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引子 第五章 林间漫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其实我也不大清楚不上床怎么做夫妻,但我知道我爹娘不是整天的赖在床上,我觉得她们做夫妻的内容从来都不在床上,因为我从来没在床上见到过他们,但他们的确是夫妻,而且非常地恩爱。

    但一提到夫妻,却不禁总让人都往床上想,她也不例外,不解地看着我,问:“那怎么给你当老婆啊?”

    当她把问题甩给我的时候,我也有点发晕,除了在床上,还有什么事是只有夫妻才能做的呢?内容好象有很多,却又都不是特定的,一时也让我觉得夫妻这含义有点空空的。但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便对她讲:“从现在起,你叫我老公,我叫你老婆,不许叫别的。”

    这个远比受肉体之辱容易的多,她欣然同意。同意是同意了,却是不叫。“快点叫我!”我向她道。

    “老,老,老公啦。”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装口吃,她皱了一下眉头,道:“人家不习惯啦,我叫你张郎好不好?”

    “不好!”我断然拒绝,“那是我的名字,再说,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象蟑螂,必须叫我老公,再叫一声。”

    她酝酿了好一阵,才顺溜地脱口而出:“老公。”

    我一笑,“好老婆,我们走吧。”我微微抬起左臂,给她的手留出一点空隙,她会意地将右手插进来,挽着我漫步走出草屋。我看见华叔在远处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很得意,哼!我是谁呀!

    我们相依相伴,随意地钻入一片树林。

    清晨的阳光照不进树林,茂密的树叶遮住了整个天空,只留下点点的‘星’光,把我们的眼前照得明亮而昏暗。一棵棵大树相挽相伴,护卫着怀中嫩绿的小草。初醒的小鸟不甘寂寞,飞舞跳跃,打量着我们这对不速之客。蛐蛐知了竞比争锋,一唱一和,喧闹不停。

    我和她手挽手,肩并肩,漫步在林间。有大树与我们相伴,有小鸟为我们跳舞,有知了为我们唱歌,我和她寂寞而不孤独。我们走得很慢,想把这条路走得更久;我们没有说话,不想破坏这里的和协;我紧紧地夹着她的手,不想让她从我身边溜走;她紧紧地依在我的身上,要把这一刻永恒。我陶醉了,我忽然间对“夫妻”这两个字有了全新的概念。

    “老婆。”我轻声叫她。

    “老公。”她叫得也不象刚才那么生硬。

    我们继续向前走着,前边出现一片亮光,我知道我们已到树林的边缘,可我还在留恋刚才的温馨。“老公。”她轻声地叫着我。

    “老婆。”我回应着。

    “我们往回走吧。”她轻声道。

    是啊,我为什么这么傻,既然留恋,为什么不留下来呢!我们转身又往回走,漫漫路为何如此短暂?当我又看到亮光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

    “老婆。”

    “老公。”

    我转过身深情地凝望着她,她也正痴痴地看着我。

    我们相视良久,她闭上了双眼,慢慢地仰起头。

    老家伙真的懂得爱吗?老家伙有过真情吗?我在心里暗想,他偷了那么多女人的心,他的心曾被人偷过吗?哼,老家伙居然不让我碰她!现在若不吻她,岂不大煞风景?!

    不去管他!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说真的,我想吻她,因为我忽然觉得我爱她。看她可爱的样子,我深出一口气,将她轻抱怀中,将双唇压在她的嘴上。

    说真的,我并不大会吻,只知道将两个人的嘴放到一起。虽然昨天我吻过倩儿,但心里还是觉得很虚,我吻倩儿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主动,她只紧闭着嘴,任我吮吸她的双唇。

    我心里发虚,是因为她在回应我,也在使劲地吮吸着我。

    她踮着脚,搂着我的脖子,努力地迎合着我的双唇,她用力地吮吸着我的双唇,轻咬着我的双唇。我则紧紧地拥着她,抱紧她,使她向上,努力地追寻她的双唇。

    就在我舔她双唇的时候,她猛然一吸,将我的舌头吞入她的口中。好美妙的感觉,在那里,我找到了一个时而大,时而小,时而柔软,时而又坚韧的好朋友。我们恋恋不舍,却又躲闪追逐,我将舌头尽力伸长,想要将她俘虏,她却玩皮至极,我要进入的时候,她却往外顶我,我要退出的时候,她却又往回拉我。

    我决定,我要占领那里,成为那里的主人!于是,我稍稍加力,她果然招架不住,乖乖地投降了,任我欺凌。

    我视察了一下新房间,顺便又打扫了一下,刚刚结束行程,她就趁我不备,发起了猛烈的反击,我猝不及防,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已经被她扫地出门。在我一惊这迹,不想她还会乘胜追击,反攻倒算,不仅夺回失地,反而将我占领。

    胜利的她四处安抚收买我的臣民,使我的臣民居然背叛我,热烈欢迎她的到来。眼见大势已去,我不得不向她俯首称臣,任她摆布。她得势不饶人,趾高气扬,对我大肆奴役,将我追得东躲西藏。

    好久好久,她终于放开我,转过身去,擦了擦双唇。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冲动,张开双臂,将她从后紧抱,在她耳边轻声:“我爱你,我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永远在这里相依相伴,好吗?”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我是理智的,我不知道什么叫真情,我渴望真情,我想能和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儿象我父母一样相爱厮守,一起分享快乐,一起承担痛苦,一起面对强敌,在大难临头时也不分离,相携相伴共赴黄泉。而我又害怕真情,虽然我不知道真情究竟有何可怕,但华叔告戒我任何时候都不要动真情,他说,一旦动了真情,就意味着离死不远了。我害怕真情,是因为我怕死。

    这一刻,我大概只是想讨好她,想偷她的心。

    我还是太嫩,以为她刚才与我深情相吻,我就已经征服了她,所以就急急地往下发展。我的话显然吓到了她,她挣脱了我的手,逃了出去,沉着脸,急急地向林外走去。我追上去,拉住她,想要跟她解释一下,不料这一次她是真的动了气,根本就不理我。

    我真的不了解女人,不怪我,因为我真的太嫩,没接触过女人,对她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只能看她的表面,猜测不到她内心的真实。我以为她在生我的气,所以我极力地想使她消气,跟在她的后边不停地说着:“对不起,是我不好了。”之类的话,她不理我,甚至想挣开我。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因为我受不了她这样子。我一把将拉她停住,大声道:“这不要这样好不好?我只是说说而已,又没有对你做什么!”

    没想到,她突然急转身,猛地扑进我的怀里,紧紧地抱住我。天,这么快!幸好不是袭击我,否则我一定一命乌乎!她的身子一动一动地,我知道,她哭了,她在抽泣!

    她把我弄得糊里糊涂,莫明其妙!这女孩儿到底怎么了?她到底是不是在生我的气?N天以后,我想起当时的情景,简单想抽自己两个耳光!总说别人傻乎乎的我,那时竟然傻得不可救药,因为我说了一句最傻的话:“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说那种话,我其实是逗你玩的,我保证以后绝不再说了。”后来,每想到这句话,我就想找个耗子洞钻进去。

    这次她真的生气了,我看出来了,她猛地将我推开,眼中依然含着泪,幽怨地瞪我一眼,转身就跑掉了。那一刻,我好象明白了点什么,但不明白的东西却更多!那一刻,我真的被她弄晕了,竟然忘了去追她。

    我愣愣地站了一会儿,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然不见了,我突然害怕起来,她不是走掉了吧。想到她可能走掉了,我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痛,一种从没有过的失落。我害怕这种感觉,我忙追了下去。

    阳光下,一个紫色的倩影悠闲地坐在巨石上,悠闲地晃动着双腿。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我尽力抑制自己的心情,慢慢地,装做若无其事的走到她身边。虽是巨石,但能坐的地方却不大,她坐在中间,左右都不够我坐。我正想如何能让她往边上去去,她却自己先动了,给我让出一个位子。

    看来她已经不再生我的气,脸上竟也有一丝笑容。我挨着她坐下,她向我这边靠了靠,拉着我的手,放到她另一侧的腰间,然后便轻靠在我的身上。

    “老公。”她竟然有些玩皮地叫了我一声。

    “老婆。”我应着,将她用力地搂紧。

    “其实你这人还是挺好的。”她平静地道,“要不,我早就把你放倒了,还能给你占那么多便宜?!”她从怀里取出几个小瓷瓶,向我晃了晃,这些都是迷药,随便哪个都能让你睡上半天。”

    我手中也有一只,那是刚刚从她身上顺下来的。我将那只小瓶在她面前晃晃,“这个也是吗?”我笑着问她。

    她在怀里摸了一下,忙夺了回去,“别拿人家东西。”她将小瓷瓶都收好,才又对我道:“你的手还真够快的,真想跟你学学。不过,你那都是小偷小摸,见不得大世面。”

    “你见过大世面?”我不服。

    她得意一笑,“哼,我偷的东西,随便捡一样都能吓死你!要不,他们也不会那么追我了。”

    我见话题被她扯远,忙又往回拉。“既然觉得我还好,为什么不跟我?”

    她没有直接回答我,“你真的爱我吗?”

    我想,凡是女人都想得到别人的爱,这一点我敢保证。便道:“真的爱。”

    她低下头,“其实,我也有点喜欢你,只是真的不能嫁给你。我已经有夫家了,所以我必须得留着处子身给他。”

    她这话让我十分难受,本来我是在偷人家的东西,但听了她的话,却感觉象被人偷了一样,心中好难过。不过也有一点点喜悦,因为从某种角度上说,我已经初步偷心成功。

    “他真的比我好吗?”我问道。

    她摇摇头,“打我记事儿,就没有再见过他,听我娘说,我很小的时候见过。”她又挤了挤我,低声道:“等我和他成亲以后,我可以和你偷情,你想要我怎样都可以,多少次都行。”

    “妈的,小荡妇!真她妈的不要脸!”我在心里骂着。“那他妈的我得等多长时间?”后边一句竟自知不觉地说出来。

    她沉默一会儿才道:“我都找他好两年了,也没找到他,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如果他要是死了,我就嫁给你。”

    嫁给我?我才不要,什么东西!现在就盼着老公死,还没成亲就他妈的想着偷情!真的要是嫁给我,以后我还不得被她玩死!不要,坚决不要!

    突然之间,我对她产生了一点厌恶,我忽然开始庆幸我张郎的第一个女人——倩儿的清纯。虽然这婆娘也是处子之身,但她的心却真的不单纯,她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处女,但现在的我却不大相信。

    我忽然间又觉得自己管的太多了,我并不是要真的娶她当老婆,今天的任务只是要上她,更确切的说,就是拿她练练手。《素女经》我只练了一式,我准备其余的八式都用在她身上!

    自从我心中对她有了厌恶感之后,我有一点失落,也没有了原先的激情,虽然还在与她卿卿我我,却真的是在应付,我突然觉得时间太长太慢,真想现在就给她放倒,管它三七二十一,先把她解决掉。但是不行,我必须得按华叔的意图去做,我知道老家伙也是煞费苦心。

    太阳西斜的时候,倩儿来寻我们,告诉我们回去吃晚饭。

    听到‘晚饭’两个字,我忽然觉得肚子饿饿的,想起来,连早餐都没有吃,这对我来说还是头一回。不过,我知道一定是华叔有下一步的交待,养兵一日,该用兵一时了,最后冲刺的时刻来了。

    果然,华叔让倩儿将饭菜分成两份,他带我跑到远处的阴凉地去吃。我们一边吃一边聊,他问过我一日的细情之后,对我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为什么我不教你武功,我是真的教不了你,我的功力全是从女人身上盗来的。你华叔我可算是一代采花圣手,碰过的女人实在太多了,所以误打误撞,机缘巧合,无意间竟发现了一个秘密。处子在破身之时,护体最弱,如果能继而使她泄身,她就防御全无,那时只要你得法,便会将她的功力吸到你的身上。”

    他说的我是听懂了,但怎么做还是一无所知。

    华叔又道:“但要让女子初次便泄身,却是难之又难,只有她的情和欲都达到极点才有可能做到,欲是可以刺激的,但情却不是在床上能办得到的。所以在我发现这个秘密之后,我就开始了偷心生涯,不过,随着我的年纪增大,处子的心是越来越难偷,所以你趁着现在还年轻,多下下功夫吧。”

    “就算她泄身了,那我该怎么做才能把她的功力吸过来?”

    华叔一笑,“在她泄身之后,你不要顾惜她,乘胜追击,她自然会将所有功力集中起来抵御你,而到你泄身的时候,就会产生阴阳交换,将她的功力吸到你的体内。所以有两点你要注意,一,你是让她泄身而不是让她垮掉,第二,你首先要挺得住。”他看看我,又笑道:“不过我为你担心,看那瘦丫头没什么事儿,我就知道你昨天没认真练功,不知道你到时候行不行,要让处子泄身不是容易事,可能是个漫长的工作。”

    男人在心虚的时候,嘴上也是自信的。

    他不理我,只道:“这是你第一次偷功,不要弄砸了,我多给你点时间吧,一定要等到她对你的情够了以后才可以。”他笑了一下又道:“其实女人除了那三点之外,还有两个地方很敏感,就是脖子和耳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