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 骡子出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四十章 骡子出事了

    “我兄弟的电话?”徐泽愣了一愣...

    让徐泽用过兄弟这个词的人,并不是太多,而小刀说你兄弟的电话,那么自然不可能是徐浩或者其他人了,只有可能是他们三个...

    老大骡子,老二胖子,老三刚子...

    眼前浮现出了那几张熟悉的脸孔,徐泽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了起来,自打到了燕京之后,这两年还只见过一次他们,就连他们正式毕业的时候,自己也正因为有事而没有能够赶过去参加他们的毕业大典。

    而且也这么久都没有跟他们联系,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徐泽以前在学校的那个手机号码现在依然还在用,只不过一般是处于关机状态,由小刀进行接收来电和短信,因为至从他的位置逐渐地高起来之后,各种各样的电话就开始多起来,要不是找他告状的,要不是要上访的,还有要借钱的,找关系想送礼的;

    而且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不认识的人打过来的,所以徐泽便换了号码,将这个号码交给了小刀,如果是熟悉的人的电话,或者是比较重要的短信,小刀都会告知徐泽,让他来决定是否回复。

    现在既然是骡子他们打过来的电话,徐泽自然是要接的...

    “谁打过来的?”徐泽沉声问道。

    “是骡子的号码...”小刀回道。

    “好...给我连接一下...”

    随着徐泽的言语落下,小刀快速地将电话回拨了过去...

    很快的,徐泽的耳边便响起了“嘟...嘟...”的连接声,手机刚响了两下之后,那边便传来了一个焦急而陌生的年轻女人声音:“喂...请问是徐泽将军吗?”

    听得这个声音,徐泽却是一愣,怎么不是骡子?

    不过既然是骡子的号码打过来的,那么多数都是与骡子有关系的,当下徐泽便笑道:“对...我是徐泽,请问您是...”

    “徐将军...请您救救我弟弟和我爸爸...我弟弟都快要死了...”听得是徐泽之后,对方的那个女人却是失声痛哭哀求了起来。

    徐泽眉头微微地一皱,然后道:“您别哭...有事慢慢说...”

    “嗯嗯...”那边的女人哽咽了两声之后,又抽了两口气,这才断断续续地跟徐泽言语了起来。

    “徐将军,我是罗柱的姐姐...罗柱现在被人打伤了头,刚做了手术现在还昏迷不醒,但是我爸爸...他现在还被人抓在灵堂里跪着给人守灵,而且还受了伤...现在都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女人哽咽着哀求道:“将军...请您看在柱子是您同学的份上,来救救他和我父亲吧!我担心他们...呜...支撑不住啊...”

    徐泽听得两句之后,便已经是脸色大变了,骡子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还这么严重?还有他父亲是怎么回事?

    当下猛地一下坐起身来,道:“怎么回事?罗姐...你慢慢说...”

    在徐泽的劝慰之下,这时骡子的姐姐才断断续续地将事情的原由讲给了徐泽听...

    对于骡子的情况,徐泽是大概清楚的,骡子在大半年前毕业之后,便回到了他家所在的南州市市二医院上班,而他父亲便是南州市市二医院的外科的一名相当有名的副主任医生...

    对于罗父的名字,徐泽也是听过的,据说罗父在南州相当有名,而且待人和气,对病人极为的负责,每年收到病人送上门的锦旗都是几十面以上,也是南州市二医院的一块招牌。

    所以骡子当时回南州市二医院就业的时候,医院特招了骡子直接入院上班,而且将骡子定科为外科医生,希望能够子承父业,让罗老医生替医院再次培养出一名医术高超的外科医生来。

    所以,骡子回南州之后,便在他父亲的亲自带教下开始了医生生涯,不过由于骡子刚毕业还不到考医生资格的年限,所以一直都是在外科跟随在罗父身边,跟罗父以及其他外科医生进行初期的见习。

    倒是没有想到这回竟然出了一件这样的事情。

    根据骡子的姐姐言语:昨日晚上正好来了一个不小心被菜刀切掉了一小节小手指的病人...

    罗父和另一位医生给病人做了清创缝合术,将伤口包扎好之后,便开了一个预破伤风的疫苗给这个病人注射。

    这个病人以前也打过预防破伤风的针,并无任何过敏反应,所以这次护士给病人做了皮试,确认皮试阴性无任何问题后,便放心给这个病人注射破伤风针;

    当时给病人打过破伤风针之后,护士按照规定要求病人在注射室留观二十分钟,但是病人和家属并不听从劝告,直接离开注射室,结果这个病人走出注射室,几分钟后便出现呼吸困难,全身抽蓄、面色发紫等情况。

    当时罗父和骡子以及另外一名医生立即赶过来给予抢救,抢救时间达2小时,但是病人依然无效死亡,死亡原因确认为破伤风高敏反应致死;为纯粹性的医疗意外,这种以前打过破伤风针没有问题,第二次打,做了皮试阴性,而又出现异常的情况,可以说是极为的少见...

    徐泽也明白这种情况,虽然少见,但是医学杂志上也常有报道,这并非医疗事故或者差错之类,与医生和护士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是医学上很难预防的一种意外情况。

    但是当时陪同的人员丝毫不听医院的解释,也不接受医院建议进行尸检的检查,直接召集了数百人马将整个南州市二医院围得水泄不通,对罗父骡子以及另一名医生还有护士进行殴打...

    结果骡子为了掩护年近六十岁的罗父,将罗父护在身上,却是伤得最为严重。

    后来在医院保安还有副院长等人阻拦的时候,领头的几人还将这副院长和保安等打伤,并在医院大门口组建了一个大灵堂,将被打得口鼻冒血的罗父几人,拖到灵堂里边跪拜守灵;

    但是当医院报警后,赶来的警察却是无可奈何,那带头打人的某马姓女性家属,竟然是南州市前法院副院长,现任的工商局局长;另一位蔡姓男性家属是南州市法制办的副主任...

    赶来的警察直接被那位蔡主任直接给赶走了...

    而后边赶来的一位派出所长,更是在这位马局长和蔡主任的指示下,挥舞着手枪,将打算前来想将被打伤的医生和护士们营救出去进行救治的保安和院长驱离了现场...

    结果在一个小时之后,伤得最重的骡子直接昏迷在了灵堂,在罗父跪地磕头哀求之下,那领头的两人看着骡子鼻子里嘴巴里都开始一股一股地冒血,才被允许送出去治疗...

    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了,骡子被打得脑出血,几根肋骨断裂,肺损伤,做过了开颅手术之后,一直都没有醒过来;而年老体弱的罗父还有一位医生和护士被逼跪在灵堂现在都不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这医院上下无可奈何,医院已经被迫暂时停业,一些市里的领导听说这事,有马局长和蔡主任在这里,顾忌情面都不过来;

    而骡子的姐姐现在不知道自己老父亲情况怎么样了,又紧张自己弟弟的病情,这没法才想起自己的弟弟有这么个同学,抱着试试的心情,找了骡子的手机出来,才给徐泽打了这么个电话。

    听到这里,徐泽已经是满脸的愤怒之色,这也太荒唐了,以前也常听什么医院几百人***,另外还有什么医院医生被病人砍死,被人打成重伤的...倒是没有想到,现在的医患关系已经如此紧张,医闹风气竟然变成了这样严重,医生们的执业环境也已经变得如此的危险了;

    虽然确实是有极小一部分的医务工作者有粗心大意出问题,还有收受回扣红包等情况出现,但是绝大部分的医生和护士们都是为救治病人全心竭力的;至少徐泽那一两年在医院看到的情况,都是这样,每一位医生都在全心全意地为病人的病情想尽办法,呕心沥血...

    但是为什么现在的情况会变成这样?而且还越来越严重了?

    早在数年前,因为这样的事情现在逐渐增多,国家也早已经立法,定义了医疗事故处理方法,保证病人和家属权益;同时,也有保障医务人员的人身安全以及医院的正常秩序的法规。

    这普通病人家属不懂法也就算了,连官员们都开始蛮横不讲理,连法制情理什么都不顾了,知法犯法,来这么一手...

    “罗姐...你放心,我会尽快赶过来的...”想起那张爽朗年轻而热情的脸庞,徐泽一阵的愤怒由心头冒起,匆匆地安抚了骡子的姐姐之后,便挂断了,拨通了刘亚那边的电话...

    “刘亚...让飞机做好准备...我们要直飞回国...”

    那边的刘亚听得徐泽的话,不禁地惊愕地道:“徐泽哥...怎么就回去?国内出事了?”

    “朋友出了点事,我要立刻赶回去...让飞机加满油,直接回国,让车来酒店接我们!”徐泽沉声道。

    “好的...我现在立刻就去准备,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可以起飞...”听得徐泽那严肃的语气,刘亚便也不多说,赶紧答应着。

    一旁的孙凌菲这时早已经从沙滩椅上坐了起来,满心疑惑地看着徐泽。

    看着孙凌菲那脸上担心的表情,徐泽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凌菲...不行了,咱们现在要回国,骡子出了点问题!”

    “啊...骡子?!严重不?那咱们赶紧回去...”孙凌菲听得骡子出事了,这心头也是一惊,难怪徐泽这样紧张,当下赶紧拿起沙滩巾站起来道:“走...咱们赶紧去收拾东西...”

    刘亚的动作很快,徐泽和孙凌菲刚收拾好东西下楼之后,车子便已经停到了酒店门口,接了两个人上车之后,便直奔夏威夷机场...

    飞机起飞之后,刘亚看着心情明显有些沉重的徐泽,道:“咱们的飞机中途还得在***加次油才行,这其中要稍稍耽搁一个多小时...”

    “还得要耽搁一个小时?加起来不得上十个小时?”徐泽皱着眉头想了想,不知道骡子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然后又看了看孙凌菲,沉吟了一下之后,道:“刘亚...机师是自己人吧?等下让飞机减速,降低高度...我要下机...”

    “什么?下机?”刘亚惊愕地看着徐泽,见徐泽不似开玩笑,便道:“徐泽哥...这下面可都是海,没有机场...”

    “没事...有人来接我...你让机师做好准备,十分钟后,我要开舱跳伞...”徐泽沉声道。

    “可是...就算下边有我们的潜艇或者军舰也不行啊...他们的速度不可能比我们的飞机还快的...”刘亚依然不明白徐泽要做什么,不禁担心地道。

    “没有可是...听我的!”

    面对徐泽的命令,刘亚只得点了点头,然后一脸担心地去驾驶室和机师沟通去了,而一旁的孙凌菲担心地看着徐泽,疑虑地道:“阿泽...你急也没用,刘亚也说了现在咱们的飞机是最快的方法...你还跳伞,这万一...”

    “放心...”徐泽伸手轻轻地按住孙凌菲的手背,微笑着安抚道:“我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说到这里,徐泽轻轻地顿了顿,然后又看着孙凌菲点了点头,认真地道:“我有秘密武器的...等迟些时候,我带你去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看着徐泽那认真的模样,孙凌菲瘪了瘪嘴,然后抓紧着徐泽的手,无奈地道:“那你一定要小心!”

    “一定...”徐泽点了点头。

    很快地,刘亚便出来了,交代着孙凌菲和服务小姐到里边的驾驶室里呆好,另一名机师这时也走了出来,准备协助徐泽跳伞。

    飞机这时已经驶出了夏威夷境内,然后开始缓缓地下降高度和减速...直到高度下降到三千米的时候,徐泽对着刘亚和机师,沉声道:“你们也回去在里边呆好...”

    “啊...”那位机师一愣,然后道:“将军,我们得确保您顺利跳伞之后,还要关闭机舱门...”

    “没事...听我的,你们都进去...”徐泽继续道。

    “看着徐泽那认真的表情,刘亚点了点头,然后拉着机师朝着驾驶舱走了过去,他对徐泽是毫不保留的信任,既然徐泽如此之说,刘亚便也只能这样信了。

    这样,几人都挤在驾驶舱中,等着消息...

    而徐泽这时用力地推开机舱门,感觉着那迎面吹来的烈风,徐泽的双脚缓缓地离地,反动力术已经启动了...

    在能量引擎的作用下,徐泽缓缓地飘出了机舱,然后再伸手将舱门费力地关好之后,便如同一发炮弹一般,朝着下方的海面直落而下...

    而这时机舱之内,几人死死地盯着那操控台,机长一脸的沉重,这时看着一个红灯亮起,某个仪表指针开始下降之后,便缓声道:“机舱内气压开始降低...舱门已经打开...你们做好准备出去关舱门,要小心...”

    但是副机师还没有动身,那红灯突然有熄灭了,而后仪表的指针只是缓缓地下降了几个位置之后,又渐渐地开始回升了上来...

    “啊...又关上了?”机长和副机师两人一脸的惊愕之色,难道徐将军没有跳?

    几人面面相觑了一阵之后,看着那红灯再没有亮起,这机长终于道:“你出去看一下?”

    副机师小心地打开舱门,朝着外边看了看,只见得外边一片平静,机舱门也关得好好的,但是徐泽将军却是不见了...

    当下几人又赶紧朝着窗外看了看,但是却也没见外边天空中有降落伞的存在,众人很是疑神疑鬼了一阵之后,机长突然接到了一个通话请求。

    接通之后,便听得徐泽的声音:“我已经安全降落...你们继续按计划回国...我在国内等你们...”

    “呼...”在孙凌菲和刘亚松了口气的同时,两位机长却是一脸的见鬼模样。

    徐泽操控着操纵杆,让剑鱼号在海底快速地穿梭着,看和仪表上显示的那个代表着商务专机的光点消失之后,这才沉声道:“启动战机隐身系统...”

    “隐身系统启动...”随着系统的声音响起,徐泽猛地一拉操纵杆,剑鱼号斜斜地飞射出水面,带着一缕水花,朝着天空之中极速地翱翔而去...

    ***:推荐二蛇大神的新书《一代宗师都市重生》

    据说相当的牛叉啊...大家喜欢的都去支持支持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