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四十九章 大难不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没有想到李云飞真的会将我放开了,在我得到自由的那一瞬间,我什么都没有想,马上跑到了张倩的身边将她拉了起来。我痴痴地看着她那张满是泪痕的脸,看着她深情的明眸,禁不住再一次将她拥在怀里。此刻,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是感动?是爱?是愧疚?我说不清楚,我只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句话:“你一定要对得起这个女人!”

    我轻轻地放开她,转过身用我宽大的肩膀将她挡在身后,我充满自豪地微笑着,得意地看着李云飞,突然之间竟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我猛地撕开前襟,向李云飞大声道:“来吧!你如果还是男人,就向这儿来!”

    张倩从我的身边绕出来,虽然还带着乞求的目光,但她却紧紧地依在我的身旁,“我最后再叫您一声公爹,张倩对不起你们李家,但我真的很爱张郎,如果您真的不肯放过我们,那张倩就求您成全,让我们死在一起吧!”

    这姐姐不知道从哪儿一下子来了这么大的勇气,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这么可爱!其实很多事儿都是卡在一道门上,在门里的时候,什么都怕,可一旦冲出了这道门,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一刻我突然感到非常地幸福,只是有点遗憾,在临终前,我才知道谁是最爱我的人!我简直想抽自己两个嘴巴,我一直以为柳青最爱我,可这婆娘却是想着法的要害我,我一直以为张倩最不爱我,可她却能与我生死与共!我他妈的真是瞎了眼!

    我伸出右臂搂在张倩的肩上,她肉乎乎的娇躯紧紧地贴在我的体侧,让感到一阵阵地温暖。这一刻,我突然很后悔,后悔和她在床上的时候我总是对她那么粗暴,只顾发泄自己的欲望,没有给她一点点爱怜,就是事前的功课,也是做得马马虎虎。我突然间好想能和她再做一次,把最美好的爱留给她。

    李云飞默默地看着我们,眉头紧锁,目光凝重,但他脸上的愤怒和杀气已然不见,良久,他终于长叹了一声,竟然转身离去!

    “公爹。”张倩轻叫了一声。

    李云飞停下了脚步,但他并没有回头,又叹了口气才道:“其实在你们来之前,我已经考虑了很久,虽然我心里很不是滋昧,但我还是决定,如果你是受委屈的,那我就杀了这小子,如果你喜欢他,那我就成全你们。”

    “公爹,张倩谢谢您!”她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向着李云飞磕了一个头。李云飞还是没有转过身,“你也不用谢我,说来,我们李家也对不起你。”他停了一下,又道:“臭小子,你给我记住了,你一定要好好待她,不可以让她受一点的委屈,否则,我可就真的不会放过你!”他这是对我说的。

    没想到这老爷子原来还真是个好人,劫后余生,我的心情特别的激动,也没怎么细想就也一下子陪着张倩跪在了地上,“老爷子,如果您不嫌弃我,就让我张郎给你做个干儿子吧!”

    他竟微微地笑了一声,“不必了,我可不想她嫁给我两个儿子。不过有你这句话,我已经很感动了,提醒你一句,小心点,别让人算计了。”这老家伙,也不过来把我们拉起来,害得我们直到看不见他的背影了才敢站起来。

    大难不死,先庆祝一下,我一下将张倩紧紧地抱在怀里,将嘴压在她的双唇上,疯狂地啃着她,也不用讲什么技巧,想怎么亲就怎么亲,只弄得她下颌两腮都是我的口水,她只轻轻地哼着,任我疯狂。

    她依在我的怀里,将手放在我的心口,道:“郎,你爱我吗?”

    “爱!”我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我发誓,这一次我绝对没有说谎,我现在是打内心最深处爱这位姐姐!我低下头,又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她将我稍稍推开,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胸上,“郎,能感觉到我的爱吗?”

    这傻姐姐,还在玩着我曾经骗她的小把戏。虽然我仍然连她的心跳都感觉不到,但我知道她是爱我的。“能!”我向她又重重地点点头。

    “那你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和柳青之间到底有什么事儿?她为什么要害你,你又怎么学到的青剑?”

    现在,我不想再瞒她,再瞒她就是对不起她的爱!于是,我便把整个经过都告诉了她,甚至连我的身世和此行的目的也没瞒她,虽然我知道她都了解了以后也许会很伤心。她果然阴下了脸,眼中竟又落下了泪,慢慢地将我的手放下,“原来你只是要偷我的青剑!”她喃喃地道。

    我抓着她的手重新放到我的心口,诚肯的目光,诚肯的声音:“倩姐姐,我现在是爱你的,请你相信我!”她的脸依然是那么委屈。

    怎么这样沉重!劫后余生应该高兴才是!我突然将手探到她的腋下,在她肉乎乎地两肋搔了起来,只痒得她全身扭动,咯咯地笑起来,待她的泪脸上挂满笑容,我才将她放开,她嗔道:“你又欺负我!”

    她的眼睛重又充满了深情,猛地将我抱住,将头放在我的肩上,“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爱姐姐,要不我会很伤心的。”

    我将她重新抱紧,在她耳边向她海誓山盟。待我把所知道的词都说尽,她才问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这姐姐真是不解风情,在这良辰美景下又提让我闹心的事儿。我无奈地摇摇头,“你放心,我不会再帮她害师父,只是我的命现在在她手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还要问我,可我现在不想让她坏了我的好心情,忙用双唇将她的嘴堵上。

    当她发觉我在解她腰带的时候,她忙将我推开,“不要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以身相许!”我向她嗤嗤地笑。

    “什么啊,那是生死相许。”她还要给我纠正,直罗锅。

    “都能生死相许了,还怕以身相许?”我上前又要抱她,她还是把我推开,“我早就许过你了,求你不要了,等我们真真正正地在一起的时候好吗?”

    ******

    我刚要叫门,却见哑女从暗处闪身出来,这么晚了她还没睡。她比划了半天我也没弄明白她的意思,只把她急得拉着我便走。这么晚,她这么急,我知道她一定有很重要的事儿,只好随她去。

    她把我一直带到东院,带到赤霞山的客房后边,向房里指了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