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胆战心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数十年的军旅生涯,让君伯来一直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每天天méngméng亮,便会醒来,然后到院子里,活动活动手脚,振作振作精神:只是,今儿他这刚走出房门,便见得自家老仆站在门口一脸紧张的模样。

    “老飞干嘛?大早站在这里?要吓死人啊!”看着老仆那模样,君伯来冷哼了一声道。

    老仆这时却是顾不上君伯来那有些不满的脸sè,只是一脸紧张地道:“首长出问题了!”

    “出问题?什么问题?!”这原本大早起来心情还不错的君伯来,这时被自家老仆,那是生生地给败坏了,当下不禁地冷着脸寒声道:“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首长您来看一下”老仆无奈地苦笑着,然后便打算引着君伯来,院子里走了出去。

    看着自家老仆这般模样,君伯来眉头也是一皱,然后大步地跟着走了出去,这老仆跟了他几十年,向来做事淡定的很,能够让他这般模样的,怕是真出什么问题了。

    君伯来yīn沉着脸随着那老仆大步走到院子前,突然却是一愣,这个他住了十几年的院子里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但是却是猛地让他感觉不对劲。

    “没了?树怎么没了?”君伯来突然脸sè大变,惊声呼叫道。

    一旁的老仆这时一脸的青灰之sè,指了打院角的一堆灰烬没有做声。

    “啊...”

    君伯来脸sè发青惊呼了一声,正待言语,后边却是传来了君老太太的言语:“怎么了老头子?”

    “树怎么没了?树哪里去了?谁弄的?谁弄得?”君伯来这时顾不上回老婆子的话,怒声吼叫道。

    被君伯来这么一声吼,君老太太这时也发觉了不对,院子角落里的那颗上百年的大桂花树,竟然没了…

    “树哪里去了?”君老太太这下也是忍不住惊叫了起来,这颗一人合抱粗的大桂花树可是两口子最喜欢的了,夏天在树下纳凉秋天有满园的桂花香,这怎么突然一下不见了“怎么回事?张兵,这怎么回事!”君伯来盯着自家老仆,眼睛瞪得跟个算盘珠子一样,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首长今儿大早起来,我就看见了,只剩一堆灰烬了,昨天晚上执勤的警卫也没有发现异常”要不要让警卫局来查查…”老仆小心地应道。

    “查”当然要查这么大颗树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君伯来一边朝着那堆灰烬大步走了过去,一边寒声怒吼道。

    君老太太这时也一路小跑着跟在背后,朝着那堆灰烬跑了过去。

    看着那堆散布在地上的那堆细腻的跟香火灰一样的灰烬君伯来的脸sè突然有些发白了:昨天晚上的天气很好,也没打雷,这么大一棵树,怎么突然之间便消无声息地化成了这样的灰,就连院门口的警卫都没有发现。

    看着君伯来的脸sè有些发白,君老婆子的脸sè这时也紧跟着有些白了。

    这个院子附近的一片区域,可是燕京除了怀仁堂那一块之外,戒备最是森严的地方了,怎么这么大一棵树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化成灰了?而且执勤的警卫还一点都没发觉这要是人也这么…

    警卫局的人来的很快,立马便将警卫隔离调查,同时派出了不少的人员,对那堆灰烬进行详细的分析和排查。

    君伯来和老婆两人,yīn沉着脸坐在客厅里,等着警卫局那边的结果,这时,突然旁边的电话响了。

    “喂”君伯来不耐烦地拿起电话,喂了一声。

    听得电话那边的言语,君伯来的脸sè慢慢地却是越发地yīn沉了起来与那边言语了几句之后,才慢慢地挂断了电话。

    “老头子?又怎么了?”旁边的君老婆子看着君伯来这脸sè越发的难看了,不禁地紧张道。

    君伯来缓缓地摇了摇头,铁青着脸道:“君寒那边也出问题了!”

    “也出问题子?什么问题?”听得儿子那边也出问题了,君老婆子心头一惊,赶忙问道。

    君伯来嘴角抽动了几下,道:“他住的地方,昨天晚上屋顶和chuáng被不知名的武器打了几个洞,而且恰好贴着身打的…,、

    “什么?”听得这话,君老婆子这下也被吓愣了,好一会才醒过神来,惊声道:“那君寒”君寒没事吧?”

    “他没事”不过现在舰队警卫部门正在调查这事”军委那边现在也已经应该收到消息了。”君伯来这时脸sè铁青,但是脑子却是飞速地运转着,昨晚连续发生了两起这样的怪事,其中自然是有联系的。

    想到这里,君伯来眼前突然是浮现了昨日的那个场景,某个极为让人讨厌的家伙,所说的那番话…

    那个清朗而自信的声音道:“我刚才不久前,已经说过,我的力量比一般人要强,甚至比所有的人都要强…”

    “中将之位,只是一个虚衔,但是我真正依靠的从来不是这个每一个敢招惹我的人,后果”就如同君大少一样,很严重…”

    想到这里,君伯来的额头之上,霎时便有一层细密的汗珠冒了出来,脸sè变得一片惨白。

    昨天那小子便留下言语直接威胁自己,这晚上便出现了这样完全是针对自己君家的前所未有的事情,这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只怕是跟这小子脱不了关系。

    而且这样稀奇古怪而且又是极为高难度的事情,除了徐泽,君伯来都已经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够做到,而且谁又能够这般肆无忌惮,还有动机:甚至君伯来也不太相信以徐泽的力量可以做到,但是这偏偏却是发生了,一个在燕京,一个在千里之外的北海,在一个晚上发生了。

    “我的力量比一般人都强,甚至比所有的人都强!”想起徐泽的那句话,君伯来这时只能是这般相信了。

    “这只怕是那小子针对自己昨天的那些话的赤luǒluǒ威胁和警告。”君伯来铁青着脸sè,当下缓缓地mō了一把汗,这心头一阵阵的乱跳,如果这真是跟那小子有关,那自己这一直以来,都还是太小看他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