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二十七章 夜会柳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柳青要见我,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只要见到她,老子就有机会了!我现在已经能够回答她的问题了,按她的约定,老子可以上她了,也许老子乞盼已久的那一天就在今晚!想到这儿,不禁让我心中一阵激动,又不免有些紧张。

    也难怪她要见我,平静了这么多天,演员今日突然到齐,我们希望来的和不希望来的都来了,我们所盼望已久的大戏终于要开始了,这开幕之前,我们总得要通通气,商量一下。

    三更,柳青定的是三更!我怕惹麻烦,二更天就准备出门了。林玉蓉没有问我要去哪儿,她帮我穿好衣服后,只说了一句:“早点回来,我等你。”

    不知道这娘子是不是在翠烟门的那几天里受了什么刺激,自从她回家之后,就经常忧心忡忡的,脸上少去许多笑容,但对我还是关怀备至,极为体贴。

    我抱住她在她唇上轻轻一吻,对她道:“嗯,我一定早点回来。”

    她的脸上现出一丝笑容,将头靠在我的胸前,轻声道:“相公这几日对奴家体贴入微,奴家已经恢复了元气,今天晚上,奴家要好好地报答相公。”

    唉!看来今天晚上老子要被女人蹂躏了!好幸福!

    怕被人盯上,我在杨柳镇里转了两圈,然后才跃过东门往北边绕行。我可以确认,绝对没有人跟踪我,这才放下心,向上次与她相聚的柳溪岸边走去。

    我才到溪边,她便从树后闪身出来,满脸兴奋,一头扎进我的怀里,习惯地将脸扬起,将双唇送上。我已经有好久没有品味到她疯狂的热吻了,期盼已久,见香唇送上,便急忙前去迎接,四唇相接,一条香舌就猛然侵入,在我口中横行霸道。

    与她相吻绝对是一种享受,世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种如痴如醉的幻境!我的手在她的身上胡乱的抓着,把她的衣服弄得乱七八糟。她也学着我的样子疯狂地在我身上探索,只要是她能够摸得到的地方,她绝不放过!她的手在我两腿间狠狠地抓了两下,痛得我忙放开她的双唇,低沉地痛叫了两声。她嗤嗤地笑,放开那里,猛地抱住我,腹部紧紧地贴了过来。

    我就势搂住她的腰,将她拥在怀里,我们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我们一起追逐着那个梦,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良久,她才问道:“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今天一下子来了好多人,彩虹盟的除了紫荆园和黄云观没人来,其他各门都来了两个,四大天王没有派人来。”

    “嗯!”她应了一声,“这样也好,我本也没打算要脱离彩虹盟。”她离开我的胸膛,又问:“赤霞山那边有动静吗?”

    我一笑,“贺元风已经找过我了,他答应与我们合作,他要我们听他的指挥,而且要你把翠烟门里的情况随时报给他。”

    “你答应他了吗?”

    “答应了,为什么不答应?!答应了才好合作嘛!”我在她脸上一吻,向她一丝诡笑,“让他在前边打头阵不好吗?让他和宫月影去斗,咱们坐收渔人之利,至于他怎么要求咱们,那是他的事儿,做不做,是咱们的事儿,对咱们有利呢,咱们就做;对咱们无利,咱就破坏他。”

    她点点头,但还是心存顾虑,“他们能干吗?”

    “他现在只能找咱们合作,而咱们却不一定非要与他合作,凡是来的人,都是要打翠烟门的主意,咱们有很多选择,不必怕他!”

    她又点点头,用一种难以琢磨的眼神看着我,“那你对我也是这样吗?”妈的,她开始怀疑老子的人品了,老子的这种无赖打法让她忧虑自己了。不过老子反应还是很快的,将她往外一推,沉下脸,用手指点着自己的胸脯对她道:“姐姐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要帮你?我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帮姐姐做事儿,我张郎为的是什么啊?!”

    见我生气了,她忙上来重新抱住我,“是姐姐不好,姐姐不该怀疑你。”说完在我脸上一阵狂吻。我将她停下,用一种极深情的目光看着她,“因为我爱姐姐,所以我才不惜一切地来帮姐姐,为了姐姐,我可以上刀山下火海!”

    她象一只小鸟一样偎依在我怀里,轻声道:“姐姐知道了。”

    我接着道:“他们下一步准备逼着宫月影把这出假戏做成真的,但是他要娶清影。”

    她抬起头想了想,然后向我疑问:“他这不是在利用我们吗?他要是真的娶到清影,还能让我当上掌门吗?到时他一定会让清影做掌门,他再控制清影。”

    我笑着点点头,“是的,所以我们要帮他做成一半然后再破坏一半。”

    柳青笑了,“我们不用管后一半,他如果能把假戏弄成真的,他就不可能娶到清影!你想啊,宫月影会听他的话吗?宫月影已经知道了比武招亲的事儿,她正怀疑是赤霞山的人在搞鬼,所以到时肯定会有一场恶战!张郎,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让宫月影死!只有她死了,我才有可能当上掌门!”

    我这才想起应该了解一下翠烟门的情况。

    她笑道:“今天神剑山庄的李云飞来闹了一通,后来清影也回来了,宫月影这才知道比武招亲的事儿,她怀疑是贺子灰传的假消息,在大厅里骂了他一下午。但她想怎么摆平这件事儿,她没有和我们说,晚上她又去见司马剑了。”

    “看来有人替我们背黑锅了!”我笑着将她拥在怀里,从她的唇吻到她的脸侧,再到她的耳垂,当我将舌尖探入她耳孔的时候,她不禁双肩一抖,全身一动,但她没有躲避,耸着肩等着我继续。

    我的舌尖在她耳中肆意挑逗,她将我抱得越来越紧,身子微仰,将身体中间的一段尽力地压向我,在我身前慢慢地蹭动。她终于禁受不住,一下将我推开,擦了擦耳朵,向我道:“还记得姐姐问你的问题吗?”

    呵呵,她终于要上路了!“记得!”我向她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