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所谓私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sī事…”当然,这些大佬们,在有些羞恼之后,却是也都一愣;

    sī事?你要真弄出一个血族来,这算是sī事吗?这已经是事关华夏修炼界最大之禁忌的事了,怎么能算sī事?

    虽然众人疑huò,但是也都没有插言,都在等着徐泽关于这事的陈述,看到底怎么算是sī事。

    徐泽淡淡一笑,怜惜地看了一眼旁边的林雨萌,然后抬头看向众人,缓声道:“我想或许有不少同仁,都已经听说过最近燕京发生的一些与我有关的事情!”

    徐泽这话一出,不少人都暗暗点头,但是也有一些稍稍偏远一些的掌门和门人等眼中lù出了一丝疑huò之sè,然后开始跟身边的人打听起来。

    伸手轻轻地抚mō着林雨萌头顶那顺滑的头发,徐泽缓声地道:“我知道,各位今天开会的主要目标,只不过是她而已!”

    听得徐泽这般直接言语,这众位掌门脸sè微微地一变,不过都没有做声,只听着徐泽继续言语。

    “或许有少数人知道她的情况,但是大多数或许都不知迤”徐泽扫了眼这台上台下的众人,淡声道:“本来,我认为这是sī事,但是既然大家这么关心这件事,那么我就和大家讲讲…”

    “她叫林雨萌,星城大学学生,也是午饭基金会的执行〖主〗席”前些天,她为了替山区孩子们的免费午餐进行募捐而参加一次慈善晚宴时,经历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为了抗争也因此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看着徐泽那有些淡漠的脸sè还有那语气中的某些森寒,听得旁边的那些掌门们,心头微微地一紧,特别是坐在徐泽身边的那几位掌门,都只觉得徐泽身边一股淡淡的冰寒杀气在慢慢逸散,让他们只觉得这脊背之上一层层细微的寒毛都开始倒竖了起来。

    特别是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些门人弟子,这时一个个感觉到徐泽身周逸散的那些淡淡森寒杀气,只见得脸sè都是一阵的发白,更有那抗力稍弱一点的,那牙齿都开始咯咯地打起架来了。

    感觉到了徐泽这不经意间lù出的威势,众掌门们都不禁地暗骇不已,这杀气能够形成实质一般的,那这徐泽到底精神力强大到了什么地步了?

    “为此,她从十二楼跳下,我赶到的时候,生机险些断燕在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之后,勉强保住了她的生命:不过她支撑了七日之后,却还是坚持不过来了:最后…为了保住她的生命,我借助了一些血族的血能,才让她恢复过来”徐泽缓缓地言语道。

    “十二楼跳下”借助了血族血能”恢复过来”众掌门虽然不少都隐约听到过这事,自然也明白那个看起来有些柔弱的小女孩子,是因为什么而这般决烈的。

    但是这时徐泽说起,众人也依然是暗暗心惊,这十二楼跳下来,这等以死相抗的决心,众人自忖只怕是也做不到。

    只是他们这也是微微感叹而已,众掌门最注重的还是徐泽最后那句话”借助了血族的血能…

    那么这事现在已经很明了了,这个坐在徐泽身边模样乖巧漂亮女孩子,确实光血族!

    众掌门互相对视了几眼,眼中再次闪过了一丝或惊、或忧、或喜的神sè。

    有些人惊的是徐泽竟然真如此大胆敢行此忌讳之事,而且还直言不讳:还有些人忧的是徐泽这般动作,那这接下来该怎么办?一般人还好处理,但是徐泽是谁,那可是天位,而且他敢这般直接言语,说用了血族血能,那这个小女孩到底该怎么处理?

    同样也有不少人喜的是,徐泽这般犯下忌讳,还直接承认了,那么他有大麻烦了。

    看着这些人脸上的神sè,还有那嗡嗡的议论声,徐泽脸上也lù出了一丝淡淡的冷笑,再次淡声出声道:“我做事很简单,所以救她、并让人家也从十二楼跳一次…,、

    徐泽这话一出,这台上原本看起来还十分淡定的刘长锋和吴元堂都是脸sè微变,没有想到,徐泽竟然在这里,敢直接承认此事;虽然这个就算是君伯来知道了,也没有太大的办法能拿徐泽怎么办,但是徐泽却是敢这般直接承认,那这也太张狂了…或者是直接没有将君伯来放在眼中。

    而且,徐泽这般言语之中的意思,某些威胁之意,也溢于言表,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让一些有意在这事上挑事做文章的人,心头一紧。

    “因为她不能死,那么我救她都是sī事,仅此而已…”徐泽再次丢出一句,沉声道。

    随着徐泽这最后一声言语,场中一片寂静。

    但是很快,台上的吴元堂的目光便扫过了台上某人,然后那位毛老人家立马心神领会,跳将出来,叫道:“徐泽同志”华夏自古有铁律,你这是培育血族,是极大的禁忌,怎么是sī事?”

    “各位掌门,你们说是不是?这样的事情,怎么能算是sī事?要是这种情况,我们还放任不管,这将会是关系我华夏修炼界存亡之大事,徐泽同志,你这明显是混淆视听!”

    “对”对”这等铁律,绝对不可违反,否则必将有大祸,而且血族不能在华夏留存!”毛老头这话一出,众掌门自然都纷纷点头称是,毕竟这乃是大忌讳,谁都清楚的,更有几位掌门更是jī愤道。

    “咳…”台上的吴元堂看得下边这闹熙熙的场景,这心头暗笑不已,他要得就是这个效果,当下便站起来,干咳了一声道:“各位掌门”各位掌门,请安静~”

    吴元堂在这修炼界威信自然是不小的,他这一出声,这很快便又安静下来。

    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吴元堂看向下边的徐泽,沉声道:“徐泽同志众位掌门所言不错,此乃我华夏之大忌,你这已经是严重违反了华夏铁律此事定然要有个处理和交代,否则我特殊监察部身兼监察重任,也无法置身事外!”

    一旁的刘长锋听得这话,这时也是苦笑不已,他早料到会这样,而且他身为特殊监察部部长,这事他自然也是无法偏袒徐泽的!

    “对对…吴部长所言甚是,必须要处理…”这有吴元堂带头了,而且一旁的刘长锋也没做声,下边不少人便开始大胆的推bō助澜了,这场中的气氛瞬时紧张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