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五十一章 再入险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自己都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那么冲动,也许是因为我是男人!也许是因为她是我的女人!做为一个男人,我绝不会允许自己的女人和别人上床,尤其是当着我的面!我不管她自己有多骚,有多淫贱,我都要保护她的贞洁,也许这并不是为她,而是为我自己保护我男人的尊严。

    男人,只想得到不想失去,只想偷别人的老婆,而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偷自己的老婆!偷别人老婆的时候,绝对不会计较这个女人曾经被其他男人睡过;而自己的老婆被人偷了,则会因为这个女人曾经被别人睡过而极度地厌恶嫌弃!这就是得到和失去的区别!张倩,林玉蓉,她们在跟我以前都已经不是处女,但我从来都没有嫌弃过她们,因为她们是我得到的!而现在,柳青居然要和贺元风上床,这是我无法容忍的,因为我即将要失去!

    在窗外的时候,我的动作还能称得上是跳,而过了窗子,那只能叫做摔!我庞大的身躯在钻过窗子的时候几乎把窗子撞得支离破碎,我也重重地摔在了屋子内,但是一股激劲使我马上就站了起来。

    屋里虽然没点灯,但我们彼此都看清了对方,突然的变故,使得贺元风和柳青的脸上不禁都现出惊愕的表情,我们愣愣地注视着对方,第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柳青的脸上现出一丝羞愧,咬着嘴唇低着头,无奈地看着我。我也愣愣地看着她,刚才的那种愤怒竟然化做了一丝悲哀,这个女人为了她的目标已经竭尽了她的所能,她原先还拥有我,可她现在,除了自己的肉体,已经真的一无所有了。我应该怪她吗?她之所以能够拥有我,不也是以她的肉体为代价的吗?她以她的肉体诱惑我为她出谋划策,为她赴汤蹈火。她现在只不过是第二次出卖自己的肉体,只不过这一次的买主不是我!

    贺元风看看我又看看柳青,他的目光在我和柳青的身上不断地转移,他暗暗地做好冲式,只待柳青一声令下,就准备向我发动袭击。我看出了他的意思,心下也不禁有些紧张,站在窗子前不敢再进一步。

    片刻,柳青慢慢地走到我的身前,我看到她的脸上正闪着泪光。看见她的泪光,我的心也极为难受,她已经走上了一条绝路,而把她逼上这条绝路的却是我,正是我的背叛,才使她另投他怀。

    “对不起,我除了我自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而我想得到的却离我越来越远,郎,希望你能理解我。”她终于开口了。

    “不,你还有我。”说这话的时候,我是真的希望她再回到我的身边,回到她拥有我,我拥有她的那段日子里。

    她的眼里闪出一线光彩,“你真的还爱我吗?”

    我向她重重地点点头,“我爱你,因为我欠你的太多太多。”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话,我只知道我没有经过思索,是一张嘴它自己就溜达出来的。或许,我真的还在爱她,因为,我的心在痛!

    “那你还会帮我吗?”她的双眼如两柄利剑,直刺到我的痛处。

    我沉默了,最会撒谎的我突然间不会说谎了。是因为被她的目光刺得心虚吗?大概不是,因为那一刻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骗她。

    看着我犹豫的眼神,她无奈地摇摇头,竟然笑了一声。

    “你还爱我吗?”这次是我问她。

    她收敛了笑容,颇为怨恨地看着我,良久才轻声道:“抱抱我好吗?”

    我没有理由拒绝她,我也不想拒绝她,虽然我不知道我和她将走向何方,但这一刻我仍然想留下最美好的回忆。我和她不约而同地各上前一步,紧紧地拥在一起,我看见她的眼里又涌出两滴大大的泪珠。

    我突觉后腰一麻,全身一颤,再也动弹不得!这一次我是真的被她暗算了!

    她没有马上离开我的怀抱,仍旧依在我的胸前,轻声地道:“我曾经只想利用你,所以我引诱了你;后来我竟爱上了你,所以我把自己给了你;现在我却是在恨你,所以我想杀了你!在我把自己给了你以后,我曾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痛哭,因为我后悔了,我为自己不值!可是当我一看到你,就又忍不住想投入你的怀抱。我曾经跟自己说,只要你能真心真意地爱我,我就认命了!可是你,在拿走了我的一切之后,竟要背叛我!你是个骗子,你是个骗子!”她猛地挣离我的怀抱,泪水如注,“你是个骗子!”她又重重地向我低吼了一声!

    我不能动,也说不出话,但我真的一阵内疚,竟然也忍不住滚出两滴泪。

    “大师姐,这还有一个!”窗子外面传来一个女声。贺元风走过去一把从窗子里又拽进来一个人,随手封了她的穴道,将她扔在我的面前,我低下目光看了一眼,被抓进来的竟然是哑女。

    “怎么处治他们?”贺元风向柳青征求意见。

    柳青看了看我,竟然想了一下对贺元风道:“你决定吧,我要走了,别忘了,天亮了你才能去小客栈,清影会在晨时以前到达柳溪岸边。”

    柳青从窗子跳出去了,贺元风将破烂的窗子弄了弄,然后走到我的面前。这小子看着我,在我身边来回地踱着步子,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只觉得一阵紧张,这小子莫不是真的要对老子下毒手?!

    他踱了一会儿,好象终于拿定了主意,开门叫进来两名随从,让他们把我和哑女抬到了他的床上,将床帐放下,然后他吩咐了几句就出门了。

    这小子居然没有对我下毒手!我忽然间明白了,原来他还是做不了主,他还得等到天亮到他老子那儿去请示。他如果现在就把老子做了,那他明天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就什么退路都没有了。

    我和哑女无奈地躺在床上,我虽然动不了,可心眼却在活动着。若不是贺元风这小子搓合,我相信我永远都不会和这个丑丫头在一起同床共枕,但现在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想到她,我心里一阵感激,这个丑丫头对我实在是太忠心了,为了我竟然把她自己也搭了进来。

    天渐渐泛白,屋中已变得昏暗,我的心却如油煎,再过一会儿,他们就要动手了!我得怎么样才能脱离这个地方去通知宫月影呢?

    正在我着急的时候,忽觉一只热乎乎的小手按在了我的手上,我一惊,忙将目光努力地转向哑女,我看到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