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三章 赌王卖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从来就没受过这种气,脸上虽是平静,心里却恨得要命。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可我不是君子,他妈的我今天晚上就报仇!你不给我地方睡,那我就不睡!我不睡,也不能让你们睡好!那个公子,还有那中年汉子,一个夺我房,一个不容我,等着瞧!

    我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骂着,盘算着晚上如何报复。我想起临行前,华叔给了我一张纸,上边有三种迷药和一种醒药的配方,不如今天晚上就给他们用一用。我掏出那张纸看了一下,突然有个邪恶的念头在我脑中闪了一下:反正今晚也没地方落脚,不如配了迷药去采花!释放一下如何!但这念头马上就被打住了,我是偷心贼,不是采花贼!我是为了修成彩虹剑去给我爹娘报仇,才做偷心贼!我不要有那么多女人,我只要有九个就够了:倩儿,七色剑女,还有那个紫衣小婆娘,虽然我还没有决定如何待她,但我毕竟已经上过她。

    现在去干什么呢?先去配药!

    杨柳镇能让我消遣的地方实在太少了,当我配好迷药,就又无所事事了。我终于开始恨杨柳镇的人,什么都有,为什么没有妓院呢!

    我的目光落到一个大大的“赌”字上,那是一个赌坊,虽然那不是我喜欢去的地方,但就目前来说,却是唯一能让我消遣的所在。

    杨柳镇没有多少人,赌坊里也就不会有很多人,人不多,但声音却杂,吆五喝六此起彼伏。我会赌,但不愿赌,我并不是没事寻刺激的主,以前去赌坊,我也不赌,只是看谁红了,就顺他一把,这才是我的目的。在这里下手,简直太容易了,因为赌徒都不看着自己的腰包,他们注意的只是骰子,对于赢家来说,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没多一会儿,我便不愿再顺了,因为我拿不了那么多银子。

    “赌王,还有银子吗?没有的话就明天再来吧!”

    真他妈的怪了,这破地方还有赌王!而且赌王竟然还输得精光!我不禁觉得好奇,便过去看看热闹。这赌王也确实是惨了点,二十来岁的样子,衣衫破烂,面容憔悴,两眼发红,脑门油亮,满头大汗,一看便知有几天都没合眼了。此刻他正无奈地搓着衣服,岂图能再摸出点东西来,但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他转身向另一赌客道:“二哥,求求你,再借我十两银子吧。”

    那二哥立即嚷开了:“还借你?前天你向我借的五两银子还没还我呢!我还敢借给你吗?”

    赌王还在哀求,“你就再借十两给我,我一会儿就回家去卖东西。”

    “你家还有啥啊?你就说说,你除了你老婆还有啥!”

    赌王不言语了,堂倌道:“除了老婆,你不是还有一座宅子嘛!”堂倌话音刚落,便有人道:“赌王,要不你把宅子做价一百两卖给我?”我扭头看看,见说话的是一个富家子。

    “我那宅子最少也得值三百两。”赌王反驳道。凭他这一句话,老子就知道这小子肯定要卖房子了。

    “一百五十两,干就干,不干拉倒!”那富家子又道。

    赌王真的认真考虑了,半晌方道:“二百两,你若同意,我这就给你立字据。”那富家子马上又还价:“一百七十两。”

    我脑中又闪出一个念头,虽然这念头不正当,但在心里却通过了,我道:“我给你二百两。”我话一出,所有的目光不禁都集中在我身上,我取出二百两银子放到案上,对赌王道:“立字据吧。”

    见我撬行,富家子恼羞成怒,一挥手,有两个家丁便向我冲过来。真他妈的爽,我刚在客栈里生了一肚子气没地发泄,这就有找挨打的,我打不过他们,我还打不过你!三下五除二,两个家丁便满地找牙去了,那富家子刚要跑,被我一把抓回来,按跪在地,我往他背上一坐,对赌王道:“立字据吧。”

    赌王写好,我拿过来一看,差点笑出来,原来这赌鬼姓王,所以大家都叫他赌王。我对他道:“如果你赢了,这房子我还做价二百两让你赎回去,如果你输了,那就归我了,明白吗?”

    听了我的话,这倒霉鬼竟然非常高兴,而老子我则等着他再卖老婆!我知道他一定会卖老婆的,因为他房子都没有了,还要的什么老婆?我之所以讲给他赎房子的话,就是要让这倒霉鬼一赌到底,输得干净,好卖老婆。老子我好象还从来没有这么坏过。

    果不出我所料,这倒霉鬼为了能赎回房子,真的一拚到底,最后又是输得精光。他两眼发直地站在那儿,象傻了一样。此刻,没有人再出声,都默默地看着他,半晌,他才回过神,看着我,终于开口:“我,我......”

    “你什么?你要卖老婆是不是?”我引导着他。

    看我道破了他的心思,他倒又不说话了。他不说,有人说,一人道:“房子都没了,还要老婆干嘛?跟着你睡大街啊?”

    又一人道:“就先卖了,等赢了钱再赎回来呗。”

    赌王抬头看看我,老子一笑,“你别听他们的,自己拿主意,是卖还是不卖?”他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卖!”

    “一百两!”我拿出一百两银子放到案上。妈的,我买倩儿才总共用了三十两,买他一个二手货给他一百两已经够开恩的了。他也没还价,提笔写了字据。

    我将两张字据收好,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在这儿慢慢玩儿,不陪了。”我说完,他不禁一下子又傻住了。我不去管他,也没什么疚,我知道,就算今天我不买,他也总有一天要卖老婆的,那女人与其跟着他受罪,倒不如先跟着享两天福。妈的,老子突然觉得这是一件天大的善举。

    我起身,拉起那个富家子,道:“麻烦你再跟我走一趟,前边给我带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