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九百零九章 强尼老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零九章 强尼老头

    “住手...f...”棕发队长眼见对方已经拿起瓶子爬了起来,作势就要冲过去了,自己这还差一点,这连忙是大声恐吓起来,不过这差点后边fbi三个字母便习惯性的吼了过去;还好一下反应过来,连忙打住。

    虽然没有fbi这三个字出来震慑对方,但那中年男子依然是明显的一愣,惊愕地望过来的时候,棕发队长便已经冲到了对方身边,利落地一下便卸掉了对方手中的瓶子,然后伸手将对方放翻在地。

    而两个组员紧跟着冲上来,然后一把将对方按住,搜的搜身,弄得这猥琐男一脸的惊骇,以为是遇上白天打劫的了...

    搜完之后,确认对方身上没有武器,棕发队长拿着对方的证件看了看,然后朝着一个组员使了个眼色。

    这位组员点了点头,一把揪住对方的头,伸手拿出证件在这猥琐男眼前一晃,低声喝道:“fbi...”

    然后拉着这个已经是被吓呆的中年猥琐男的衣领,一把拽了起来,推着便往休旅车的方向走去,虽然对方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醉汉,但是在这个情况之下,一点问题都不能放过,今儿曼哈顿已经是风雨欲来了,这要是万一出了点纰漏,谁也担当不起。

    孙凌菲和孙母两人愕然地看着这突然冒出来见义勇为的三个风衣墨镜男,不由地是面面相觑...孙母倒是见过些世面,看这几人的装束,还有几人揪住那猥琐男便快速离去,很快便怀疑是某机构的探员...

    想了想自己这未来女婿的身份,这心头倒是恍然,徐泽这般低调来到曼哈顿,只怕当然会有人监视或者是保护的...

    这时,徐泽也刚好过来了,远远地便看到了这一幕,看着三名探员押着那人离去,这也微笑了起来,正好那棕发队长回头看了过来,徐泽便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弄得这棕发队长很有些尴尬,不过稍稍一迟疑之后,也朝着徐泽点了点头。

    看着徐泽走了过来,孙凌菲接过徐泽手中的东西,又好奇地看了看那远去的几人,疑惑地:“阿泽...他们是你朋友吗?”

    “呃...不是,他们是fbi...”徐泽笑着耸了耸肩道。

    “fbi?”孙凌菲一愣,然后转头看向那些远去的黑衣人们,这就是那些西片之中那些赫赫有名的联邦探员?

    “好了好了...来吧,咱们吃东西,肚子饿了吧...”徐泽可不想孙凌菲总纠结这个,他只希望孙凌菲能够单单纯纯的开心就好了。

    三人坐在一起亲亲热热,吃着热狗喝着饮料,倒是也有一份难得的闲情野趣,下午...三人又亲亲热热地逛了一下动物园,感觉都有些累了,这才分别...

    等得晚上,孙母便赶到了徐泽和孙凌菲入住的酒店,三人坐在餐厅里,就着夕阳和纽约港的海景,安安静静地正式共进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凌菲...你李察叔叔对妈妈很好...但是他不太喜欢我与国内太多联系,而妈妈这些年也亏欠他不少,所以有些事情...妈妈真的很抱歉...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妈...只要你在这边过得好,李察叔叔对你好,我就放心了,以后我也会常来看你的...”

    “嗯...明天我看你李察叔叔有时间没有,他最近忙着一个什么议案,我又不太喜欢去华盛顿,都难得见他一回,如果明天他有时间,正好徐泽也在,我们再一起吃个饭...”

    “好的,妈!”孙凌菲微笑着点着头道:“如果李察叔叔太忙,也没事...”

    “嗯嗯...我等下回去就打电话问问他看...”孙母笑着道。

    夜...孙凌菲坐在沙发上,如同一只小猫一般地依偎在徐泽的怀中,透过那清冷的月光,看着外边那繁华的纽约港,低声地道:“看到妈妈现在很幸福,我也很开心...”

    “嗯...”徐泽轻轻地应了一声。

    “但是...我还是有点点不开心...”

    “妈妈就这样丢下爸爸...丢下我,什么都没说就这样走了...现在只剩下爸爸一个人...”孙凌菲凄凄惨惨地言语道。

    听得这里,徐泽只得是苦笑了,自己老丈人什么模样,自己难道不清楚?他会是一个人?除了不领回家来,这外边那年轻漂亮的还少?

    当然,他是不可能揭自己老丈人老底的,否则这就不是什么不义道的事情了,而是不孝...不孝啊...

    还好孙凌菲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突然道:“阿泽...你说这个李察是不是真对我妈妈好!”

    “嗯...当然...”徐泽想了一下前几日小刀监控来的孙母与那个格瑞议员的通话记录,当下便笑道:“难道你看不出你妈妈现在的精神状态都很不错么?”

    “对...我觉得妈妈比以前在家的时候,似乎要开心很多...那当然是李察叔叔对妈妈好,妈妈才会这么开心的!”

    “只是这个李察叔叔似乎很不喜欢我们,否则他怎么会不让妈妈再和国内联系?连妈妈都不敢给我打电话...”孙凌菲突然又疑惑地道。

    徐泽摸了摸额头,觉得这个话题实在是不太好解释,但看着孙凌菲睁大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希冀看着自己,只得组织了一下言语,分析道:“李察现在是民主党的鹰派议员,对我们华夏现在很不喜欢,其中或许跟你妈妈和爸爸有很大的关系...”

    “据我所知...你妈妈和李察两个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但后来你妈妈回了国,两人似乎还经常联系,不过由于你妈妈被你外公嫁给你爸爸...所以李察对我们华夏乃至我们都不会太喜欢的...”

    “这好不容易你妈妈和你爸离了婚,来了这边,他这个,你要明白的...”

    听着徐泽的这一番言语,孙凌菲似懂非懂地点着头,沉默了下去...只是良久之后,又言语道:“可是...等我们结婚的时候,难道妈妈也不会回来吗?”

    “......”面对这个问题,徐泽还真不能肯定了,至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到时候还真说不定。

    只是看着孙凌菲那黯然的模样,徐泽微笑着道:“放心...到时候你妈妈一定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的!”

    “你保证?”

    “我保证...”

    第二日,孙母有些黯然地前来了,很是抱歉地对着两人道:“李察他这几天很忙,没有时间过来...”

    看着孙母那有些黯然的模样,孙凌菲赶忙安慰道:“妈妈...没事,我们下次过来拜会李察叔叔也行的...”

    徐泽在一旁看着,却是明白,只怕是那位格瑞参议员不愿意来见自己两人了...想到这里,徐泽倒是还真有些为难了,按照这个样子,那位格瑞议员以后自己和凌菲结婚,也真不一定会允许孙母回国了。

    不过,现在也没法,只能慢慢看了,到时候真到结婚的时候再说吧...

    所以,徐泽也懒得去多想什么,反正陪着孙凌菲和孙母在这边尽情地玩几日,以宽慰孙凌菲这两年的思母之苦便是。

    而这时,徐泽的老熟人强尼教授正在哥伦毕业大学附属医院对一个病人进行会诊。

    这个病人是一个脑神经母细胞瘤加血管瘤的病人,相当的麻烦,所以强尼这两天在接到邀请之后,便一直在与医生们就这个病人的手术问题,进行着研讨着...

    哥伦毕业大学附属医院在纽约也是数一数二的医院,在全国来说,除了约翰霍布金斯医学院附属医院之外,其他的医院能与其比肩的也不是太多了。所以他们的技术力量也是相当的雄厚。

    而他们的神经外科学在全美,乃至全球医学界都具有相当高的荣誉。

    只是这次,他们确实是遇到了麻烦了,至少强尼教授连同其他神经外科和脑血管外科专家们,研究了两天依然没有拿出最后的手术结论来。

    在医院神经外科的一个会议室中,第二次手术讨论会,已经进行了三个多小时了,一张长条形的会议桌前,围坐了六、七位,或老或少的医生,但是其中最年轻的也有三十岁以上...

    “安东尼,您认为这个血管瘤的问题到底该怎么解决?这血管与脑神经纠结在一起,而且肿瘤与血管瘤几乎是重合粘连的...我实在是无法从何处下手...”强尼老头拿着手头的一张被放大了十数倍的彩色照片,摇着头道。

    对面的安东尼教授,也是一个年近六十的老头,满头的白发,他推了推鼻子上戴着的一副金丝小框眼镜,然后接过那张看起来上边满是血管和神经,在普通人看起来有些恶心的照片,再次仔细端详了两遍,然后也摇头道:“强尼...这两个肿瘤完全粘连在一起,我们无法解决这其中的出血问题...”

    说罢,安东尼教授转头又看了看旁边一位稍稍年轻一些,但是也至少有五十岁的中年医生道:“斯考特..这次是你进行的开颅探查手术...你对这个有什么意见?”

    斯考特医生在自己的电脑上操作了几下,然后便在旁边的液晶大屏幕上播放出了一段录像...

    “大家请看,这是我打开病人的颅腔后看到的情况...从这里看来,这表面似乎就是一颗脑神经母细胞瘤,大家也知道,其实我们当时进行的就是脑神经母细胞瘤切除术...而不是开颅探查,但是当我在观察肿瘤的根本准备进行切除的时候,才发现了它的下方还存在这个血管瘤...”

    说到这里,斯考特医生挥动着手中的鼠标,在屏幕上点了点,道:“对...就是这里...大家请看...这里和这里,这两点便是我们考虑的关键之地...这里是血管和神经的纠结...而这里则是两个肿瘤的粘合面...这个面积达到0.8个平方厘米...”

    “所以,当时我立刻终止了手术...是因为这个手术根本没有成功的希望....”斯考特医生转头看了看四周,道:“各位...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如果没有办法解决手术***血的问题,那么这个手术没有任何成功的希望...”

    “对...我支持斯考特医生的意见...”另一位同样是五十来岁的医生点头道:“进行神经和血管的分离,或许我们还有一定的把握,但是两个肿瘤进行分离,这必然会导致大出血...”

    安东尼教授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叹声道:“如果能够解决出血的问题,再分离血管神经的时候小心一些,那么这个手术就完全没有问题...可惜我们做不到这一点!”

    随着安东尼教授的言语,会议室中,一下便沉默了下来,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这次的手术讨论,还拿不出方案来,那么这个手术计划将会被停止...而那个病人将会坚持不过一到两个月...

    “如果...如果...唉...”强尼教授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又很快地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

    安东尼是强尼教授的多年老朋友了,这一眼便看出自己的老友似乎想到了一个办法,当下便笑道:“强尼...你想到什么就说...难道你老家伙还想藏私不成?”

    随着安东尼这话,众人都将目光投射到了强尼教授的身上,毕竟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众人都不愿就这般放弃...

    强尼教授苦笑了一声,摇头笑道:“我只是想到了一个人,他或许有可能能解决这个问题...”

    “哦?是谁?”听得这话,众人精神都一震,特别是安东尼赶紧惊喜地问道。

    “算了算了...没用的...那个人不在m国...”强尼苦笑着道。

    “不在m国,我们可以请他过来啊...”安东尼兴奋地道:“只要他真能解决这个问题,咱们邀请他过来,他在哪里?德国?瑞士?还是***?”

    “不不...他是请不过来的...”强尼摇头叹了口气道:“再说我也没有把握,他就一定能够有办法,我只是猜想而已...”

    听得强尼教授这般言语,安东尼脸上的喜色却是更浓了,他很了解自己这个老友,强尼相当的谨慎,既然他说有可能,那就至少有五成的把握...

    当下便笑着劝道:“强尼...你说那人在哪里?我们发邀请函邀请他过来...我们哥伦比亚大学还有外科学会的名义邀请,我就不相信那人不动心...”

    不过强尼老头这会却是依然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作答。

    见得强尼老头依然不做声,那故作神秘的样子,安东尼这便也有些恼火了,他盯着强尼老头道:“强尼...你要知道,这个病人对我们有多重要...如果我们能够给史派罗议员做好手术,那么史派罗议员将会给我们医院和学校,还有外科学会带来更多的回报...”

    “我们期望已久的那个项目...还有研究室,以及更多的研究经费,都可能从他手中得到...史派罗议员曾经跟我谈论过这些,他表示...这一切都只在我们能帮他够解决这个问题...”

    安东尼教授这时有些兴奋了,有两个项目联邦医学伦理委员会都没有通过批准,如果能够有史派罗议员的帮助,那要通过这个,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而且史派罗议员还应诺,会帮忙建立那个新的研究室...

    所以他很认真地盯着强尼教授,严肃地道。

    看着老友安东尼那兴奋的模样,强尼教授,无奈地苦笑了一声,然后道:“安东尼...那个人在华夏,但是我们无法邀请他们过来...”

    “华夏?”安东尼一愣,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强尼说的这个人会在华夏,华夏作为现在世界上逐渐崛起的一个古老大国,他对这个国家也有一定的了解,华夏医学界这几年也在各个医学领域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华夏毕竟落后了不少,不可能有这样的技术存在的。

    当下不禁愕然道:“强尼...你不是开玩笑吧?华夏怎么可能?”

    “不...安东尼...你记得前两年的时候,我和皮特去华夏见老朋友,顺便去讲学的事情吗?”强尼教授这时倒是满脸的肃然,看着自己的老友道。

    “嗯?!”安东尼教授迟疑了一下,然后看着强尼道:“你不会是说那个人吧...那个才二十多岁,但是却完成了一个神经母细胞瘤分离手术的那个年轻人?!”

    “对...就是他!”强尼耸了耸肩,然后点头道。

    “这怎么可能?做一个神经母细胞瘤分离还有可能!但这个你还有斯考特都能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