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网络娱乐 重生之网络娱乐 正文 第三百九四章:挑起“次货”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几人客套了几句,随后却说起了正事。

    两位行轊长也知道蓝衡带几位学生来长长见识,并不避开,而是直接说道,“蓝老,今天摩根这一场宴会可不是好宴呀,说不定一会就要大开汇率之争。”

    这位工商的李行轊长说完,建行的“刘行轊长”便接过话来,“只是,这一场宴会,要与他们论斗,有蓝老及各位经济大师,我们例也不怕。只是,据消息称。摩根这一次派出的代表,可能是年轻一辈的奇才,到时候蓝老及我们……。”

    这话里的意思,陈佳一等人自然一听就懂。无非就是他们碰到那几个美国年轻一辈的代表,他们这一些老一辈的,不好以大欺小。只是,美国与中国的教育本就不一样。年轻一辈的,一直都处于历练当中,还没成长起来。而美国那一边,对干一些奇才,那可是加倍关心……,所以,我们看到,美国教育中年轻一辈的奇才多如牛毛。而中国,就算是有,也很难在年少的时候露面,只有水到渠成时,如他们这一些行轊长这样的年龄,这才能够表现出气势。

    如此一来,国内这一方年轻类代表,自然很难敌对美国那一方年轻人才。

    “嗯,两位行轊长之前有没有做什么安排?”

    “安排倒是有,毕竟我们培养的年轻一辈,也有几牟不错的。唉,温老,如果“何冲”在的话,说不定,我们就放心了。”

    “何冲”是谁,陈佳一当然知道。

    那可是“蓝衡”之前最为得意的门生,此前一直在国内某大型投行工作。后来,不知有何迹遇,居然去了美国。目前已经在唐朝量子基轊金那边担当重要的职务。随后,何冲便在这个基轊金下,日益显出盛名。听说,国际上几次大型金融狙击战,时常出现“何冲”的身影。

    不过,对于现在,蓝衡在各弟轊子当中,最看重的已转到陈佳一的身上。听得刘行轊长说完,蓝衡看了看陈佳一一眼。心中却摇了摇头,暗道“青云虽然天资俱佳,奈何经济只研究了两年,时日尚短,还欠一些火候。”再看得身边几位,秦可羽表现最佳,但天资有教…也不行

    “来了。”

    几人在这里闲聊了一会,摩根士丹利的几位便已来到。

    “欢迎各位前来参加这一次宴人…”

    这一次宴会,是摩根士丹利宴请。

    所以,摩根士丹利担当了宴会的主人。第一位走到前台言的,却是摩根士丹利的副总“杰克剁””

    “美丽的中国,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展太棒了,简直是世界的奇办…”

    杰克孙并不会中文,他用的是英语。不过,来这里的,无不是社轊会当中的名流,就算有高轊官不懂英语者,也有人在其边上进行同声翻译。当然,像陈佳一等,身为清华的学子,对于英语却也不差,听起来并没有撞碍。

    “只是我却感觉,这里的政策实在是太等了,我们的许多投资都不能顺利的开展。”

    国对于外汇上面的管轊制是比较严的,很多资本想进入中国,都得经过审批。一方面这虽然制约了资本的展,但是,另一方面,他却保证了国内的经济安全。要不然,全世界金融投家看到中国境内经济火爆,再加上现在人轊民币升值高轊潮不断响起。恐怕无数的热钱,都要轮翻滚到中国,体轊验人轊民币升值带来的好处。

    后世有一则笑话,说是有一个老外带了十几万美元来中国旅游,然后在中国花了几万美元。最后因为人轊民币升值,回国的时候,将手中的人轊民币再次换回美元。结果,他突然现,自己来中国旅游不但没亏钱,反而赚了一两万美元。

    这当然是一个笑话,人轊民币升值没这么严重。就算有这么严重,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升值这么多。但是,人轊民币升值对于国人的危害,对于经济的危害,无疑是巨大的。正如为什么经济危轊机的时候,一大堆货币都要扁值口因为,扁值有利于出口,出口有利于恢复经济力

    “今天,我很希望在这里与中国一些名流,一起畅谈未来中国经济的崛起。”

    杰克孙说完,举起酒杯朝现场的嘉宾致敬。

    这一个宴会,并不是正式的宴会,大家举杯之间,都可以随意行走。杰克孙说完,众人小小交谈了几句。五分钟过后,杰克孙再一次开口,“这里的葡萄酒与美国的一样,口味很好。@本章节  ..@我想,中国也该与美国一样才对。朋友们,我向大家介绍一位朋友一一阿尔文。”

    这时,边上走出一位金黄轊色头,蓝眼睛,一位很年轻的小伙子。

    “这位年轻的小伙子简直是太棒了,我很喜欢他。是的,今天,他似乎要与各位朋友谈一谈全球汇率上轊海问题。我知道,来这里的都是汇率上的专轊家,我们很欢迎大家一起讨论乙”

    随后,杰克孙便将话题交给了阿尔文。

    “我叫阿尔文,翻译成中文的话,那就是大家喜爱的朋友。”

    阿尔文并没有用英语,而是用着一口流利的中文,甚至,中文说的比一些国人都好,这让来这里的嘉宾小小的吃了一惊。不过,在坐的都是风云人物,这点小小的惊奇,只是一闪而过。

    “我想,汇率是三个敏感的词语,恐怕随便提到的一点,他那关系到各国经济。不过,我要说的是。在全球经济为一体化的世界,每个国轊家的汇率,他都应该保持相对合理的估值,这才有利于各国经济之间的平衡。我的家乡,在美国的一个小城镇。尽管是一个小城镇。但是,市里的商品我现,很多都是中国制轊造。我曾经去过我小时候,在那当时很羡慕的一个工厂,当时的我想,长大以后,我也想拥有这样的工厂。可是现在,那里人告诉我。工厂倒闭了,因为中国人的东西太便宜了,所以,他们只能倒闭……。”

    “阿尔文”果然不愧是商业中的奇才。

    一个很深的汇率问题在他的一则小故事当中,全部的表现了出来。然后,故事当中,又明白的告诉了大家。为什么工厂会例闭,矛盾直指中国人轊民币严重低估。使得一大堆级便宜的货品,全部卖到了全球。如此,那一些本土化企业,不得不就此倒闭。

    “不知道各位有什么意见?”

    阿尔文说完很随意的喝了一口葡萄酒,然后看着来到的一些嘉宾。这里,可都是中国上层名流呀。每一个走出去,都是他人仰望的对像。

    “m,阿尔文先生,我想您错了。”

    阿尔文说完,立即就得到中国这一方代表的否定。

    “这位是?”

    陈佳一小声的问了一句。

    “这位是中金公轊司的策略分析师“岳文华。”前几届从北大经管系毕业。”

    秦可羽比陈佳一大了好几届当年她上大一的时候她就听过“岳文华”的大名,这放在当年,应该是北大的风云人物。

    “哦。”

    陈佳一点了点头,且看他怎么说。

    不过桌上几个瓜果太诱人了,一时之间,陈佳一又陶醉在了瓜果的香甜当中。

    “额中午没吃他…”

    看到秦可羽目光投来,陈佳一笑了笑,也不觉不好意思,继续狂吃。

    “全球经济都是相通的有竞争力的商品自然能够受到他人的青睐。而阿尔文先生看到的那种情况,恐怕是该工厂产品竞争力不够这才最后例闭的吧。”

    “好吧,你说的竞争力,很好,我们谈竞争力。中国最近几年,展很快,很快,简直就像一辆高行驶的火车。

    世界各地的很多知名商品,现在都能够在中国地区出现。比如,法轊国的很多奢侈品,又如日本的汽车……,我想,这一些产品,都非常有竞争力吧。可是,我在中国却现,很多富翁,他们都说,外国车太贵了,买也买不鬼…这不是一种好现象。我认为,像中国这样的国轊家,应该每户家庭都有一辆车才对。如果汇率相应的提高一下。我想,你们会现,这些车,这些世界商品,该是多么的便宜。”

    别看阿尔文一点都没提经济学术语,但是,谁都知道,阿尔文对于经济学的认识。

    一则又一则的小故事,直指人轊民币被低估的事实。

    “这………

    这样的故事简明易懂,就算是一些不懂汇率的朋友。听到如此,也是大为赞同。这比什么理念分析,技术分析实用多了。一个故事一出,简直灭了你一切理由。如果你要反驳,如果单用经济学术语的话,那战斗力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点,根本不足道也。

    “哈哈,各位,其实,你们也觉得人轊民币被严重低估了吧。”

    阿尔文看着下面的一些嘉宾,似乎一大堆人都默然无语。

    “这小子,小小计谋,也能耍我们,哼……。”

    这时,那位刘行轊长就要说话。

    “老刘,算了,这并不是正式宴会,远点偷轊换轊概轊念的事情上不得台面。”

    蓝衡倒是气定神闲,一直都是淡淡笑起。

    “可羽,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回答?”

    “老师,其实他完全是偷轊换轊概轊念,以偏概全,也忽略了生产力及消费力的等因素。”

    秦可羽回答道。

    “我知道,但换成是你,你会怎么回答?”

    “我……。”

    虽然他是偷轊换轊概轊念,但这完全不能以技术论。

    “嗯,难为你了。”

    蓝衡点了点头,他倒没对自己的学生失望。毕竟这种经济学,一定要联轊系上实际。而且,还要有非常强的随机应变的能力。要不然,你就算能看穿对方的计谋,你也不能用言词将他打败。毕竟,炒作经济学大战的时候,你可不能在媒体当中天天说着这么高深的经济学。

    你只能够将通俗易懂的话语像人们解释汇率问题,像人们解释人轊民币升值问题。

    “哈哈,看来,我应该换一个话题。”

    阿尔文大笑,他倒不想过于为难在坐的几位。他在第一场,夺得一份气势已然可以。虽然,他知道,一大中国堆经济学家爱于情面,并不想与他这个小辈谈论。

    而就在他要转变话题的时候,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感觉很是怪异。

    “哈哈,好酒,好酒……”。

    只看见一位手捏着酒杯,仰头狂喝了一口葡萄酒的青年,正在那里着狂态。

    “不会吧,在这里也能喝醉,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这时巴有人小声的说道。

    其实这位着酒疯的不是别人,正是陈佳一。

    “陈青云,你……,你醒醒?”

    秦可羽大急,一时之间大是紧张。

    不过,陈佳一却没理她,继续拿着酒杯,一摇一摆的,正要来到阿尔文身前。

    “保安,保安,这位先生喝醉了,请这位先生出去。”

    阿尔文还是很有礼貌,并没有动怒。

    说完,马上就有两位保安上前。

    “这位先生……。”

    说罢,就要将陈佳一抬出酒宴。

    “不,我要问问这位先生,我还有一句话要说。”

    不知怎么,两位保安虽然将陈佳一抓轊住,但仍是被陈佳一用轊力挣脱。

    “阿尔文先生,能回答一个问题么?”

    陈佳一装着醉意,半咪着眼,看向了阿尔文。

    “当然,当然可以。”

    为了表示自己的伸士风度,阿尔文点了点头。

    “这葡萄酒怎么样?”

    说着,陈佳一举着手中的酒杯,示意杯中的美酒。

    “很棒,味道很纯正。”

    “是呀,我想也是,我想,您的家乡朋友,他们一定会喜欢的,不是么?”

    “是的,这个葡萄酒在我们家乡很受欢迎,因为她是如此的便宜,但却又如此的美味。”

    刚说完,阿尔文就变了脸色。

    “太好了,你知道么,这个葡萄酒,正是中国生产的。我想,您的家人,一定不想让他涨轊价。因为对于普通人来说,涨轊价,那就意味着要减少喝这种美酒。

    您说,是不是?”

    “这个……。”

    终于,阿尔文及摩根的人轊士,他们知道了,这一位哪里是酒醉的朋友。而此时,在场的嘉宾看到陈佳一机智的回答之后,一大堆人轊士,皆是鼓轊起掌来。

    “好。”

    台下已然有兴轊奋的人轊士直声叫好。

    “干杯。”

    陈佳一很平静,冲着阿尔文举了举杯,小小的泯了一口。然后,陈佳一再度上前,搂着“阿尔文,一幅两人久别相逢的朋友一样,说道,“冲着你的名字,你应该是我们的朋友。做为朋友,我不得不跟您说一个小故事。”

    “在一个城市里,有一户家庭,他们每天去工厂上班,制轊作的是一种手套。他们每天上十二个小时班,一天制轊作几百双手套。然后,每件手套的出场价只有2块钱。人们问那个工厂,为什么卖这么便宜,要知道,你们这样根本没得赚。工厂老板说,没办法,卖得贵,那一些美国人不要。直到有一天,在一些蛋疼人轊士的干遇下,汇率升值了,手套在国外卖的很贵,最终,因为美国人他们是不会做这样的产品,顾客只好忍痛购轊买着高贵商品……。”

    “我的朋友,您希望这样的事情生么?”

    阿尔文无轊言轊以轊对,摩根高层面面相觑。

    一场宴会,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悄然结束。

    “何冲,最近怎么样。”

    其后几天,在那场宴会之后,陈佳一认真的分析了一下全球经济及美国经济。现在正是z凹年,全世界经济都很不错,就算是美国,也表示比较可观。特别是美国的房轊价,持续增长的情况之下,已表现出经济非常不错。

    在经过长时间的考虑之下,陈佳一做了一个决定。于是,他一个电轊话打给了“何冲”。

    这个何冲,止是蓝衡的得意门生,也算得上是陈佳一的师轊兄。

    当时陈佳一在清华听说“何冲”的大名之时,曾经见得“何冲”一面。那个时候,何冲只是某国内投资公轊司的操盘手。在与他接轊触当中,陈佳一现,何冲还有很大的潜力可挖。但是,在国内,金融政策的制约下,他根本挥不出来。

    于是,陈佳一将何冲介绍到了唐朝量子基轊金。本来只打算将“何冲”培养成一个出色的国际金融操盘手,但没想到,何冲在国际大环境的培养下,潜力不断上升。直到现在,他已经是一个完全的职业金融炒家,就连索罗斯,对于“何冲”都是赞美有加。

    直到后来,慢慢的,陈佳一也就将唐朝量子基轊金的一半事务,交给了何冲。

    “陈总,最近我们又盯上了石油。”2oo3年,美国动海湾战争,出兵伊拉克,并且控轊制了伊拉克的石油。从此,原油在世界的走势,一直波动很大。往往某个地方生一点危轊机,石油价轊格就要猛烈的上涨。特别是在有心人轊士的炒作之下,更是涨的凶猛。

    而且,原油是世界一直依赖生存的能源,几乎是不可取代。在世界经济当中,取得非常关键的作用。世界各国,他们都会参与石油期货合约。所以,这对于一些经济实力比较大的机轊构,如果看准机会,还真可以在几百个国轊家当中,赚得一笔利润。

    “石油已被美国控轊制,最多只能赚点小利,风险比之以前大多了,以后少做。”

    “嗯,我们也这样认为。只是,目前来说,也只有石油比较好投资一些。”

    “我倒有一个建议,你可以将眼光放到美国“次货”那一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