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十二章 张倩(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真的,我不想这样。

    华叔是让我偷心,不是让我去采花。他说的明白,只有当她真心地爱上我,她才会在那时候全身心地投入,在我的配合下,她才会在初夜就体验到高潮的快乐,才会泄身,我也才会有机可乘,偷得她的青剑。

    而我现在对她所做的一切却是在背道而驰,我能猜得到,她现在不但对我没有一点爱,而且还充满了痛恨!

    但我没有办法!她深藏不出,我见不到她。这次如果我放过她,下次就更难再见她了!所以我只能一赌,我要用我男人的魅力去征服她,但我知道,今天不可以夺她的童贞。

    我之所以给她留下肚兜和底裤,一是因为这是华叔对我的要求,命我尽量不去碰她的三点;二是我怕我自己把持不住,在强烈的需要下无为地上了她。

    她闭上了眼睛,我想她大概是因为既然无力反抗,那就默默地被动地享受吧。她的脸上总是那种要哭的表情,而眼泪却始终没有见到。此刻,她没有一点紧张,全身松松的,象一滩泥一样。

    这是我见到的第四个女人身体,因为稍胖,她的身材看上去不算很好,但看起来却非常性感,高挺的胸,宽厚的屁股,粗壮的大腿,最能刺激男人的两个地方是那么的扎眼。倩儿的臀部并不很大,只是跟她瘦小的身子比起来显得很大。而张倩的屁股的的确确可算是大号的,躺在床上感觉要比倩儿高一倍,而且更加宽大,使得她不细的腰倒显得很苗条。

    我真的很想伏上去感觉一下,是不是会很舒服,但我没有,只是用手在她的大腿上用力地按摸了一下,软软的好有肉感。

    她的肌肤雪白雪白的,让人看起来就心动。我现在终于明白华叔为什么采了三十多年的花而乐此不疲,原来每一个女人都不相同,都有让男人心动的地方。

    我的小弟弟早已按捺不住了,向我举旗抗议,催我出战,但我告诉他,你今天需要休整,免战高悬。我看过,脱鞋上床,将她揽在怀中,还是先从嘴开始吧。

    她的牙咬得紧紧的,就象她躲在翠烟门里不肯见我一样,十分不配合,使我只能在她的双唇上做文章。她虽然不紧张,但却在无声地做抗争。

    我决定管着有用没用,先做做她的思想工作。于是便抬起头,对她道:“姐姐不觉得自己好可怜吗?就因为学了翠烟门的武功,这辈子都得被锁在那道高墙之内,从而失去做为女人应有的人伦之乐,你不敢去爱别人,也不敢去接受别人的爱,我真的想象不到,姐姐的人生之中还有什么快乐,难道你就甘心这么过一辈子,永远将自己藏在那道大墙里边吗?”

    看来我是说到了她的痛处,她的眼角终于有了点湿润。我又道:“我这人可能是坏了一点,但我真的是非常喜欢姐姐,爱姐姐,为了姐姐,我可以付出一切,也可以变得更坏!只要能得到姐姐,我什么都不会顾惜,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的眼角终于挤出一滴泪,有门!我于是接着道:“我知道姐姐有苦衷,所以我也不会要求姐姐能象我一样,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付出一切!今天能与姐姐这样相拥,我的人生之中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姐姐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是你一生中,唯一一个拥抱过你,亲吻过你,爱抚过你的男人。”我把她手放在我的胸膛上,“这是会让姐姐怀念一辈子的男人!姐姐现在既然无力反抗,为什么不好好品味享受一下这人生的快乐呢?”

    我再次亲吻她,她虽然没有迎合我,但两排玉牙却很轻松地让我突破了,我将舌尖探入她的口中,追逐着她,挑弄着她。她毫无反抗地接受着,看来我的话对她还是起了很大有作用。

    我想将她的唇吸到我的口中,可她坚持不肯,让我只好做罢。我的双唇从她的嘴上滑到她的下颌,在那里进一步侵占她,手在她的大腿上来回抚摸着,而她依然是那么平静,我知道,她心里的大门依然紧锁。

    她今天就算真的要给我,我也不会要她,因为在没有爱而只有欲的情形下,她的初次会因为痛楚而使得欲念大减,便不会达到泄身。我今天所要做的只是把她的欲念引到顶点,让她在想要而得不到的痛苦之下保持着对我的渴望,进而将这种渴望化做一种思念,让这思念化做情,化做爱。

    我慢慢向上,去咬她的耳朵,将舌尖顶入她的耳洞,她只是浑身动了一下,便皱着眉强忍着。她没有要躲闪的意思,让我怀疑她是不是很渴望这种感觉。

    我的舌头都酸了,她也没有表现出很强烈的反应,是不是我点了她的麻穴,使她无力做出反应?但她起码也应该动一动吧。

    算了,我还是别管老家伙对我的要求了。我伸手解开她的肚兜,哇,她的双峰竟然也那么大,应该可以与林玉蓉有的一比!我一手按住一个,痴迷地推揉着,那种手感真是太美妙了。

    她始终都没有出一声,象个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倒让我急得满头大汗。我低下头,将一只小樱桃含在口里,用力一咬,她不禁大叫一声。哼,他妈的,你终于出声了!她叫了一声便又销声了,妈的,你不出声,那我就再咬!

    她可能看出了我用意,这一声过去之后,便轻轻地嘤嘤地哼着,我不断努力着,她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促。但她的双手紧握成拳,就是不肯乱动。

    看来我不能让她有任何保留了,因为我实在也很累了,她真的太顽固!我将手放到她的幽处,隔着底裤轻轻地抚摸,鼓鼓的,软软的,象个馒头。

    她终于开口了:“求你不要泄到里边好吗?我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