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翠烟门 第十一章 初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象没过多长时间,正在我喝得高兴之时,从月亮门里急匆匆地走进来一个人,我的眼角余光只扫到一丝绿影,便就知道是那姐姐来了。

    因为上次不小心被我抱过,所以这次她很谨慎,虽然我是坐着,但她还是离我好几步就停下了脚。她的手里握着一大卷废纸,我知道那是什么。

    我扭头看看她,一脸坏笑,对她道:“姐姐真的来应聘了!”

    她眯着凤目恼恨地看着我,猛地将手里的废纸向我砸过来,打在我的身上散落了一地。我随手捡起一张,大模大样地念道:“诚聘!少侠张郎,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新近购入豪宅,虽纳偏房,但正室空缺,虚位以待,现欲招夫人一名,有意者请速到张府,括号,原赌王家,应聘。应聘条件:一,须是翠烟门入室弟子;二,年纪必须二十;三,需穿绿衣’;四,名字叫张倩。”念完,我看看已经气得鼓鼓的她,道:“姐姐的条件都符合嘛!来,先喝杯水酒,然后我再给你面试。”

    我正要去端酒壶,却见她右手一抬,从指尖射出一道青光,一下便将酒壶炸碎。这就是青剑吗?我暗自吃惊,好厉害的功夫,我一定要窃为己有!

    她终于出声了,厉声向我喊道:“张郎!”她说完便马上意识到不妥,忙又改口:“臭小子,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捉弄我!上次你对我轻薄,我不愿与你计较,这次一定不会放过你!”她虽然很愤怒,我却看出她的委屈,因为她看起来象要哭的样子。

    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知道这位姐姐比较温柔。我轻薄了她,可她却因为当场还有两个小丫头,便忍气吞声,没有向我发难。于是乎,我就知道了她是那种可以息事宁人,逆来顺受的弱女子。

    华叔了解女人,他也教会了我如何找到女人的弱点,更教会了我如何利用女人的弱点!老家伙更是告诉了我所有女人共有的一个弱点:女人渴望得到男人的爱怜——女人需要男人!女人需要爱!

    我收起了笑容,向着她一本正经地道:“我喜欢你,我要娶你为妻。”我不知道我说谎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反正在说这话的时候,我想起了倩儿,后来又想起了林玉蓉,我的那个可人儿。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割了你的舌头!”她还是那气乎乎地样子,我不知道我的话是否打动了她。

    我站起身,向她走过去。她马上警觉地对我喊道:“你别过来,你再往前走,我真的对你不客气了!”我心中一乐,她露馅了!什么叫真的对我不客气?哈哈,她还是想对我客气一点的嘛!于是我的心里更有了底,依然向她走了过去。

    她手一抬,一道青光从我的耳边射了过去,她只是吓了吓我!我没有停止脚步,在矩她一臂之遥的时候,她突然向我打出一掌。

    我没有躲,我用我的胸膛实实在在地接了她一掌,显然她也没有用多少内力,与其说是打,倒不如说是推。我被她打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的上乘表演开始了:我的脸抽搐了几下,表情变得十分僵硬;我的身子在不断地颤抖,双腿在不停地抽搐摆动,我的手颤颤危危地伸向怀里,费了好半天的劲才取出一只小瓷瓶,试图将它打开,却没有拿住掉到了地上,我试图把它捡起来,近在咫尺却怎么也够不到。

    张倩愣愣地看着我,看了半天,她终于走了过来!

    她捡起瓷瓶,看看我,将瓶塞打开了。一股清烟窜出,她轻咳了一下,然后便向后倒了下去。

    我站起身,拍拍身上尘土,看着晕迷的美人儿,不禁一阵坏笑。

    我将她抱进房中放在床上,不禁又仔细地看了看她,丰满的身子略显微胖,在她的臂上掐了一下,肉乎乎的,十分柔软。她的胸挺起好高,用手按了一下,柔韧而坚挺。看着她,我犹豫了好久。

    拿定主意,我点了她麻穴,然后取出醒药将她唤醒。她睁开眼,看见我一脸得意的坏笑,拚命地动了动却是软弱无力。不禁惊道:“你,你要做什么?”

    “嗯,你问的很好,我们来做点什么呢?”我笑道:“你不想做什么,那我就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做!”她叫道。

    “那我就什么都做!”我将脸凑到她的面前,几乎就要贴上,她努力地往后挪了挪。我想了想对她道:“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吧,规则呢,就是你说的话在我这全是反话,比如你说向上,那我就向下!听明白了吗?”

    “我不跟你玩,快放开我!”她几乎要哭了。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我在她的身边坐下,对她道:“第一个问题,我亲你一下行吗?”

    “不行!”

    我一笑,“哦,那就是行的意思!”我捧住她的脸,在她唇上一吻。她立即满脸绯红。我想了想,又问:“我把你的衣服脱了行吗?”

    “不行!”她说完马上又改口:“行!”

    我一笑,伸手便去解她的衣带。她急道:“我说的是行!”

    我笑道:“对呀,我说我要脱你的衣服,你说行的,那我就只好给你脱衣服了!”

    “混蛋,你是个无赖!”她竟然骂我了。我却不生气,“一会儿你就会知道,我这个无赖会比无赖还无赖的!”

    任她挣扎,却是软弱无力,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把她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不过老子还是给她留了面子,把肚兜和底裤给她留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