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二十八章 代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柳青稍稍离开我,满脸春意地笑着急道:“那快回答我的问题。”

    我在她脸上轻轻一吻,在她耳边轻声道:“你就是你,你是我的柳青姐姐,我爱柳青姐姐。”

    她笑得太迷人了,重新回到我的怀抱,轻声问:“想要姐姐吗?”

    我的心跳骤然加剧,浑身血液沸腾,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她紧紧地拥住,压向我的身体。她没有一丝抗拒,吐着气呻吟着,象小鸟一样温顺。我在她耳边道:“想,我想要姐姐。”

    “姐姐不会,不知道该怎么做,你来教姐姐吧。”

    “好。”

    我将她推开,伸手去解她的衣服,她却拦住了我。“你真的爱姐姐吗?”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仿佛要将我的心看穿。我知道她要为她人生中的第一件大事做出抉择了。

    “爱,我爱姐姐。”我回答得是如此干脆,没有一丝犹豫!到底爱不爱她,我自己现在都说不清楚,我开始很讨厌她,后来想利用她,现在?难道真的已经爱上了她?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想到爱,我就心烦!

    “如果我们失败了,你愿意和姐姐死在一起吗?”她的目光越来越犀利。

    “愿意!”我张口就答。妈的,都是华叔那老不死的告诉我,女人有什么要求你都先答应她,怎么能让她开心,你怎么回答她!妈的,老家伙害死我了!

    柳青的脸上露出异样的神彩,那是兴奋和幸福的表情。她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纸包,打开来,里边是一粒小药丸。“郎,你若真的爱我,就把它服下去。”

    我一下子就呆住了,那一时刻,我不知道我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就如熊熊大火突临一阵暴雨,全身上下,一起垂头丧气。妈的,这女人远非老子想的那么简单,在她身上,永远都别想占到什么便宜,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呀!

    “这是什么?”我明明知道那是什么,可我还是不禁问了出来。

    “毒药!”她回答得很平静,“只要你把它服下,姐姐现在就给你。”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心里一片茫然,我想过会付出代价,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要以生命为代价,这代价也太大了!我要盗取七剑,可老子却只有一条命,我根本就他妈的玩不起啊!我的心里乱糟糟的,我需要时间来考虑,可她会给我时间吗?

    “你不相信我?”我一丝冷笑,我要拖出点时间来,好做出决定。

    “郎,我爱你,我可以把一切都给你。”她这样来回答我。

    我吃下这颗毒药,那就意味着我以后就得被你个女人所控制,她要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违抗的代价就是失去小命!这种控制我不知道会是多长时间,弄不好将是一生一世,最次也是等到这次成功之后。成功了还好办,如果失败了呢?那我岂不是真的要与她做一对短命的鸳鸯?!

    “原来你还是不相信我!”我又生气了。

    “不要怪姐姐,姐姐不能失去你!只要你把它服下去,姐姐就信你。”

    我不吃这粒小小的药丸又会是怎样呢?

    不吃它,那就表明老子无意与她并肩作战到底,之前所有的话都是虚情假义,那她一定会恨死老子,说不定她马上就会对老子下手,一解心头之恨,而且又杀人灭口!而我就算能够逃脱,也永远不可能再从她身上得到青剑了,那老子就只剩下一个目标——清影!而清影对于我来说,现在更是难上加难,我看得出,那丫头根本就不喜欢我这类型的。再加上有司马剑,宫月影的阻挠,成功机会更是十分渺茫,柳青势必也要出来破坏,那难度就无疑是要让老子登天了!

    为了柳青,老子已经做了太多太多,现在收手,一切都将付之东流。失去了柳青,我的第一站就将以失败告终,第一站失败了,后边的就已经不再有意义!彩虹剑,我连边都摸不到了,那我的血海深仇怎么办?!

    弓已经拉开,箭已经在弦,不容我有更多的时间权衡,再多拖延一刻,就会有决堤的危险。我上前一步,从她手中接过药丸,看了看她,她正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我,她的目光里隐藏着一种爱,那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我吐了一口气,然后毅然地将那颗小药丸送到嘴里。

    她看见我将毒药服下,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她从怀中又取出一个小包,里边仍然是那种药丸。她也长吐了一口气,然后也毅然地将它吞下。“它七七四十九日之后才会发作,郎,如果我们失败了,姐姐和你共赴黄泉!”她说完,上前抱住我,踮着双脚,将小嘴压在我的唇上,香舌突入,与我热吻。妈的,这婆娘,对我还放心,竟然以这种方式来检查一下,看我是否将药真的服下!

    她确认我已经将药真的服下了,便是一阵忘情的狂吻,将我的舌尖吸入她香甜的口中,热情地爱抚着,她的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将她全身的重量挂在那上边,为了减轻脖子的压力,我只好搂住她的腰,将她尽力提起。她极力后仰着,将身体顶给我,坠得我不得不将身体向前微躬。

    湿湿的东西流到我的腮边,是她的泪水吗?

    我将她放开,她的美目里果然闪着点点晶莹,两行泪水已然流过她的俏脸,二十五岁的她此时更象十五岁的少女,流露着少女向少妇转变前的那种复杂的心理,期盼,渴望,兴奋,还有一丝恐惧。失去童贞的时候,女有总是要有一些伤感,即使是献给自己心爱的人!因为那件宝贝一旦失去了就不会再拥有!

    我第一次感觉到那种真挚的爱,一个女人主动地将全部身心毫无保留,毫无顾虑地献给我,她是那么美丽,那么动情,她才是我张郎的第一个女人!

    “郎,将姐姐拿去吧!”她脸上挂着泪,却笑着欣慰地向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