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引子 第二章 紫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女人正向我这边来,所以我没着急,就在楼上从窗子里边看着她,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楚了,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儿,年纪虽也不大,但总比倩儿看起来成熟,长得虎头虎脑的,大眼睛,真可爱!

    还等什么?!

    我取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对倩儿道:“你先吃着,我去办点事儿。”说完也不管她是什么表情,冲身便向楼下跑。

    在从楼上到楼下这短短的时间内,我至少想了十八种与她搭讪的方法,可出了门,就只剩下一种了。因为我一出门,见她正与我走个对面,不容我选择,我一扭头,装做回头看的样子,眼角余光却瞟着她,向着她很快地冲过去。

    她的神色有些慌张,也正边走边回头张望,而且走得也很快,她居然没注意到我,可我已经收不住闸了,算了,撞一下又死不了人!

    我们几乎是撞了个满怀,毫无准备的她一下子就被高大的我撞个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在地上。而我,却还好好地站着,只是手里多了一样小东西,没办法,习惯了,一与人离得近了,就会不自觉地把手探到人家的囊中或怀里,取出一样东西来,看来华叔那老家伙说得对,我是比他有天份。当着她的面不能看,不过握在手里也能感觉出那是一个小瓷瓶,不去多想,赶紧揣到怀里。

    我上前向她伸出手,表示要拉他起来,没想到她坐起身,真的把手递过来了,拉住我的手,我们一起用力,她就势站了起来。

    我以为她动作上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应该还是友好的,便带上一丝憨笑和歉意,向她道:“对不起。”而她,就在站直身体的一瞬间,向回一引我的手,抬起右脚就向我踢了过来。好泼辣的女孩儿,事先完全没有一点征兆,手被人家拉住了,躲是躲不了了,我情急之下忙向后一躬身,还好,她没有踢到我的命根子,不过这一脚也实实在在的踢中了我,正好是胸腹交接,人体最碰不得的地方,我只觉得肉也痛,骨头也痛,五脏翻滚。

    见我还敢躲,她更来了劲,右腿又抬起踢了过来,不过这一次我可有了防备,右手被她拉着,左手还闲着呢!干我们行窃这行的,就是眼快手快,下手又快又准又稳,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抓住她的脚。

    我想到了,也做到了!我一下子就搂住了她的小腿。她没有料到我的手会这么快,所以她一惊,不过她的反应也不慢,随即将右腿在我手上一借力,身子腾空,撩起左脚向我面门踢来。我见势不好,忙一仰头,身子一侧,用被她抓住的右手往下一压,封住她的左脚,左手往上一抬,将她的右脚往上往外扔了出去。

    她两只脚都走空,身子横在空中向下急急坠落,这丫头真是的,到了现在还死抓着我的右手不放。要不都管姑娘叫千斤小姐,别看她人不大,份量还真不轻,我竟然被她带得站立不稳,跟着她一起倒了下去。

    可恶的丫头不放我的手,可让她自己吃尽了苦头,我的右臂重重地砸在她的胸上。我的感觉倒良好,软软的,弹弹的。可她就惨了,长“嘤”一声,重重地挤出一口气,终于也不再抓着我的手了,翻了半天白眼才缓过气来。

    她被我压在下边动弹不得,羞怒道:“还不起来!”

    我这才意识到我的确太失礼了,便双手支地,一弹站起身来。右手在离开她胸前的时候,顺便在那软软的东西上摸了一下——我本不想揩她的油,但她刚才对我实在太不礼貌,不占她点便宜,对自己没法交待。

    她爬起来,我加上万分小心,准备应付她再次发难,不想她却没有。这倒让我感到奇怪,我见她的眼神惊恐地环视四方,便也随着四下看看。这一看,也把我吓了一跳,只见在我们四周站着四个衣着一样的锦衣汉子,个个短衣劲装,手持钢刀,正看着我们。

    刚才我知道有人围着我们,我只以为是看热闹的过客,没料到后果居然这么严重!我正不知如何是好,她却又拉住我的手。我正惊讶,她却又将身子贴过来,紧紧地靠在我的肩下,面带笑容地侧头低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就没多想一想,也许真的是被她给迷惑了,开口便低声回答她:“我叫张郎。”

    “蟑螂?什么破名字,难听死了!”她低声道。

    这时的我却恢复了理智,天呐,这小婆娘干嘛要问我名字?这不明摆着要把我拉进去,淌这汪浑水吗?!我抬头又看看那四个人,一个个太阳穴鼓鼓着,显然都是内家高手,就我那两下子怎能应付?好毒辣的丫头,我竟然上了她的当,着了她的道!

    想到这儿,我开口大声道:“我不认识她,她的事儿和我没关系。”

    她却将我的左臂轻挽,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略带怨恨地看我一眼。我看了一眼那四个人,他们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诡笑。天呐,他们不相信,我刚才的话成此地无银了!我不禁叹口气摇摇头。

    她却笑了,得意地笑了,忽双脚一掂,轻跳起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我吓了一跳,说真的,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女孩儿亲,虽然以前在我装浪的时候揩过别人的油,亲过别的女孩儿,但被别人亲,真的是头一回。我不禁愣愣地看她一眼,她低声笑道:“这是我给你补偿,如果你有命活下来的话,我还会给你奖励。”

    天呐,这也太不值了!我的命就换她亲一下?突然之间,我感到了恐惧,不禁又对她起恨,可恶的小婆娘,竟然坑我。如果我真有命活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些都是我的心里话,没有说出来。

    现在,可现在怎么办?管它呢,既然命都豁出去了,换她一下亲不值得,怎么也得多占点便宜,想到这儿,我把她的脸扳过来,低下头将我的双唇压在她的双唇上,狠狠地亲了她一下,能多赚点就多赚点!

    她抹了抹嘴唇,又笑了,弯身从地上捡起她的长剑交给我,对我道:“看你的了。”

    什么?!看我的?天呐!

    今天真是栽到家了,被这小婆娘生生地扯入这场事非不说,现在又被她推到了前线上。我真想上去趁她不备点了她的穴,然后把她交给那四个人,这念头只在我脑中一闪就被我自己给否定了,我可不是那么没品的人!那我现在就替她上前线送死吗?那也不是我的风格,你们看我有那么傻吗?

    “张郎,你还等什么呢?”她向我催促道。

    “娘子,勿急。”我答应着她。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我名字的当,嗔怒地轻踢我一脚,我看看她,从她的眼神中解读了她的意图:她要趁我冲锋陷阵的时候,好侍机逃跑!臭婆娘,你想的美,爷爷我要让你能得逞,就是王八!

    我忽将胸一挺,双臂一阔,厉目凝眉,我本就身材高大,我想那时我应该是一副顶天立地,大义凛然的样子。我上前一步,将她挡在身后,双手握剑,冷目慢慢地扫视了一下所能看到的三个锦衣人。我想我那时一定很吓人,很威风,因为我发现那三个人不禁都颜色一变,将刀斜横在身前,亮出了刀势。

    我缓缓地拉出长剑,直立胸前,与他们对视着。我忽将长剑在手中挽了个剑花,漂亮谈不上,剑倒是掉到了地上——我是故意的,虽然我不大会用剑,可也不至差到那地步。我抬起手示意着锦衣人先别动,然后慢慢地蹲下身把剑捡起来,我又挽了一个剑花,这次虽然很慢,比上次难看得多,剑却是没掉。

    我这两下,已经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外行,那三个人不禁又松懈了下来,其中一个竟将刀还背到了身后。我的戏是做完了,正要开始下一个,不料她实在太配合了,竟然在我的背后使劲推了我一把,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我不禁捧着剑向我对面的那家伙趔趔趄趄地冲了过去。“臭小娘,你等着,还敢害我!”我在心中骂着。

    我对面的那家伙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见我扑过来,将刀轻轻一摆便打落了我手中的长剑,然后用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姿势将刀放到我的脖子上。我就等他如此做呢!在他刀一停的时候,我身子飞转,应该是转了一千零八十度,身子顺着他的手腕胳膊一直转到他的身后,顺手一点,让他动弹不得。我面对这样一个高手,想要得逞,必须要有两个条件:一,他得松懈;二,我得够快!这两样我都得到了,所以我得手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呵呵,有三柄钢刀架在那小婆娘的脖子上,我心里清楚,因为我完美的表演,那几个人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她身上。我一笑,对她道:“娘子,你老公我先走了!”说完,我撒腿便跑。

    我才出去一丈,只听有人喊:“主人,别丢下我啊。”

    声音挺熟,我忽然想起这是倩儿的声音,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她正站在酒楼的窗子前向我喊着!这傻丫头,也不分什么时候,什么情况,真让我生气。

    不过我却停住了脚步,的确是因为倩儿,因为她现在是我的私人财产。我如果就这么逃了,他们肯定会把倩儿带走的,那我岂不是亏大了?那才叫偷鸡不成反失把米,这要回去让华叔知道,还不让他笑掉大牙!再说了,我再上哪儿去弄个女孩子回去交差啊?

    于是,我返身回来,夺下那家伙的钢刀,反放在他的脖子上,对那三人道:“朋友,我本无意淌这个浑水,但事已至此,咱们就什么都别说了,你们若不想这位兄弟摞在这儿,就赶紧把那小婆娘给放了。”

    那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相互又点点头,我知道他们是同意了。他们果然都把刀撤了,放那小婆娘到我身边。我看时机已到,拉着她的手,转身就跑。有了她,我要倩儿就没意义了,这小婆娘虽然狠点,辣点,奸点,可她却符合华叔的条件。

    我把那几个人想得太简单了,也怪我没见过大世面。本以为凭我的轻功,离开这儿没什么问题,却不想刚一转身,只觉两腿一麻,我和她都跪在了地上,我现在终于后悔刚才不应该玩火。“娘子,我们就这儿拜堂吧。”我苦笑着对她说道。

    他们给同伴解了穴,然后一起来到我们面前,其中一个一张手向那小婆娘道:“交出来。”

    她露出无奈的样子,抻手在怀里摸了摸,突然颜色更变,转过头疑惑地看着我,问道;“你给拿去了?”她这么说,那几个人不禁也将目光落到我身上。

    “什么就我给拿去了?”我问她,我突然想到刚才我的确从她身上顺了一样东西下来。便忙道:“我这儿是有一样东西。”我不能吃眼前亏,他们一会儿真的要收身,从我身上收到,那就不好玩了,还是自己坦白交待,争取宽大处理吧。于是,我取出那个小瓷瓶递过去。

    那人接过去看了看,有些不放心,便打开塞子,想验一下东西。

    只见从瓶里冒出一缕清烟,香香地,让人陶醉。不好!当我意识到不妙时,以后的事情就不再记得了!

    当我再睁开眼睛,天已经黑下来,我发现我躺在寨子外边的坟地里,他妈的,真晦气!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当我看到一张小脸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是倩儿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我弄到这儿来的,旁边就是她那死鬼爹的坟。

    见我动了,她高兴地道:“主人,你醒了!”

    我点点头,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道:“那瓶子一打开,就冒出许多烟来,然后你和那四个人就倒下了,那姑娘却没事,摞下你们就走了。”

    她妈的,我那么帮她,她连管都不管我,等下回遇到,一定不饶她!

    倩儿取出一个小瓷瓶给我,道:“这是她匆忙间掉下的,我给拾起来了。”又她妈的这玩意,我刚想扔掉,一想这玩意倒挺管用,说不定哪次也能帮上我的忙,于是就揣到怀里。

    我起身,拉着倩儿,对她道:“跟我走吧,这地方咱不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