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九百一十四章 打个小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一十四章 打个小赌

    “不管怎么样...以我对徐泽医生的了解,还有他的身份,他不可能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信口雌黄,我对他表示信任,我相信他的话!”强尼教授很严肃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掷地有声地道。

    强尼教授的言语相对来讲,要比罗琳医生的话更具威信力;毕竟两者的身份不可相提并论。

    这有罗琳医生实例在先,又有强尼教授力证在后,在座的这近二十位专家们,这时也不得不慎重对待徐泽的言语了。

    奥巴马教授这时脸色很有些不好看,她转头看了看四周的教授们,这也缓缓地再次坐下来,然后打开文件夹,冷冷地道:“关于徐泽医生的提议,我依然持保留意见...我无法相信我没有亲眼验证过的事实,毕竟人命关天,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对生命,还有我们的职责保持足够严谨的态度!”

    奥巴马教授这话一出,便有不少人点头认同,出于公,他们都对奥巴马教授的话表示认可,出于私,这在座的都是享誉国际的专家,怎么容得你一个来自落后华夏医学界的小后生在这里摆谱?

    看着众人的表现,强尼教授脸色微微地一沉,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在这里,我再说一句话,根据我们大家会诊的意见,对于这个病人的情况,大家依然无法提出更有效的建议,既然徐泽医生提出了他的建议,那么我还是会向病人说明该情况,毕竟...我们谁也没有权利,阻止病人对他病情的知情权和治疗的决定权。”

    听得强尼教授依然坚持,众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却是也无话可说,没有人能够否认强尼教授的话的合理性。任何人都有这个权利,特别是在生命最多只能维持半年的情况,每一个病人自己都有权决定是否用这三个月到半年的生命,去博取那一线希望。

    “ok...强尼...我同意你的做法,但我还是会将我的意见转达给史派罗议员,由他自己决定关于这个手术是否进行!”奥巴马教授依然坚持道。

    随着会议的结束,但是所有的专家们,都并没有离开纽约,他们都在等着最后的结果。看史派罗议员是否会接受那个东方医生的建议,来进行这个手术。

    如果史派罗议员同意了这个手术,那么他们都很愿意多等待那么一两天的时间,来看这个神奇的东方医生是否能够如同他自己所吹嘘的那般神奇?

    下午,强尼教授与奥巴马教授以及安东尼教授等几人,进入了史派罗议员的病房,将会诊会议的结果告知了史派罗议员,由他自己决定关于是否接受手术。

    所有的人也都在等待着史派罗议员的决定...

    只有徐泽是无所谓的很,他这下午便又陪着孙凌菲还有孙母,去中央公园闲逛去了...

    格瑞议员这时也得知了众人会诊会议的结果,不过他这会也是有些傻眼了,怎么着都没有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

    徐泽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那么格瑞议员这时也没有法子了,这样的决定只有史派罗议员自己能够下,谁也不能替他做主。

    对于史派罗议员脑瘤住院的消息,很多媒体都在一直关注着,对于史派罗议员的病情进展,几乎每天报纸上都能见到,特别是这几天,全美的专家们都赶赴纽约会诊的消息,更是吸引了不少的媒体。

    而关于徐泽参与会诊,而且闹出这么个事件的消息,自然也逃不过这些媒体记者们敏锐的嗅觉。

    记者们很快便查到了这位神秘东方医生的身份,随着徐泽身份的曝光,这霎时之间,各大媒体都开始兴奋了起来。

    徐泽是谁,世界上最年轻的中将...而且还是来自大洋彼岸那个已经逐渐雄起,差不多已经可以与m国相比肩的东方大国的军方高级将领。

    同时又是世界上最年轻的能够单独进行脑神经精密分离手术,且极受脑神经外科权威强尼教授推崇的东方医生...

    而偏偏,他现在所依仗的所谓来自东方华夏古国的神奇针灸术,却是又不能得到全美其他专家们的认同,而且还因为史派罗议员的手术产生如此强烈争议...

    这样绝对能够吸引人眼球的大新闻,没有一家媒体会放过...

    所以这彻夜之间,网络之上满是铺天盖地关于史派罗议员病情,还有华夏有神奇将军之称的徐泽中将,正好在m国旅行,应脑神经外科专家强尼教授之约,参与会诊,并与全美专家们产生极大分歧的消息...

    而各个电视台,也都插播了这条新闻,等得第二日,所有报纸都以相当大的篇幅报道了这么个足够吸引人眼球的消息。

    霎时之间,哥伦比亚大学附属医院便成了全美目光的聚焦之地了,而这个消息也很快地便传到了华夏;华夏的媒体可不同于m国的媒体一般,充斥着对徐泽的质疑和嘲讽,他们对徐泽可是充满了盲目的信任。各种标题霎时漫天飞...

    “徐泽将军力抗全美二十专家...”

    “以一抵十...华夏人的底气和骄傲!”

    “坚信我们的英雄,将所向披靡......”

    而徐泽曾经所在的星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脑神经外科的教授们也对应着报纸上介绍的史派罗议员的病情情况,进行了研究讨论会议;相对于外界那疯狂的自信,教授们却是并没有那么轻松。

    他们也算是这方面的专家了,对于这样的病症,他们也清楚现在国际上的一些治疗的手段,还有这种特殊病症的真正严重性。

    虽然徐泽当年**完成了华夏第一例脑神经母细胞瘤分离手术,但是能否完成这一例基本上已经不在一个等级上的手术,这些教授们这时心底越来越没底了...

    至少,在国际上来说,各种文献资料和消息,都没有出现过这样凑巧的病例,更别提有过任何成功的案例了。

    在分析完这个病历之后,众位教授都是一阵沉默...

    他们都希望这个病例这能够在徐泽的手中完成,这将是华夏医学界的一个骄傲,但是他们也都很小心地在面对现实...

    怀仁堂的老人家,看着下边送过来的资料,看完之后,良久没有说话,在秘书小心的眼神之中,才摇头叹了口气,将资料随手丢到桌上,道:“这小子,就是不让人省心啊...”

    秘书小心地将资料收好,然后缓声道:“要不要我和徐将军通下话?”

    “算了...那小子做事有分寸,不是乱来的人...”老人家端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然后笑道:“去杀杀那些老美的威风也行,但是如果要给我丢了脸回来...那小子自己知道!”

    “是...主席...”

    “不过...这小子还说要给我勾搭几个参议员回来...不会是来真的吧...”老人家摸了摸下巴,沉吟着点头道:“史派罗?嗯...这小子眼光不错!”

    孙瑞孙部长这时也在办公室中,看着新送上来的报纸,看着上边的那些标题,不禁地傻了眼,这小子不是陪女儿去找她母亲么?怎么又和医院搅合到一起去了?不是让他低调一点么?

    “呼...”孙部长头疼地摸着自己的额头...堂堂军方重将,跑到国外去给人治病,还跟一群老婆娘老头子们吵得天翻地覆的,这成何体统...成何体统啊...

    “叮铃铃...”孙部长正头疼的时候,电话响了。

    “啊...刘部长您好!”听得电话里头那边传来的声音,孙瑞精神一振。

    “孙部长...你要做一下准备,大概两个月后,你就要下地方了...”刘长锋微笑着道。

    “啊...就已经确定了?”孙瑞惊喜地道。

    “对...已经确定了,大概很快上边便会有人找你谈话了..做好一下准备!”刘长锋沉稳地笑道:“下去之后,好好干几年,然后以后可以走的路就宽了...”

    “谢谢...谢谢刘部长...”孙瑞激动地道。

    “孙部长这话就见外了,我们之间就不用客气了,大家都已经是一家人了,以后自然是同气连枝,荣辱与共...”

    说到这里,刘长锋突然笑道:“还有徐泽那小子,我就知道他不会消停,这次又闹出这么一出来了,实在是让人有些头疼啊!”

    “唉...刘部长,都是我不好,不该同意凌菲让徐泽陪她去m国啊...”见得刘长锋突然提起这个,孙瑞便觉得有些自责了起来。

    听得孙瑞那自责的言语,刘长锋却是笑了,道:“没事...孙部长不用担心,这小子想闹闹就闹闹,不碍事的...”

    “可是...影响不好呢...”孙瑞自愧地道:“徐泽现在才二十多岁呢,这要是造成不好的影响,怕是会对他以后不利啊!”

    “孙部长...”刘长锋的声调提了提,微笑着淡声地道:“孙部长...现在你我也不算是外人了,有些事情,你也该知道一些了...”

    “关于徐泽...你以后都不用担心,不论他做了什么,都不会对他的以后有任何的影响,至少...在现在看来,还没有任何人能够对他造成某些致命的影响...任何人!”刘长锋的言语,坚定而自傲。

    听得这句话,孙瑞已经愣住了,他已经听明白了刘长锋话语中的某些意思,直接的被震撼在了当场...

    他早已经觉得刘家在华夏之间,那隐藏的实力相当的可怕,不论是哪一方面的影响力都极为庞大,却是从来不知道,刘家竟然能够说出这句话来...这句话代表着什么,孙瑞很明白...但是他突然又觉得有些不明白了...任何人...任何人包括那几位么?

    在晚餐之后,格瑞议员再次慎重地代替史派罗议员对徐泽提出了邀请,史派罗议员邀请徐泽明天再次为他会诊,并进行最后的探讨和商议,以确定是否接受手术...

    对于这个,徐泽本来是有些不耐烦了的,向来都是人家求着他给治病,还从来没有过他要求着给人家治病的。

    而且现在他在纽约,也不过是应孙母之请,看着凌菲有母亲陪着,过得很开心,他就也很开心...对于这样麻烦的事情,他其实是真的不太愿意接的。

    不过,美女攻势,是很难抵挡的...看着徐泽轻轻皱起的眉头,一旁的孙凌菲看了看母亲之后,便笑着抱着徐泽的胳膊道:“阿泽...既然李察叔叔请你帮忙,那你就再去一次吧...耐点烦,尽力帮帮李察叔叔...”

    “好好...那就再去一次吧,把那个老头子治好就是了!”徐泽宠溺地点了点头,笑着道。

    第二日,徐泽再次来到了哥伦比亚大学附属医院,这次来到医院,这阵仗就不同些了。

    除了强尼教授和史派罗议员的助手吉特在门口迎接之外,还有无数的记者围堵在医院门口,见得徐泽和格瑞议员下车,一个个都蜂拥过来,对徐泽进行围追堵截...

    还好强尼教授早有准备,医院保安们排成人墙,护送着徐泽和和格瑞议员进入了医院之中。

    只是一路上,闪光灯快速地闪个不停,一支支的麦克风被伸到了徐泽的眼前...

    “徐将军...请问您真的有信心,做好这个手术么?”

    “徐将军...身为华夏军方将领,您为什么会参与这次的会诊呢?”

    “将军...您认为在这么多专家们的反对下,史派罗议员会接受您的建议么?”

    面对这些提问,徐泽倒是没有理会,那些闪光灯已经晃得他有些两眼发花了,不过还好他的眼镜这时早已经启动了光谱隔离功能,将那些一闪一闪的闪光屏蔽,才让徐泽感觉舒服一些。

    众人都是一脸严肃地走入医院大楼之中,这时那些记者们都被堵在了楼外,强尼教授这才引着徐泽好史派罗议员再次走入了会议室中。

    会议室中,那些专家们这时依然都在,只是史派罗议员这时也带着颈托和头套出现在了会议室。

    史派罗议员这是第一次真正见到徐泽,在看到了徐泽之后,眼中闪过了一丝震惊和一丝丝的失望;

    说实话,徐泽比他想象之中更年轻了几分,他看到的照片上,徐泽穿着军装明显的要成熟许多,但是现在,徐泽一身的休闲服,外边还套了一件半长的休闲风衣,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刚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学生一般。

    只是,那举止之间,却是相当的淡定自若,脸上自信淡然,而且颇有着一丝的威严,这又让史派罗议员稍稍地放了些心,至少...他拿到的那些关于徐泽的资料,多少还是让他对徐泽有着那么一丝丝的信心。

    “徐...这位就是史派罗参议员...”强尼老头有些肃然地对着徐泽介绍道。

    “你好...史派罗议员!”徐泽微笑地看着眼前这个被剃了个光头,然后被头套很搞笑地包裹着的史派罗议员,轻轻地与他握了握手。

    “徐泽医生...有劳你了!”虽然对方看起来实在是太过年轻,但是史派罗议员还是极为尊重地与徐泽握了握手,这救命的唯一希望,或许就在对方手中,史派罗无法不重视对方。

    “好吧...应史派罗议员的要求,今天我们进行最后的分析会议,以确定是否接受徐泽医生的建议,由徐泽医生主刀为史派罗议员进行手术!”强尼教授,这时也觉得很有些无奈了,这一个病例弄成这个样子,还劳动了如此多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

    “史派罗议员,该向您介绍的情况还有手术的风险,我都已经向您解说过了,我想我们已经没有其他可再说的,一切由您自己决定!”奥巴马教授,微微地昂着脖子,表示着她坚定立场,还有对某人的不信任和蔑视!

    “那...徐泽医生您可不可说一下您的意见!”史派罗议员将视线投注到了徐泽的身上,他现在对眼前这位年轻的医生也很有些敬畏,他知道请到这位站到这里来,他的伙伴格瑞参议员费了不少的力,否则对方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是参议员就给什么面子。

    一般能够以对方的身份,还站在这里来,那么不是有相当的把握,对方绝对是不可能做这种有辱声誉的事情的。

    只是,他依然还想向对方确认一下...以让他狠得下决心,来接受这个手术。

    随着史派罗参议员的声音,众人又都将目光放到了徐泽的身上,不少人都在恶意地揣测着,这位徐泽医生会不会如同昨日一般,就这般丢下一句“信我者得永生”之类的话,就直接离去了。

    当然,他们失望了...徐泽已经没有兴趣跟他们来什么虚的玩意了,只是淡笑着看眼前的史派罗议员,然后又转头看了看这些专家们,淡声地道:“我已经没有心思再与你们说什么了...”

    “这样吧...咱们打个赌如何?”徐泽叹了口气,然后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道:“我们赌一亿美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