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翠烟门 第五十四章 生死之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见司马清影平安无事的回来,我和宫月影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虽然我们的心情各不相同。她是因为宝贝女儿没事儿而高兴,我则是因为她高兴了,便也看到了一线生机,最起码她不会在悲痛欲绝的情况下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我给咔嚓了,况且清影能够平安回来也有老子大大的功劳!

    宫月影上前一把拉住女儿,上上下下不住地看,象是多少年没见了一样,确信女儿完好无损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清影,你没事儿吧?”

    劫后余生,清影也是异常激动,“娘,我没事儿!”说完她便神色黯然地又道:“可是赵逸为了救我,被贺子灰打成重伤,若不是我爹及时赶到,我们就真的回不来了!”

    “贺子灰!”宫月影刹时凶光再现,浑身迸出可怕的杀气。

    清影道:“他是蒙着面来袭击我们的,好在他不想暴露身份,没有使用赤剑,否则我和赵逸就等不到我爹来救了。”

    “赵逸现在怎么样了?”宫月影又忙问,这也是我十分关心的问题,见她替我问起,我也直勾勾地看着清影,等着她的回答。

    “他的伤势不轻,还好没有危及性命,我爹已经带他去疗伤了。”听了她的话,我这颗心也放下了,只要赵逸能张嘴讲话就行,但愿这小子别象老子一样坏,但愿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老子偷了他的衣服。

    宫月影听了,竟然愁眉紧锁,不禁又狠狠地看了我一眼,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是感谢我给赵逸报信救了她女儿?可看起来又不象啊!清影把一切都说完了才看了看地上跪着的众人,目光不禁也突然变得暴戾,当她的目光落到我身上的时候,对宫月影道:“娘,是他通知赵逸来救我的。”

    谢天谢地,她总算还有良心,终于有人能够证明我的“清白”了!她虽然没有明说,但这句话里已经包含了为我求情的成份,我突然看到了一线生机,眼前也顿时闪现出一片光明。

    不料宫月影又把我说得心凉:“不是他,我们哪来的这么多麻烦?!”她竟叹了一口气,又道:“明天就要比武招亲了,现在赵逸又受了伤,你让娘怎么去解决,我如果出尔反尔,必让贺子章乘机发难。”她说完,我才明白,原来她所忧虑的是这事儿。

    听了宫月影的话,清影不禁也紧锁眉头,她略加思索便道:“娘,不管它了,咱就出尔反尔,他又能把咱们怎么样?”

    宫月影摇摇头,“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上次杀了他两个弟子的事儿若不是因为比武招亲给冲了,他早就向咱们发难了。如果咱们现在取消了比武招亲,一定会引起众人的不满,他也一定会趁机旧事得提,以轮职盟主的身份就两件事一起向我发难,那就得逼着我跟他翻脸,因为这两件事我们都不占理,别人也就不好插手,咱们势单力孤不是他的对手。”

    “那让我爹回去找燕天王,让他来帮助我们!”清影道。

    宫月影又摇头,“那样就更成全他了!贺子章正好可以号令彩虹盟,逼各派交出彩虹剑谱,然后合六门之力向燕天王发难,就他赤霞山一门的力量就已让燕天王难以对付,再加上另外五门,燕天王也就自身难保了。”

    宫月影一席话说得清影也紧张了起来,如果比武招亲照常进行,而赵逸又不能上台,她的终身可就要牺牲掉了!“娘,那怎么办?”

    宫月影眼神之中露出一缕寒光,“你放心,娘是不会牺牲你的,让他们去争好了,谁得了第一谁就是短命鬼!娘是不会让他有命成亲的!”

    有了宫月影这句话,清影才放了心,她又看了看我们,问宫月影:“娘,您打算怎么处治他们?”

    宫月影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张倩,一丝冷笑,“我已经答应了张倩不杀他,所以就留他一命!”听到她这句话,我终于长出一口气,身体竟然一虚,若不是被点了穴,我想我一定会倒在地上的。可她后边的话却又让我绝望了!“不过他死罪虽免,但活罪难饶,我要废了他的武功,打折他的双腿,让他到后花园去种一辈子花!”

    “师父!”张倩急忙奔到宫月影的面前跪倒在地。

    宫月影眼睛一厉,“我答应你不杀他,但没有答应你不罚他!你给我起来,站到一边去!”

    张倩一把抱住宫月影的双腿,“师父,求求你,你就放过他吧,他也被逼的,是柳青给他下了毒,他才不得已那么做的,您就看到徒儿对师父忠心耿耿的份上,饶他一次吧。”

    宫月影竟然笑了,“我倒把这事儿忘了,就算我肯放过他,柳青会把解药给他吗?”她又弹出一道指风,将我的穴解开,道:“看在你给赵逸报信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向她要解药的机会。”

    我能动了,也能说话了,我看了看她们,最后扭头看着柳青,我想张嘴向她要解药,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她向我不屑地一笑,问我:“你真的不想和我一起共觅来生吗?”

    我无言以对,说想,她不会给我解药;说不想,那她就更不会给我解药了!我呐呐半天才终于开口:“张郎血海深仇未报,死不瞑目。”

    她的眼神鄙视地在我脸上扫荡着,片刻才道:“再吻我一次好吗?”

    我犹豫了一下,她真让我为难!不吻她,一定会让她生气,她断不会给我解药;吻她,我又怕张倩吃醋,她再一气,不给老子求情,真要是让宫月影废了我的武功,打折我两条腿,那还不如让我死了好。这一刻,我已经失去了自我,我的脑中全都是求生的念头,可就是这求生,也让我摇摆不定!我是人,不是神,不要骂我,这一刻,我真的太没出息了。

    还是张倩体谅我,向我急道:“张郎,你快点吻她啊!”

    “你别听她的。”柳青一声怒斥,向我冷道,“如果你还爱我,那你就来亲我,如果你只是为了解药,那就免了。不要勉强自己,因为我会从你的吻里知道你是否还真的爱我。”

    我的心一团糟,是的,爱是装不象的!我还爱她吗?我反复地在心里问着自己,然而,我心中竟然一片茫然。她冷冷地一撇嘴,“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男人,所以我明知道你一无是处,还是把自己给了你,然而你太让我失望了,就算我柳青没长眼睛吧!”

    看着她鄙视的目光,我忽然笑了!我笑了,是因为在那一刻我也冲破了心里的那道门!看着她大无畏的样子,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好渺小,一股激情帮我一举突破了生死关,生,有何恋?死,有何惧?给父母报仇,只是他妈怕死的借口!

    在我露出笑容的时候,不觉地也挺直了身板,昂起了头,我也冷眼看了看宫月影,换上一副无畏的笑容,“我曾给你磕了九个头,我再叫你一声师父,义母,你如果真的非要废我不可,那你就给我一个痛快吧,别让我受那份罪,我这儿谢您了!”我扭头看看柳青,“好,我和你共赴黄泉,但并不是因为我爱你!现在,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否还爱你,不过我可以吻你,你自己去找答案吧。”

    她的眼里渗出几许泪花,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移身投在我的怀里。我看着她美丽的双唇,那是我多么熟悉的宝贝儿,这是我和她的最后一吻,来生?来生我还会爱她吗?唉,不想了!我低下头,与她四唇相接,轻轻地吻着她。

    她突然离开了我的双唇,紧紧地与我抱在一起,以最低的声音在我耳边道:“除了那包‘七步断肠散’,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毒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