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重生之网络娱乐 正文 第九百三四章:非诚勿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不会吧。..  ”

    在前世的时候,孟非早就在2010年的时候,他就开始了主持非诚勿扰。并且,也因为孟非主持非诚勿扰,成就了他的事业巅峰。并且,同年时间获得了全国最佳主持人奖。但现在看看,明显,孟非并没有主持过什么非诚勿扰。

    “拿孟非简历我看一下。”

    “好的。”

    陈佳一翻开孟非简历,发现孟非确实没有主持过非诚勿扰。至于为何会到临川电视台,而不是江苏电视台,可能是阴差阳错。但是,不管怎么样,孟非还是原来的那个孟非,就算他现在还没有主持非诚勿扰。但在他主持的临川零距离,却是一炮而响,并且,成为了国内著名的新闻频道主持人。

    大致的看了一下,陈佳一内心暗喜。

    既然孟非没有主持过非诚勿扰,那么,自己是不是将这个非诚勿扰给弄出来?

    怎么说,这个非诚勿扰,不管是为了看节目,还是为了帮助更多的年轻小伙子相亲,都是一个不错的综艺节目。这从前世非诚勿扰能够拿得年度收视冠军,已然可以证明这一点。

    为此,陈佳一对婉儿说道,“婉儿,你说,弄一个相亲类的综艺节目,怎么样?”

    “相亲?”

    婉儿思索了一下,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并且说道,“小佳,现在什么年代了,还相亲呀。大家都自由恋爱。相亲类的节目。有什么好看的?”

    这一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当然,这是对以前的陈佳一来说。但事实上,他仅仅只是有道理而言。其实,虽然看起来,现在已进入新时代,新社会,大家都自由恋爱。但是,据资料统计。全国仍有70%以上的朋友,是通过相亲走入了婚姻殿堂。那些通过自由恋爱。并结婚的,只占了3成而已。

    也因此,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相亲都有很大的市场。

    与此同时,相亲类节目其他的电视台并没有弄过,如果临川电视台第一个弄出,绝对很吸引眼球。加之非诚勿扰的相亲模式,相信,在节目的录制过程当中,一定会掀起很多的社会话题。

    譬如,金钱话题,婚姻话题,恋爱话题……等等。

    这一些。事关人们生活,自然很吸引人气。

    “哎,婉儿,你这就不懂了吧。虽然相亲看起来有一些落伍,但是,前一些时候,你不是装罗着帮你一些好姐妹相亲呢。”

    “额……”

    这一说,木婉儿立即没有了话题。

    事实上,其实木婉儿虽然自己不愿意相亲,但是。对于相亲还是挺感兴趣的。而且,看到自己的一些姐妹没有自己的幸福,她也感到挺着急的。于是,前些时候,也就很爽快的为她的小姐妹。装罗着相亲事仪。

    这只是她,更不用说。其他的一些大妈大婶。

    “嗯,我只是先说一下,今天先看他们的节目,这个事以后说。”

    随后,陈佳一在台长的带路之后,先后参观了好几个节目的录制现场。

    像有一期达人秀,当得知陈佳一前来观看他们的节目,会场差点尖叫。

    还好,大家都是文明人,倒没有冲过来围观,而是很友好的看着陈佳一。

    除此之外,陈佳一还特地在现场看了孟非的临川零距离。

    从资料当中介绍,临川零距离是一种读报式的新闻播放,也就是说,他没有固定的顺序,主持人想到什么新闻,他就说什么新闻。而且,语言风趣幽默,观众不仅在收看该节目之后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什么类新闻,同时,还能当聊天一样,放松心情。特别是孟非在新闻之后的评论,每每发人深思。

    直到,当孟非节目录制完成。

    陈佳一将木婉儿送回家之后,便与孟非约了个地方聊起了天来。

    “孟非,你好,你好,久仰大名。”

    陈佳一和孟非亲却的握着手,笑着说道。

    “您好,您好,我才是久仰大名呀。”

    孟非虽然是光头长相,但样子亲却,并不凶神恶煞。

    加之以前陈佳一常看非诚勿扰,对于孟非倒有不少好感。

    当然,孟非是完全不知道这一些。

    当看到陈佳一表现出来如此的客气之时,孟非还真是感觉受宠若惊。

    “周台长一直夸你呢,说你的出现,打破了原来一直守旧的新闻节目规则。让所有人知道,原来新闻也可以这样解读。”

    陈佳一夸起孟非来。

    当然,虽然这是夸,但也说的是事实。

    在此之前,陈佳一虽然很喜欢孟非这样的主持风格。但是,陈佳一并不是很了解孟非这个人。直到,当陈佳一看过孟非的档案之后,他才发现,孟非的成功,果然不是靠什么天赋,完全是自己努力得来。

    从档案当中,陈佳一知道,孟非原来并不是干新闻的,而且也不是新闻正规大学毕业,甚至,他在高考的时候还失败了,去了工厂打了几年工。但是,心有大志的孟非并不甘愿一辈子就这样打工。

    对新闻有着独特爱好的他,进入了一家新闻媒体机构工作。

    当然,在里面工作当然不是当记者。毕竟,当时的孟非一没文凭,二没技术,不可能干得了记者。之所以孟非能够进入这家媒体,完全是孟非只是应聘里面的打杂活儿。什么端茶倒水呀,扫地搬东西之类,都是孟非的事。

    只是,孟非这人,在进入这家媒体之后,工作很努力,加之人也勤快,很得人缘。休息的时候。孟非也时常看这一些记者怎么采访。怎么工作。不忙的时候,孟非直接就给他们当下手。甚至,有一些小新闻,老记者看不上,直接就交给了孟非。

    后来,领导便格外开恩,让他干好自己的事情后,可以出去跑新闻。得到这个通知的时候,孟非喜出望外——他太珍惜这个临时记者的机会了!

    1996年8月,孟非作为总摄影参与拍摄了26集专题片《飞向亚特兰大》。该电视片在全国长篇电视专题片评比中荣获二等奖。而孟非的敬业精神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这一次,孟非终于堂堂正正地甩掉了打杂的帽子,转成了正式的记者。

    直到,当临川卫视准备对新闻进行改革的时候。孟非觉得自己机会来了。

    他首先分析了当时临川零距离这个节目,宗旨是为人民服务的平民节目。然后,他对自己进行了一个分析。平民节目肯定要贴近生活,不能长得太帅了,自己这个光头造型,估计也就很符合。

    于是,孟非亲自跑到了临川,结果,这还真被选上了。

    当然,就算是选上了孟非。其实节目组心里也担心。

    他的光头能播新闻节目吗?在此之前,主持人都是些俊男靓女,突然间冒出这样一个人来会不会让观众吓一跳呢?节目组议论纷纷。最后,台长发话了:“行不行,要观众说了算。先试试,不行再换人!”

    “无知者无畏!”第一次上电视,孟非是穿着最平常的衣服去演播室的。作为一档新闻直播节目,60分钟的时间里,他手上只有一张新闻串联单,所播内容都是三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更别说提示器了。没有!

    这么多新闻怎么串起来呢?孟非思考再三,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放松了心情,采取一种谁都想不到的方式播起了新闻:他即兴发挥,像拉家常一样把平时的思考和经历变成幽默、精到的即兴评点,就成了串连词。台领导和同事们看得心里七上八下:这能行吗?

    结果。孟非录制的第一期临川零距离,由于定位准确。加之孟非的光头造型,又带平民特色,并且点评新闻眼光独到,犀利至极。当晚,节目组电话被无数热心观众差点打爆,这种景像,真是临川电视台新闻频道有史以来最壮观的一夜。

    直到,当临川零距离超出新闻联播,更是创造了一个属于地方电视台的奇迹。

    这一些事迹,虽然没有一件比得上陈佳一做的。但是,在某一个行业当中,孟非,他就是里面的一个传奇。他,同样有着辉煌的人生。是以,当看到孟非的档案之后,陈佳一自然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哪里哪里,都是领导创新有方。如果我们电视台不进行这样的创新,估计,我也不可能有什么成绩。”

    孟非并没有将功劳归到自己身上,而是直接说到了节目的创新。

    对于这一点,陈佳一却是点头。

    他是认同的。

    如果没有临川零距离的创新,孟非也不可能表现的这么成功。毕竟,在一个死框框之下,一大堆东西将你限制住。你就算有天大的口才,同样无法发挥。也只有创新,打破规则,这才能够收到奇效。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临川零距离打破常规,创新得法。但是,如果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主持人,临川零距离也不可能这么火。也因此,怎么说,孟非在其中,还是起了不小的作用。

    当然,陈佳一没有继续夸下去。

    他来找孟非的,则是另一件事。

    借着这一个创新,陈佳一直接说道,“果然英雄所见略同,我也认为,创新才是一个社会进步的灵魂。在其他行业是,在电视行业,同样也是。”

    “陈总说的很对,如果临川电视台没有这么多的创新。临川电视台也不可能由一个地方性的电视台,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卫视电视。”

    这种在全国直接收看某个市区电视台的现象,真是闻所未闻。

    就像湖南电视台很火一样,但湖南省里面的某一个市电视台,他能火吗?

    答案是不能。

    绝对的不能。

    但是。临川电视台。他却做到了。

    “所以呀,今天找孟非先生,就是想与你聊一档创新的节目。”

    “什么节目?”

    孟非对于陈佳一找自己有一些意外,不过,对于像陈佳一这样的名人,就算他只是找孟非聊下天,孟非还是会欣然前往。毕竟,在中国,不是每个人都能与陈佳一单独会面,并且聊天的。

    “非诚勿扰。”

    陈佳一直接说到了后世的非诚勿扰。

    “非诚勿扰?”

    这是什么节目。

    “难道是相亲节目?”

    孟非直接猜了一句。

    “果然是大牌主持呀。不错,就是相亲。”

    虽然陈佳一知道,猜中相亲节目,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非诚勿扰除了是相亲节目之外,他还是一部电影的名字。而且,电影里面,讲的也是关于相亲。现在陈佳一再说非诚勿扰,做为聪明人的孟非,一下子就猜到了。

    “相亲呀。”

    孟非仔细的想了想,他在考虑,相亲这样的节目有没有市场。

    “不错,就是相亲,不知道。您方不方便担当这一个节目的月老。”

    “陈总太看得起我了,我暂时也不知道适不适合这样的一个节目。而且,从陈总所说的相亲节目来看,这应该是一个综合节目,这与我现在的节目,有着很大的冲突呀。”

    “不,不,没有冲突。”

    陈佳一直接摇头,“如果你是央视的新闻主持,或许还会有一些冲突。但是。你主持的是临川零距离,这是一个平民化的新闻舞台,这是一个为老百姓服务的新闻频道……同样的,非诚勿扰,也是一个为人民服务的相亲平台。在这个平台当中。我们会让24位女嘉宾上台,以供五位男嘉宾做出选择。然后。通过播放男嘉宾的个人资料,爱情观点,生活等等……让女嘉宾对男嘉宾有所了解。如果男女双方都同意对方,那么,他们就牵手成功。”

    为此,陈佳一直接说出了后世非诚勿扰的相亲规则。

    当然,还有比较经典的亮灯规则之类。

    “怎么样,这个节目您觉得如何?”

    陈佳一一点一点说完,此时的孟非,彻底的思考了起来。

    女嘉宾,男嘉宾,资料,亮灯,心动女生,老师点评……

    每想出一个环节出来,孟非都在静静的思考每一个环境的用意,以及看点。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孟非长吐了一口气。

    “天呐,陈总,这节目太有创新了。”

    没得说,先不说相亲不相亲的,光是里面的设置,就让人大感新奇。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在这一些环节当中,孟非已经发现,随便的一个主持,估计一场下来,就会引发无数个生活问题。毕竟,男女双方的思想并不一样。他们对于爱情观,金钱观,人生观的思想也不一样。当这样的思想表现出来,或者,产生碰撞之后,那绝对是一大看点。

    并且,非诚勿扰贴近生活,说的就是相亲嘛,说的就是与我们大为相关的事情。不管是结婚男女,还是没结姻男女,更或是家里的大妈大婶,他们绝对很乐意收看这样的节目。

    如果节目当中,有某些比较狂的言论,绝对会时不时成为新闻头版头条。

    只是一想,孟非就有一些激动。

    不过,孟非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他仍是得仔细考虑考虑。

    随即,便对陈佳一说道,“这个节目很有创意,不过,我还要考虑一下他的影响。”

    “可以,我等你电话。”

    陈佳一点了点头。

    非诚勿扰这一个节目,的确需要考虑一下。毕竟,在后世的时候,非诚勿扰因为太过于贴近生活,贴近现实。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女嘉宾的话语,都成为社会当中的负面新闻。同时,很多人也开始不断的大骂。当然,也有一些到上面做秀的。

    所以,孟非的确需要多多考虑。

    当然,陈佳一并不觉得这一些有什么。毕竟,像这样的节目,你不能一点儿差错也没有。譬如,你哪里就知道他是来做秀。而且,女嘉宾思想不好,或者,男嘉宾思想不好,这也很正常。这就是现实写态嘛,让你看清楚,更为真实的世界。

    当然,里面还有更多好的例子,这都不一一例举。

    与孟非握了握手,两人随后选择了离开。

    ……

    晚上8点,孟非回到家中。

    “哎,孟非,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孟非妻子见孟非回这么晚,随口问了一句。

    “与同事聊了一会,也就回来晚了。”

    孟非回了一句。

    不过,此时的他,仍不时想着陈佳一所说的那个非诚勿扰。

    直到,当妻子叫了他好几声的时候,孟非这才反应过来。

    “你想啥呐,哼,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孟非是出了名的妻管严,对老婆很好,一看妻子生气,连忙解释。

    “没,没,不可能,我孟非会干这事么?”

    “没有吗?”

    孟非妻子狐疑起来,“那刚才怎么,连叫了好几声,你都不知道。”

    “好吧,今天领导找我谈话了。”

    “谈什么话。”

    “他说,叫我不要主持临川零距离了,他们想启用新人。”

    “啊……”

    孟非这一说,孟非妻子大是震惊,连问孟非怎么回事。是不是领导看他不顺眼了,是不是被封杀了,是不是其他别的什么原因,表现的相当的关心。随后,见孟非怎么也不说话,孟非妻子却安慰起孟非来。

    说,这一点事,不算啥,男子汉大丈夫,要振作起来。

    当年你去工厂手受伤了,并且事业一事无成,还不是挺下来了?

    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就是现在干不了主持了,我们去干记者,也挺好的。

    看到妻子鼓励的眼神,孟非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唉,我说老婆,你老公好逮也是临川卫视的金牌新闻主持人,怎么可能说下岗就下岗呢。今天的确是领导找我,不过,不是我们的台长,而是其他人。”

    看到孟非甩了自己一通,孟非妻子心下安心之即,就要让孟非跪搓板,不过,又被孟非接下来的事儿吸引住了,“你的领导不是台长,那是谁?”

    “汗,老婆,你难道忘了,我们电视台那可是属于唐朝集团的。”

    “噢,对对对,差点将这事给忘了。难道,唐朝集团有领导找你?”

    孟非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是谁,张子贤?”

    “不,不是张子贤。”

    我说也不是,张子贤什么人,没事来找自己老公干嘛。孟非妻子滴咕了一句,但是,后面一句,却令她有一些不感相信,“不是张子贤,而是管张子贤的。”

    “那是谁?”

    “管张子贤的还有谁?”(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