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重生之网络娱乐 正文 第八百九十章:索马里海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哦……”

    听到副馆长的评价,一下子让沈曜初感兴趣起来。..

    虽然他对赝品不感兴趣,但是,并不代表,赝品就没有价值。往往一幅赝品所仿水平的高低,直接代表着这位仿照者的功底。正如清朝的那幅献给乾隆皇帝的假画一样,达到这样水平的赝口,亦是难得。甚至,他仍有一定的价值。

    “可惜的是,目前我们只能在电脑上欣赏。”

    副馆长一边说一边打开电脑。

    “沈老,您看看。”

    ……

    直到好一会儿,沈曜初这才醒来。

    “奇才。”

    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模仿能力如此高的人。要不是真品就是在他们博物馆,他们还真会认为,互联网上的那一幅作品,就是真的呢。不过,互联网的清晰度不够,有一些地方并不能够放大来看。

    但是,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已让沈曜初大惊失sè。

    突然之间,沈曜初却是想起前两天在展出当中看到的那位年轻人。

    “大千世界,果然多能人奇士。”

    就在沈曜初感慨之时,这个时候,有一份快递突然寄到了台北故宫博物馆。

    当他们拆开信封之后,赫然发现,这正是网上一直流传的那幅残图。

    如果将这一份残图拼在被焚烧的地方,居然完全稳合,没有半分差错。

    “这……这……”

    这样的结果,不仅震惊了台北故宫博物馆。还震惊了全中国。

    当这样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所有人等,都不由得大吃一惊。

    “奇迹,真的是奇迹。”

    无数人等感叹。对于这样的一幅名画。居然有人能够修补的没有一丝做假的痕迹,当真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与此同时,台北故宫博物馆在此之后,也一直将这一幅残图保存起来。甚至,在后世的每一次展现富春山居图之时,都会将这一幅残图带上。俨然,这一幅残图真正的成为了真品。

    这只是小小的一段插曲,而陈佳一环球旅行。这才刚刚开始。

    随后的一年时间里,陈佳一走遍了全球无数个角落。

    在这一年的当中,陈佳一扮演过形形sèsè的角sè。

    卖唱者,赌徒。演讲师,要饭的,船长,甚至是杀手……同时,陈佳一也走过了那些没有半分人烟之地。如果可以。陈佳一还真可以录制一布荒岛生存记的记录片出来。另外,在很多的时候,陈佳一差点就死在全球环游的路上。只是,可能是运气好。可能是陈佳一的意志够硬,陈佳一并没有挂掉。

    当然。在这一年当中,世界各地。时不时都出现一个又一个传奇。这一些传奇都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这一些传奇的主角,人们都不知道他的姓名。不过,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都是中国人。

    这一日,陈佳一继续环游。

    跟随游轮,陈佳一来到了一个非洲最东部的一个小国家。

    或许,这个国家的经济很是落后,更或者,这个国家的文化,也很低下。

    但是,这一个国家,他却大名鼎鼎。

    因为,他的名字,叫做索马里。

    是的,就是后世海盗遍布的索马里。

    不过,在陈佳一重生后的这个时代,索马里并没有太多的海盗。原因没有别的,正是因为,现在的索马里,他不时都在打着内战。可能是他们对于政权的过于执着,这也导致,他们并没有想到从事海盗这一份有前途的职业。

    当然,在这一个国家,他还是很危险的。

    当游轮停靠在索马里之时,船长发下话来,他们只在这里呆一个下午。晚上6点,他们就要离开这里。船长希望,如果不想去这一个国家的朋友,大可以不必去观光。因为,这里很危险,很有可能,你就有去无回。

    不过,对于船长的提醒,陈佳一并没有放在心上。

    对于索马里如此感兴趣的陈佳一,当他来到这里,怎么可能就此打道离开呢。

    不看一看这一片神奇的国度,陈佳一肯定后悔死。

    毕竟,在后世,陈佳一看过了太多的索马里海盗的事件。但是,陈佳一还真没有亲眼看过,真正的索马里海盗。只是,当陈佳一下了船之后,他才发现。就算自己来到了索马里,他也看不到索马里海盗。

    因为,正如那位船长所说。

    现在的索马里,他正在发生着内战,并没有人担当海盗。

    陈佳一最多可以看到索马里人,而看不到真正的索马里海盗。瞬间升起的念头,让陈佳一突然之间对于索马里变得没有多少感觉。不过,下都下了船,陈佳一还是想去看看索马里一翻。

    与随行之人,随意在码头走动。

    两岸的风景并不怎么样,码头很烂,城市也很烂,各类基础设施并不完全。还好的是,这一个码头是索马里某个政权控制的一个地方,还算安全。如果走到别的地方,说不定陈佳一等人这就挂了。

    可惜的是,就待陈佳一等人认为,这里相对安全的时候,突然之间,远处爆发了一阵枪战。只是几分钟的时候,就此冲出了一队兵马。虽然这队兵马人数不多,只有五百人左右,但是,个个手拿枪支弹弱,有的甚至拿着火箭炮。

    这阵状一出,就连陈佳一都心惊肉跳。

    妹的,自己虽然会国术,但是,双拳也敌档不住几千发子弹呀。

    当然,更档不住他们的火箭炮。

    是以,当他们冲过来之后,陈佳一很是乖巧的。与很多人等蹲在地方,双手抱头。

    “这里已经被我们阿里控制……”

    领头的在占领该码头之后,向所有蹲下的群众鸣枪宣布。

    ……

    “咦,还有外国人。”

    领头者一眼看到了陈佳一这一群游玩的游客。突然之间很感兴趣。毕竟,他们的穿着与当地居民相差很远。随即,便派士兵将陈佳一等人全部赶到一边,随即,这位领头者开始喝问起他们。

    “你,你是哪国人?”

    “快说,你是哪国人?”

    “啊,长官。我听不懂。”

    “该死的,那你去死吧。”

    砰的一声,枪声响起。

    鲜血渐在了同行的身上,让几人心惊胆颤。

    第一位由于听不懂这位老大的语言。就此被其枪毙。

    随即,这位老大,还是以同样的方式,逐一向陈佳一这一群人问道。

    当然,这一些游客大都数听不懂这位首领的语言。于是,一个又一个倒下。

    “你是哪国人?

    “美国人。”

    终于,有一位会阿拉伯语的美国人,回答了出来。

    “哈哈。很好,终于有人听懂我说的话了。”

    索马里的官方语言是索马里语。还有阿拉伯语。

    “不过,你也得死。我们最讨厌美国人了。”

    说完,又是一枪,将这位美国人干掉。

    “不会吧……”

    站在一边的陈佳一,差点傻眼了。

    我靠,这一些大佬,真是不拿人命当命。在这里,或许,人命连条狗都不如。

    自己真是玩大了,去哪里玩不好,偏偏来到索马里。像这样的一个地方,因为没有统一的政权,更没有统一的管理。是以,他们对于任何国家或地区,都不会有什么畏惧。刚才那位美国人,就是下场。

    惨了,惨了,听不懂他说话的会被干掉。

    听得懂的,同样也会被干掉。

    这可如何是好?

    不过,虽然情况危极,但从这十几分钟的观察,陈佳一已然选择了一条逃跑的道路。当然,就算逃不了,陈佳一也能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制止住这位首领。为此,陈佳一也稍稍安定了下来。

    当这位首领干掉另一位游客之后,将对准了陈佳一。

    “小伙子,我发现,你是这群人当中最冷静的一位。”

    这位首领,如是说道。

    “是嘛,谢谢。”

    陈佳一当然听得懂阿拉伯语,甚至还用纯正的阿拉伯语回答起来。

    “你的阿拉伯语不错。”

    首领微笑以对。但是,他并打算不放过陈佳一,仍是问道,“你是哪国人?”

    似乎,这样的一个问话,就是一场游戏。

    当然,随便解决任何一条生命,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场游戏而已。

    “中国人。”

    陈佳一倒想说与索马里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国家,但问题是,是谁都能看出陈佳一的肤sè,包括样貌,与索马里周边区域完全不一样。是以,陈佳一只能如此说出,我是中国人。

    “中国人。”

    当陈佳一吐出中国人三字之后,首领脸sèyin沉。并且,右手食指就要抠动。

    不好,看来,索马里对于中国人,也很不待见。

    就在陈佳一准备制服这位首领之后,突然,首领大笑起来。

    “哈哈,中国人,这么多国家,我最不反感的,就是中国。”

    一句话说出,解除了陈佳一的生命危险。

    真没想到。

    这位索马里首领,居然对中国很有好感。

    “走吧,这位来自中国的朋友,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我们的国家。”

    或许是对中国很友好的原因,这位首领不但没杀害陈佳一,反而,还兴起了带陈佳一参观索马里的意思。当然,对于这一点,陈佳一并没有反对。事实上,他现在基本上没有反对的权力。

    谁知道如果陈佳一就此反对,那首领就此一枪过来。

    如此,陈佳一也就跟随着这位首领,参观起索马里来。

    在一路参观当中,陈佳一也了解到。

    原来这个团体。只是索马里国家的一个新兴团体。

    因为索马里国家各自混战,有一些像中国诸候混战的局面。是以,在小小的索马里区域,有着数十个政权。每一个政权大都占领着几个城镇。或者码头。而像眼前这位首领,他的名字叫阿里,对外也称之为阿里政权。

    不过,阿里政权并不是很强大,全部人加起来,仅仅只有3000余人。这也导致,在阿里带陈佳一在索马里参观的这一段时间,他们频频遭受到了来自其他政权的袭击。有好几次。连阿里都差点挂掉。

    特别是其中有一次,如果不是陈佳一,估计阿里政权,全部都要瓦解。

    几天之后。阿里带着一干士兵,退守到索马里一个叫做吉布的小镇。

    “他奶奶的,真是郁闷。”

    此时,阿里嘴里不时怒骂,狠狠的进行了发泄一翻。

    “嘿。我的朋友,其实,我们还有别的去路。”

    这句话不是别人说的,而是陈佳一。

    在这几天当中。陈佳一也与阿里政权混熟了。特别是,陈佳一救了阿里的xing命。阿里更加将陈佳一当成是自己人,当成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时。在这几天当中,陈佳一展现出来的功夫,却是让阿里眼红不已。而且,不时大叫陈佳一为王超。

    是的,龙蛇演义这一部电影,阿里也看过。里面的主角王超,才是真正的功夫之王。对于他们这一帮亡命之徒,或许,他不会崇拜什么科技,但是,对于真正的猛士,他们哪能不崇拜?

    如今看到陈佳一,真如王超再世,个个对于陈佳一,都已开始尊敬。

    是以,陈佳一在这个时候也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至少,这一些人,很多时候都会听陈佳一的话了。

    “我们哪里还有别的去路?”

    阿里还是摇了摇头。阿里政权只是一个很小的政权,如果不是国内发生内战,他们也不可能成立。也因此,在他们这一个小小的政权之下。不仅人数少,就连武器,同样也少。看看前些时候其他敌对势力的来袭,飞机,坦克连连出动。阿里政权就算再牛叉,也档不住这一些重装甲部队。

    是以,阿里最近一直都觉得,可能自己就要完蛋。

    “当然有……”

    陈佳一站了起来,大声的向所有人宣布。

    “各位,虽然我们的军火不如其他政权,同时,我们的人数也不如他们。但是,我想说的是,只要有钱,我们什么都可以买到。”

    是的,没有军火,那么,用钱买军火就是。

    有了军火,有了钱,自然可以打造出一片天地。

    “嘿,我们的英雄,我们去哪里找钱。你要知道,我们个个都是穷鬼。”

    阿里还是不认同陈佳一的话语。

    “哈哈……这很简单。”

    要说打仗的本事,陈佳一或许没有。但是,要说弄钱的本事,陈佳一可是一大堆。当然,有朋友说了,这里是索马里,不是中国。并且还在内战,又有什么弄钱的事。毕竟,这里一不能开工厂,二不能搞科技,生钱的路子太少太少。

    不过,陈佳一却不认可。

    随后,陈佳一将目光向东看去。

    “兄弟们,我们的钱,就在东方。”

    “东方?”

    大家一起和陈佳一向东看去。

    “东方就是海,难道捕鲨鱼赚钱吗?”

    有人开始大笑起来。

    “不,不是捕鲨鱼,而是捕人。”

    “捕人?”

    “是的。”

    陈佳一点了点头,“准确的说,是抓捕全世界从这里路过的人。”

    这个时候,陈佳一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他相信,这一些人会明白的。不过,可能是陈佳一的思想太过于超前,一时半会,他们并没有理解。只到好一会儿,终于有人大叫了一句,“难道是让我们当海盗?”

    海盗两字出现,瞬间在内部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不错,就是当海盗。”

    索马里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有非洲最长的海岸线。全世界无数的货轮,都要从这里经过,而且是必经之路。如果他们准备当海盗,那么,绝对是一笔非常大的买卖。随后,陈佳一便向阿里以及所有的弟兄们陈述了当海盗的好处。

    第一点,当海盗能赚钱。

    是的,这一条谁都相信。

    毕竟,世界上一大堆货轮,不说货物,光是人,就可以敲诈他们一大笔钱。

    第二点,当海盗不需要多少技术。

    先不管这一些人如何不相信,但是,陈佳一就是要告诉他们。当海盗其实很简单,你只要拿着一只枪,驾着一条船过去,你就有可能绑架所有人。甚至,你只要在那里呐喊几句,这一群人都会投降。

    这在后世的时候,陈佳一已经看到过太多这样的事件。

    当时陈佳一就大笑,妹的,只有两个半路出家的海盗,也没带什么装备,长得跟农民似的。那一些家伙,怎么就被他们绑架了呢。后来这才知道,一来是很多船员怕死。二来,也因为很多船上面没有武器,根本对付不了这一些拿枪的海盗。

    也因此,索马里海盗,这才能够横行无阻。

    当然,还有一点的是,就算是后来有国际船支对于他们进行护行,但效果也不明显。一来是因为护行有限,你不可能对什么船支都进行护行。二来,就算护航成功。这一些国际军船,也不会对这一些海盗有什么处置,最多就是开枪将这一些海盗吓走,没有别的。

    第三点,有了钱之后,就可以买无数的武器。

    有了武器,那么,阿里政权便可以在索马里横行无阻。

    以后再不可能像现在一样,被别人逼的到处乱窜,好不郁闷。

    有这么多的好处,没理由,不去当海盗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