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 红眼的赌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一十九章 红眼的赌徒

    骰宝和轮盘赌一样,是一个简单而又轻松的玩法,当然对于徐泽来说,骰宝自然要比轮盘赌靠谱的多。

    骰宝的玩法是三个骰子,经过摇盅.开出来的点数三个总和十点(包括十点)以下为小.赔率一赔一.十一点(包括十一点)以上为大.赔率是一赔一.如果开出来三个都是一样点数(例如三个都是一点)就叫做围色,华夏国内的叫法就是豹子,赔率是一赔廿四。

    还有可以买某一个号码(例如买个一号),开出一个一号赔率一赔一,开出二个赔率一赔二,三个赔率一赔三.还可以买连号(例如一号跟二号,或者二号跟三号).那么如果开出二个号都中的话,就赢,在拉斯维加斯这种赔率是一赔八.还可以买总分点数(三个骰子开出点数总和,从四点到十七点.赔率各有不同).

    如果你下注小,而开出来的点数是十点以下,那么你就赢,反之就是输。如果开出来刚好是围色的话,你也算输。你下注大也是这样,开围色庄家是通吃的,但是你也可以下注买围色;

    买围色的话如果开出来三个骰子都是一样点数的话(就是围色)那么你也就是赢.赔率是一赔廿四.你还可以下注围色具体数字,如围色一(开出三个一)或围二(开出三个二)等等,赔率是一赔一百八十。

    孙凌菲虽然没有接触过这个,但是这在一旁看得几眼,大概就明白了规则是怎么回事,当下便开始兴致勃勃地玩了起来。

    当然,她玩的自然是最简单的大小而已。

    随着荷官按动的摇蛊缓缓停止之后,孙凌菲随意地瞄了瞄,看着旁边二人都将筹码押到小上,便小心地将一个筹码押到大上。

    见得几人都已经押注,而徐泽陪在一旁没有要下注的意思,荷官便叫出停止下注之后,伸手将骰盅打开,露出了里边玻璃罩里的三颗骰子。

    “二三六,十一点...大!”荷官利落地用小推子将压小的筹码收了回去,然后又推出一个筹码来,放到压大的区域。

    “啊...中了...”孙凌菲欢喜地将两个筹码收了起来,这个对她来说却是挺兴奋的。

    而一旁的两个赌客看来赌运不是太好,他们刚才一压都是四、五个一百美元的筹码,现在手里只剩几个了,不过这两人倒是不甘休,继续将手中的筹码往丢过去。

    看着两个赌客依然押的是小,孙凌菲便又将一个筹码放到大上...

    结果很不错,孙大小姐再次获胜,连赚两百美金。

    另外两个赌客这时一脸的郁闷,看了看孙凌菲欢喜地从桌上摸起两个筹码,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勾肩搭背地走了。这会,这台子便声只剩下了徐泽和孙凌菲两人。

    孙凌菲拿着抽着,笑嘻嘻地看着徐泽道:“阿泽...你不玩?”

    “玩...当然玩...”徐泽耸了耸肩,看着荷官已经按下了摇蛊,等着两人下注,笑了笑,便也丢出一个筹码丢到小上,然后笑道:“咱们比比,看谁的运气好...”

    “好...”这桌上只剩了两人,孙凌菲是越发的开心了,也丢出去一个筹码,继续丢到大上。

    那荷官本还没怎么在意,毕竟这一看就知道眼前这对东方年轻男女是情侣,这女孩子一直玩一百的筹码,这男孩子应当也差不多才是。

    但却是没有注意到,徐泽丢出来的竟然是个一万美金的筹码,这荷官目光一凝,然后朝着徐泽微微地一笑,道:“停止下注。”

    说罢,便掀起了盅盖。

    “一五六,十二点...大...”

    荷官收起徐泽那枚筹码,然后送出来一个小筹码放到孙凌菲身前。

    “哈...我赢了...”孙凌菲欢喜地拿着那个小筹码道。

    “好...继续...”徐泽又丢了给筹码放到大上。

    “好...”孙凌菲也不甘示弱,又丢了一个压到小上。

    两人这般兴奋,倒是让这个荷官看不懂了,看来两人感情不错,但是这输一万,赢一百,这么高兴干嘛?

    不过看来,这位年轻的东方男子应该是个大富豪了,否则也不会输了一万,还这么高兴。

    要说来,徐泽的运气向来还是不错的,不过今儿似乎方位有些不对,这荷官竟然一连开了五把小...

    也就是说,除了首先孙凌菲试水那两把,徐泽连输三把...

    看着徐泽那郁闷的眼神,这荷官也有些无语了,只得干笑着,继续摇骰子。

    还好第四把徐泽的手风稍稍地顺了一点,赢了一次。

    不过,紧接着又是两次小...

    没过得多久,这三两下的,徐泽手头十个筹码就剩下一个了...

    孙凌菲捧着手里的这一大堆小筹码,然后看着徐泽手中那可怜吧唧的一个,不禁地捂着嘴巴轻轻地笑了起来,然后从自己的随身小包里,摸出那九个大筹码递给一脸郁闷的徐泽道:“好吧...这个给你!”

    看着孙凌菲递过来的筹码,徐泽轻笑着摇了摇头,看着荷官已经摇定了骰子,不经意之间眼睛微微地一眯。

    早已经接收到指令的小刀同学,快速启动相关功能...

    随着“嘀”地一声响,徐泽的眼镜视界之中微光轻轻地一闪,然后眼前的视野便瞬间暗了下来,而赌桌上的那个骰盅也渐渐地透明了起来,露出了里边三颗骰子的模样。

    “五六六,十七点,大...”小刀的声音在徐泽的耳边迅速地响起。

    徐泽再次随手一丢,将手中最后一个筹码朝着大区,丢了过去,然后笑着对孙凌菲道:“算了,手气不好,这次输了,我们就换地方...”

    只是这次,徐泽这随手一丢,却是没有丢中,而是丢到了数字区,还差一点才到大码区...

    那荷官看了一眼,然后抬头看向徐泽提醒道:“这位先生?您确定是下这里吗?”

    徐泽瞄了一眼,似乎是一愣,然后却是笑道:“好吧...既然它要在那里,就下那里吧,反正今儿手气不好,最后一把!”

    孙凌菲一愣之后,看了看那个十七的位置,然后也没有作声,她可是不太清楚这是个什么区,不过反正今儿徐泽手气似乎不好,随意下就下吧;等下自己把剩下的九个大筹码都给他就是。

    她倒是继续用一个小筹码押了小...

    那荷官自然也不反对,这样的事情他也见多了,前来赌博的人,一般都很看重手风,对方下这里最后一搏也很常见的事。

    当下便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提起盅盖打了开来,一眼看下去之后却是愣住了,结结巴巴地道:“五六六...十...十、十七点...大...”

    看着那荷官的脸色,一旁的孙凌菲好奇地问道:“他中了?”

    “啊...对,小姐,这位先生运气不错,押中了赔率最高的点数...”荷官抽出自己口袋里的小方巾,轻轻地擦了擦额头,点了点头,又转向徐泽笑道:“先生,请稍等...我这里筹码不够,马上有人给您送筹码过来...”

    徐泽这时脸上也开始露出了惊喜的笑容,点头笑道:“好...没有问题!”

    看着那位荷官开始通过耳麦调筹码过来,孙凌菲看了看那荷官手边明显还不少的筹码,不禁地好奇地对着徐泽道:“阿泽...你这个中了多少啊?”

    “按照这里的赔率,压中了十七点,应该是一赔八十...”徐泽笑着道。

    “八十万?!”孙凌菲愕然了一下之后,然后便搂着徐泽欢笑了起来道:“阿泽...你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当然...我的运气向来不差...呵呵!”徐泽微微地笑着。

    很快地,便有一位侍者端着一个盘子过来,小心地交到荷官手里。

    荷官打开盘子,看了看八叠筹码,然后笑着送到徐泽身前,然后恭声客气地微笑着道:“先生...如果您有需要的话,你可以随我们的这位侍者,去贵宾厅享受更好的服务和环境...”

    “贵宾厅?!”徐泽稍稍沉吟了一下,自然是点头笑了,然后看向一旁的孙凌菲道:“好...那我们就去贵宾厅吧!”

    孙凌菲自然是不会反对的,当下便挽着徐泽的手,随着那满脸恭敬之色的侍者前去贵宾厅。

    当然,临走之前,孙凌菲也将手里抓着的那一大把小筹码丢给那荷官做小费了。

    那荷官眼前一亮,自然是忙不迭地道谢了...

    孙凌菲手中的小筹码起码也有二、三十个,算起来也有几千美金,这大厅往日都是一些普通客人,哪里有机会一下接到这么多小费的,这荷官倒是也发了一笔小财。

    徐泽和孙凌菲随着这侍者上了楼上的贵宾厅,这贵宾厅中自然是另一番景象,没有了楼下的那般嘈杂,空气也明显好了许多;而在这里穿梭的女服务员们也是更漂亮了几分。

    那位侍者恭敬地对着徐泽介绍道:“先生...你可以在大厅玩玩,也可以进入贵宾房和其他客人一起玩...”

    徐泽笑了笑,然后摇头道:“算了...我们现在大厅玩玩吧...”

    “好的...您随意,如果您有任何需要,可以随时招呼我们,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侍者恭敬地行礼之后,接过孙凌菲递给来的几个筹码的小费,便微笑着缓缓退了开去。

    徐泽随意张望了一下,然后便和孙凌菲朝着大厅中央走去,楼上的大厅明显小了很多,而且也安静了不少,一个台子也就是三四个客人的样子,不像下边有的台子围得水泄不通。

    “咱们继续玩骰子还是玩什么呢?”一旁的孙凌菲看着大厅里的几十来张台子,好奇地问道。

    “嗯...行...那就再玩玩骰子吧!”上了这贵宾厅,要赚点筹码,那就容易多了,而骰子确实最简单最实在的玩意,而且孙凌菲也可以一起玩,徐泽自然是同意的。

    上了贵宾厅,这里却是与下边不同了,这里台子起注都是一千美元,所以孙凌菲便去将自己小包里的那剩下九枚万元的筹码,拿了出来换成了二千和五千的筹码。

    换完了筹码之后,孙凌菲便又随着徐泽身后走上了,骰宝的台子...

    这个骰宝的台子,荷官倒是一个很漂亮的棕发美女,见得有客人过来了,便朝着两人微笑了笑,道:“两位客人,可以随便下注!”

    这时,这台子上倒是也有了一男一女两个金发中年老外,见得徐泽和孙凌菲坐了上来,两人都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继续下注。

    徐泽和孙凌菲在台上坐定之后,稍稍地看了一下,这两个老外下注倒是也不很大,一把也就是几千美元到一万两万的筹码而已,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固定的玩大小,也在买号码和围色。

    当下孙凌菲也还是按照老规矩,拿出一个二千的筹码放到小上,至于徐泽,这时手中的小盘子已经有了八十个筹码,倒是大方多了。

    随手抓了两、三个筹码放到大上...

    当然,这个大方也只是相对于下边的普通赌厅来说,在这个贵宾厅,那只能说是很不起眼的赌局了。

    买定离手,荷官开骰,打开之后,二三四,小...徐泽依然出师不利,这让他很有些小郁闷,看来今儿的手气还真是一般;如果不让小刀帮忙,看样子今儿是准输...

    当然,徐大将军今儿来这里,可是来赢钱的,这送钱可不是这么回事...

    所以,很无耻地借用了小刀的功能,开始再次使用在了这种龌蹉的战术之上。

    其实对于这样的高科技手段,各大赌场都有自己的防范措施,是不允许赌客携带什么摄像器材之类的如常的,而且这些荷官还有侍者们眼睛都相当的尖锐,同时整个赌厅都有数不清地摄像头对准着赌桌,一旦你在赌桌上表现异常,立马便会有几个摄像头对着你进行检测分析,以免你出千。

    不过徐泽这个手段的高科技含量实在是太高了一些,这一副黑框眼镜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而且刚才楼下,那位侍者让人送筹码的时候,监控室已经有人注意过他了,确认过并没有太多什么异常。

    当然,是不是发现了徐某人的身份,那也是不好说的。

    反正徐泽倒是悠然自得地,他首先随意地下了两把,有时候下一两个筹码,有时候四五个,不过他也并不是只压大小,而是似乎刚才在下边尝了压点数的甜头一般,也总是会如同两个老外一般,每局拿一两个筹码压上几个数字,偶尔还会买一买围色。

    如此般的,有输有赢,只是偶尔一把能够多赢上那么几个,在荷官看来,也就是个今儿赌运稍稍好一点点的赌客而已。

    如此般地,输输赢赢的,过得半个多小时,徐泽那八十个筹码便变成了一百二十多个,而一旁的孙凌菲明显的手气还不错,每次押一两个二千元的筹码,偶尔也跟着徐泽压一两个数字,却是也赚了二十来个了;每赚一次,都会欢喜地叫上一叫,似乎她比徐泽还赢得多许多一般。

    两个老外的手气似乎也不错,两人身前的那一堆筹码渐渐地也多了起来,比徐泽还多赚了不少筹码,看起来差不多也有百多万以上了;徐泽看得两眼,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又顺手挑了个数字丢上去两个筹码。

    “一四六,十一点,大...”美丽的荷官瞄了一眼徐泽丢在十一点位置上的两个筹码,只是微笑着推过来二十个筹码...这压中了十一点倒是赔率不高,只有一赔十而已。

    看着收进来的二十个筹码,徐泽笑了起来,道:“看来今儿运气不错...”

    “哈哈...年轻人,我们的运气都还不错!”旁边的老外呵呵地笑着道:“我也小赚了三四十来万...”

    那位荷官倒是微微一笑,并没有出声,这个对她来说还真是小场面,赌场的收入绝大多数都是靠贵宾厅,至于普通厅虽然人数多,但是所占的收入却不过是整个赌场收入的20%左右而已。

    在她这个台子上,她的总权限可以高达千万的输赢,而现在对方每次下注最多不过是几万而已,一点压力都欠无。

    “好吧...看来,咱们要多加点注了...您觉得如何!”徐泽笑呵呵地对着那金发老外道。

    见得徐泽提议,那老外耸了耸肩,点头笑道:“当然...”

    说罢,便一下丢了五个万元的筹码押了上去。

    徐泽笑了笑,然后也丢出十个,五个在大区,五个在围色上。

    这一局徐泽全输,当然他是故意的,继续将筹码丢出去,如此般的反复十数次,徐泽却是短短二十余分钟,输出去六七十万之多。

    不过,徐泽这时的情绪似乎稍稍有些亢奋了,好像对于这些输的毫不在意一般,越来越高,甚至而且有时候压的还是越来越高赔率的围色数字,也就是赌几点的豹子,一旦中了,赔率高达一百八十倍...

    看到徐泽的这番动作,那荷官却是眼中的笑意渐渐地更浓了几分,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高级荷官,她已经看出,对方已经渐渐开始输红眼了,而对方现在的手风很差,相信很快...对方的那一堆筹码都会到自己手里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