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直接翻脸(二更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话说君老将军这原本得知徐泽真上门了,特意还请了亲家一起过来,打算给徐泽一些压力,准备让他退让,然后将此事大事化小,省得这小子真当面发疯,弄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谁知徐泽竟然毫不顾忌,连亲家的面子都不给,连客套话都省了,竟然当场发难,典型的上门打脸找碴。

    燕京君家,华夏顶级豪门大族,君老将军又是谁?军方前三甲的实权人物,如果不是因为徐泽那中将的身份,还有他身后的那几大家,以及那恐怖的实力和疯起来谁都不怕的xìng子,还有某些可怕的手段,君老将军岂会这般忌讳与他?

    只是这会,君老将军也被气得发了飙,见过不讲规矩特意找麻烦的人,但还没见过这么不讲规矩的,直接翻脸的。

    君老头这桌子一拍,两眼一瞪,看着徐泽,就等着这小子要是真敢乱来的话,今儿就要弄他一个侮辱攻击上官的名头,直接弄倒军法部去关起来。

    不过,这君老头柏他的桌子,瞪他的眼睛,发他的飙,但是目标人似乎并不受jī。

    客厅之中一片寂静,只有被君老头一掌震翻在桌上的茶杯内的茶水,顺着桌面散发着热气缓缓流淌着然后滴落在地板之上,发出轻轻地“咕啮,厂声。

    徐泽脸sè淡然,似乎觉得那茶水流淌的极为漂亮一般,盯着那桌子和地板看了良久之后,视线才从那地板之处缓缓转移到君老将军那逐渐有些羞怒的老脸之上。

    徐泽的的视线淡漠和冰凉,继续缓声道:“关于昨夜,天华大酒店之事,还请君老将军给在下一个交代!”

    “你你”君老头被徐泽的那淡漠和冰凉的视线刺jī的只差木有七窍生烟,他想继续发飙,但是实在是再找不到任何理由。

    这对方要个交代,你总不能直接让警卫把人给抓取关禁闭吧,对面那位可多少还是个中将,谁能把他不当回事?

    旁边的孙总坐在那主位之上,这会也有些傻眼了,他不是第一次见徐泽,但是他叱咤政坛数十载,这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物;原本他以为自己过来,加上亲家两人,对方总还是会有些忌惮的,这样大家说几句客气话,徐泽这小子总会退让一些,谁知这对方客气地跟自己打了声招呼之后,便立马把自家当个泥菩萨一般地丢到一边,直接对亲家发难了。

    不过他这过来,原本也就是单纯过来坐坐,借给亲家一点气势,以两人之力来给徐泽添加一点压力,此时自然是绝对不会轻易就此事表态的。

    看着对面那张俊朗年轻,但是却坚毅的脸孔,还有那眼中淡漠而丝毫没有任何畏惧之sè眼神,君老将军这时才真正确认,眼前这个华夏历史上第一年轻的中将,还真是比传说中更疯狂了几分,面对自己这个顶头上司似乎丝毫没有应有的尊敬,甚至是敬畏,就算是方才起身敬礼,也不过是对自己身份的一种表面上的尊重而已。

    君老将军同志现在终于明白,在这个疯子面前,自己的身份甚或是亲家的身份应该都无法起到什么太多的作用,唯一的作用或许不过是能让对方亲自来找自己谈而已:他甚至相信,如果自己不是军方巨头的话,对方只怕是直接要闯进来强行抓人了。

    难怪这小子就只身带个勤务兵就找上门来了,那身后的长辈一个没来,他根本就没把自己当上级领导看。

    深吸了口气,将自己心头的恼怒缓缓地压了下去,君老将军终于转换了准备以势压人的心态,开始准备跟对方一样讲道理了,当然这个“道理”自然不是普通的道理。

    当下君老将军往身后一靠,缓声冷笑道:“好,我身为你上官,当看你年轻不懂事,且不计较你的语气和态度,“以免孙总说我不会关心年轻人!”

    “只是你说的那什么天华大酒店的事,我不明白,是什么事?又跟我,跟我君家有什么关系!”

    看着这位现在的表情和言语,徐泽倒是面容一僵,想起了一句话:“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他跟你讲法制广眼前这位军方巨头,果然是深得其中三味…

    “昨夜天华大酒店,君家大少君俊斌意yùxìng侵我午饭基金会执行主席林雨萌,最后迫使林雨萌从十二楼跳下,所以,今日我特意前来,请君老将军就此事给我一个交代!”徐泽依然坐得笔直,看着君老将军沉声道。

    “荒唐!荒唐”君老头眼神一闪之后,便立马寒声道:“徐泽你给我住口,我孙儿君俊斌向来乖巧,怎么可能做下此等之事,你羞得血口喷人,胡乱诽谤!”

    “事实在此”徐泽也不多言,沉声道:“小林!”

    “是!”小林在外边应了一声,然后便送进来一个平板电脑。

    徐泽轻轻地在平板电脑上按了几下,然后朝着君老头递了过去。

    看着徐泽递过来的平板电脑,君老头脸上微微一变,但还是伸手接了过去,不管怎么样,他已经确认过了天华大酒店那一段的的监控当时已经失效了,不可能留存什么证据的。

    不过,他这一看之后,那脸sè却是一下变了,因为上边的竟然有一段极为清晰的视频,完整地显示了当时那个女孩子跳楼的场景,而且在那女孩子跳下之后,自己孙子的模样清晰地出现在了那个窗口。

    虽然当时自家孙子立马掉头就走,但是那短暂数秒的画面,可以完全地确认是自家孙子。

    e边好奇的孙总看着君老头的脸sè突然yīn沉无比,这心头也是一惊,暗道:“难道对方真有证据?”

    君俊斌可是他最疼爱的外孙,可不能真出问题,想到这里,孙总这脸sè也一下yīn沉了下来。

    “你这个是蓄意陷害”君老头突然冷笑了一声,将手上的平板丢回过徐泽道:“我不知道你这个是怎么来的,但是我孙子当时不在那里!”

    说到这里,君老头突然瞪着沉声喝道:“而且你这个是从哪里拍的?这根本不是酒店的监控,而且对面也不是一栋高楼,根本拍不到这个,不管你是怎么伪造出来的这个,不管你出于什么意图,你这都属于明显是蓄意陷害!”

    “你还拿来威胁我?徐泽,你莫非真是疯了不成?”君老头继续寒声冷笑道:“徐泽,我当你是晚辈,如今的一切来之不易,所以不与你计较,如果你再敢胡乱诽谤,纠缠不休,那么别怪我没警告过你别以为你是中将,是什么国民英雄,我就不敢怎么着你”

    伸手稳稳地接住了君老头丢过来的平板电脑,徐泽淡然地起身道:“既然如此,那么君老将军对所谓的证人之类的,自然也会称为是蓄意陷害,那我也就不多说,告辞!”

    “徐泽我警告你,如果你再继续肆意诽谤的话,我不会轻饶你!”看着徐泽竟然转身就走,临走还出言讽刺,话语之中颇多让人觉得危险之处,君老头终于忍不住再次出声警告加威胁。

    因为他很清楚,眼前的徐泽为了那个女子,竟然不惜开罪自己与亲家,那么是绝对不可能就此放手的。

    听得君老头那威胁意味颇浓言语,徐泽那tǐng拔的身形微微地一顿,然后转身看了声sè俱厉的君老头一眼,嘴角微微上翘,淡声道:“我来此,不过是出于道义,与老将军协商而已:既然老将军声称我是蓄意诬陷,不愿认真协商此事,那我也无话可说:但人心中总要有把称的,事实真相如何,你我皆知,否则又何必让君大少连夜远走北海呢?”

    徐泽这话一出,君老头脸sè猛地一变,昨日之事,他老婆子反应可谓是极为迅速,但是却没有想到徐泽竟然对此事如此清楚。

    “虽然对于我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来说,所谓法律追责什么的都不过是幌子,所以这两年据说君大少在国内国外弄出来的人命也不是一两次了,也都安然无事…不过,犯下的错,做下的事,也总要有人出来承担”说到这里,徐泽语调一寒,然后便转身离去,只留下君老头一脸羞怒青黑、意yù发飙的模样。

    “这小子是个祸害”看着徐泽那消失在院门外的tǐng拔背影,君老头一脸yīn寒地道。

    孙总缓缓地地点了点头,然后道:“但是。”只要他不犯错,却没办法奈何他!”

    “。亨总会有办法的广君老头冷哼了一声,想去徐泽临走时的最后两句话,脸sèyīn沉地转头沉声道:“黄俊,给我打电话给君寒广坐在车上,徐泽轻吐了口气,然后对着小、刀道:“怎么样?确定了吗?”

    “目标详细位置无法定位,因为我暂时没办法侵入那边独立的监控系统中但是在黄海舰队基地那是绝对没错的,我现在正在全面监控所有与那边的联络和通讯,一旦有异动,便能立刻追疏”小刀寒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