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和小鬼子杠上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二十章 和小鬼子杠上了

    对于一个赌徒来说,最怕的就是失去理智,所谓红了眼,然后就开始将自己的赌本一股脑地往赌桌上丢,疯狂的意图一下翻本。

    往往,这样的情况,必然是一败涂地的,这样的情况,这位荷官每天至少都要见上几次的。

    而眼前这个来自东方的年轻人,已经开始失去理智了,看来很快就能让他下场了;这位美丽的荷官如此想到,不过眼中还是透出了一丝的惋惜,挺帅气的一个年轻人...不过没事,年轻人就要受点挫折,才能学会一点东西,她微笑着想到。

    旁边的那位金发的中年人,这时也意识到了身边这个年轻人的疯狂,不过他只是暗暗地摇了摇头,开始将自己的赌注改小了,作为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人,他很明白,现在似乎运气已经不再眷顾自己这一方了,而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休息休息,要不换个台。

    至于眼前这位年轻人,这次要受到一点教训了,不过应该没事,从他旁边那位女友淡定自若的样子看来,输点钱应该对她们来说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所以,这位很明智地开始了停止几万几万的下注,而是开始拿起五千的小筹码,一次一个地放了起来。

    很快地,由于他的理智,他的损失逐渐减缓,虽然刚才已经输出去了近三十万,但是他却还赚了十来万,他相信就算自己不转台,手风应该也会很快好转的。

    只是这位年轻人...金发中年人看了看徐泽身前那一堆原本已经有一百五六十万的筹码,已经只剩三十来万的筹码,不由地暗叹了口气:“这年轻人就是贪心不足的...”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自己这回还真是计算错误了。

    因为这一次骰宝开启之后,随着荷官报出数字来,这才发现这个年轻人这次中了围色,而且还是围色一...

    也就是说荷官开出了三个一,而徐泽正好在这个三个一上下了注,而且这注还不小...

    五个万元的筹码,中了围色一,翻一百八十倍...那就是九百多万...

    “哦...my god,围色一,竟然是围色一...”旁边的金发女人,也开始惊呼了起来...

    听得这金发女人的惊呼声,这附近几个台子的人都满脸不可置信地望了过来,玩骰宝中围色不奇怪,但是中围色一,那就是极为少见的事情了;一般来说,玩骰宝的人很少会去撞这一点点运气...

    但是这次竟然有人中了...

    当下这附近七八个台子的人,都连自己的赌注都不顾了,一个个围过来,看这个围色一...

    而这时,那位荷官看着玻璃罩下那个三个一点,脸色已经是有些泛白了,这时正在对着耳麦低声地说着什么。

    而旁边几位男侍者也走了过来,护在了台前,劝赌客们回到自己的桌子上。不过这时候,这些疯狂的赌客们哪里会轻易离去,都纷纷挤过来,从人缝里看了几眼那个筹码的数量还有位置之后,这才感叹着退了出来。

    “真是中了围色一,而且还下了五万...这个东方人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围观的人们一个个都满脸的感叹,五万和九百万,那是个什么区别,这下真是赚翻了。

    而孙凌菲这时看着徐泽中的这九百万,虽然脸上欢喜,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之色,在她眼中,徐泽身上发生任何情况都不奇怪的,这中个捞么子围色自然也没有什么太怪异的。

    赌场的某个主管很快地便送了筹码过来了,不过这次可不是什么一万十万的筹码,而是标着淡金色字体的百万美金一个的筹码,一共送过来九个。

    看着徐泽手中的那百万美金一个的筹码,旁边不少人都感叹了一声,虽然他们都是有钱人,但是这百万美金一个的筹码也是少见的很,除了里边的小贵宾厅之外,一般普通贵宾厅很少见到五十万美金以上的筹码,一般多数都是十万以下的。

    徐泽拿着那九个筹码满意地耸了耸肩,然后对着孙凌菲笑道:“今儿看来差不多了,咱们先回去休息吧!”

    “好啊...都快九点了...”孙凌菲这时小脸红红的,她自己没特别兴奋到,倒是被徐泽这一把给兴奋到了,九百万美元啊...换成华币可是六千多万,这回好了,午饭基金不愁断餐了,稍稍从自己这大老财男友手中抠一点出来,就够那些小娃娃们吃上几个月的。

    所以,虽然孙大小姐不是什么守财奴,这也巴不得徐泽这见好就收的好,毕竟刚才看着徐泽这么一把一把筹码丢上去,虽然她不担心徐泽真会输,但是看着那些筹码一下几个几个的被收走,这心头也是疼啊。

    当下,等得徐泽丢下两个万元的筹码给那个美丽的荷官做消费之后,孙凌菲便笑着挽着徐泽的手,两人便打算下楼去;见得徐泽两人转身离开,那位美女荷官拿起两个筹码也轻轻地松了口气,她觉得今儿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自己这个月的业绩因为这个只怕是要大大降低了。

    而此时,在赌场的经理室中,一个颇有威严的中年人随手将一枚雪茄在按在烟灰缸里,然后抬头看了一眼桌前那个鞠身小心而立的年轻主管,淡声地道:“对方是什么来历?是否正常?”

    “对方来自华夏,是最近很出名的那位徐泽将军,而且他的身后还有三位fbi跟了进来...根据监控和荷官所言,一切都很正常,看起来他只是运气太好了而已!”这位主管小心地答道。

    中年人抬头看了看老板桌正对面的墙上的监控图像,看到徐泽和孙凌菲两人似乎正打算朝楼下而去的时候,微微地点了点头,道:“好,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是...”年轻的主管微微地鞠了鞠身,然后转身离去了。

    “运气还真不错...”看着正要下楼梯的徐泽两人,中年人淡笑了笑。

    徐泽和孙凌菲两人走到楼梯口,正要下楼,突然楼下却是迎面走上来一人,正好迎头与徐泽撞上。

    “咦...徐?徐泽?!”那个一头棕发,满脸俊朗的年轻男子,惊喜地抬头看着前边的徐泽,然后快步地走上来,向徐泽伸出手,微笑着道:“徐...想不到真是你!”

    “哦...佩恩...好久不见!”徐泽伸手和这位曾在唐老爷子家认识的m国世家子握了握,然后笑道:“你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听得徐泽问起这个,佩恩却是笑道:“这两天放假,我们几个同学约着过来这边放松放松...想不到竟然这么巧!”

    徐泽望了望佩恩的身后,倒是没有看到其他人。

    见得徐泽眼中的疑惑,佩恩笑着道:“他们都在里边呢...走吧,一起去玩玩,最近你在这里可出名,有几位可都是想见见你!”

    “算了吧...又不太熟!”徐泽轻笑着推却道。

    “哎...走啦走啦,瓜瓜也在呢...”佩恩却是不愿放过徐泽,拉着两人便又朝着里边走了进去。

    听得瓜瓜也在,徐泽便也只得苦笑了一声,挽着孙凌菲又跟着佩恩朝着里边的贵宾房走去。

    在贵宾房区走得不很远,佩恩便推开了一扇房门,笑着朝着徐泽和孙凌菲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徐泽和孙凌菲走进房内,这房间倒是挺大的,除了中间的长形赌桌,旁边还有专门的饮料柜以及一圈豪华的沙发等;而中间的大赌桌旁边这时已经是坐了男男***有六、七个人了。

    见得有人进来,几人都抬起头来,看到门口的徐泽和孙凌菲露出了一丝愕然之色,只有旁边的瓜瓜一愣之后,却是赶紧站起来,朝着徐泽带着一丝恭色,惊喜点头道:“徐泽哥...你和凌菲姐怎么来了?”

    “我和你凌菲姐出来度假...倒是没有想到你们也在这里!”徐泽笑着点了点头道。

    “哦...徐,你也来了...”几人中那个一头灿烂金发的正是强尼?洛德,见得徐泽之后,却是欢喜地放下了手中的牌,走过来与徐泽拥抱了一下。

    然后,洛德拉着徐泽走到桌旁笑道:“徐...这位是,基恩、卡尔、里格...泽田...都是我们耶鲁的同学!”

    “这位是来自华夏的徐泽将军...大家都应该已经听说过他的名字才对!”说罢,又笑着对众人道。

    “啊...这位就是徐将军!你好...”听得洛德的介绍,几人脸上露出了惊愕和好奇的目光,然后站起来与徐泽握手,都露出了客气的微笑,只有那个叫泽田的***人对着徐泽,脸上表情有些冷淡。

    很明显,这些几位老美的公子爷们都对徐泽的身份不敢轻视,而那小***泽田似乎是对徐泽很有些隔阂的模样,看来只怕是徐泽当年让***人吃了几个亏,这泽田似乎很清楚这些事,不然一般不太可能以徐泽的身份,这泽田还对他如此不友好。

    而此刻,徐泽的眼镜视界之中,一个小方框快速地从这些人的脸上闪过,然后一段段的资料浮现。

    “基恩?惠特尼,m国著名的铁路和军火大亨家族第二子...”

    “卡尔?塔夫脱,m国著名政治世家,塔夫脱参议员之子。”

    “里格?洛克菲勒,m国老牌金融巨头洛克菲勒第三子。”

    “泽田一郎,***泽田株式会社社长之子...”

    小刀在徐泽的耳边,嘿嘿地笑着道:“徐...来头都不小啊,这前三位应该都是骷髅会的新晋成员,而这个泽田家族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有钱的很啊...”

    徐泽微微地一笑,看了看桌上,然后笑道:“你们在玩什么呢?”

    “在玩德州扑克...”洛德呵呵地笑着道:“来来...徐,你也来玩一个,瓜瓜这个家伙说家里管得严,怎么都不上桌,你来了正好,咱们就七个人一起玩...”

    “好吧...既然来了,就大家一起玩玩吧...”徐泽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便也随意地在桌旁坐下。

    这桌子不小,这坐上十来个人也一点都不觉得挤,而孙凌菲自然是也在徐泽一旁坐下。

    “瓜瓜...你也玩一把?放心,和我在一起,你爸不会说什么的!”徐泽笑着转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瓜瓜,用华语笑道。

    “啊...徐泽哥,你玩你玩...他们玩得太大了...”瓜瓜在一旁笑着摇头道。

    徐泽瞄了一眼桌上,然后笑了笑,道:“行...那你就看看吧...”

    见得徐泽也坐下了,那位泽田眼中却是露出了一丝轻笑,然后对着荷官道:“给徐将军介绍一下规则...”

    “好的...徐将军,这场赌局采用的是无限下注德州扑克的方式,每局的盲注是五万美元,祝您好运…”

    “徐将军...您是否需要换筹码?可以让他们帮你换一下,小筹码太麻烦了...”泽田这时把玩着手上一个十万的筹码,却是轻笑着看着孙凌菲拿在手里玩的一个一万美金的小筹码,然后又看向徐泽,脸上闪过了一丝戏谑之色。

    徐泽如何不明白这泽田在想什么,当下轻笑了笑,然后对着孙凌菲笑道:“对...要换一下,不然可不好怎么玩...”

    孙凌菲当然知晓徐泽的意思,伸手从小包里摸出几个筹码拿给一旁的侍者笑道:“都换成五万的吧...”

    那侍者看着孙凌菲递过来的几个筹码,眼睛一亮,然后恭敬地用一个盘子接过那几个筹码,点头笑道:“好的,一共是九百万...请您稍后...”

    说罢,便端着盘子走出房门,去换筹码了...

    看着那九个淡金色的筹码,泽田脸色不由地稍稍地一僵,原本他以为徐泽这只怕是不但要把那些小筹码都换成大的之外,还得掏支票出来换上一些五万、十万的筹码,稍稍地让对方丢一下脸的同时,还要先用气势压对方一压,却是没有想到,对方这随手掏出来却是一百万的筹码。

    这相比起来,自己这一堆筹码里边最大的也不过是十万美金,这比起来就不知道磕碜到哪里去了...

    而其余几人看着徐泽这随手拿出的筹码,都眼睛微微地一亮,暗道这位徐将军,果然实力非凡,竟然连筹码都是一百万的...难怪前几日在纽约与人打赌都是出手一千万...

    而一旁的瓜瓜早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了,虽然他也是世家子弟,但是却手头从来没有过过百万的现金,所以这佩恩他们打牌,他只能借口看着,却是没有想到过,这位出身贫寒的徐泽哥,竟然出手如此之大方。

    很快的,侍者便端着一盘码得整整齐齐的筹码送到了徐泽身前。而徐泽也随手摸了两个丢给侍者做小费之后,那侍者才欢喜地退了下去。

    荷官在稍微讲解了一下规则后,宣布赌局开始,徐泽听的很仔细,毕竟他从来没玩过德州扑克,虽然刚才小刀已经大概解说过了玩法,但是为了不出什么纰漏,还是听仔细点好。

    所谓的无限下注德州扑克,是指每轮下注过程中,下注额没有任何限制,但你如果要加注,加注额最少要是你前面玩家下注额的两倍。

    相比压注限制德州扑克,无限下注德州扑克无疑是一种风险更大,但更富挑战性刺激性的游戏。

    荷官在拿出一副新牌让众人检验过后,拆封洗牌,然后在每人身前放了两张暗牌,徐泽随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底牌,一个q ,一个7...实在是不怎么大。

    不过,徐泽这时候可不客气了,这坐在一桌的,都是家里过千亿美元的富家子,这人家送钱上门,不赚可就太可惜了。特别是对面这个小***,敢给咱下绊子,这不赢他个精光,简直是让自己心里不痛快。

    当下便毫不客气,让小刀启动了相关功能,的将桌上其余五人的暗脾,都看了一遍,其他人的牌也不大,这胜率还是不小的。反正有小刀帮忙,这就算输也输不了多少,所以,等第三张牌发完,上家的佩恩丢出一个筹码后,徐泽便也跟着利落地丢了下去。

    这时第四张牌下来了,徐泽一看,还是自己最大,自己现在有一对qq,一个8,一个7;而其他人的牌,最大的也不过是对6,这胜率更多了几分,等得佩恩继续丢下一个五万的筹码之后,徐泽便笑丢出两个筹码,道:“好...我跟上,再大你五万...”

    见得徐泽现在就开始加价,后边的洛德几人都是一愣,不过也都看了看自己的牌面之后,有人跟了有人丢了。

    而到最后的泽田那里,这泽田这时有一对六,而徐泽那边明面上露出来的牌不过是一个q一个8而已,所以泽田轻笑了一声之后,却是丢出了四个筹码道:“我再大十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