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重生之网络娱乐 正文 第八百二五章:收购渣打银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第八百二五章:收购渣打银行

    但是,这一句说出,博德的神sè,却变了几变。..  e看

    甚至,好一会儿,博德都没有出声。

    这一刻,陈佳一都猜不出博德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是愤怒,还是惊讶,更或是不敢相信……

    当然,或许,这一却都有。

    换回来,如果别人对自己这样话,陈佳一也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说出你的目的吧,为什么要这么做?”

    博德不愧是渣打银行的ceo,就算陈佳一说到外面的新闻是自己干的,现在的博德,仍克服了自身的情绪,镇定的问向了陈佳一。

    “你问的太好了,我也正要告诉你。”

    看来,这个博德还有一些能力。

    如果是别人,恐怕现在已经脑羞成怒。

    “其实,我这是帮助渣打银行。”

    “帮助我们?”

    博德很是惊讶。

    这陈佳一还是不是人,利用媒体中伤渣打之后,居然还说帮助他们。

    “是的,就是帮助你们。”

    “好吧,说说你的理由。”

    “ok,很简单。”

    渣打银行的现状,陈佳一已经mo透了。现在这一个媒体暴料,只是陈佳一给他们的见面礼。当然,这看起来有一些像强盗。不过,商海竞争,往往都是这样。再说,陈佳一对于除国内企业之外的企业,一点都没有丝毫好感。

    “你想想,现在渣打银行存款严重不足,如何维持庞大的渣打银行?倒不如赶紧将其他一些支行给关了,省得继续亏损……”

    渣打银行是一家跨国的商业银行,除了香港占主导地位之外,在亚洲与及非洲各国,都有很多的支行机构。本来,有如此多的支行,在经济运行良好的时候,自然能够给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利润。但是,在经济不怎么样的时候,那么,全球庞大的支行,就算是开支,也可以让渣打银行亏损连连。

    更不用说,现在渣打银行已经严重陷入存款不足,以及信用危机当中。

    “听上去,你们中伤我们,我们还要感谢你不成?”

    博德冷笑起来。

    看过不要脸的,没看过如此不要脸的。

    博德真的很难相信,一位二十多岁的家伙,脸皮居然如此之厚。

    妈的,明明想搞渣打银行,偏偏说的大义凛然,还说什么帮他。

    “不敢,不敢,我只是助人为乐而已。”

    陈佳一笑道,对于博德的冷笑,一点儿也不再意。

    只是,这个时候,博德的一句话,却拆穿了陈佳一的计谋。

    “我看,你们唐朝集团是想打我们渣打支行的主意吧。”

    这一句话虽是猜测,但是,语言却是肯定。

    只是,猜出就猜出,陈佳一能够亲自到来,还真不怕别人猜出。

    不错,陈佳一来到渣打银行总部,就是想要渣打银行的分支机构。

    这个分支机构,自然是除香港渣打银行以外的所有其他国际银行机构。

    当然,陈佳一连香港渣打银行也想要的。只是,香港渣打银行是渣打银行的重中之重,渣打银行无论如何也不会卖掉。既然如此,陈佳一也就退出一步。反正,自己的金融目标也不是放在香港,而是放在世界。特别是未来一定会崛起的非洲,亚洲这一些国家。

    毕竟,像欧美这一些发达国家。要发展的东西,很多都发展了。只有亚洲一些小国,同时,还有非洲无数发展中国家,这才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而渣打银行的优点,那便是在亚洲与非洲各个国家有着庞大的支行。

    这很有利于未来唐朝金融的布局。再说,现在不发展那里,反而去抢原来欧美发达国家的饭碗,就算能抢过一点点来,相信也没有多少。除此之外,你当这一些金融机构是吃素的么。这一些基础xing金融机构可不是互联网公司,唐朝公司又不可能像互联网这样的垄断。你拿什么,与他们去拼?

    自然,陈佳一的策略,也就重点放在了亚洲,非洲,及一些发展中国家。

    博德一下子指出,陈佳一没有否认,而是说道。

    “我没想到,你居然能够猜出。没错,我就是想打这一些支行的主意。”

    “不过,很可惜,你的主意打错了,我们渣打银行,绝对不会放弃这一些银行?”

    带着愤怒,博德怒喝起陈佳一来

    “不,你先别拒绝这么快,你要想想,现在你们渣打银行应该怎么渡过?”

    陈佳一没有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又将渣打银行碰到的困境摆了出来。

    这是一个无法忽略的问题,最终的原因,也出自在这。

    如果不是渣打银行出现了问题,陈佳一就算再想打他们的主意,也没mén。

    正如,陈佳一为什么不打美国一大堆银行的主意,不打其他银行的主意一样。

    就是因为,其他银行,陈佳一根本很难chā手其中。

    “这个,还是不需要陈总的担心吧,这是我们自己的事。”

    这个时候,博德并没有给陈佳一好脸sè看,甚至,看他的样子,就要赶走陈佳一。

    果然,在说完这一句之后,博德便站了起来,“请吧,这里不欢迎你。”

    看到如此,陈佳一只好站了起来,摇了摇头,便说道,“有一些人,明知道自己就快要灭亡,但却不肯相信,这真是不明智。而有一些人,明知道要被总部踢出,仍还没有一丝醒悟,当真是愚蠢至极。”

    说完,陈佳一就待要走。

    只是,这个时候,博德却说了一句,“等等。”

    “怎么?”

    “你说有些人愚蠢至极,那么,聪明的你,你有什么时候办法?”

    “中国有一句话,叫做弃车保帅,您不会没有听过吧。”

    陈佳一回转身说道。

    “当然听过。”

    “既然如此,现在渣打银行的情况,正是这样。以其一直控制全球所有银行,最后破产,不如弃车保帅,将其他一些银行放弃,留住最为盈利的香港渣打银行。自然,你们渡过危机的概率也就更高一些。”

    “这不是和原来的方法一样么,而且,说到底,你们还是想要我们的支行。”

    “方法是一样,但能达到效果就行,我为你们出谋划策也不是白出的。总要找点利润吧,再说,我们唐朝公司并不是慈善机构……”

    见博德有兴趣起来,陈佳一也就重新回到坐位,并且,稳稳的坐下。而且,再一次说道,“如果不这样,你们觉得渣打银行能渡过这一次危机么?”

    “无耻。”

    博德又骂了一句。

    “现在你可以说我们无耻,不过,干企业的,哪个有道德过?且先不说我们,就连你们渣打银行,难道干这样的事还少么?对了,你们与伊朗的合作进行的怎么样?”

    “与伊朗的合作?”

    博德眼睛一跳。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哈哈哈……”

    “能将2500亿美元洗成正当合法收益,想来,你们渣打银行获利不少呀。”

    不错,陈佳一所说的就是渣打银行与伊朗合作,洗黑钱。

    这个世界,洗黑钱最安全,同时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不是投资股市,也不是去赌博,更不是其他,而是世界级的银行合作,将钱洗白,成为正当合法的钱。试想一下,有银行帮助,黑钱洗白,不是再容易不过的么?

    之所以陈佳一知道这一件事,并不是陈佳一用黑客技术窍取了他们的资料。而是,在后世有一则关于渣打银行与伊朗共同合作洗黑钱的新闻,这一则新闻指出,渣打银行涉及洗黑钱的资金达到2500亿美元,可谓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当然,涉案当中并不仅仅只有渣打银行,同时,还有汇丰银行……其他一些银行等等。像这样的信息,陈佳一本来没有想过,但不知怎么的,突然这样的新闻就此一闪,出现在陈佳一的脑海。

    只是,当陈佳一说出洗黑钱之时,博德大惊失sè,“你,你怎么知道?”

    “这个嘛,无可奉告,只是,如果真将你们与伊朗的jiāo易泄lu出去。到时候,你们渣打银行,不知道还存不存在?”

    每个国家都在反黑钱,毕竟,很多来利不明的钱如果一下子流进了市场,对于整个国家,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现在渣打银行已然元气大伤,又有一系列的质疑声音传来,如果这个时候再暴出渣打银行参与洗黑钱jiāo易。

    恐怕,到时候就不是媒体攻击渣打,而是美国政fu攻击渣打。

    “你好狠毒。”

    陈佳一完全无视这一句话,在占据主动的时候,陈佳一便又站了起来,“你们可以好好考虑考虑,采用我的办法,你们不仅可以保住渣打银行。同时,我们还可以在别的地方帮助于你。至少,绝对可以保住你们在香港的原来地位。当然,如果不合作,呵呵,后果嘛,想必你们也知道……”

    ……

    渣打集团。

    渣打集团是渣打银行的母公司,当然,虽说是渣打集团,但渣打集团的主要业务,仍是银行业务,并且,还是以渣打银行为主。至于其他的一些业务,都只是小幅度的进入,纯粹玩玩。

    当陈佳一离开香港渣打银行之时,博德便被召回英国总部。

    “博德,那陈佳一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渣打集团董事会上,渣打集团董事长欧文亲自向博德说道。

    “这陈佳一其实就是想打我们各分支银行的主意,他的意思是,想要我们将这一些分支机构卖给他,这样的话,那么,唐朝集团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进入金融领域。”

    欧文回答道。

    “不,这不可能。”

    与原来博德一样,欧文与其他董事会成员,同样认为,这不可能。

    并且,其他董事也说道,“博德,你知道么,我们渣打从成立至今,历经一百多年,这才有了如此的规模。这一些分支银行看起来是小,但是,每一个分支银行的设立,无不是我们打通了无数关系,这才进入……其中隐藏的价值,简直难于估量。现在我们如果卖出,那么,以后我们要想进入,又得huā费几十年时间。”

    “是的,这一些我都知道。”

    身为渣打银行ceo的博德,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不过,这里是渣打集团董事会,他这个ceo,权力比起他们反而更小。

    毕竟,他这个ceo,也是渣打集团董事会任命。

    “既然你知道,那么,你应该严厉拒绝陈佳一才对,怎么还将这样的事当成是董事会的大事,并且,让我们全部人进行讨论?”

    这个时候,其他有一些不了解情况的董事会成员,却是不满起来。

    他们心中认为,看来,渣打银行需要换一个英明的ceo了。

    “我也想与各位一样,只是,陈佳一已经掌握我们与伊朗的jiāo易。”

    媒体当中的一系列质疑,那都是小事。

    渣打银行几百年来的声誉,不可能就被这一些质疑,就此完蛋。关键的是,陈佳一还掌握着他们洗黑钱的把柄。而且,以唐朝集团的力量,不说他们真参与了洗黑钱,就是没有参与,只要被唐朝集团给盯上,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啊……”

    一句话说出,渣打董事会成员全部大惊。这一个jiāo易,他们本以为很秘密。而且,一却看起来都光明正大。几年过去,他们本以为,什么人都不可能知道。可是,直到现在,由一位全球知名的人物跳了出来,直接指到你最黑暗的地方。

    如果渣打银行真的被查出参与洗黑钱,那么,渣打银行100多年的银行声誉,也就完了。毕竟,银行本是维护经济的产物。只是,他反而破坏经济。如此恶劣的影响,不管是政fu还是用户,他们绝对不会选择这样的银行。

    “那么,现在怎么办,博德。”

    欧文看向博德。

    毕竟,博德在这一方面,最有发言权。

    “其实,我们先不管陈佳一,就算没有陈佳一,我们渣打银行仍然面临着重重危机。譬如,我们的存款问题,这一个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那么,我们渣打甚至都有可能陷入破产的地步。同时,我们渣在在全球各个支行也陷入到亏本的状态,再继续这样下去,我们渣打……”

    博德将现在渣打面临的问题摆了出来。

    也就是说,就算没有陈佳一,他们同样要学会取舍。比如,关闭一些支行,至少,不会继续让渣打亏损。当然,这只是一个很小的策略。但关闭支持并不可能增加存款,那么,选择卖掉一些支行,也就是一个不错的方式。

    至少,这样的话,可以得到一笔庞大的流动资金渡过这一个难关。

    “这么看来,你是倾向与和唐朝公司的合作?”

    “是的。”

    博德深吸一口气。

    他知道,这样的合作,可能有一些耻辱,但是,他觉得,必需这么做。于是,博德又说道,“虽然唐朝公司与我们的合作,确实是打我们支行的主意。但是,与他的合作对于我们的确有好处。譬如,我们可以解决自己的资金问题,另外,与唐朝公司合作也有利于改善渣打银行的应像,直接恢复以前,同时……”

    博德详细的分析了好几点,各自说着与唐朝公司合作的好处。

    “似乎,我们只能这么做?”

    欧文听后,看了看博德,以此确定。博德重重的点了点头,同时,欧文再一次转向董事会成员,便说道,“各位,大家觉得,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么?”

    将分支机构卖出去,哪一个都会郁闷,但是,现在不卖,又能如何?

    众董事会成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先后无语。

    不过,最后就要散会之时,有一位董事会成员却说道,“虽然我们似乎没有办法,只能与唐朝公司合作,但是,英国当局可能会对这一项jiāo易进行阻止。”

    渣打银行是英国的一家银行,英国政fu当局绝对会对这样的巨额jiāo易进行干涉。特别是,他还是卖给唐朝集团这一个超级庞大的公司。此时这一些国家已经秘密达成协议,禁止重量级企业卖于唐朝集团。

    唐朝公司收购sun公司失败,便是一个例子。

    不过,博德却并不担心,“我想,唐朝公司会有办法的。”

    ……

    几天之后,博德向陈佳一打来电话。

    “我们可以卖出除香港渣打银行以外的其他分支银行机构,不过,政fu可能不会同意这一项jiāo易……”

    “放心,我会让你们政fu无话可说。”

    收到博德的电话,陈佳一一下子兴奋起来。

    至于他所说的政fu禁止,陈佳一并没有将这当一回事。

    当初陈佳一想收购sun公司之时,完全是大张旗鼓。而且,美国政fu禁止,也是陈佳一预料之外的事。但是,吸取之前教训,陈佳一哪里还会这么白痴。既然他们对唐朝集团过于防范,那么,如果不是唐朝集团收购呢?

    只是一个念头转动,陈佳一就想到了具体的策略。

    随后,陈佳一挂掉电话。

    他要去找一个人,帮助自己实现这一个计划。

    这个人,正是之前与陈佳一见面的李嘉/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