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翠烟门 第十七章 柳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人身法太快,还未等我看清就一闪身进了小屋。

    我的好奇心虽是非常强,但我却真的不敢冒然前往,以司马剑的武功,我还没到近前就能被他发觉,我还是不要找那没趣的好。不过,我真的想知道那人是谁,看她是不是我所怀疑的那个人。

    既然不敢上前,那老子就辛苦一下,我就等着你出来!你出来的时候,总不会还那么快了吧。然而,在我又等了一个时辰之后,那小屋的灯却突然灭了!这不禁让我在心里大骂司马剑,她今晚不走了,你倒告诉我一声,别让老子在这儿傻等,你俩在里边风流快活,却让老子在外边任蚊虫叮咬,太不够意思了!

    不过这倒给了老子机会,我知道人在干那事儿的时候,都是全神贯注的,根本不会分心去考虑别的。我本不想去听他们的床事儿,可是在这儿等了好几个时辰,一点收获都没有的话也对不起自己。于是我就极为小心地摸过去,把耳朵贴在墙壁上,果然听到里边床板吱吱地响,夹杂着女人轻微的叫声。

    我真他妈的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没事儿听这个干嘛!只弄得自己欲火烧身。里边终于静了,我赶紧将耳朵贴紧,希望他们能谈到些什么,可是又让我失望了,等了一会儿,只传出来阵阵低沉地呼噜声,看来他们把所有的话都在事前说完了。

    我做好了准备,慢慢直起身,脚下猛然用力,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树林,哼,就算被你们发现了,你们仓促之间也是追不上我的。

    我一口气跑回家中,到了卧室往床上一躺,不觉得冷冷清清,妈的,柳青这个臭婆娘,把我那可心的娘子给抓走了,让老子一个人独守空房。越想越生气,我不禁骂出声来:“柳青这个臭婆娘!”

    “我怎么得罪你了,让你这么恨我!”突然传出这一声,吓得我腾地一下站起身,“谁?!”我大喝一声。我也糊涂了,人家说得多清楚呀!

    从床头转出来一个人,正是那臭婆娘柳青,她笑眯眯地道:“当然是我了,这三更半夜的,你谁都不想,就记起了我一个人,让姐姐好感动哦。”

    妈的,看她那淫荡样,老子还真就恨不起来她了。这婆娘大半夜的跑到我房里来,那还用问吗!一定也是寂寞难耐,春意盟发了。这一刻,我突又改了主意,管咋说,这婆娘身上也是有青剑的,偷谁的还不都是偷!这一刻,我也想起了紫衣,老子偷了她的阴气,又将她无情地抛弃,那是怎样的一种打击!这一刻,我突然想把这种打击让柳青这臭婆娘也尝一尝!

    想到这,我的脸上也换上一堆笑容,“姐姐怎么大半夜的跑到我这儿来了?你是要我上刀山呢?还是要我上你呢?”

    这婆娘一点都没有生气,全然不是白日里那付凶神样,现在的她可谓是荡然一笑百媚生,一张俏脸笑得象一朵花似的,双目含情,简直要把老子的魂勾走。她伸手在我额前一点,“小坏蛋,说话咋这难听!”然后咯咯一笑,“姐姐知道你为什么恨我!我抓走了你的林玉蓉,又坏了你和张倩的好事儿。不过姐姐现在也知道错了,所以就来补偿你喽。”

    象她这么不要脸的,老子还是头一次见到,我现在都有些飘飘然了,居然还会有人主动送上门来,求老子上她!真的要让老子流鼻血了。这让我不得不好好地再打量打量她。张倩只能说是花容较好,而柳青这婆娘却他妈的真叫漂亮,简直是完美的女人,貌赛嫦娥,身体匀称,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绝无半点差错。

    “我就知道姐姐会心疼我。”我说着,上前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正要抱她,她却将我推开,“好了,别急嘛,姐姐还有话要与你说呢。”

    “好,你说。”

    她解开上衣,扯开肚兜,露出她的一对玉兔。哇!简直无法形容的美,虽不是很大,却真的是极品,圆滚滚地高挺起来,中间的樱桃却向内塌陷,这还是我头一次见到。她拉着我的双手放在上面,带着我轻轻地搓揉,“喜欢吗?”

    妈的,这女人,太浪了!

    “想要姐姐吗?”她又笑着问。

    我重重地点点头,“想,好想!”

    她把我的手推回来,道:“想要姐姐的话,就先帮姐姐办件事。”

    妈的,果然是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这女人比林玉蓉还他妈的奸,林玉蓉只是向老子提点要求,这婆娘却是要与老子做交易!我倒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事儿能让她以肉体来交换。

    “姐姐说出来就是了,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为姐姐办好。”

    她拉着我的手,“姐姐不让你上刀山,也不让你下火海,姐姐还要留着你爱姐姐呢!姐姐只要你帮我除掉司马剑和宫月影!你办得到吗?”

    天,这交易可太大了!这婆娘也太狠毒了!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因为我想当翠烟门的掌门。”

    “我还是不明白,你是大师姐,武功又最好,宫月影以后应该是把翠烟门交给你的,你又何必要急于一时?”

    柳青冷哼一声,“她才不会把翠烟门交给我呢!跟你实说了吧,清影就是司马剑和宫月影的私生女!她将来一定会把翠烟门交给清影的。”

    关于这个,老子早就猜到了,刚才进司马剑房中的那个人,我虽然没有看清,但我猜她一定就是宫月影。现在,这事居然从柳青的嘴里得到了证实。“你怎么知道?”我还是得问问她详情,因为这事儿可不一般,不能有半点差错。

    她得意一笑,“我相然知道,我在这翠烟门里也待了十五年了,这十五年里,司马剑每年都会来一次,虽然他们极其隐蔽,但又怎能瞒得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