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品味特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血,说起来是很简单的东西,对于血族来说,他们也挑食,传说中最喜欢的便是处女的鲜血。

    其次就是普通人血了,这万一不行,猪血、羊血、牛血、鸡血什么的也都凑合,也能喝,只是可能口感稍差而已。

    所以,对于这事,众人也早有心理准备,这喝点血也没事这猪血牛血羊血多得很,刘长锋立马让人去厨房杀了只正宗土鸡,端了半碗温热的血过来。

    不过,这血一端过来,众人却是傻了眼,这血刚端到林雨萌面前,在徐泽的相劝之下,林雨萌犹犹豫豫地端起来,刚凑近嘴巴,结果当场就把碗一丢,然后吐了;

    看着捂着肚子,不停地直呕酸水的林雨萌,几人不禁地傻了眠,旁边一直无奈皱着眉头的林母还有孙凌菲,这更是心疼地好生宽慰着:“不喝了不喝了”咱们不喝了!”

    可是不喝怎么成?至少在找到其他办法之前,这总得想办法让林雨萌喝点,否则这就算是每天大吃大喝的,看现在这模样,林雨萌支撑不过四五天去,就得出大问题了。

    没法子,只能是继续想办法…

    当下,徐泽与刘长锋对视了两眼,刘长锋便明白了徐泽的意思。

    好在刘家大院的手术室内,常年都存有冷藏血,当下便让人送了一袋过来,顺便还帮林雨萌温好了:不过端到林雨萌面前,她只瞄了一眼,然后便皱着眉头直摇头,又干呕了起来。

    “阿泽,不能不让雨萌喝么?”看着刚刚缓过来一下的林雨萌,又开始干呕了起来,一旁的孙凌菲这可是心疼了,看着徐泽郁闷地道。

    徐泽苦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道:“这不喝可不行不喝,雨萌可支撑不了多久的!”

    “哎那喝我的…,、一旁的林母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定定地道:“雨萌喝妈妈的血”就不会吐了!”

    看着林母那坚定的模样,众人也是暗暗点头,只要林雨萌能喝,这为了满足她的需要,这也就只好临时抓人抽血了,反正人多,这也不是多大的事。

    虽然林雨萌全力地反对,但是林母还是在被紧急招来的护士熟练的手法下,抽了一百毫升的血出来,然后用小碗端着送到了林雨萌的身前。

    虽然两眼冒起了一层浓浓的雾气,但在林母微笑和怜爱的注视之下,林雨萌含着泪,将小碗凑到了樱口边,在众人的注视下,然后缓缓地喝了一小口。

    看着林雨萌皱着眉头咽下一口,众人这刚松了口气,突然却见得,林雨萌猛地将手中的碗一放,然后又捂着嘴巴干呕了起来“呃……”

    看到这一幕,众人脸sè都是一僵,这也吐了,那可怎么办”难道要直接给她从血管输血进去不成?

    “雨萌…怎么也受不了吗?”林母在一旁看着又吐了的女儿,相当的无奈和怜惜,只能是用手轻「百度贴吧启航冇文字」轻地拍着女儿的后背,然后很有些无助地看向徐泽。

    众人这会还真疑huò了,这林雨萌到底怎么了?那日刚复苏的时候,可是咬着徐泽的手不放来着,生生差点把徐泽都给吸干了“这同样是人血”这回怎么?”想到这里,刘长锋和李道长两人突然齐齐地一愣,然后转头看向徐泽。

    徐泽这时也是苦笑了笑,然后伸手拿过一个干净的小碗,左手轻轻地挥过右手手腕,将手腕划开一条伤口,让里边的血缓缓地顺着手腕流淌进小碗之中。

    看着徐泽的动作,众人脸sè微微一变,但是都已经经历过了那日的情况,所以除了林雨萌脸上lù出了心疼和无奈之sè外,其他人并没有什么太过大惊小怪的表情,只是好奇地看着。

    “小刀”抑制一下我伤口处的细胞分裂,以防伤口自愈止血…”

    随着徐泽的命令,小刀很快便应了一声,不过数秒之后,便回应道:“好的,已经抑制了伤口处的细胞分裂,预计在两分钟后恢复…”

    “两分钟?”徐泽稍稍一沉吟,便点了点、头。

    徐泽划破的是一条手腕小静脉,小碗刚刚装了大半碗的时候,那血便缓缓地停止了,这让刘长锋和李道长两人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惊异。

    他们可是清楚的很,上次徐泽在同一个位置划了一个伤口,当时可是没有半分钟,那血便已经完全止住了,但是这次竟然有两分多钟,才止血,这难道徐泽上次失血大严重,导致了后遗症么?

    想到这里,两人这都不禁地是有些担忧了,如果因为林雨萌而导致徐泽实力大降,那就真是得不偿失了。

    徐泽这时倒是没有想到两人会想些这样的事情,而是微笑着将手中的小碗递了过去,道:“来……,试试这个…”

    看着徐泽脸上lù出的温暖怜惜的笑意,还有那递过来的小半碗明显有别于其他,而且带着些特殊yòu人味道的鲜血,林雨萌咬了咬嘴chún,然后不禁地轻轻咽了。口水。

    看着林雨萌那模样,徐泽微笑着道:“饿了就快喝吧……”

    “嗯…”听得徐泽这话,林雨萌这下可没有矜持了,伸手接过小碗,凑到嘴边,丝毫没有迟疑,便“咕嘟咕嘟…”地大口喝了起来。

    众人看着林雨萌的模样,一个个都愕然不已,刚才那一副良药苦口喝不下的模样,这回换了徐泽的血,怎么就跟喝琼浆玉液一样了?

    喝完了那小半碗的血,林雨萌十分满足地抹了抹嘴,再用那粉红sè的小舌头轻轻地tiǎn了tiǎn嘴角,将嘴角的一丝残血tiǎn去,那精神霎时之间地便明显好了许多;连那原本苍白得有些可怕的脸庞,都迅速地红润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又惊又喜这果然还是要喝血,这血一下去,整个人都精神了,简直跟换了个人一般。

    一旁的林母看得是又惊又喜,不禁地好奇问道:“雨萌怎么妈妈的血和你阿泽哥哥的血不同些吗?”

    “嗯”阿泽哥哥的血”很香”狠好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