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翠烟门 第二十六章 清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老陈见我和清影在说话,担心我不认得她而惹出麻烦,便忙迎出来,向着清影满脸陪笑道:“三姑娘来了。”然后对我道:“掌柜的,这位姑娘就是翠烟门的三小姐清影姑娘。”

    我笑着向清影点点头,“清影?是‘请我弄清影’的那个清影吗?”老子在茶楼里常听人唱歌,记得在哪支歌里有这么一句,当时就觉得好笑,如今真的有个叫清影的女孩儿,老子还真想弄一弄她,不过不用请我,我自愿,花点钱也干!

    她生气地看看我,道:“不会念就闭上你的狗嘴,免得让人笑掉大牙!”然后向老陈问道:“陈先生,现在这里都住了些什么人?”

    老陈这家伙真的了不得,他那记性真的让老子羡慕死,什么都不用看便将客人和名字和门派讲得详详细细。清影听完不禁一丝冷笑,“人还不少嘛!”

    我一挺胸脯,“这还有一个!”

    她斜眼看了看我,不屑地道:“你是从哪个池塘里蹦出来的?”

    妈的,这丫头倒挺会骂人的,拐弯抹角地骂我是癞蛤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斜眼看着她,“知道司马剑吗?那个老蛤蟆是我岳父,我叫张郎,弓长张,专吃野鸡的那个狼!”

    “你是司马剑的女婿?”她这才惊异地正眼看我,“他有女儿吗?”

    “老小子自己说他有一个女儿,名字好象跟你的差不太多,也叫什么清什么影的,说是长得跟恐龙似的,嫁不出去了,所以他非得求我娶他女儿,磨了我三天,实在烦死我了,没办法只好答应他了。”

    她轻轻地一‘哼’,没有接下去,看来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张狼!”她向我道。

    “诶!”我痛快地答应着。

    她猛然醒悟,挥起马鞭向我抽过来。这丫头手真快,虽然我已经以最快地速度闪出了,胸前还是被鞭梢刮到,老子只觉前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她用鞭子指指我,怒道:“你再跟我胡说八道,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妈的,你现在这样还算对我客气吗?!算了,老子现在不跟你一般见识,老子争锋不在当面,看以后我怎么收拾你!

    她这次不再叫我的名字,“臭小子,给我留出一间上房。”我还未吱声,老陈忙把话接过去:“三姑娘放心,这事儿交给我就行了。”

    留一间上房?当然不是她自己来住!妈的,原来这丫头在外边已经有了人了!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跟老子争女人。

    她说完,又冷眼看了我一眼,然后打马扬鞭离去。老陈对我笑道:“这三姑娘脾气大得很,连她大师姐柳青都怕她,掌柜的还是不要招惹她为好。”妈的,他哪知道老子的脾气,越难的才越有兴致。

    一伙计跑到我面前,向我道:“掌柜的,赤霞山的贺公子在您房中等您。”

    妈的,他终于按捺不住了!他想见我,好啊!老子也正想见他呢,看看他现在有什么打算。柳青说的对,合作这种事儿,谁主动谁就得吃点亏,老子看看能不能从这小王八蛋身上揩点油水下来。

    我回到房中,示意哑女守在门口,屋中只剩下我和贺元风两个人。没有旁人,说话自然是开门见山,贺元风马上向我道:“我知道这次比武招亲的事儿是你和柳青假传的,我想知道你们有什么打算。”

    老子还没问他,他倒先问起我来了,好,那老子就告诉你!我一笑,道:“上次我代表柳青找你们合作,你不是说了嘛,不让我们坐享其成,所以我们就得找点事儿做,我们是担心只靠你们赤霞山一家的力量不够,所以就给你们找了些帮手,你看我们这个事儿办得还可以吧?!”

    他‘哼’了一声,问道:“青剑的剑谱呢?”

    “呵呵。”老子也一笑,“柳青说她已经写好了,只是现在这儿的人太杂,怕万一走了风声,被别人给打上了主意。柳青脸皮薄,如果人家提出来合作,她怕自己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她托我给你带个话,等她当上了掌门,她请你到翠烟门去做客,到时她会亲手把剑谱交到你手上。”

    贺元风嘴角动了动,想笑一下却没笑出来,“这里就咱俩,不必绕弯子,咱们都痛快一点,现在,你们还想不想合作?”他终于不陪老子玩了。

    “想!”

    “好,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合作!两个要求,第一,以后你们要听我的指挥,不可以再擅做主张,只有我安排你们的,你们才可以去做;第二,把翠烟门的一举一动都要尽快地报与我知。这两个要求不算为难你们吧?”

    说实话,这两个要求的确不过分。但我不能完全受他摆布,于是便道:“没问题,只是你必须也得随时告诉我们你的打算,这样配合起来才不会出错。”

    “好,那我就先告诉你下一步的计划,既然你已经把这些人招来了,那我们就得逼着翠烟门把这假戏做成真的!而且,我要娶到清影,明白吗?”

    明白!老子太明白了!原来这小子是将计就计,他要给翠烟门来个和平演变,他应该知道清影和宫月影的关系,他若真的娶到了清影,也就控制了翠烟门!柳青,还是白忙活一场,最终还得靠边站,只能为人做嫁衣。不过这小子把我和柳青想的也太简单了!头脑这么简单的人是想不出这主意的。

    送走贺元风,哑女又向我比划了一阵,我看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她是告诉我有一个人在侧房里等我。我来到侧房,只见房中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她的手上正拿着柳青的那半边手帕。

    “你是谁?”我上前问道。

    “我叫晴儿。”她答道,“柳姐姐让我来告诉你,她今晚三更在柳溪边等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