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说得好(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会场之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凝神听着这段录音。但是主冇席台上的诸位大佬,这脸sè却是各异。

    虽然表面之上,只有怀仁堂这位和张副主冇席是军政不分之外,其余大佬都是纯军方之人,但是谁都知道,暗地里谁都两边都牵扯不清,这上层的政局又什么时候能与军方脱得了关系?

    诸位大佬看着坐在下方前排的那位年轻人,都一个个眯起了眼睛,他们的经验,哪里还不明白,这不用再听了,罗力法已经完全被下边这位小年轻给弄完蛋了。

    刚才那段完整版的视频已经完全说明这场风冇bo是蓄意的抹黑和污蔑,是蓄意地引导舆论和民众对华夏冇军方重将的攻击如果没有被揭破,那么为了维护整个军队的象形,徐冇泽将要为平息民冇愤,而承担他将要承担的责任;但是现在被揭破了,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到桌面上来了,那么这种行为的影响便已经不再是bo及徐冇泽一人了。

    徐冇泽是华夏冇军政集休宣传的英雄,华夏冇军队的代表和标志xing人物,被人蓄意抹黑,那便是对整个华夏冇军方的挑衅;

    不论军方之中有人是否对徐冇泽有偏见或者甚至还可能为弄倒徐冇泽而参与此事,但是这个时候,都得被迫与所有军方之人形成一个一致对外的整体;因为人民子弟兵的声誉不容被破坏,所有的军人都不可能容忍这种会危害到整个军队名誉的行为。

    那么这个主冇使此事的人,便将要为此而面对整个军方的怒火;

    这种结果,或许那位某人是没有想到的,如果他及早收手,不让事情蔓延到军委这个场面上来,就不会被当着这多人的面拿到桌面上来,也能被轻易的掩盖。

    但是现在,盖子已经揭开了,而且是当着这么多军方大佬和将领的面,那么就算想掩盖,想在si底下做什么动作或交易,也没有办法了。

    这时,录音依然继续地在响起:“罗省长,明人不说暗话,这事既然我插手了,那么南州那几位就总得给我一个说法,这事不是什么误会,我徐冇泽说的事,说到做到,咱可还从来就没吃过亏!”

    “既然徐将军这般言语,那我罗某也就不多话了,保重!哼…”

    随着罗力法说出保重二字,直接谈崩之后,联想到之前两端视频的差异之处,场中一片寂静,再迟钝的人都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罗力法完了,而前边坐着的那位被抹黑和污蔑的徐将军,顺利翻身了!

    而今儿场中最倒霉的,就只有那位现在正在不停地用手绢擦汗的委员同志了…

    这位委员同志脸sè有些青灰,额头上的汗珠如同不要钱一般地冒了出来,事情至此,他或许能够辩解为他是受人méng蔽,但是这种错误,实在是犯得太不应该了…

    “宪”

    场中的寂静,被这一声清咳声给打破,众人都看向了主冇席台正中冇央的老人家,等待着他说话。

    “看完了这段资料,让我感触颇深”老人家轻叹了口气,道:“我没有想到,我们的某些官员为了si利si情,已经到了这种不择手段,不硕大局的地步了…”

    “但是,我想”现在还是先让徐冇泽将军再说两句话吧,我们大家都一直身居在庙堂军衙之上,少闻民情,只有他常常不拘身份,下基层下地方,能够感受到许多东西,或许他有许多话一直想说,只是没有合适的机会,那么今天,大家就听一听,让他说一说吧”,说罢,看向徐冇泽,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徐冇泽将军,你想说什么,就说罢,今天在座的都是自己人,说出来大家听听吧!”

    徐冇泽这时也不谦让,站起身来,缓声地道:“谢谢首刺”

    “其实,对于这次的事情,我也想不到会这样…”徐冇泽的表情颇为沉重,沉声道:“说起来这件事我也是有si情的。”

    “如果受重伤的不是我的同学,不是我关系极好的室友,我不会急匆匆地从”国赶回来,也不会碰上这件事;就算是碰上了,但是我是否愿意为此事而开罪一省省长,这是一个很值得商讨的事情!”

    “但是,由于这个原因,我还是插手了”只是为了我的同学,还有他的老父亲,以度那个被堵门导致无奈停业的医院和它的那些相当无辜的医务人员,为了给他们讨回一个公道,我可以算是相当强势地插手干预了这件事!”

    “但是,大家也看到了结果,我差点自己陷入了这个大漩涡中,然后将自己也淹死在其中!”

    说到这里,徐冇泽讽刺地笑了笑,道:“我还是一个军方中将,还是民众所敬仰的华夏英雄但是如果不是我够谨慎,如同刚才那位不明真相的委员同志所指责的一般,大家都能看到我的结果!”

    听得徐冇泽这话,这众位将军都不禁地朝着主冇席台上的那位委员看去,而那位委员,原本发青的脸sè,霎时之间一下又涨红了…

    “不明真相的委员同志…”这位委员品味着这话语之中的讽刺,还有下边那些将军们颇有意味的目光,这只差是没有一口血直接喷出来。

    看着这位委员同志的脸sè,和那简直能杀人的目光,徐冇泽冷冷一笑,继续道:“同时我也一直在想,如果我的同学和他的老父亲以及那所医院,没有我插手,他们会是怎样?”

    “所谓毁家县令,破门府尹,在那两位官员的横行之下,我的那位同学的结果是变成一个植物人,他的老父亲跪在那里已经是虚脱了,要再晚几个小时结果大家也可想而知,然后另外的两位医务人员会怎样我也不想猜了,最后医院还得大批赔款或许才能了事…”

    说到此处,徐冇泽厉声道:“这就是无权无势普通百姓的际遇…一但碰到这样的事情,那么注定是伸冤无地,求助无门…只能认命!”

    “而我们的官员们,他们却是可以这样的无视人xing、践踏法律、高高在上的妄所yu为,”

    徐冇泽再次的冷笑了笑,道:“现在的官冇场之上有句话,叫做花花轿子人人抬,你好我好大家妃”

    “所以,对于这所医院发生的事情,面对该院院长的四处哀求,当地政冇府碍于当时官员的情面,怕了得罪人,无一官员出面主持公道完美地休现了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一句话!”

    说到这里,徐冇泽不禁地寒声道:“但是这一句话的体现却是以普通百姓悲惨代价而实现的…我只想问一问,我们的官员,还是人民的公仆吗,还是人民的守护者吗?他们已经由仆人的角sè转变为高高在上可以随意支配人民生死的帝皇了!”

    “政冇府作为治理地方的父母官,本应该为民做主,为民伸冤,可是现在有关部门,甚至高官,却滥用权力,欺压百姓,让百姓无处伸冤,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还不单是如此,现在我们的政冇府部门已经变成了一个网织密布的关系场了,他们利益相关,生死相依,一但有事便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南州此事,可以休现这一切,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在南州市横行无忌的马局长为什么能够如此嚣张跋扈?她靠得就是她背后的人,“有个省长舅舅,就能在地方上横行无忌了,无人敢惹…”

    “结果我惹了但是地方上,很快地便因为这个关系网,而紧密地联合在了一起,由省长开始,直到南州市政冇府,上下数级联手,开始封口、湮灭证据,颠倒黑白…将这事完全地翻了个个…让我这个本来占理的人,变成了一个肆意妄为,横行地方的大反派了。”

    徐冇泽这时转过身去,看了看旁边还有身后的这一排将军,缓声笑道:“我还是一位中将,他们都能毫无顾忌甚至不硕大局地下手污蔑,意图将我扳倒…试问…为了利益为了si情,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听得徐冇泽这话,这些将军们突然都不禁地打了个寒颤,这事如果是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们是否能够有徐冇泽这般谨慎,能够有他这般运气能够翻身?

    说完,徐冇泽再次转回身去,看着主冇席台上的诸位大佬,沉声道:“当然,这仅仅是个案,但是其他地方政冇府,我们其他的官员们,是否也可能这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说到这里,徐冇泽再次沉声喝道:“但是,我觉得”,现在有些事情已经刻不容缓了,为了人民,为了我冇党事业的延续,为了我冇党的执政基础,我们的官员、我们的政冇府已经需要进行一次严厉整顿行动!我提议…从现在开始,进行全党整风!”

    “说得好!”徐冇泽话音刚落,主冇席台上便爆出了一声苍劲的赞喝,老人家站起身来,看着徐冇泽,眼中满是赞许之sè,然后缓缓地鼓起掌来。

    “啪啪啪…”有着老人家的带头,紧随着然后全场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