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引子 第三章 初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虽然还有六天的期限,可我不想在凤凰寨再待下去了,真他妈的太危险!为了一个妞,差点把小命搭上,实在划不来,好在倩儿这个私家财产还在,就拿她充数吧,天晓得华叔要对她做什么。

    当我把倩儿带到华叔面前的时候,那老家伙却盯着我看了半天,我知道他要嘲笑我没本事,不过我认了,我这次总算知道就我那两下子擒拿功夫是见不了大世面的,那又怪谁?谁让你不教我武功!

    老家伙终于开口了,“你是打哪儿捡来的?”

    老家伙真能寒碜我,“什么捡的,这可是我花了三十两银子买来的。”我把实话都说了。

    “买的?”老家伙更笑了,“就是买猪也得买个肥一点的,你弄个这么点的东西回来有什么用?”这老家伙根本就没把倩儿当成人!

    我不能任他嘲笑我,“她除了不会武功,可都符合你的条件,这也不能怪我,你到那凤凰寨去看看,有一个会武功的吗?!”

    老家伙大概是理解了我的苦衷,终于放过我去打量倩儿,他的大手在倩儿身上捏了几下,不禁摇摇头,“就这小身板,禁得住你折腾吗?”原来这老家伙果真是要拿倩儿给我练房术!

    我不禁也看看倩儿,真的太弱了。倩儿好象也听明白了老家伙的话,怯怯地看着我,更让我于心不忍。我不禁怪起老家伙:“那你不早说?”

    老家伙又道:“不过再咋说也是个女人,总还能将就,就看你能不能收发自如,怜香惜玉了。”他回身在纸上写了几笔,回头折上交给我,“我要出去几天,你在家照此自修吧。”他又从怀中取出一本书,恋恋不舍地递给我,道:“这本〈素女经〉陪我四十多年了,今天就给你了。”

    “华叔,你要去哪儿?”我问他。

    老家伙一丝傻笑的样,“嘿嘿,我去给你打个样,给你弄个标准的小妞来。”老家伙终于要亲自己出马了,其实我相信他的能力,绝不怀疑。

    华叔走了,只剩下我和倩儿。我将华叔给我的纸打开,真是气死我!整得挺神秘的,其实上边就两个字:摸;吻。

    虽然只是两个字,不过我明白其中的含义,这是两门功夫!每个人都会摸,每个人也都会吻,但若能让女子飘飘欲仙,如痴如醉,情投意合地配合你做以后的事情,那就是一门功夫了。就如以前华叔让我练的笑功一样,人人都会笑,但要笑得迷人,那就是功夫!

    我又看看倩儿,她还怯怯地看着我,当我走向她的时候,她低下了头,单薄的身子竟有些颤抖,这也难怪,论年纪她本就不大,长得又是那么瘦弱,我差不多可以毁她两个,看着她,我就觉得可怜,于心不忍。

    我把那张纸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抬头看了一眼就又低下了头。我问:“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知道我带你回来做什么吗?”

    她虽然有些傻乎乎的,但绝不是痴呆,我想她一定是明白的,她没有作声,只是低着头,不点头也不摇头。我把手放在她的腰间,捏了一下,想看看她的反应。她只本能的抖了一下,没有退缩也没有哀求。

    “害怕吗?”我又问她。她点点头,但马上又努力地摇着头,不过,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我抬起她的下颌,让她看着我,然后向她露出最灿烂的笑容:两分和蔼,三分善良,三分爱怜,再加两分迷人。果然她的神色有所缓和,感觉到她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我想就势将她抱在怀里,可一见她浑身脏兮兮的,又散发着一股怪味,实在打不起兴致,“我带你去洗一洗吧。”我说。

    她虽然没表态,但却跟着我出了草屋。我取了一件长袍便带她来到了溪边的‘人工浴池’(华叔那老家伙爱干净,天天得洗澡,所以不管到哪儿,都得先弄出个洗澡的地方,不过这干活的事全落在我身上,这浴池费了我整整一天的功夫才弄好)。我把长袍丢给她,对她道:“就在这儿洗吧。”

    她只接了长袍,却不动。我知道她不想在我面前脱衣服,不过我倒急着想看看她,因为我真的还从来没有看过女孩儿的身体,挺好奇的,虽然她太瘦了,可华叔说的对,怎么说,她也是个女人。

    其实我倒不是非得急于一时,只是我有放她走的意思,所以现在才想看看她,花钱买来的,看都没看过就扔掉了,那不太可惜了?于是我放下脸,向她不温不火地道:“脱衣服下去吧。”

    听到我的话,她才不大情愿地很快地脱去外衣,然后用它遮住暴露的部分蹦到浴池里,蹲在里边只露出一张脸。算了,不看了。

    我回到草屋里,我不想看着她。我这人真的很善良,给她机会让她走掉。我想她大概会走掉的,因为过了好长时间她也没有回来。我觉得有点困了,便倒在床上睡去。

    什么东西轻轻地碰了我一下,我没在意,又碰了我一下,我才睁开眼睛看看,没想到是她回来了,她裹着那件长袍站在我的床前。我有点惊讶,她怯怯地道:“我是洗完衣服才回来的。”她的意思我明白,是要告诉我她回来晚的原因。这傻丫头,还回来干嘛?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看着她,我忽然冒出一个问题:她要是真的给我生出一个孩子,会不会跟她一样傻?

    “你走吧。”我终于大发善心。

    没想到,她听后竟然跪在我的床前,“主人要我做什么都行,倩儿都愿意去做,倩儿不想离开主人。”这丫头是不是透豆了?怎么这么傻呢?!她越这样子,我就越不忍心,我张郎是那种欺负傻子的人吗?

    “倩儿无亲无故,求主人不要赶我走。”

    噢!我恍然大悟,象她这么瘦弱孤零的女孩儿,流落江湖还不是死路一条?恐吓连她爹都赶不上,谁来卖身葬她呀?生存,使她选择留下来!恩,倒是我看错了,这丫头并不傻,目光比较长远嘛!

    我忽然间明白,这就是人生的一种交易,我养她,她为我做一切事情,献出她的一切,哪怕还要承受巨大的痛苦。这种交易本来是不公平的,但却又是无奈的,当这种交易司空见惯的时候,便为大家所接受,成了公平的交易。

    既然她愿意献出她的一切,那我就接受她的一切。我把她拉起来,把她拉上床,她十分的听话,也十分的配合,连象征性的拒绝动做都没有。我把手伸进长袍里,抚摸着她。我的天,她实在太瘦了,身上全是骨头,让我想起了骷髅,不知道我睡觉的时候会不会做恶梦。

    我不大喜欢骨感,我想我更喜欢肉感吧,所以只摸她身上肉还多的地方。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象个死人一样,使我没有多少想占有她的欲望,看着她的瘦小,也十分不忍。

    说真的,在我满足了我的好奇心以后,我就不再想碰她了。虽然还在继续,那也只是在做华叔留给我的作业,但这作业我却不知做成啥样才算完成。

    还是实践和理论相结合吧,于是我放开她,把华叔给我的《素女经》拿起来翻看,看到第一页就让我浑身发热,面红耳赤,我不禁看看倩儿,忽然有了一种需要。不过我抑制住了,总得看完再说。

    我一口气将素女九式都看完,见后边还有两页,便继续看下去,原来是‘五欲’和‘十动’,原来如此,这下我可知道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了。

    虽然我有了冲动,但此时肚子却在叫,我饿肚子的时候是什么都不想做的,我便让倩儿起来去做饭,以前都是我做饭,现在终于可以解脱了。真不愧是穷人家的孩子,手脚麻利,粗粮细做,平常简单的东西也能做得十分可口。

    正是中午,天气正热,又吃出一身汗,我也得去洗一洗,凉快一下,也好下午能打起精神接着做功课。临走的时候,我冒了坏,把《素女经》扔到她面前,想让她也看看,感觉一下,我不知道她会不会看,反正我给她机会了。

    我也给足了她时间——我洗完后又在树荫下睡了一觉,大热天的最好什么都别做,就睡觉。等我睡醒回去的时候,她把晚饭都已经做好了。

    吃过饭,她麻利地将家俬收拾干净,然后就在床边一站,看着我不动也不说话。这丫头还是有点傻乎乎的——太实在!为了能留下来,太投入了。我还没准备好,她倒在催我了!我不禁又仔细地看看她,模样倒还俊俏,人都说女大十八变,我想她到十八岁以后,一定会很好看。她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衣服,看起来也比穿长袍时顺眼,这就是我张郎的第一个女人?的确是惨了点,这不得不使我想起那个臭小娘——丰满,健壮,漂亮,如果是她就好了。

    老家伙要干什么呢?我不大明白,难不成也让我象他一样做采花贼?说真的,我可不愿意,虽然他自己挺知足的,但在我眼里,觉得他挺可怜的,这辈子就没过上几天安宁日子,总是东躲西藏的,我可不想象他那样生活。

    但老家伙口口声声地把这事儿和报仇连在一起,却使我不得不认真对待,我想那老家伙不会骗我,因为他还没有骗过我。

    天鹅还在天上飞,土鸡是现成的,还是回到现实吧。我走过去,将她抱起来,她轻飘飘的,没费我一点力气,我把她平放在床上,她又紧闭双眼不动了。

    老家伙就给了我两个字,至于怎么做,他一点也不教,完全让我自悟,这老家伙也太高估我了!任我使出所能想到的所有解术,她还是没有一点反应,这不禁让我大为泄气。我开始怀疑,我真的比那老家伙有天份吗?

    算了,这课不成,那就练下一课吧,我可不是一条道跑到黑的主。于是,我把她抱在怀里,将双唇压在她的嘴上亲吻她。我不知道别的男人在亲吻的时候是不是也象我一样闭上了眼睛,反正我是闭上了。原来闭上眼睛有一个妙处,可以把她的样子加工得更美,她在我的心里不断地美化着,竟然越来越象那个臭小娘!不去管它,是谁都行,我想起她卖身的样子,想起她吃饭的样子,想起她站在窗口大道我主人的样子,到现在我都在奇怪,她是怎么把我这么大的身躯从寨子里弄到坟地的!说起来,她对我还有救命之恩。

    就这么想着,吻着,手也在不觉地爱抚着她,我不禁联想翩翩,幻想着我和她在林间追逐,在水中嘻戏,在天上飞翔......,我先自我陶醉了!过了多久,我不知道,突然她将我紧紧抱住,身子竟有些颤抖。她的反应,使我一下子回过神,她终于有反应了,我成功了!看来我的确是有天份的,我也忽然间领悟到:是我的情感化了她,是我不知不觉中对她产生的感情触动了她!原来这其中奥妙却是这么的简单!

    她将我抱得越来越紧,我知道,我可以进入下一个课题了。怎么做呢?把这么弱小的身躯压在身下?我实在不忍。对了,我不是有《素女经》了嘛!

    我将她轻轻推开,忙去找《素女经》,它还放在原处,我不知道她是否看过。我真是太衰了,这时候还在翻书!一看才知,原来有很多种方法都不必使她承受我巨大的身躯,就先练第二式——虎步吧。

    当我放下书,回过头时,我不禁乐了,原来她已经准备好了,看来,在我不在的那段时间里,她一定看过《素女经》。

    她现在将身子倦成一团跪在床上,将头埋在膝前,身上盖着早上穿的那件长袍,瘦小的她就象沙漠中的一个小沙丘。于是我便明白,她一定是看过了《素女经》,而且根据她和我的体形,选择了一个最合适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既让我可以接受,她又不必承受太重的负担。这女孩儿虽然有时候傻乎乎的,但有时候心却又非常细,很擅于保护自己。

    她的样子更加刺激了我的欲望,忙回到床上,依法跪在她的身后,将长袍掀起一半,看着她诱人的后身。她虽然很瘦,但臀部却不小,这使我想起华叔曾说过的一句话:瘦人不瘦屁股。这句话看来是很有道理的。

    但我还是比较担心,虽然她说自己已经十五岁了,但在我眼里,她还是个小孩子,因为她长得真的没法再瘦了,看来我只能小心再小心,温柔再温柔了。

    我爱抚着她,以便使她彻底消除恐惧,达到忘我的境地。我从后面搂住她的腰,抚摸着双手能够达到的所有地方,她的身体在微微地颤动。

    ......

    我敢对天发誓,我已经温柔得不能再温柔了,为了尽量减少带给她的痛苦,我可以和蜗牛比赛!但瘦弱的她还是吃不消(后来才知道,并不是她,几乎所有的女孩儿在那时候都是吃不消的),她突然大声地叫起来,那绝对是一声惨叫!这声惨叫反而刺激了我,于是她便不停地大叫起来。

    我想凡是男人在那时候都有一种征服女人的成就感,而这种征服后的成就感马上就会变成一种肆虐,而这种肆虐给女人带来的痛苦又会增强那种成就感。于是我知道了,男人有一种快乐,是建立在女人的痛苦之上。

    不过我的这种肆虐却是很短暂的,因为咱不是一般人儿!我是菩提心肠,心软着呢。感觉到她的痛苦,便决定提前下课了。

    她瘫软地侧倦地床上,背对着我,身体还在颤抖,浑身冒着虚汗。那一刻,我忽然觉得我并不善良,简直是个恶魔!而她实在太可怜了,只为了生存,为了这个最低的要求,却要忍受痛苦和屈辱!我想,在这刻,她一定对我有一种切齿的恨。

    人世间为什么有这样的不公平呢!

    那一刻,我绝对是良心发现,肯定不是道貌岸然,我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我不知道她是否听到了,反正她没有一点反应。

    我从后边将她轻轻地揽在怀中,她全身都湿漉漉的,尽是虚汗。她一如既往的温顺,象一个布娃娃一样任由摆布。我又说了一声:“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她这次有了一点反应,身子向我这边靠了靠。

    我将她的身子扳过来,以便我能看到她的脸。她满脸潮红,汗水和泪水混织在一起,双眼里含着亮晶晶的东西,她的眼神深凝着我,我找不到任何答案。

    “恨我吗?”我用着一种:‘爱’‘怜’‘歉’各三层的目光看着她,向她问道。

    她看了我许久,突然搂住我的脖子,将头埋在我的胸前,抽泣着道:“倩儿是你的人,永远都是你的人。”

    说真的,我更想听她说恨我!她的回答让我有些茫然,她说到了‘永远’这个词!她永远都是我的人,可我并没有想永远拥有她,说白了,就是我没有想过要对这个孩儿负什么责任!我和她的这种交易是即时性的,今天你为我付出,我养着你,明天怎么样我还没有去想。

    受她的提醒,我真的应该好好想想了。我抱着她,抚着她的肌肤,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一个女人,确切地说,是我张郎的第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为我付出了一切,包括她的身体,包括她的柔情,包括她的一颗心!她,不应该是一件工具!我,不能当她是一件工具!

    我总以为我是善良的,善良的我却真的不做人事儿!

    我轻吻她的额头,轻声对她道:“你永远是我的人,我会永远地爱护你,照顾你,倩儿,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女人在这个时候是陶醉的,因为付出得到了回报而陶醉!我知道是这样的,因为我感觉到了爱,她的小手正抚摸着我结实的胸堂,我粗壮的臂膀,在她看来,那是足可以为她遮风避雨的屏障。

    我轻抚着她的身体,是带着感情地爱抚,这是对人的爱抚,而不是在保养一件工具。我对自己说:我应该为这女孩儿负责,应该给这个女孩儿足够的爱!虽然我现在还不完全懂得什么叫爱。

    她好象感觉到了什么,轻声对我说:“还要我吗?”

    这时候,我怎么能忍心再让她痛苦?我轻声地回答她:“不,今天是你的第一次,一定很痛的,等你好了再说。”

    她又往我怀里挤了挤,道:“你也是第一次,我却没让你快乐。”

    “你别多想了,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安慰着她。

    是啊,第一次不见得非得是美好的,我的第一次草草收场,我的第一个女人也不美丽动人,但我却会将她永远珍藏,藏在记忆的最深处!

    夜晚是美好的,黑暗掩盖了一切罪恶,只要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一切都可容忍。我和她相依相拥,“张郎。”她轻唤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