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九百七十一章 老道伤(第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九百七十一章 老道伤(第一更)

    这么多年,被刺杀的省一把手几乎是没有过的,罗力法现在是又恼火又郁闷,觉得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

    要说是谁会来刺杀自己,罗力法这第一个就想到了今儿出言威胁自己的徐泽,那小子可是张狂得可以,可还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

    不过罗力法一转念,倒是很快摇了摇头,自己与他虽然因为南州的事而有隔阂,但也没有什么生死大恨和极大的矛盾,这徐泽不可能真放肆到如此程度,也不可能如此大胆,再说一旦自己死了,首先被怀疑的就会是他,徐泽再蠢也应当不会蠢到这种地步才是。

    至于其他的...罗力法绞尽了脑汁,却是也没有想到到底是哪方面想要自己的命,这就算是政治斗争,但是华夏这几十年来也没有玩刺杀的啊...这实在是太犯忌讳了,几乎不可能有人这样做。

    所以,这纠结了半天之后,罗力法只得暂时放弃了这个继续考虑的想法,只能等着下边的人去查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四点多了,罗力法勉强地在书房眯了一会,第二日大早再次询问了追查的情况无果之后,又接受了一下省里其他要员的一些看望,便赶去医院探望那位见义勇为而身受重伤的老道士。

    说来这位老道也是相当的倒霉,遁世数十年,过得极好的清净日子,这刚出山头一天就遇上了这么倒霉的事。

    堂堂一个天位高手,他这一身的功夫这刚刚才施展出七、八成来,本以为能够轻易地将那刺客给搞定,谁知对方太诡异了,阴招胜不胜防,突然射出一道红光直照双眼,让老道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直接将一双眼睛在这怪异的红光之下弄成了爆盲;

    还好最后对方一刀劈过来时,老道虽然在突然爆盲之下无法视物,正在惊慌之中,但毕竟经验丰富,感觉到风声不对,立马闪身后退,才避免了被对方那突然冒出来的一柄利刃生生劈成两边的后果。

    不过,伤得却是也不轻,这一刀批下来,生生劈断了七根肋骨,右胸壁完全被破开,右肺中上叶几乎被完全切下,两根分支动脉被切断,出现大量失血;当时被紧急处理送到省医院进行急救手术时,已经出现了失血性休克。

    进行手术抢救的乃是省医院最著名的胸外科教授,看着老道那已经降到极低的血压,还有满身的鲜血,以及那花白的头发,原本都已经只打算是尽人事了。

    谁知道这一边手术一边输血,输进去了的血加起来都有半脸盆了,这老道士竟然熬过来了,在手术结束之后,那血压虽然依然偏低,但却是稳住了没有再继续往下掉,只是依然还昏迷不醒,呼吸微弱。

    话说天位高手的生命力硬是强悍,通过肺部修补术、血管吻合术、肋骨复位固定术、胸腔闭合术...等一系列的手术,整整做了五个小时才完成,这老道一口气也愣是坚持了五个小时,没断气...

    最后这位主刀的教授都直叹是奇迹,这么重的伤,而且失血如此严重,就算是年轻人也极难熬过来,但是偏偏这个看起来起码六七十岁的老道士,在手术当中一口气愣是不断,生生地坚持过来了。

    做完手术的老道士被安置在了重症监护病房,鼻子上插着氧气管,身上粘满了各种监控导线,特别是胸脯之处,那是被绷带绑得严严实实的,旁边还有专门的护士时刻守护着。

    旁边的胸外科主任这时也不敢休息,毕竟这个病人可是省政府那边送过来的,听说罗省长还发了话,一定要救活这老道。

    这运气好刚把做完手术,暂时稳定了,就怕这老道士现在躺着突然一口气不来,停了心跳那就完了;毕竟老道士右胸已经开了个近尺长的大口子,好不容易把肺部缝好,血管吻合了,没有再出血,但是一旦心跳停止,那么胸外按压却是也不能做;

    因为一按左胸那边,带着右胸也会随之按下,只怕是九成九的那血管又会出血,那刚吻合固定的肋骨只怕是也得移位,这不管那种情况,这老道死定了。

    现在这胸外科主任连带医院院长,都只期盼着能够挨过这两天,只要熬过了两三天,情况稳定了一些之后,那么就算是脱离了危险期了。

    这时省政府的车队也到了的省医院门口,医院院长副院长等人也早已经接到了通知齐刷刷地到门口迎接了。

    在一群警卫的护卫之下,罗力法在医院张院长的陪同下,大步地朝着外科大楼走了过去。而一旁的院长正在小心地介绍着病情。

    “病人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好,虽然经过医务人员的紧急手术和抢救暂时稳定住了,但依然处于昏迷之中,而且随时还可能出现心跳骤停等情况...”张院长一边抹着汗,一边快速地将大概情况讲解给罗省长听。

    虽然张院长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很清楚罗省长很重视这个病人,否则也不会这么大清早地便赶过来探望。所以他得赶紧讲清楚情况,否则一旦出了问题,这个黑锅自己就背定了。

    罗力法阴沉着脸,听得人还没有清醒,这脸色却是更难看了几分,然后转头看看着院长道:“那什么时候人能醒?”

    “这个...”这张院长却是为难了起来,他这如何能够肯定回答?这能不能保住那老道的命还是两说的事呢,只是省长问起又不能不答,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道:“起码要等他病情稳定,如果情况好,大概需要...两,两天左右!”

    “两天?”罗力法的脸色更阴沉了两分,他已经听懂了这院长的意思,这所谓的两天还得是在好的情况,如果有个万一,那就是也有可能醒不过来的。如果这老道要是醒不过来,那么要从他口里得到情况,那就更是没有希望了。

    一大群人走到了重症监护室外,那胸外科的主任也赶紧出来迎接,与罗力法握了握手之后,又赶紧介绍了一下情况,并取出两件探视服给罗力法和一名警卫穿上,进入病房中去探视。

    看着病床之上一脸苍白,纷身裹满了绷带插满了各种仪器管子的老道,这罗力法也觉得心头一黯,这个老道虽然不知来由,但是却的确救了自己一命,那个盔甲人一刀就将这老道伤成这样,如果这要是搁到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罗力法都不禁地打了个寒颤,当时假如不是这老道一声大喝,将那盔甲人吓住,等得这盔甲人进入自己房中,那自己就早没命了。

    “老同志...你一定要坚强,尽快地醒过来啊...”罗力法同志很深情地拍着老道那有些冰凉的手,进行了看望之后,才转头走了出去。

    “你们一定要尽全力挽救这位老同志的生命...他为我们党和国家立下的极大的功劳,一定要尽快让他恢复还有清醒...”走出了监护室之后,罗力法一脸严肃地对着张院长和这胸外科主任交代道。

    “是是是...我们一定尽全力,挽救这位老同志的生命,请省长放心!”虽然觉得心头有些发虚,实在是没有把握,但是这个时候,张院长和胸外科主任只得硬着头皮应着保证道。

    出了医院回到车上,罗力法揉了揉额头,缓缓地吐了口气,然后对着前排的秘书道:“这个老道士的来历去查了没有?”

    “省长...已经去查去了,警察局方面已经派出了不少的人,对城内的所有道观进行排查和询问,应该过一阵子会有结果上来的!”李秘书赶紧回道。

    罗力法点了点头,然后道:“走...先回办公室,还有一堆的事情需要应付的!”

    燕京,怀仁堂内,这时也有不少人在会客室中就坐,老人家端坐在上位,脸色肃然,沉声地道:“到底怎么回事?我党高级官员遇刺,这可是近些年来的第一次,到底是谁这样猖狂,在我华夏境内竟然也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首长...现在情况还在调查,暂时还没有查到什么情况,不过应该过不久就会有消息来的。”其中一个身穿中将服的正是国安部门的负责人,小心地答道。

    “嗯...一定要查清楚,对于这样的情况,一定要追查到底,不管是谁,一但查出来都要严肃处理...”老人家寒声地道:“我党绝对不允许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境外势力,也要追查到底!”

    “是...”众人都肃然应道,众人皆知这件事情,绝对不容就这般姑息过去,毕竟这已经是犯了极大的忌讳,要是破了这个例,那以后大家伙出门都要悬着心了。

    而这时青羊宫中,青元道士看着空空的厢房,这也是急了起来,这祖师爷大早就不见了,而包裹什么的又在,偏偏不远处的省委大院这时似乎是出什么事了,这可千万别跟祖师爷有什么关系才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