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五章 张局长的安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āo乱事冇件,由于徐译的出面,处理的很完美,这次lu面这也让人见识到了徐泽真正在这些学手们心中的威信和她位,这是让所有在场星城官员们感到震撼之处,有时候偶像的力量还真要比这些有些苍白的官员形象耍强悍得多。

    事后,张景明向市政府提交了检计书的同时,并依据他做出的承诺,递交了引咎辞职书。

    星城市政府极快她对张景明的引咎辞职做出了杜复,批谁了张景明的辞职,而张椅已经正式被刑事柏留,择日上庭宣半。

    因为张景明的主动引咎辞职,外界对张景明的评抡还是柏当的正面,毕竟张景明主政星城警局数年之间,还是很做了些实事的,此次虽因敖手不严,而出现了这等事恃,但也只是受手牵连。

    所以张景明这也算还是不错,虽然主动下了警察局长的位置,但是官声评价却是还在,为以后的东山再起,留下了不少的余她。

    晚间,张景明宴请了徐泽孙凌菲以及星城市长唐国瑞。

    ,占老张你先休息一阵,等过一阵手,我们再考虑下一步的事恃!“唐国瑞对徐泽推荐给自己的这个局长,还是柏当满意的,对于昨天的事恃,虽然感到有些恼火,但更多的还是有些遗憾,毕竟能够有个得力的下属不容易,但是偏偏栽在了这个上面,实在是让人觉得痛惜。

    “多谢市长关心我会安心休息一阵手的,这些年也实在是感觉有些辛苦了!”张景明轻叹了口气,很明显,这件事给他的压力柏当的不小,这只一日,似乎连头发都白了几根。

    ,占想”涨椅的事恃,我个让法院那边尽量照顾但是你也耍有心理准备,要判刑,那只帕是避免不了的…”看着自己的下属这般棋样,唐国瑞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张景明也算是为天局而做出引咎辞职决定的,而且他这个儿手法院也绝对不可能太过熊顾,否则张景明这牺牲也就是白做了。

    张景明点了点头,他自然也早明白的,满眼感叹地道:“没关系”让他受点教训也好,否则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说罢,只是真诚地看着徐泽抱歉道:“将军”真是不对起您,让您涉险了…”

    ,人老张张骑说起来也算是我侄子你这样说就见外了”徐译笑了笑,煞后看了看唐国瑞道:“唐叔札老张现在在星城要重起的话可能不容易,要不让他去南省吧唐叔叔可舍得放人?”

    ,占让老张去南省?“唐国瑞稍稍她一楞,然后侦想起最近传来的诣息,然后恍然她看了徐泽一眼,又看着张景明很是有些不舍地道:“虽然我有些舍不得,但是老张年纪也不小了,也不能耽识化行,我同意!”

    张景明他自己倒是没有想到徐泽突然提出了这个捉议,就连旁边的孙凌菲也是楞了一下,没有想到自家父亲这都还没正式上任,徐泽就开始打算往里边塞人了。

    ,占好,既然唐叔叔同意,那就看你自己了…“徐泽又看向张景明道:“老张南省离这边也不算太远,你过去的话,直接上省厅厅长。如何?”

    ,占啊,南省?”张景明很是有些发愣,虽然他知晓南省那边耍换省长了,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列现在竟然会和自己有关系!

    “对”成孙伯伯下个月履任南省…大概三叮)月内就能调你过去”如果你没有其他什么顾虑的话,那么我就尽快安排这件事”徐泽微笑着看着张景明,他不认为张景明会柜绝,这个打算,他也是突然起意的,首先倒是没有想到这也是件好事,毕竟孙瑞一个人过去,要找一个能够掌控警察系饶的得力助手可不容易。

    这丹好张景明空了出来,如果能够将张景明调往南省,协助孙瑞,那么孙瑞就能很快她完全掌控整个南省,完全是一件巧之又巧的大好事。

    南省警察厅厅长和星城市局局长可是平级,在这种恃况之下,能平调到南省去孙瑞手下,有孙瑞罩着,绝对是最好的选择,张景明如果拒绝那就真是傻手。

    所以张景明这稍稍一沉哈之后,便是喜上眉村,看向徐泽用力地点头感谢道:“既煞孙。部长看得起,我当煞义不容辞!”

    “好那这事就定下来”,“徐泽端起酒杯笑道:,人来喝酒,预祝我们的张厅长在南省能够更上一层栋”

    ,占谢谢谢谢唐市长和将军的栽培”张景明这时一扫颓sè,兴奋她举杯道。

    孙瑞孙大部长这时或许也想不到,他这新官还没上任,徐泽便已经是给他安排了一个大助力了。

    很多事特就是这么巧的,原本徐泽都只想着帮张景明保住这个局长位置,但是诈知道会出这么个事,张景明主动以自己引咎辞职来平息星大学手们的愤怒。

    而后,徐译才想到张景明竟然是个这么恰当的南省省厅厅长人选有张景明协助孙瑞,应该能够让孙瑞尽快她掌控南省全境,到时候对藏她那边下手,也就多了几分的准备了。

    所以,孙凌菲事后都柏当好奇地看着徐泽问道:“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的?当然不光凑巧…凑巧而巳…“徐泽轻轻她笑了,这人生之事就如如此,大凑巧了,在自家身上那就更是如此…

    如果自己毋亲当年没有逃离刘家,如何会有如今的徐泽?

    如果自己不是买到那个玉坠,又如何有个天?

    如果那日孙凌菲发烧不是正好在讣所门口晕mi,自己和她又如何有现在?

    一切都是如此…

    夜惭渐地深了,躺在酒店的chuáng上,徐译轻嘘了口气,看了看丹外入睡的孙凌菲,徐泽伸手从chuáng边的小箱手里将龙丹括了出来,然后继续开始了进行修炼,一圈两圈三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