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张狂(第二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泽这话一出,李老爷子等人都心头微微地一叹,只是徐泽并没有做错,此事想躲也躲不了,倒是如此更让人认同几分。

    倒是君伯来和潘启国两人都是稍稍地惊愕了一下,没有想到徐泽竟然如此干脆承认此事;

    “哦?徐泽同志对此有其他辩解吗?”钱国强在听到徐泽的言语之后,也是一愣,然后再次缓声问道。

    “他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仅此而已!”徐泽淡淡一笑,没有再言语。

    听得这话,这场中诸人都是暗暗感叹,不知是该赞叹还是该嗤笑,在这华夏军政两界,能够混到这等高位的,只怕还真没有人敢如此说话,或者如此理直气壮地说出此话的;偏偏这位,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甚至是华夏最高层几位的面,理直气壮地说了这话。

    钱国强心头也是暗叹了一声,然后没有再说什么,然后深吸了口气,继续道:“君伯来同志诉你谋杀其孙君俊斌,徐泽同志你可承认有此事?”

    钱国强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瞬间屏住了呼吸,看徐泽如何作答,如果他还像刚才那样,直接承认,那么这事就算完结了;只是所有人都心头打鼓不已,不知道这位到底会不会真发失心疯。

    “不承认!”徐泽再次回答的干脆利落,让所有人松了口气的同时,也稍稍地有些期待。

    而对面的君伯来更是双眉一挑,眼冒寒光;徐泽这对潘家那小子的事承认的干脆利落,这次倒是不承认了。

    “徐泽...你不用狡辩,这事谁都知道一定是你干的,你狡辩也没有用!”君伯来怒声道。

    面对君伯来的质问声,徐泽眼皮都不抬,懒得理会;

    看着徐泽的模样,君伯来气得是脸sè一阵青一阵白的,只差没喷血,不过又没法...他不是主审官,徐泽这话说不搭理就不搭理,他也没法子。

    被君伯来这般抢话一阵逼问,钱国强也有些尴尬,但还是道:“君伯来同志,请你出示相关证据!”

    “这要什么证据,大家都知道这小子当场说要杀人的...而且连潘启国同志的小孩也遭了这小子的毒手,我孙子现在死了,这除了这小子还有谁?还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这般肆无忌惮?”

    说到这里,君伯来更是愤怒地道:“我孙子或许是犯了错,但是也罪不至死,而且就算是有罪,也必须通过法庭的审判,才能定罪,哪里容得你能这般,如此滥动s这视我华夏法律如何物?”

    “咳咳...”钱国强脸sè干咳了两声,缓声道:“君伯来同志,请不用j果有证据请出示证据!”

    就拿证据...”

    看着投影仪上播放的徐泽那段抱着一个女孩子站在那车顶仰头怒吼杀气四溢的模样,众人心底都是暗暗点头,这与此事有关的潘宁,被徐泽直接打成了半身瘫痪,这主要的责任人君俊斌莫名其妙地跳楼死了,罪魁祸首要不是徐泽那就鬼来了。

    只是这些证据却是也无法证明徐泽就是凶手,如果没有其他确切的证据之外,这君老将军这般最多也就是给徐泽的罪名上加一点小份量而已。

    “而且...徐泽那日,还上我家来,甚至还当着孙总的面,直接威胁我,说什么犯下的错,总要有人出来承担之类...”说到这里,君伯来怒瞪着徐泽沉声道:“徐泽...这话是你说了没?”

    我说的!”徐泽这次倒是应了,看了君伯来一眼,微微一笑,道。

    “那你还不承认我孙儿是被你谋杀的...”君伯来瞪着徐泽寒声喝道。

    徐泽嘴角微微上翘,然后看着君伯来轻轻一笑,道:“君伯来同志...凡事要讲证据的...”

    “君俊斌他身在千里之外的外海驱逐舰上,我在燕京,怎么可能当着君寒将军的面拖他下海?又怎么可能带着他,大白天的悄无声息地在三艘我华夏最先进的战舰以及近百的海军陆战队的围捕下逃离?”徐泽微微地笑着,如同在现场亲眼所见一般地,继续道:“而且天华大酒店出出入入那么多人,我怎么能够带着君俊斌悄无声息地在晚上八点多进入1208房间,然后还一点痕迹的都不留下,让他自己跳楼呢?”

    听得徐泽的这些话,在场的诸人,都脸sè微变,不知该佩服还是怎么...徐泽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些情况他们都不知道,但是徐泽说得如此清楚详细,这样说来不是他做的还有谁?这是赤luǒluǒ的挑衅吗?当着这么华夏顶级军政要人的面,还真是张狂...

    不过徐泽似乎一点不在意这些一般,继续看向一脸冷sè的君伯来,微微一笑道:“请问君伯来同志...我是怎么做到的,你能告诉我么?如果你能告诉我,那我就承认,是我做的!”

    君伯来被徐泽这几句话顶得是满脸发青,这些情况他都只是大概的有个了解,这其他人自然是更不清楚具体情况的,但是徐泽竟然还说得这般清楚,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徐泽..难道不是你做的么?这其中的情况我都不特别清楚,你都讲得如此明白,不是你,那还是谁?”君伯来终于忍不住地铁青着脸怒声喝骂道:“难道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吗?”

    “君伯来同志...不要这么j对君伯来这口沫横飞的指责,徐泽微微笑道:“是不是我,你得拿出证据来...对于证据确凿的事情,我从来不否认,但是没有证据的事情,我是不会承认的!”

    “否则...你就算是能够yòu导所有人相信是我干的,但是没有证据,那么就请不要浪费口水和大家的时间了...”说到这里,徐泽又是微微一笑,道:“众所周知,我们是一个讲法律讲证据的国家,所以请自重!”

    看着台上徐泽那一脸淡笑的模样,这底下是猛地一阵感叹声,就连李老爷子等人都是看得目瞪口呆的,徐泽确实是太张狂了,这明摆着就是当着所有人说是他干的,但是他偏偏却是要气这君伯来,丝毫的没有任何顾忌...

    这简直是视在座的所有大佬们如无物,领导们要搞你,什么时候要过证据,这凭的就是实力,你没实力,那么就算是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强行那个OOXX了你,他也能说你是自己拿拖把棒子自己捅的自己,而且还把你自己给捅高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