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九百二十三章 狼人再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二十二章不要气馁哦

    对泽田的满意,徐泽微笑了笑,看了眼泽田身前的那一大堆筹马,突然转头看向孙凌菲,低声轻笑道:“你说假如把他的那一千万都赢过来,会不会显得咱们不厚道?”

    “呃这个不会吧,看他随手就能拿出一千万的样子,这点钱应该对他是毛毛雨,你要是把他的钱赢过来,给咱们基金会的孩子们加餐,我想应该是厚道的!”孙凌菲轻挑着柳眉,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然后微笑着道:“问题是你有没有那本领,这小鬼子,实在是很讨厌的!”

    “行那咱试试”徐泽呵呵地笑着颔首道。\.shouda8\.com 首..发..

    旁边几人都看得徐泽这时正一脸微笑地和孙凌菲讲话,不过他们听不懂也听不清徐泽在说什么,只是似乎都开除一点什么,这两男女都在盯着对面的泽田呢,看笑得那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而旁边的瓜瓜却是听到了,听得徐泽在一旁和孙凌菲嘀嘀咕咕地这般言语,这一愣之后,也不由地笑了,这位徐泽哥还真是自信满满的,恍如那小鬼子就会故意送钱给他一般

    泽田这时也发现了对面徐泽两人似乎是在笑自己,这脸上的羞怒之色一闪,不过想想自己现在拿对方没体例,还是忍住,对着一旁的荷官道:“快开牌”

    “看等下我怎么让你哭”泽田狠狠地咬牙道,他相信自己今儿的手气会不错,等下一定要翻本,还要打得对方七零八落。

    荷官再次开始派牌,而泽田这会明显有些急促了,只是他的手气似乎不是太好,这两轮过去,都没有拿到什么大牌,可是却总想碰碰运气,结果这小半个小时过去,却是反倒又倒出去进两百万。

    而徐泽却是稳打稳扎,有好牌就上,没有好牌跟了几把之后,确认对方大,那就丢牌,这赢大输小,却是又赚了百来万。

    泽田这下真是开始有些急了,这一千万的筹马又下去了五分之一,可是却总不见拿好牌,那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越发的显得小了,看着荷官还在慢吞吞的洗牌,不由地瞪着眼睛道:“快点”

    被泽田这么一催,那荷官不敢怠慢,赶紧“唰唰唰”地洗了两下之后,便开始派牌

    这次泽田的手气似乎不错,暗牌是个红桃k,而明牌一个梅花k,一个黑桃六不过这次,看到了自己有一对k之后,却是没有急,一对k已经不小了,可是现在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刚刚有两盘拿到好牌,都没有跟,就是因为自己表示得太急迫了。

    所以,他现在没有主动加注,只等他人加了,他才加

    徐泽这次的牌也不错,一个暗牌是梅花十,可是明牌两张里边却是有对j

    荷官看了看众人的牌,然后道:“徐先生一对j说话!”

    徐泽瞄了瞄自己的牌,又看了看几人牌,这心里已经有了底,自己这次又跟泽田对上了。

    不过泽田有对k,比自己的j大,稍稍想了一下之后,便微笑着丢出四个筹马涨价道:“有一对j,我加十万”

    “我不跟了”

    “徐你有一对j,我也不跟了”

    见得徐泽有一对j这后边的基恩和洛德都耸了耸肩,然后都将牌丢了。

    而后边的卡尔,这时明牌有方片q和十,而暗牌却是还有个方片九,这牌可也不错,运气好说不定能凑上顺子和同花,甚至还可能是同花顺,当下自然也不会丢,跟了二十万

    后边泽田见得徐泽加注了,而卡尔也跟了,这不由地是窃笑了起来,徐泽一对j比自己小,而卡尔的牌其实不大,最多是在撞运气,自己有对k怕什么

    当下眉头轻轻一挑,看着徐泽笑道:“徐君你这一对j我可不怕,说不定我能拿到一对k我再大二十万”

    说罢,便丢出四十万下去

    这上边的佩恩,手头没什么牌,当下便也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们跟,我不要了”

    见得佩恩弃牌,荷官便继续派牌

    徐泽拿到一个没用的红桃八,而卡尔拿到一个梅花八,基本上只能赌一个九了至于泽田拿到了红桃a

    看得派牌完毕,泽田便看向徐泽,等着徐泽说话,他刚才故意用言语激徐泽,就是想让徐泽继续跟让徐泽觉得他是虚张声势

    不过,徐泽这个时候自然不成能再跟了很明显除非再拿到一个j,否则不成能赢泽田,可是刚刚弃牌的佩恩手中也有一条j在,这运气好再拿到j的可能性极小了。

    当下便一丢牌,笑道:“算了既然泽田你有一对k,那我一对j有什么用不跟了”

    徐泽这话一出,可是将泽田气得要命,他目标就是徐泽,卡尔是明显不会跟的

    他好不容易拿到一对k,却是只赚回了几十万

    如同他所料,徐泽不跟了,卡尔也没跟了,他只能赌个九,可是这么多牌,并且也出了两张九了,赌中的几率太小,并且他最大的牌也不过是q,怎么看都不太可能赢过泽田,所以他也利落地弃牌了。

    “泽田先生胜”随着荷官将筹马推给泽田,泽田郁闷地将自己的牌掀开,他就是想不明白,这徐泽怎么这么精明,一点都不上当。

    荷官再次派牌,两轮之后,这次的牌很怪异,七人竟然有三四个人都拿到了好牌

    佩恩暗牌是红桃q,明牌是梅花七,方片q

    徐泽的暗牌是黑桃a,明牌是方片a和方片j

    基恩的暗牌是:红桃六,方片九,和梅花九

    泽田的牌甚是怪异,暗牌是:梅花k,明牌是黑桃q和黑桃j

    也就是说三个人有对子,可是只有基恩的牌出来了是一对九,其他人明牌看起来都是散牌可是却都跟了

    这几人心头地有些悬乎了,只有徐泽一个人看得清楚他的牌这回真是最大的,固然,只要泽田不运气太好,接看来黑桃九、十或者a一类的就行

    “基恩先生,一对九说话”荷官看了看众人的牌,然后道。

    基恩看了看众人的牌,他一对九最大,当下便丢出四个筹马,然后沉声道:“我再大十万”

    泽田看了看众人的牌,除基恩是一对九之外,自己的牌是最大的,并且这剩下两张牌就算没顺子,随便来个jqk都比基恩大,所以他决定碰碰这运气看,当下便沉声道:“我也跟二十万”

    佩恩这时的牌有一对q,他自然是不怕的,也颔首丢出四个筹马,道:“我跟”

    徐泽摸了摸下巴,若无其事地道:“好,我也跟二十万”

    见得几人都跟了,荷官再次派牌

    基恩拿到了一个没用的黑桃三,泽田竟然拿到了一个黑桃十,牌面成了黑桃十jq

    而佩恩也拿到了一个没用的方片六

    至于徐泽,却是拿到了一个梅花j,明面竟然成了一对j

    这时已经到了第四张牌,却是还有四个人跟着,这也是难得的排场,所以众人都开始振作了起来,就连旁边早已经弃牌的众人,也都屏住呼吸看着这难得的一局。

    “徐泽先生一对j大,请说话”荷官沉声道。

    徐泽微笑了笑,看了看众人的牌,然后笑道:“好既然我最大,那就也加点码吧,我再大二十万”

    看着徐泽丢出来的八个筹马一共四十万,基恩是想都没有想,他一对九已经比徐泽小了,只剩一张牌的情况下,自然没需要跟了,当下便摇头道:“我不跟了”

    后边的泽田这时暗暗的牙一咬,现在无论是凑什么对子或者顺子都有可能,然后也微笑着丢出四十万道:“我现在有同花顺的面子,怎么都要跟!”

    看得泽田也跟了,桌上几人的脸色就更严肃浓郁了几分,确实泽田现在假如底牌有个黑桃的话,那同花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和佩恩这时他手里还是一对q,比徐泽的一对j大,所以微微一皱眉后,便道:“我跟”

    “呼”旁边围观的人,见得佩恩也跟了上去,这下都呼了口气,这三个人都等最后一张牌了。

    荷官很快开始派牌,徐泽拿到了一张没用的方片四。泽田竟然又是一张黑桃四,凑成了一个整的同花面子

    看到这里,众人都目光一闪,这泽田能够一副这样的牌跟到现在,那么只怕他还真是一个黑桃的底牌,否则怎么可能跟到最后这一局只怕是泽田赢了”

    而佩恩依然拿了一个没用的梅花五

    “泽田先生,同花说话”荷官看了看泽田面前的四张黑桃,目光也是一闪,然后沉声道。

    泽田脑海中早已经快速运转了起来,他想要一个九或者是a,要不来个k或者q也行,可是却没有想到又来了一个黑桃,整个牌已经成了一个废牌

    只是这时他已经投入了近百万,并且卓面上也有二百多万近三百万,他怎么都舍不得丢

    看了看自己桌面上一溜的黑桃,泽田突然看了看旁边佩恩手边的筹马,然后笑道:“好,我全梭了”

    听得泽田这话,众人脸色微微一变,所谓全梭了,就是指在最后一张牌出来之后,还在台上的三人中,最少那人手中还有的筹马数为赌注,愿意跟的人,全开牌

    现在全桌,徐泽手里有一千多万,而泽田手里也还有七百万,而佩恩手里只有两百多万

    也就是说,这一注是两百多万看接下来的众人跟不跟如果泽田是同花,那么每人都跟的话,就是泽田起码进账七八百万。

    而要是都不跟了,那桌上的赌注就是泽田的

    所以,众人都看向了佩恩和徐泽

    “嘿这小子竟然还诈鸡”徐泽心头大乐,这全盘的牌就是自家最大,这回这小子总算是自寻死路了,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却是佩恩这时犹豫了,他手头有一对q,觉得有掌控打赢徐泽,可是却没有掌控赢泽田如果要赌就要把赌注全部压上。

    所以他看着桌上的赌注,犹豫了一会之后,终于叹了口气道:“我不跟了”

    见得佩恩不跟了,泽田暗暗地松了口气,现在就只看对面的徐泽了,一般来说,自己这么大的牌面全嗦,应该不会有人敢冒这个险跟的

    徐泽这时却是满脸淡然,他早已经看透了泽田的底牌,就是一个散牌罢了

    自己有两对,是全盘最大的牌那自然是不要犹豫的,不过,有时候排场还是要做出来

    所以,他似乎很纠结地游移了一会,就连旁边的孙凌菲和瓜瓜两人,也都紧张了起来。

    两人都很不喜欢对面那个小鬼子,这恨不得是徐泽能赢泽田,可是现在泽田的牌面实在是太大了,同花这徐泽要赌的话,只怕是胜率不高。

    固然两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都对徐泽有信心,相信徐泽应该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

    “徐君跟不跟啊只是两百多万罢了”这时泽田看起来相当的轻松和满意,甚至还满脸笑意地对着徐泽讥讽道。

    看到泽田那刺冇激徐泽的模样,众人这都觉得泽田这回只怕真是同花了徐泽应该会弃牌

    不过徐泽看着泽田那外强中干的模样,心头窃笑,可是概况上却是被激怒了的模样,哼声道:“对,只是两百万罢了我跟”

    说罢将手中的牌一翻,道:“我有两对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同花”

    徐泽这话音一落,看着徐泽翻出来的牌,泽田脸色一白一下僵住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他没有想到,徐泽竟然真跟了

    他一直认为徐泽打牌相当的精明和沉稳,并且刚才几盘也极为谨慎,并且徐泽这盘也才投入百万不到,以为自己故意激他,这徐泽定然会做稳妥的决定,弃牌。

    却是想不到,对方竟然被自己给这么一点小刺冇激给激怒,还真敢砸两百多万来开牌

    这下泽田真恨不得想抽自己两耳光

    而其他人看着徐泽真跟了,也都是一愣,可是一个个都脸露佩服之色,这位华夏的徐将军果然有军伍之风,面对这晦气之局,竟然还舍得一搏。

    当下都看向对面的满脸僵色的泽田,看他究竟是不是同花

    泽田深吸了口气,很快便回过神来,干笑着摊开牌道:“佩服佩服,徐将军果然是赌技精湛,看来是个中老手啊,连我这个牌都能看出来”

    众人一眼扫过去,发现竟然也是个黑色的牌,都心头一紧,可是仔细一看却是个梅花,不是黑桃

    这厮真是诈鸡的

    这不由地一个个佩服地看向一旁的徐泽,这泽田里边是个梅花k,可以凑成一条顺子,难怪这么淡定,直到最后一张牌没有拿到之后,才偷鸡可是这样的牌,却是还被徐泽给抓住了,牛人啊

    旁边的佩恩这时看着却是更是感叹不已,还好自己没跟,要是跟了,这虽然没有输在泽田手里,却是落在了徐泽手里,这徐泽果然是一员福将,难怪这么年纪轻轻的,运气这么好就能爬这么高。

    而孙凌菲和瓜瓜,两人这时更是一脸的振奋和欣喜之色,这回这小鬼子偷鸡不成蚀把米,总算是又栽进来了,他这一把可是输得很多啊

    荷官这时开始清理赌注了,刚才桌上最少筹马的是佩恩,一共是二百五十万

    而这时,泽田却是也得拿出二百五十万放到中间赌注里边,出来给徐泽

    泽田这时虽然还脸带微笑,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不过众人也都看得出他心头这时只怕是肉痛不已了。

    他现在手里的筹马只剩七百万的样子,还得拿出二百五十万来,这就只剩五百万不到了

    荷官小心地将泽田数出来的筹马和中间的筹马一起整理好,然后微笑着推给徐泽。

    说实话,荷官对那个一脸阴沉,并且急巴巴的泽田也没得什么好感,却是对眼前这位大方而又帅气的华国传奇将军相当有好感。

    固然,徐泽是不会小气的,伸手又拿了两个筹马丢给荷官,欢喜得荷官一脸的高兴,又是十万美元到手

    看着依然微笑可是明显脸色欠好看的泽田,徐泽满脸亲近的笑意,道:“泽田,不要气馁,你这还有五百万呢咱们是不是还继续啊?”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