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超级医生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众矢之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军委会议,说起来就算是徐泽当初还在中将位上时,也没有资格参加的;实在是这个级别还差得太远了一些。

    不过今儿徐泽参加这个会议,可是一点高兴劲儿都没有;要知道今儿是会无好会...

    今儿这会议,并不是单纯的军委会议,因为旁听的人不少,除了十来个委员之外,另外还有几位上将级别的将军在旁听。

    比如军纪委书记等等...

    徐泽走进去的时候,霎时所有的眼睛都盯在了他的身上,有凝重,有嘲讽,也有隐隐的幸灾乐祸。

    徐泽瞄了瞄四周,似乎并没有自己的位置,不过他也不在意,就在那地随意地站着;他很有自觉,知晓今儿来是要做什么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反正等下会有人想要他说的。

    在这所有视线和威压的中央,徐泽就这样随意地站着,仿佛眼前的这十几位,并不是什么军方的最高层,而只是一些普通的人一般。

    老人家坐在正中央,看着站在那地那个挺拔、骄傲的小子,心底暗暗地叹了口气,然后出声道:“徐泽同志...今天请你来,是有些事关重大的事情,军委想要对你进行质询,你不要有什么意见!”

    徐泽微微地一笑,然后点头道:“我明白,首长客气了...”

    看着徐泽这般不亢不卑的表情,众人心头都是闪过了一丝恼意,这在座的哪一个不是华夏最高级别的人物之一,个个都是位高权重的大佬。怎么这小子对大家就没有一点敬意,连一丝尊敬都欠奉?

    只有杨广连和吴老爷子等少数几人,看着徐泽这模样却是都暗暗地叹了口气;只是这也都暗暗佩服,他们在还没登上这个位置之前,他们可没有徐泽这般的铁骨铮铮...

    “好了...徐泽已经来了,大家想问什么就问吧!”老人家的态度依然温和淡定,缓缓地扫了周围的人一眼。

    “徐泽...你昨天在哪里?”出声的是坐在老人家左侧的一个鹰眼老头,冷冷地盯着徐泽道。

    徐泽瞄了那老头一眼。淡声地道:“我昨天八点起床,然后一天在家呆着陪女朋友,六点时,去了刘长锋部长家吃晚饭,晚上八点才离开。然后在家看了两个小时电视,接着睡觉...”

    “你...”鹰眼老头被徐泽这一连串的回答,弄得只差没鼻子冒火,不过看着旁边这诸多同僚在,而且徐泽现在已经不在军职了,他暂时也没法奈何徐泽,当下只得沉声道:“谁能证明你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在!”

    “我女朋友...”徐泽淡淡地道。

    “近亲不足采信,还有其他人吗?”鹰眼老头继续盯着徐泽沉声道。

    徐泽的回答也极为简单。道:“没有了...”

    听得徐泽这话,鹰眼老头脸色一寒,转头看向中间的老人家道:“我认为应该要对徐泽进行隔离调查,直到查清此事为止!”

    老人家眉头微微一皱,正待言语,突然却见得徐泽淡声道:“请问李玉立同志...我触犯了哪条法律?或者我有何嫌疑会被你要求进行隔离调查?请给我一个解释!”

    “住口...没问你话,这里轮不到你说话!”听得徐泽竟然直呼自己的名字,鹰眼老头满脸羞怒之色。怒声喝道。

    “李玉立同志...作为华夏公民,我有权利知晓自己为何会被你下令要求隔离调查...所以,请李玉立同志你自重!”徐泽这时半眯着眼睛,冷眼瞪了那李玉立一眼。

    那鹰眼老头听得这话,这一张脸霎时涨得通红,正待出言,但是刚接触道徐泽的目光。便是只觉得心头一寒,只觉得徐泽这一眼望过来,那眼中的杀意让人只觉得森寒彻骨、纷身直发软。

    被徐泽瞪得这一眼,鹰眼老头突然想起了照片上张严铮那被烧成近乎焦炭一般的模样,这心头更是一颤。这才想起眼前这小子可怕之处,当下那这十几年都没有再颤抖过的手,突然抖了起来。

    徐泽这瞪了这老头一眼之后,便没有再说话了,他刚才的那一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的,这老头或许心志还算坚固,但是在那等强大的精神力震慑之下,徐泽自信以后这老头只要一想起自己,那以后手只怕就停不了哆嗦了。

    老人家看了一眼旁边那突然萎了的李玉立同志,眼中闪过了一丝愕然,不过很快便看向徐泽道:“徐泽...刚才西南军区司令张严铮直升机失事的原因已经找出来了...”

    “调查组的报告显示是被巴雷特反器材狙击枪所击落...”老人家说话今儿似乎没有拖泥带水,只是看着徐泽道:“这跟你前几天遇刺时,那些武器一样...所以,根据相关情况分析,同志们认为你有一定的嫌疑!”

    “对...我们怀疑你为了报复张严铮...而做出了此事,所以,希望你配合我们调查!”这时另一面容黧黑的中年上将,威严道。

    听得这话,徐泽轻笑了一声,淡声道:“那你们的意思是,前几日命人袭杀我和我女朋友的是张严铮喽?”

    “呃...”听得徐泽这一声反问,那上将脸色一僵,却是无言了;毕竟这事这时谁能都猜到,但是却根本没有证据,他这如何能答这话?

    看着这位上将不再言语了,徐泽淡淡地一笑,正待言语,旁边却是又有一个声音寒声而起道:“那徐泽...我问你...张严铮的死是不是跟你有关?”

    徐泽转头看了那冷声出言的另一位委员,缓声道:“谁人都知道我与张严铮不和...既然陶委员认为张严铮的死与我有关,那么请拿出证据来...”

    “如果我们有证据,难道还容你站在这里放肆吗?”那位陶委员这时脸色也是一冷,哼声道:“现在你老实的配合调查...如果此事最后如果与你无关,我们自然不会再为难你!”

    。(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