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非请勿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不清楚对方所谓的不再顾忌是什么意思,但是已经开始相信对方的刘长锋这时也已经顾不上想太多了,既然现在对徐泽十分关键,那么自己这个做老子的怎么着也得将这事给扛起来。

    刘长锋缓步地走出了孙家的别墅,脸上满是毅然之sè,或许这次自己会扛上不小的责任,但是也必须为了徐泽顶住;

    “怎么回事?”看着刘长锋脸上那有些怪异的神sè,又看了看那边似乎依然在缓缓壮大的能量漩涡,吴元堂有些愕然地看着刘长锋,很是不明白刘长锋既然进去了,为什么没有出手阻止。

    “现在的事情不简单,应该不会有造成什么危害,暂时先观察一下!”虽然这话有些勉强,但是刘长锋依然相当坚定地看着吴元堂沉声道。

    不出意料的,吴元堂在听到了这话之后,一愣之后,眼中异sè一闪,这次却不再退让,沉声质疑道:“老刘...你要弄清楚情况,现在这个能量漩涡已经如此惊人了,一旦发现意外,可能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你清楚的很,你说不会造成什么危害,你能保证吗?”

    说到这里,吴元堂轻轻地顿了一顿,看着刘长锋再次沉声道:“如果一旦出事,这个责任你我都担当不起!”

    刘长锋缓缓地吸了口气,似乎丝毫没有被吴元堂的言语给打动一般,只是沉声道:“再观察一下!”

    面对刘长锋的坚持,还有眼中那不容抗拒的表情,吴元堂紧拧着眉头,终于没有再坚持,只是看着刘长锋缓声道:“既然你坚持,那么就再观察一下,但是如果出了问题,你得为此负责!”

    刘长锋没有言语,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站在两人身后的罗处长,这时看着刘长锋的背影,眼中也是闪过了一丝浓浓的惊sè,他很明白这个负责的意思,而且一旦出了问题之后,这个问题有多严重,但是现在刘部长依然坚持,连这个都不在乎,看来里边那位现在只怕真处于某个关键的时刻。

    当下他也不敢大意,既然上司决定继续观察,那么他要做的便是做好一切可能的准备,缓缓地后退了几步之后,招手叫来一个属下的负责人,再次叮嘱了一下万一的防范和处理措施,待得属下连连点头确认之后,这才稍稍舒了口气,等待事情的下一步发展。

    刘长锋负手静静地盯着眼前不远处的这个庞大能量漩涡,虽然表面之上镇定无比,但是此时心头之上,却是满心的紧张和焦虑;此事之上他所担的风险不小,而且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徐泽的这次修炼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而他能够顶住吴元堂的时间也不会太久,如果徐泽不能尽快完成,那么…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孙家别墅上空处的能量漩涡也越来越大,而那原本轻轻的微风环绕,也渐渐地开始发出了呼呼的风声了,已经有不少的人,开始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特殊监察部那些身穿黑sè中山装的队员们,在西山别墅区中,不住地穿梭在各家之间,进行一些解释和约束,同时无奈地向罗处长汇报着各处的情况。

    住在西山别墅区的,都是一些现任副部或者正部级左右的领导同志以及一些退休的老同志,虽然特殊监察部的队员们,勉强能够约束这些同志们,但是依然一两位老同志开始打电话向某些现任主要领导同志们了解情况,毕竟他们已经发现了某些异象,而且又是在附近,这不得不让他们担心。

    随着时间的过去,刘长锋眼中的焦虑之sè也是越来越浓,而吴元堂原本焦虑之中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但是渐渐地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也是越来越浓的紧张。

    这时,刘长锋的电话响了,然后紧接着吴元堂的电话也响了…看着上边显示的号码,两人脸sè都微微地一变。

    在简单的通话之后,想起电话中对方的言语,吴元堂脸sèyīn沉,这事他必须要插手了,如果他不在现场还好,出了事自然有刘长锋担着,但是现在他在现场,那么这个电话一来之后,他也逃脱不了责任。

    当下毫不迟疑地沉声道:“不能再等了,我和你一起去,如果现在还不去,那么再要控制事态,那就十分困难了…”

    刘长锋深吸了口气,然后看着那依然没有任何收敛极像的能量漩涡,终于点了点头,道:“好…一起去,但是尽量小心,否则一旦要是没有掌握好,出了问题,那么我们都无法控制!”

    虽然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担心吴元堂会冒大不讳下什么暗手了,但是刘长锋依然担心万一出现两人都无法控制的意外,一旦出了问题,不单是怕徐泽出现意外,而且也怕这个能量漩涡爆发出来,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

    所以,刘长锋还是谨慎地交代着。

    吴元堂点了点头,表示明白,首先的时候他或许还有点其他想法,但是现在他自然也怕真出问题,首先的哪带着点小心思的退让已经让他也被拖下了水,现在他也无法脱身了,一旦出问题,谁都逃不掉这个责任,他现在自然也不会再有其他想法。

    两人缓步地朝着孙家别墅走去,这时两人不需要太多的沟通,也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一旦进入其中,就由刘长锋出手影响徐泽,而吴元堂在后边策应,一旦出现问题,便两人出手压制,将可能的影响和破坏力尽量控制

    两人心头都绷着一根弦,然后走进了孙家别墅之内。

    进了孙家的大厅之后,吴元堂也很快地感觉到了那个能量漩涡的核心所在,与刘长锋对视了一眼之后,两人便步上了楼梯,朝着徐泽的房间走去。

    站在徐泽的房间门前,刘长锋正待伸手小心推开方面,但是突然想起一事...那个所谓的徐泽的守护者的话:如果一旦刘部长掌控不住局势,那么我只会守护好徐泽,保证不会让任何人惊扰到他,而不会有其他的顾忌!

    想到这里,刘长锋的手不由地一僵,而一旁的吴元堂看了刘长锋一眼,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只以为刘长锋是依然舍不得出手制止,当下轻哼了一声之后,便自己伸手朝着那房门推去。

    “别…”刘长锋见事意yù阻止,但是这话却是并没有能够出口,因为现在他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去阻止此事。

    门没有被打开…吴元堂用力地推了两次,门甚至地在微微地颤动,但是依然没有被推开来。

    “怎么回事?”吴元堂已经感觉到房门并没有上锁,但是这扇门这时却是似乎被什么人在后边顶着一般,根本打不开。

    想起刘长锋刚才yù言又止的模样,吴元堂脸带惊sè,转头看了刘长锋一眼,却见得刘长锋这时似乎也相当吃惊。

    刘长锋这时也伸手推了推门,看到门虽然在颤动着,但是却依然没有打开,这心头也是一惊,不知道那个被投影出来的所谓守护者到底做了什么。

    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看着刘长锋眼中表现出的无奈或者是无赖的表情,吴元堂冷哼了一声,这样的事情,如何能够难倒他?

    他可是堂堂天位,特殊监察部副部长,如果要是被这个拦在了门外,那还有什么脸见人?

    当下右手并指如刀,便朝着房门猛地插了下去,这个房门虽然tǐng坚实,但是在他面前,却是比纸糊的强不了多少,只要他愿意,很轻易地便能将这扇门给劈成碎木。

    不过,他这手还没碰到门,便心头突然警兆大生,仰头猛地朝着后边倒了下去。

    “嘶…”在他仰头倒下之后,便只见得这房门之上发出了一丝轻响,几丝细小的木屑轻轻地爆了开来。

    吴元堂脸sè发白地翻身弹起,紧靠着木门旁的墙壁戒备着,然后紧张地看了那房门一眼,只见得一张上好桃木房门上,某个位置处已经出现了一个细微的比针孔大不了多少的小孔,上边有细微的木渣残留着,明显是被什么从里边一击击穿出来的。

    而那个小孔所在的位置,似乎正是自己刚才头部所对应的位置,如果不是自己反应的快速,只怕是…

    想到这里,吴元堂不由地伸手mō了把冷汗,同时心头极为的恼怒,里边到底是谁,竟然敢对自己下这番毒手?难道是那小子?

    真当吴元堂惊骇愤怒的时候,门内突然传出了那个熟悉的声音,只是这个声音现在颇有些冷意:“吴部长…请不要非请勿入,否则后果自负!”

    “徐泽?”吴元堂低声惊呼了一声,他这下真是mí糊了,现在里边的那个能量漩涡的中心点,依然存在,能量漩涡也依然没有任何的变化,但是徐泽怎么能够出声说话,还有对自己发出这样的攻击?

    难道现在不是徐泽在进行修炼,或者不是他弄出来的这般动静?这怎么可能?除了他…还有谁能弄出这样的事来?

    吴元堂这下彻底地碉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