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翠烟门 第三十章 玉蓉的忧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柳青与我吻了又吻,才与我离别,月光下,她的脸上依然闪着泪花。她虽然失去了功力,但她还有轻功,一会儿的功夫,她就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一抬手,一道淡绿色的光剑猛然射出,击在树干上冒起一股清烟,只震得树干摇摇晃晃,柳枝剧摆,我终于得到青剑了!

    我得到了青剑,但我却不得不留下来,我的命还握在柳青的手里,我现在连中的什么毒都不知道,想要自己解毒根本是不可能的!

    回到家中,房间的蜡烛依然还燃着,她果然还在等我。林玉蓉一直在等着我回来,听出是我的声音,急忙将门打开,把我放进屋中。

    “相公你怎么了?”她在我的身前身后转着,手在我的身上查寻着。我这才低头看看自己,啊!原来我的身上有一块块洇湿的血迹,那是柳青的初红!

    林玉蓉将我的上衣脱下来,发现血迹下边并没有伤才放下心,她抚着我背上的抓痕,道:“相公,我给你擦些药吧。”我想此时她已经明白了许多。

    “不用,没事儿的。”我把她拉到身前,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那相公就早点休息吧。”她动手帮我脱去衣服。

    她展开长发,她知道我喜欢看她长发飘飘的样子,她解去全身的衣物,一丝不挂,躺在我的身边,侧过身,轻投在我的怀里。“奴家本来要好好地报答相公的。”她轻轻地道。

    说真的,我现在已经无任何需要,也没有什么兴致,刚刚才破了柳青的身,小弟弟现在正一阵阵隐隐地热痛,他已经不想再出战了,可是我又实在不忍心扫了她的兴。

    她的手在我的胸前轻轻地抚摸着,一副心事忡忡地样子。我知道这娘子一向很敏感,她十分在乎我的一举一动,今天我出去会柳青,一定是让她不安了,她比倩儿要求的得要高,她不但要生存,而且要生存得更好,对她来说,我身边的所有女人都对她有着极大的威胁。

    她将我推平,伏身上来,将双唇印在我的嘴上,一头青丝如泻,将我的脸掩得严严实实,她还是第一次主动的放荡地来吻我。虽然她不及柳青那般浪,还保留着一丝羞怯,但已让我品味到了另一种快慰,心目中的淑女一下变成浪女,那种感受是无以言表的。我不禁将她轻轻搂住,轻抚她光滑的肌肤。

    她完全是在摩仿我的手法,一边亲吻着我,一边轻抚我的肌肤,她的手在我的两腿间摸索着,鼓励着我的小弟弟重燃斗志。她的舌尖顺着我的脸颊滑到我的耳边,她轻咬着我的耳垂,也将舌尖探到我的耳孔里。

    虽然我没有受到多大的刺激,但她真的让我浑身一阵阵发冷,一阵阵发紧,那是一种难忍的奇妙的感觉,我晃着头想要逃脱,她却如我一样紧追不舍。

    她终于放过了那里,滑到我的胸前,滋润着我每一寸肌肤,以前都是老子给别人做服务,今天才感到被服务的快乐,我放松全身,任她为所欲为。

    她在我的小腹上徘徊了好久,我知道她是骑虎难下。她犹豫了好久,见我没有反应,只好慢慢地向下滑去。虽然那种感觉是欲仙欲死,无比美妙的,但我不能让她去做,那是对她的伤害!我急伸出手将她拉了上来,她的眼中闪出一线感激的目光,将脸贴在我的胸上,轻声道:“相公,让奴家在下面吧。”

    上一次她在上边,她不快乐,我也不快乐。我翻身将她放到下面,“相公,奴家好怀念你的强悍。”这女人虽然不浪,但真的很会撩人心思。

    ......

    她娇喘连连,莺声不断,紧紧地抱着我,身子随着我的节奏剧烈地颤动着。

    ......

    ......

    我现在简直是在纵欲,我真的累极了,我跑到了她的前头。

    她抚着我的前胸,“相公,你以后要多加注意自己的身体。”妈的,明明是她勾引老子,却告诉我要保养身体。

    “相公,我好吗?”

    “好!”

    “和她们比呢?”

    “谁呀?”我侧身看着她。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今晚和你在一起的,还有张倩。”

    我将她抱在怀里,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她们比不上你。”

    她叹了口气,“是奴家比不上她们,奴家交给相公的不是干净的身子!相公,把今晚的那位姑娘迎进门吧,奴家侍候你们。”

    “张倩?你怎么知道张倩?”我不禁很惊讶。

    “是桂花告诉奴家的,她说,你和张倩还被柳青抓了。”哦,我想起来了,我和张倩的第一次,没有背着桂花。

    她一笑,“桂花还说,有一天晚上这屋中传出一阵杀猪般的叫声,那一夜,这些伙计都没睡好,到现在还在私下谈笑这事儿呢!那个人也是张倩吧?”他妈的,老子真的没想到她会叫得那么大声,那么难听!

    “给你换间屋怎么样?”我向她笑道。

    她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现在哪还有房了,都与出去了。”

    我在她的鼻子上一刮,“给你换到正室好不好?”

    “奴家不配,相公不要取笑奴家了,奴家只盼着相公早日娶进来一位奶奶,奴家这心里也就平安了。”她向我的身上挤了挤。

    我将她抱得更紧,期望能给她更大的安慰,“你是我的好娘子,我发誓,不管我以后有多少女人,你都不会比她们低微,这个家永远都由你来当。”

    “其实这间房就是正房了。”她将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前,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相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