哥伦比亚广冇场也相当的漂亮,加上旁边那巨大的草坪还有前边的动物园,都相当的吸引人,不过孙凌菲这时已经硕不上欣赏这些美景了,而是快速地朝着徐泽提到了小湖边跑过去,生怕错过了母亲。

    在七点钟的时候,两人终于跑到了小湖边。

    看到眼前小湖的美丽景象,徐泽都不得不感叹,中冇央公园果然名不虚传,在纽约曼哈顿岛,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在这个地球人口密集度最高的区域,竟然还有这么一块如同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

    这时太阳刚刚升起,温暖的阳光透过湖边的小树,散落了一地的金黄而平静的湖面之上的薄雾夹杂着那斑娴的淡金色阳光,在湖面之上透出了一股让人陶醉的美色。

    这样的美景,让刚从那些车水马龙的人群中走出来的人们,更是会体会到这种绝美的存在,徐泽这时总算也明白了为了什么孙凌菲的母亲会每天来这里跑步了,且不说别的,单是这种宁静美景,已

    经是值得天天身处闹市的人们每日前来...

    孙凌菲虽然心头焦虑,但是这时也依然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慑,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叹道:“实在是太美了……

    徐泽轻轻地揽着不凌菲的玉腰,看着眼前的美景,暖暖地笑着…

    时间很快地便到了七点过十分了,这时渐渐地开始有一些人跑过来了,孙凌菲睁大盯着,生怕错过了母亲的身影。

    徐泽在一旁帮忙看着,他倒是不担心,虽然没有见过孙母真人,但是看过照片,而且黑头发的华人在这里应该比较显眼才是。

    不过两人这仔细地看了七八分钟,其中黑头发的晨跑女性有几位,但是其中却并没有孙母的身影。

    这时,孙凌菲却是有些着慌了刘长业可是说过,母亲一般都会在七点过十分左右在中冇央公园开始跑步的,但是这过了快十分钟了却是并没有看到母亲的身影,难道错过了吗?

    看着不凌菲那焦急的神色,徐泽安慰道“走,我们往那边走走,她可能是朝另外一边跑了……

    “好那我们快去吧……这原本就有些担心的六神无主的孙凌菲,听得徐泽的言语,赶忙拉着徐泽,朝着另一边跑去…

    两人这般绕着小湖跑了一圈,却是依然没有见到孙母的身影,孙凌菲这些可就真着急了起来,带着些颤声地道:“阿泽妈妈是不是不想见我,特意躲着我?还是她出了什么事啊!”

    听得不凌菲这都要哭了的模样,徐泽这可是心疼了,赶紧宽慰着,同时一边朝着小刀言语道:“小刀…快,给我想办法,厂定把他冇妈妈给我找出来”,

    小刀浮现在徐泽的眼睛视界之中,耸了耸肩,无语地道:“你们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我能怎么办?”

    “呃”徐泽摸了摸后脑勺,只得沉声道:“给我用卫星过来,用…国的军事卫星,给我扫描中冇央公园的亚洲人“一定给我找出来”

    “什么?在这里控制…国的军事卫星?”小刀无语地道:“你以为这是哪里?这里是纽约!是曼哈顿!所有的…**事卫星通过这里的时候,控制人员都会打起精神盯着这里…我们又事先没有做准备,这会要是控制这个上空的军事卫星,对方百分百的会发现”

    “不管了…发现就发现,你锁死卫星,别让他们发现卫星动向还有追踪到我们就可以了……徐泽这时哪里还顾得这么多,反正那卫星是…国的,要慌由他们慌去,关自己鸟事

    听得徐泽这开始耍无赖了训、刀这也没了法,只得道:“行,这可是你说的啊”,到时候惹上一大票fbl加上cla人在后边可不关我的事!”

    “行啦行哦赶紧赶紧……这眼看着孙凌菲撅着小嘴巴,漂亮的眼睛中都开始腾起了一片雾水,徐泽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被紧疼了,这哪里还管得那么多…这人家就算派军队来跟着,也比不上咱家的心肝宝贝…

    “好嘞…你给我等着……小刀这也豁出去了,反正这回动静要闹大了,就算自己用欺骗的手段最多也就是骗过他们分把钟时间久的被对方发现,索性这什么虚拟假信号一类的欺骗手段也懒得用了;

    在确认了这上空不远处正好有一颗…国的军事卫星之后,便直接冲过去,锁死了对方的卫星,然后驱动着卫星加速朝着曼哈顿上空运行。

    这时,…国航空航天局、北美防空部以及联邦调查局,几个控制室中,霎时一片混乱。

    “不好,鹰眼号突然消失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快联络北美防空部…他们是否发现异常?”这是航空航天局传出的混乱声。

    同一时间,北美航空部控制室,一名监控人员正在通过鹰眼号监控纽约州附近的情况,突然眼前屏幕一黑,然后屏幕变成了失去讯号的标志,这监控人员一愣之后,慌忙地朝着四周看了起来,结果发现所有屏幕都已经失去讯号,这急忙在键盘上一阵敲动之后,突然僵住了,脸上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然后惊声地大叫起来:“鹰眼号突然失去联系,怎么回事……

    另一个主管人员,稍稍地镇定了一些,稍稍一愣神之后立马拨通了航空航天局的电话,与那边言语了几句之后,脸色大变,大声叫道:“nasq失去了鹰眼号的讯号……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时外边的技术主任已经发现了里边的情况不对,推门进来问道。

    待得他明白了鹰眼号突然消失之后,这脸色也是大变,惊声道:“快,快确认鹰眼号的位置,是否被人击落?还是被人入侵?”

    “其他周围卫星情况如何?快快”让它们去看鹰眼号怎么了?”

    看着属下的人员们,开始快速地敲击电脑,调动其他卫星对鹰眼号进行检海时,他拿起了旁边的一个红色电话,对着电话里,沉声要求道:“上校”鹰眼号在纽约上空消失,不排除被人入侵控制可能,我请求立刻拉响红色警报。

    所有人员立刻就位,召回所有外出休假人员…做好防御和战争准备”

    这时,联邦调查局、中冇央情报局等部门也快速地接到了通报,所有人都疯狂地跑动起来,电话一个接一个的响起,一个接一个的命令被传了出去,无数个潜伏在俄国、华夏、德国、伊朗、北韩…的间谍,这时一个个都不要命地窜了出来,开始探查情报,看自己所潜伏的部门是否有任何的异动…

    而这时,一艘艘游戈在纽约港附近的潜艇、战舰,都迅速地朝着纽约靠拖,无数的导弹舱盖被打开露出了里边的那些尖尖的爱国者们”,

    而正在某地度假的总统,收到消息,立刻被白宫幕僚长拉上了空军一号,回返华盛哦昏总统阁下立马被联保调查局的警卫簇拥着坐上了直升机,前往了某隐秘基地。

    而这时,那颗鹰眼号卫星才堪堪地加速飞到了曼哈顿上空,数个监控摄像头立刻启动,对准着下方的纽约中冇央公园,开始快速地监控检索了起来。

    小刀的银河微芯紧接着也开始嗡嗡地加速运转了起来,无数的数据流在期间流动着…

    一个个目标被锁定,被检索分析,然后通过小刀的银河微芯进行筛选。

    “咦这个家伙不悄”正在操控着卫星,忙个不停的小刀,突然发现自己这随意挑中的卫星还真不错,不但是个个摄像头功能极佳,而且似乎还有一些特殊功能…

    在小刀的研究中,他突然发现了其中的一个玩意,然后脸色僵住了”。

    “呃”三个大型激光发射荒”看着这玩意,小刀一拍脑袋,“苦笑了起来。

    紧接着然后银河微芯再次加速运转了起来,开始检索某些地方的动向”。

    数秒之后,他脸色发黑地看着检索到的信息,然后在徐泽的耳边叫道:“徐事情大条了”,”

    “什么大条了赶紧做事,给我找,天塌下来也不管了…”徐泽这时哪里有心情理会小刀,这时只顾着安慰伏在自己怀中哭得稀里哗啦的孔凌菲,心疼的怒喝道:“快点给我找”

    被吼了一句的小刀,脸色一僵之后耸了耸肩,然后继续工作去了,只是一边工作,一边看着新检索到的一些讯息啧啧地轻叹着:“国家导弹防御系统全面启动了…核弹弹仓被开启了”反卫星导弹已经开始预热了二十多艘在各大洋巡航的核潜艇开始向数个国家的周边海域靠拢了…”

    “嗯嗯亦错,不铣燕京也有反应了,这速度还不悄呀呀新出的巨浪导弹已经升舱了”,这指着哪里呢?呀…怎么指着四五个国家呀?”

    继续数秒之后,小刀看着另一个数据傻了眼摸了摸鼻子,看着上边显示的某国开启的弹仓数量和核弹数量,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无语地道:“我现在知道了这个地球将来是怎么毁灭的了…”

    “单这一个国家的核弹头,便足以摧毁这个星球四五次了这以后要不出事才怪”

    “啧啧…看这电话忙的哟…这个…国总统也不好当啊,同级别的几个大国头头气势汹汹、胆战心惊地要跟他通话…”

    “呃”,完蛋了…对方锁定了鹰眼号的位置了!”随着小刀耸了耸肩,然后徐泽的眼镜视界右上角浮现了一个倒计时,小刀摸着下巴,看着这个倒计时,估摸着:“如果五分钟之内,不释放这颗卫星的话那两枚反卫星导弹就要升空了”,”

    不过还好,一分半钟后,数十个正在小刀眼前光屏上闪动的锁定小方框,突然全部消失,只剩下一个不住地在闪着红光小方框中这时正锁定着一个黑发的穿着运冇动装的女人,正是引起了这一场全球范围内大虚惊的张美怡女士”,

    “好了,徐找到了,她在你们左边三百米的位置,正朝着你们这边跑来看来她今天迟到了”随着小刀的声音响起,而这时北美防空部、航空航天局几位技术员同时欢呼了起来:“鹰眼号被发现,重新控制成巩。”

    听得这个声音,防空部司令那阴沉如铁一般的脸上霎时松解了过来,松了口气的同时,立刻命令道:“全面检索鹰眼号的所有资料和讯息,确定原因,锁死激光发生器…其他卫星严密监控鹰眼号附近区域反卫星导弹继续预热暂时解除红色警报,启用橙色警报”

    随着这一道命令下去,全世界数十位大老爷们,很快都齐齐地松了口气,但是这下边的手脚可是一刻不停,数条直接连线白宫总统办公室的电话线路依然没有切断,时刻在和那边保持联络。

    而罪魁祸首徐泽同学,这时正满脸微笑地轻轻抹着孙凌菲小冇脸上的泪水,轻轻地指着左边道:“快不哭了,你看那是谁?”</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