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翠烟门 第二十一章 晓风残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快到三更的时候,柳青果然来了,象做贼一样,进了屋就急忙把门关好。

    当我迎到她面前的时候,她猛然扑到我的怀里,拉着我的左手放在她的胸上,随即便扬起脸,将双唇送上,等着我的亲吻。说实话,老子对这一套活都已经有些腻了,而才品到乐趣的她却乐此不疲。柳青在这一点上真的很实在,自己想要什么,便会向我索取什么,她不会象其他女孩子那样羞羞答答,想要却说不出口,拐变抹角地引诱我。

    柳青的吻功仅输于紫衣一点,她俩有一个相同的特点——浪!能让我感觉到同一种东西——激情!她们在做这种事的时候都会非常的主动,那是真正的为快乐而做,这种快乐是双方的,不仅她自己得到了充分的满足,而且也带给我最大的快乐。

    虽然我有些腻了,但我喜欢她这种激情。我将左手按在她的右峰上,用力地抓揉,将双唇压在她的小嘴上,品尝她的放荡。即使这样也不能让她满足,她低声道:“郎,我想象昨天那样。”说着,她将我的上衣从肩上拉落至腰间。

    昨天那样?哦,我立刻就明白了,便也将她的上衣也一样地扒落,解去她的肚兜,双手揽在她的腰下,抓揉她结实而富有弹性的臀部。她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脸,将身体尽力地压紧我,慢慢地蠕动,使她的双峰在我胸前做着自我运动。她将我的舌尖吸到她的嘴里,肆意地蹂躏着,让我感觉到她的疯狂。

    这个可怜的老处女,长时间来都无从释放自己的激情,甚至于都不知道如何释放自己的激情!我感觉到她已经不满足于这样相拥相吻,但这从未经事的老处女真的不知道除了让我上,还有什么更能刺激她,所以她竭尽全力地要把会做的工作做好。

    我太想立即就将这个尤物占为己有,我知道我再稍稍给她一点刺激她就会给我的,甚至是求我要她。我却怕了,因为我要的不是女人,我要的是青剑!我对我的第一次偷猎没有太大的把握,这个大好的机会我不能随随便便地浪费掉,我必须要做到十拿九稳才能上她。

    我是这么想,可小弟弟却不这么想,美色当前,他总是摇旗呐喊,跃跃欲试。她感觉到了小弟弟地存在,大概她真的不知道那是什么,便放下手去摸了摸,当她探明敌情,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惊疑,这一刻,她似乎有所领悟。

    “这就是只有你们男人才有的吧?”她问道。

    我只用点头来回答她。

    她一笑,“让我看看。”

    我摇头,“不,你还没给我看呢。”

    “我给你看。”她毫不犹豫。

    天,她已经开始上路了,一旦这女人发了狂,求我要她,而我不要,那不是大煞风景,让她猜疑?我忙道:“我们出去走走吧。”

    “不,我要看。”这女人一旦上路还真的不好让她停下!

    我想了想对她道:“知道什么叫野合吗?”

    她笑道:“我听说过,似懂非懂的,好象就是男人和女人做的事,对吧?”

    我一笑,哄她道:“野合呢,就是不在房里,而到野外去做,天作被,地作床,星星月亮当烛光,那才叫刺激呢!”

    “我不是要和你做,就是想看看嘛!”看来她的好奇心一点出不比老子的差。“你要觉得不公平,我先给你看。”她又道。

    “等出去了,我什么都让你看。”我只好先哄住她。天啊!老子在女人面前居然会这么不解风情,也太不象男人了!可是没办法了。

    她终于同意了,我们跳出院墙,又跃过城墙,她带我来到城北的的小河边。“这条小溪叫柳溪,翠烟门的南边还有一条河叫杨河,所以这里就叫杨柳镇。”她向我介绍着。

    天上一轮新月象她一样苗条,随风舞动的柳枝如她一样放荡,潺潺的小溪水似她一样多情,而浑然天地间的她更象凡间的嫦娥。我不觉间挺起胸,昴起头,收起放荡的笑容,放出坚毅的目光,我要做一个堂堂的男子汉!我不知道此刻的我更是后羿和吴刚中的哪一个。

    夏夜的风虽然还带着一丝温暖,却将我们的欲火暂时扑灭。我搂着她纤纤细腰,只挂着一丝淡淡地微笑,同她一起欣赏着这良辰美景。杨柳岸因我们而多彩,我们因杨柳岸而更多情。

    她侧头看看我,眼中放出一丝惊异的神彩,脸上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双手紧拥着我的右臂,将头轻靠在我的肩上,抬起头,随着我的目光一起仰望着那轮皎洁的新月。“好美。”她轻轻道。

    “因为有了你,它才美丽。”我轻声道。

    她轻摇我的臂膀,“我因为你而美丽。”

    我没有再说话,只将她拥得更紧。这一刻,我只想能与她享受这浪漫的温情,拒绝那肮脏的肉欲。

    这种感觉我曾经有过一次,那就是和紫衣在一起的时候!虽然时间很短暂,却使得遭受了极大打击的她还是放了老子一命!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华叔那句:“陪她出去走走”的真正含义——爱,不是在床上能够得到的!

    我是一个偷心贼,应该以博得女人的爱为目标,但初入此道的我,却总是在床第间寻找着肉欲。倩儿,林玉蓉,她俩真的爱我吗?我在心里问着自己,我自己给出了答案:她们并非真的爱我,她们之所以对我百依百顺,只是想从我这儿谋得生存之道。真正爱我的人只有紫衣——那个我还不知道名字的女孩儿!唉,她现在在哪儿呢?

    这个女人会爱我吗?我扭头看看身边的柳青,她现在的样子很陶醉,我知道她此刻正在心中编织着一个梦,呵,女人都爱做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