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一章 时候到了(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哟这不是吴天明吴院长吗呀啧啧稀客啊稀客!…马王母大步地朝着吴院长走来,这时脸上一脸的热情客套,大声言语着:这要是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还真会以为这马王母对这位吴院长这般客气看重:但是这在场之人,哪一个不知晓是什么回事,一个个都是满脸同情地看着吴天明。

    “马局长客气”见得马王母走过来了,吴天明虽然脸sè难看,但是也只得干笑着站起来:现在马王母得势了,他吴天明虽然这二医院的院长已经是坐不稳了,但是自家还有儿子儿媳以及弟弟在,为了家人的饭碗,他也不敢将这马王母真得罪死了:这婆娘心眼小那是出了名的,自己这受点委屈,也省得她怒及自己家人。

    “责啧哟哟怎么还敢劳吴院长起身啊,您可是攀上了徐泽将军的高枝啊,我可当不起您这么客气!”马局长脸上笑容依旧,但是那言语之间的讽刺和得意之sè,众人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吴天明眼中闪过了一丝愠sè,不过想起自己的家人,依然强笑着端起杯子道:“马局长,今日您龙马精神,来我敬您一杯,祝马局长步步高升!”

    “啧啧吴天明,我还以为你是个硬骨头,那日你借着那姓徐的威风,可是还敢顶撞老娘:让老娘我丢了大脸,今儿你怎么了?靠山不在了?屁颠颠来给老娘敬酒了?”马局长大人就是直爽,这说起话来,

    那硬是比男人还男人,毫不顾忌在座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一口一个老娘,那硬是顺口的很这时一脸得意的冷笑,盯着吴院长嗤笑道。

    听得马局长这般羞辱之言语吴天明脸sè发青,但依然咬牙道:“马局长以前我也是为了医院的利益,这身在其位,当谋”

    “谋你个大头鬼”马局长大人一张肥脸冒光,盯着吴天明寒声打耸道:“姓吴的我今儿告诉你,在这南州地面上,谁不知道我马素英要面子,你那日敢录了老娘面子,让老娘丢了脸,今儿你就得给老娘还回来!”

    “你”吴天明脸sè涨红,深吸了口气分辫道:“马局长,那日也是徐将军不光”

    “噗”吴天明一句话还没说完马王母便是一杯酒泼到他脸上,寒声冷笑道:“姓吴的告诉你,那姓徐的小子今儿是完了:但是老娘我今儿还不舒畅,这抓不住大的,也就只能抓你出气你今儿要是不给老娘跪下赔礼,你全家都不要在南省混了!”

    “你”感觉着脸上那一脸刺鼻的酒水味,吴天明这时终于一脸的铁青了,再也忍不住了将手中的杯子一摔,怒声喝道:“姓马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嘿嘿今儿我就欺负你了!”马局长一脸冷笑地道:“你要不给老娘跪下,告诉你,你儿子儿媳加老弟,明儿就全部下岗,让你们全家***都饿死!”

    “你”听得马局长这般直言威胁吴天明那脸sè一下又白了看着吴天明这般模样,听得这马王母这若无旁人的模样,旁边诸人心头都涌出了一丝悲凉之sè,很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吴天明当初面对马王母的强势,为了医院和那些医务人员不委屈求全还到处奔bo求援,愣是不向马王母低头:虽然他位低职微,但是却让不少人暗暗佩服足以当得上是南州一号爷们。

    但是今儿,看这模样这为了家人也开始在这马王母这娘们面前低头了,偏偏这马王母却是下得狠手,愣要吴天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跪赔礼道歉,这吴天明娄么忍得住?

    只是在现今这世道,人自己可以为了尊严和骨气不要命,可以一概都不管不顾,但你脖子再硬,对家人亲人能不管么?这一家人的生计,吃饭温饱,你身为一家之主能不管么?

    看着吴天明脸上那愤怒和悲凉夹杂的模样,众人都齐齐地将头低了下去,实在是不忍看了。

    “马局长”吴天明这时脸sè突然渐渐地涨红了起来,额头上的青筋也开始慢慢浮现,就连鼻息也越来越粗:好一阵之后,终于缓缓出声了,颤声地道:“我吴天明自认做人做事,无愧于天,无愧于地,但是今日,我吴天明终于觉得愧疚了

    “我怨我吴天明自己没用,不求上进,整日只围了一个小小的医院打转,不知去钻营,不知道去往上爬

    吴天明两眼通红,瞪着马局长大人,寒声道:“今日,如果我吴天明能够爬到够高的位置,我又何惧你这个狗仗人势的畜生婆娘来威胁我家人子女?又岂能容你这畜生这般羞辱与我?”

    “你你敢骂我”看着吴天明这般模样,马王母这时一脸浓涂艳抹的脸也霎时涨得血红。

    “对我就是骂你骂你个没人xing的东西,骂你这个狗仗人势的畜生!”

    吴天明满眼悲愤地厉声道:“要不是你有个省长舅舅,你一个初中都没读完的乡下婆娘,凭什么能当官?你凭什么能够逼着我们那比你老子年纪都大的老医生去给人下跪守灵?凭什么敢打得我们的医生重伤将死?”

    “要不是你有个省长舅舅,你凭什么逼我向你一个婆娘下跪赔礼道歉?你一个小小局长凭什么弄得这些市长局长对你毕恭毕敬?敢怒不敢言?”吴天明红着眼睛指着这周围的这些官员领导们,对着马王母寒声喝骂道。

    被吴天明这般一指,这旁边坐着的诸位领导同志们,一个个都脸sè发红,愣是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来。

    “你你吴天明,你不想活了是吧,你那儿子儿媳都不想干了是吧?”马王母这时终于又被吴天明给气红了眼觉得颜面大失地失声嚎叫着威胁道。

    “姓马我告诉你,我吴天明就算死也不会给你这样猪狗不如的畜生下跪”吴天明指着马王母的鼻子怒声喝斥道:“就算是你姓马的能够在南省一手遮天,但你总不能杀我全家…我儿子。儿媳都是有手有脚的人物,就算没有了工作,就算咱全家被逼得背井离乡离开南省,他们一样能在外边找到口饭吃:““但我吴天明今儿就跟你耗上了,我姓吴的就不走,我生在南州,死也要死在南州,有本事你就叫人来搞我,只要搞不死我,我姓吴的就要天天在你面前逛让你记得,总还是有人不怕死,不怕没饭碗、没饭吃的!”“你”马王母这时一张脸红了又青,青了又红,深吸了几口气之后,终于转过身去,对着那蔡所长怒声嚎叫道:“蔡继明你吃屎的,这老东西蓄意诽谤污蔑我舅舅污蔑罗省长你还不把他给我抓起来,送到号子里好好审问!”

    “啊哎哎哎嫂子,看我收拾这老东西!”那蔡所长听得堂嫂这般一阵怒叫,这才醒过神来,然后赶紧从后腰mo出一副铐子,冲了过来,一脸狗tui模样就要拷吴天明。

    见得这般情况,吴天明突然脸sè又是一惨,看了看旁边的那些官员们,竟然没有一个出声,终于摇头凄笑了起来然后伸手朝着那拿着销子只要靠自己的蔡所长猛地推了过去。

    可怜蔡所长那小身子板瘦不拉几,而且还吊着一条手臂,被吴天明伸手一推惊叫了一声,便被直接推翻在地抱着那还没痊愈的断手惨叫了起来:同时又一边mo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对着电话里惨声嚎叫道:“来人啊来南州酒店,来给我抓人拒捕袭警,快来给老子抓进去!”看着这蔡所长嚎叫着打电话叫人,吴天明抬头看着这周围的这些面对这一幕,一个个低着头,寂静无声,装作没有看见的官员们,突然失声惨笑了起来:“你们你们有市长,有〖警〗察局长,有法院院长,还有检察院院长这样随意拘捕他人的行为,你们就这般装作没有看到?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见得众人被自己这一番逼问,竟然都没有一个人敢抬头,吴天明终于停住了笑声,仰头长叹道:“这是咱们华夏啊这是我们党的天下啊,是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啊我们的法律呢?这到底还有没有天理啊?”吴天明悲凉地摇着头,站在那地,ting直了脊背,然后掏出手机,颤抖着拨通了一个号码,然后放到耳边……,

    “嘟嘟”听得那边接通了,电话中传来一声喂,以及一阵有些杂乱的脚步声,吴天明颤声地道:“将军我是南州的吴天明我对不起您,让您受累了……”“我知道您现在可能也很不好,而且很忙,但是我想跟您说一句话这些年,我吴天明没有真正佩服过谁,但是我就佩服您这次因为我们医院的事情,让您费了很大的烦,也给您添了很多的麻烦,我很对不起您……”“本来”吴天明颤抖着声音,道:“本来,我该亲自向您道歉的,但是只怕是没有机会了但我会永远记得您,记得您对我们医院的恩惠,对所有百姓的恩情最后祝您身体健康,万事顺意”

    吴天明没有听清楚那边在说些什么,只是颤声将自己的话说完,然后挂断了电话,伸手拿起了桌上的一个盘子,将里边一条散发着浓郁清香的多宝鱼随手倒到地上,然后将这盘子猛地在桌子上一敲。

    “当啷……”一声,盘子四分五裂。

    吴天明拿着手中的剩下的那一块尖锐的瓷片,凄笑了一声,看着那一脸惊恐之sè的马局长,冷笑了一声,然后将瓷片搁到脖子旁边,寒声笑道:“姓马的,我知道……,我进去了,只怕就出不来了……”

    “不过,我不会死在你们手里然后还要落个畏罪自杀的名声”吴天明厉声道:“我吴天明就算是死,也绝对不让你们这些畜生沾手”说罢,看着这在场都是一脸惊惧之sè的官员们,深吸了口气,然后惨声道:“各位对不住,我吴天明给各位添堵了但请诸君,还是偶尔mo一mo自己的良心,想一想我们的百姓,你们都是我党的官员,这朗朗乾坤,我党的天下,不是什么一两个人能只手遮天的,所有人所有事,终究善恶有报的,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正当众人都脸sè发白,无言以对的时候,门口处却是传来了一个清朗声音:“老吴……,时候到了!”听得这个熟悉的声音,吴天明满脸惊愕地转头再着门口望去,只见得一个清俊的青年站在那门口之处,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自己。

    “当啷”看清楚落了眼前的这人,确认不是自己眼huā之后,吴天明的手一抖,手中的瓷片应声落地,

    “将将军”吴天明狠狠地揉着眼睛,擦着眼中的泪huā,看着眼前的这人,颤声地道。

    徐泽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老吴你说的好,我党的天下,不是什么一两个人就能只手遮天的,或许会有一些这样或者那样的害群之马,但是终究不会有人能够逃过法律的惩罚……”

    “只是……如同你说的,有时候只是时候未到而已……”

    随着徐泽的走进来,旁边桌上的那些官员们,这时一个个都脸sè或白或红地慌乱站了起来,然后惊惧看着紧随着徐泽身后走进来的那群身穿黑sè中山装,xiong口别着一个个小小鲜红国徽徽章、满脸严肃的人们。

    “这些都是〖中〗央监察部的同志们,为了南州的事件,他们现在赶来了……”徐泽微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